在中国经济年会(2015—2016)上的致辞

  • 时间:2015-12-26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欢迎大家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以“引领新常态,决胜十三五”为主题的中国经济年会。此时正值“十三五”开局之时,也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个发展新理念下,聚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积极建言献策,汇集智慧,把握机遇,迎接挑战,把脉中国与世界经济大势,一同描绘中国与世界经济增长的新蓝图,非常有意义。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至今已经七年,全球经济仍未完全走出危机阴影,产出能力过剩、自由贸易进程放缓、全要素生产率(TFP)下滑等问题,使得全球复苏缓慢艰难,实现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任重而道远。发达国家处于危机以来较好状况。美国经济连续六个季度高于2%,但复苏的势头尚不稳固。日本、欧盟实现了较低速度的增长,但增长基础脆弱。新兴经济体集体放缓,中国、印度尚显稳定,俄罗斯、巴西处于衰退的边缘。

展望明年,全球经济可能呈现低增长、低贸易、低通胀、低投资、高债务的“四低一高”态势,经济复苏势头仍然偏弱。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国际油价跌破40美元/桶,创下七年来新低,加剧了全球不确定性。美联储加息靴子终于落地,美国从量化宽松周期转向升息周期。但加息不会很顺利,将是一个缓慢的进程。输入性通缩风险加剧,以美元计价的海外债务风险暴露,新兴经济体结构脆弱性或将进一步凸显。

当然,困顿、矛盾与风险并非对世界经济的“全景式勾勒”。世界经济体系中也孕育着新的发展势能,互联网、新能源、大数据、共享经济等多点突破与融合,将推动改变发展模式,让创新从摆脱国际金融危机时的政策选项升级为新一轮全球经济格局重塑的战略选项,这一新趋势确实值得期待。

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格局、秩序、规则的大变动、大调整阶段。同样,身处其中的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开放大国和负责任大国也正经历着深刻变化。我认为,仅仅用“转型”来概括今日中国的变革已远远不够。可以说,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具有发展的全局性特征,不仅仅表现为增长速度的变化,还包括经济增长动力转换、经济结构优化、资源配置方式调整、政府行政行为变化、国民福利共享等丰富的内涵和特征。

展望未来五年,中国面临的内外部环境比“十二五”更为复杂,任务更为艰巨、挑战更为严峻。在经济从旧常态向新常态转换过程中,不能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必须探索经济管理的新路径。特别是树立“问题导向”的思维方式,针对“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问题,衔接好供给侧和需求侧,守住“底线思维”,准确识别、预判、化解风险,创新完善政策工具箱,使经济发展趋稳和蓄势。为此,我提出几个问题,与大家共同思考讨论。

一是如何调整经济考核的“指挥棒”问题。新常态需要新的宏观调控框架和新的指标体系,突破经济增速目标的“硬约束”,改变经济刺激的“路径依赖”,必须摆脱“换挡焦虑”,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宏观资源配置效率上来。未来可考虑将“全要素生产率”纳入关键参考性指标,建立GDP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并重的“双目标”体系,跨越“全要素生产率下滑陷阱”,充分激发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破解“经济—资源—发展”的三角困局。

二是建立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相平衡的调控模式。“十三五”应把握好总量与结构、需求与供给、短期与长期之间的多重平衡。实践表明,总量调控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要扭转结构性过剩与结构性短板的失衡,必须在总量需求与总量供给平衡的基础上,加大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间的平衡。着眼长远,将年度宏观调控目标纳入国家发展战略总体目标中,促进短期宏观调控应与中长期规划之间的有效衔接,统筹约束目标的年度分解工作。在做好总量调控基础上,加强结构调控、区间调控、定向调控、精准调控,预期调控,推进宏观调控的科学化和有效性。

三是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动力与环境。以往的宏观经济管理大都偏重于产出端,而忽视了投入端。我认为,强调经济运行的“投入—产出比”,提高要素投入综合效率尤为重要。一方面,选准“补短板”的突破口,实施企业设备升级改造,大幅提高技术工艺水平,加快产业向中高端迈进的进程,增加质优价廉产品供给,满足高质量、差别化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通过新一轮要素市场化改革有效降低要素成本,包括劳动力、资金、土地、能源、物流中间环节。应当通过基础设施连通与共享经济发展,加速各类生产要素跨地域、跨部门自由流动,善用全球低成本、高质量要素,健全要素收入合理分配的机制,控制生产、流通、交易成本的过快上升。

四是全面加强对创新和软性基础设施的投入。“十三五”最重要的是把创新真正置于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实施“创新型国家”发展战略。新常态不是不要投资,而是要高效的和有助于潜在增益的投资。从人均资本存量看,中国目前只有美日的五分之一,未来还有很大空间。需要转变的是,原来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等方面的“硬投资”,应拨出较大比例投向创新研发、人力资本、重大基础创新、教育医疗、公共服务产品等方面的“软投资”,全面蓄势启动中国经济发展新引擎。

五是主动获取国际宏观政策协调收益。当前,中国已从区域性大国迈向全球性大国,“一带一路”倡议、人民币加入SDR,积极参与国际贸易多边规则重建,推动全球价值链重构等重大战略举措,意味着中国已更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之中。中国连续多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对世界经济贡献率达到30%,中国结构性改革与国内宏观调控、金融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等将会对全球和地区产生越来越大的外溢效应。未来中国需要在规则制定、政策沟通以及全球治理等方面最大限度地获取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收益。在国际合作中,不仅要支持国际发展,也要通过这种发展过程,获取合理收益。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实施改革措施,包括人民币走出去等也要注意避免负的外部性。在参与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的同时,为维护全球经济稳定,为获取我外部性红利做出更大努力。

“御政之首,革故鼎新。”改革开放攸关中国未来,结构调整路漫漫而修远。希望大家围绕本届年会主题碰撞智慧,提出真知灼见!

最后,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