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能源形势预判

  • 时间:2016-04-11

来源:中国能源报   2016年03月01日

如何预测2016年的能源形势?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选择用"剩"字来形容。过剩的能源形势会引发哪些新形势?我们该如何应对?且看张国宝对我国2016年能源形势的几点看法。

2016年的能源形势如果让我选择用一个汉字来表述的话我将选择"剩",也就是说煤、电等能源产品将继续2015年的形势,供过于求,价格疲软,特别是电力过剩的状况将更加突显出来。

建国以来的大部分时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大部分时间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能源短缺,能源工作的主要内容也是增加供应,满足快速增长的需求。我们习惯了这种工作方式、思维方式。

但是近两年来形势发生了变化,经过多年的建设发展,能源生产能力的总量已经很大,加上经济发展速度减缓,需求疲软,煤、电等主要能源产品已经出现供过于求:煤炭价格低靡,发电设备的利用小时数逐年下降,燃煤火电发电小时数2015年在2014年下降的基础上进一步下跌至年4329小时,比上年下降410小时,比平均5500小时的设计值要低1200个小时左右,设备利用率已经很低。

按此数据,既然不新增发电装机容量,只要提高设备利用率就能满足需要。2015年我国用电量仅增长0.5%,而发电设备的装机容量已达15.06亿千瓦,比上年增长10.4%,这已经给2016年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进一步下跌留下了伏笔。

问题是我们习惯了增产能,喊短缺的各级政府部门、协会还在延续惯性思维。

在2015年初的能源委员会会议上,我发言说要注意电也岀现供大于求时,与会领导说在访问地方时,有的省汇报还有说有可能电力供应紧张的,还在争抢建新的发电厂。

2016年估计还要延续2015年这一趋势,即:需求增长继续低迷,在钢铁等主要耗能产品产量预计下降的形势下,第二产业的电力消费估计将是负增长,第三产业、居民用电有所增长,往好的估计最多也只有8%左右,第一产业本来占比就不大,大体持平或下降,电力消费的増长很可能是负增长,而因为电力装机在建规模很大,2016年新增装机还有可能达到1亿千瓦,电力装机规模可能增长6.5~7%,这就导致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进一步下降,燃煤火电发电小时数将有可能跌到4000小时以内,设备利用率,投资效益下降。

在这样的形势下会出现各种发电方式争抢发电量。为了照顾一部分已经建成发电厂的生存,会影响风能、太阳能、水电、核电的利用,如果没有強力的调度准则,弃风、弃光、弃水,甚至于弃核在2016年都有可能发生,给发展清洁能源带来负面影响。

在预测"十三五"电力需求时,我们有的行业组织还在延续过去的弾性系数法,把弾性系数估计过高,因此对"十三五"的电力需求增长估计偏高。

由于煤炭产能产量积累过高,还存在漏报瞒报情况,实际产能产量要高于统计局的官方统计数,估计实际产能有可能达到40亿吨/年。因此2015年煤炭行业供大于求十分明显,秦皇岛港5500大卡下水煤价下跌到400元一吨以下,大部分煤炭企业经营困难,但是去产能举步维艰,大家都在等待形势好转,需求回升,所以大多数还在等待,实际产能减少有限。

但是在国际社会关注温室气体排放,鼓励发展低碳经济、低碳能源的大趋势下,煤炭在能源中的比例不可能像煤炭行业的同志期待的那样,减煤已经是个大趋势。行业协会应当对此有一个客观和清醒的认识,不能为了打气,继续说2016年煤炭需求还会有小幅增长,需求总量还很大。事实将证明这种预测导向不利于煤炭企业下决心进行调整。

2016年各主要用煤产业都将呈下降趋势。例如占用煤总量一半以上的煤炭发电行业,虽然燃煤机组容量有增加,但是燃煤机组的发电总量不会增加,燃煤机组的发电小时数将下降,所以用于发电的燃煤总量不会增加,会有所下降。而钢铁、建材的用煤量将呈下降趋势,因此煤炭的总用量将下降,在去产能进展缓慢的情况下,2016年煤炭价格回升的期待也很困难,预计煤炭价格仍将疲软,每吨煤价还将处于300多元的低价位。价格疲软将推动结构加快调整。煤炭的救赎要靠坚决的压产,行业协会的重点应放在结构调整上来。

由于以交通运输为代表的行业对原有的需求呈刚性需求,电动车替代规模还不大,所以2016年原油消费总量仍将有小幅增加。但由于储油设施有限,大量増加进口用于储存余地不大。预计全年进口增长将放缓,约在3.3亿吨。自产原油在2015年未降反升的情况下已经使高成本油田亏损严重。预计2016年原油的国内产量应在2亿吨以下。国际原油产能供大于求,在低油价的情况下,2015年有能力增加储备的国家都增加了储备。2016年在库存大的压力下去库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此至少在三季度之前,估计油价仍将处于低位,尽管石油炒家会利用地缘政治、国际热点等因素短暂推高油价,但是总的趋势在三季度以前国际油价一桶仍然很难高于40美元。甚至在全年都是如此。

国内市场产品供应充足,保供不是问题,但是新的油品进一步降价的期待不大可能。政府将在价格底线的范围内控制油价进一步下跌。天然气的价格比起传统能源仍显偏高,是制约天然气大规模应用的障碍。但由于它的清洁性、方便性,市场逐渐向小城市和农村延伸,用气总量还会有所增加。由于防止雾霾、改善空气质量的需要,一部分城市尽管气价高于煤价,还会推进气代煤工作。因此2016年天然气的总需求量比起其他能源产品增幅仍会比较高。估计全年需求增长还将在8%以上。全球天然气资源供应充足,现货价格比过去也有所下降,由于油价上涨乏力,气价上涨也乏力,供应不会成为主要矛盾。

核电在建机组在2015年底达到26台,2016年还将有9台核电机组共1093万千瓦陆续投产,包括台山的三代核电机组在内。我最担心的是在电力市场疲软的情况下,核电机组也不能满发,像现在大连红沿河机组一样,出现所谓弃核现象。由于核电的发电特性,调节能力差,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风能、太阳能作为清洁能源在2016年仍然将有较大的增长,但是弃风、弃光及补贴不及时到位的现象仍难以避免。新能源工作不仅要放在增加数量上,还要努力降低成本,减少补贴,增强与传统能源的竞争力才能持续发展。

鉴于上述形势,2016年的能源工作重点将不再是放在增加供给上,而是应把主要工作重点放在调结构,去落后产能,科技创新,国际能源合作等上。最近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强供给侧管理的各项措施中有不少涉及到这方面的内容,比如将控制审批煤电和煤矿项目。但是由于在建规模较大,规划的几个煤电基地还会建设,控制产能的工作将十分艰巨。如果让我提一个具体建议,我建议将大城市中燃煤热电联供机组逐渐淘汰,改为燃气联合循环热电联供机组,这样可以改善城市空气质量,也会促进燃气轮机产业的发展。

再就是淘汰落后发电厂也应把淘汰自备电厂中不必要的小机组考虑进去,制定淘汰不必要自备电厂的政策措施。推进改革的重点不是放在变机构上,应在能源价格改革上下更大的功夫。例如可以考虑加快石油产品价格的市场化改革,逐步把石油产品定价权放给市场。逐步放开原油进口、油品出口,天然气进口,降低准入门槛,循序渐进推进改革,看得准的先改,一时看不准的不要贸然行动。

在能源国际合作上,应利用国际油气价格低迷的有利时机,不失时机,投资有利的油气资产。要以长远眼光看待国际能源投资,加快实施中俄东线、中亚天然气管道扩容。加快能源装备技术走出去步伐,鼓励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能源企业向国际化企业方向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