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鲁塞尔中欧智库研讨会上的发言

  • 时间:2016-07-26

主席先生,作为一名退休的前外交官,我很高兴有机会就中欧关系问题谈谈看法。

中欧关系无疑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这不仅因为从历史上看,中国与欧洲是代表东西两大古老文明的载体,而且今天,欧盟与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几乎所有领域都发挥着极其重要作用。可以说,中欧关系的价值远远超越自身范畴,具有深远世界意义。

回顾中欧1975年建交41年的历史,这是双方不断跨越障碍与困难,不断克服意识形态不同和生活方式差异,并取得重大成就的41年。

我记得,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举、困难重重,面对外部的技术封锁,是法国和德国的轿车最早进入中国并承诺转让技术,才使得今天的中国连续7年成为世界最大汽车销售市场。中国也不会忘记,当年在敏感的核电、高铁、飞机等高端制造业领域,也是欧盟国家克服阻力和困难,与中国紧密携手合作,使双方极大受惠。今天欧盟已连续10年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41年间中欧贸易增长了250多倍,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2003年中欧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如此高级别伙伴关系的西方成员,充分反映出中欧双方共建友好合作关系的良好愿望。

2014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盟总部,双方又确定了“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进一步充实了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

可以说,中欧建交41年来双边关系已经进入成熟期,如果要概括,我认为,这是平等互利共赢的合作,也是有利于世界和平稳定与共同发展的合作。

今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已经深入各成员国落地生根开花。去年10月习近平主席访英,开启了中英关系华彩的“黄金时代”,令人印象深刻。中国人不会忘记,当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时,英国率先响应,并携手法德意等17个欧洲国家顶住外部压力,成为新生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这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中欧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与价值。可以肯定,欧盟成员国的这一独立与自主的举动将对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欧盟“容克投资规划“之间通过战略对接,产生积极和深远的影响。

除此之外,这几年中法关系、中德关系以及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6+1的合作领域都在不断扩展,出现许多创新与发展,令人十分高兴。

现在世界各国都十分关注“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内在含义。我认为,从根本上说,这是加速亚欧大陆——这一世界最大陆地未来一体化进程的重要理念,目标是使亚欧大陆东西两端的中国与欧洲这两大文明体和两大经济体更方便更紧密地互联互通。这无疑对中欧关系甚至人类的未来意义重大。

问题是,面对这样的前景,中欧双方做好建立更友好紧密合作关系的准备了吗?对建交41年来双边关系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矛盾和分歧,我们双方能够着眼长远加以淡化、缓和或彻底解决吗?上午,许多发言者对中欧间的矛盾与分歧做了分析和判断,对我很有启发。

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值得特别关注。

一是存在所谓中国“威胁论”,这在世界包括欧盟内仍有一定市场。有些人对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以及中国在国际综合事务中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感到不舒服,甚至认为这对西方利益构成威胁和挑战。还有人以意识形态划线,主张对华奉行所谓“价值观外交”。所幸的是,这些思潮并未在欧洲占据主流,但其消极影响不容忽视。

二是某些困扰中欧关系的老大难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例如,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至今依然困扰着中欧双方。最近欧洲议会以压倒多数投票反对,这在中国国内包括民众中引发了强烈不满。本来如期履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第15条义务,即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理所当然的,这既是法律问题,也是信义问题。有评论认为,这一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导致贸易战,将对包括中欧在内的各方造成损害。因此对这一问题绝不应小看。

再如,欧盟长期奉行对华武器禁运和高新技术封锁政策,这一问题已连续41年得不到解决,令人遗憾。这一问题,客观地说,虽有外部因素的牵制,不全反应欧盟国家的意志,但说到底,是与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不相符的。

上午也有发言者列举我们之间存在 “人权问题“、”西藏问题“等等,这是不同政治理念对经济的干扰,这里恕我不展开细说了。

需要指出的是,在中欧关系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去积极寻求解决,或者不全力以赴地寻求解决。应当说,今天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仍需要加强制度和机制建设来加以改进和充实。

那么,如何处理中欧关系面临的挑战?我提出三点看法与建议。

第一,以更长远眼光和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世界在变化,中欧也各自面临各种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双方需要立足大局,着眼长远,不断扩大双方的共识与合作,特别是应妥善管控好分歧,推动中欧关系更加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当前要防止合作倒退。这需要双方把握好双边关系的大方向,维护好中欧全面合作的主流。例如,当前中欧双方应积极落实《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也需要加强双方在外交与安全领域的战略沟通,照顾彼此的核心利益与关切,对可能损害对方利益的域外事务应谨言慎行,坚持维护中欧友好合作大局。

第二,以务实和包容态度处理好双方的分歧。关键是双方应始终本着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求同存异的精神,通过对话与协商妥善处理好有关理念分歧与利益摩擦。

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从一个外交官角度看,这既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更是法律与信誉问题,希望欧方能妥善处理。

关于欧盟对华禁运和内部酝酿对中国投资设限问题,这其中既有冷战思维痕迹,也违了背投资自由化和市场准入原则,总之是贸易保护主义的表现,希望欧方慎重处理。

应当看到,中国的社会与发展道路和当今欧洲模式并非完全矛盾,也不是天然对立的。中国一贯支持和赞赏战后欧洲走向联合自强之路,并认为包含有28个甚至更多成员国的欧盟形成,对亚洲的未来很有借鉴意义。尽管当前英国脱欧公投前景不明,也不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中国对欧洲联合事业的一贯支持。多元化、多极化是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大趋势也会有波折,但波折改变不了大趋势。

客观地看,中国的发展模式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有一定参考价值,对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的未来发展也有正面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与欧盟这两种不同发展模式之间的合作,对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有积极意义。我们这一代人,也包括我们的后代都有责任、有义务全力搞好中欧伙伴关系。

第三,以创新思维更好地发展中欧共同利益。中欧关系过去、现在和将来总会有摩擦和分歧,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共同利益的强大纽带将把中欧双方紧密连接在一起,这是可以肯定的。为此,双方应继续大力增进政治互信,加快双方发展战略的对接,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合作方面,中欧之间应尽快确定和落实一些互利双赢项目,鼓励与扩大双向贸易与投资,包括加强中欧在金融领域的双边合作,并争取早日签署中欧投资协定。

女士们、先生们,今年9月将在中国杭州、明年将在德国先后举办20国集团峰会,这是中欧双方在全球治理中密切合作的两个重要契机,双方应有意识地相互支持与配合,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为推动全球创新增长指明方向。同时,中欧双方还应积极引领国际社会在能源安全、温室排放、清洁能源、人工智能等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这应当成为加强中欧未来合作的重要内容。

此外,中国和欧盟都赞成双方应在第三方市场中加强合作,这是中欧在促进全球和地区发展方面可以携手合作的一个新领域,双方应尽快形成一些第三方市场具体的合作方案,以推动全球增长、维护地区和平安全。

最后,我认为,中国智库和欧盟智库应当更紧密开展合作,为深化中欧关系、避免双方误判误解,发挥更积极作用。希望今天这样的坦诚沟通能常态化、经常化,并形成交流机制,使我们有更多机会坐在一起,相互倾听、共同发声,为深化亚欧全方位合作、推动全球互利共赢、维护世界和平事业而不懈努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