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反映》2016年第1期 12月下半月国内国际经济动态及重要观点

  • 时间:2016-01-08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一、国内经济

(一)国内经济动态

1、PMI。1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7%,高于上月0.1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4%,比上月上升0.8个百分点,升至2015年的高点,扩张动力较为强劲。

2、工业企业利润。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9%,降幅比1-10月份收窄0.1个百分点。其中,11月份利润下降1.4%,降幅比10月份收窄3.2个百分点。

3、房地产开发投资和销售。1-11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8770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3%。1-11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屋施工面积72399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1.8%。1-11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1989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3.1%。1-11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109253万平方米,同比增长7.4%。11月,房地产开发景气指数为93.35,比上月提高0.01点。

4、汇率。12月16日,1美元兑人民币6.4626元,12月31日为6.4936元,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0.48%;12月16日,1欧元兑人民币7.0647元,12月31日为7.0952元,人民币对欧元汇率贬值0.43%;12月16日,每100日元兑人民币5.3110元,12月31日为5.3875元,人民币对日元汇率贬值1.44%。

5、主要股指。12月16日,上证综合指数收盘价3516.19点,12月31日收盘价3539.18点,上涨0.65%。12月16日,中小板综合指数收盘价13269.96点,12月31日收盘价13492.71点,上涨1.68%。12月16日,创业板指数收盘价2763.11点,12月31日收盘价2714.05点,下跌1.78%。

(二)国内经济政策

12月18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强调,明年及今后一个时期,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相互配合的五大政策支柱。宏观政策要稳,就是要为结构性改革营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产业政策要准,就是要准确定位结构性改革方向;微观政策要活,就是要完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消费者潜力;改革政策要实,就是要加大力度推动改革落地;社会政策要托底,就是要守住民生底线。会议认为,明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任务十分繁重,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

12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意见》从推进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促进知识产权创造运用、加强重点产业知识产权海外布局和风险防控、提升知识产权对外合作水平和加强组织实施和政策保障方面对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进行了统筹安排。

12月24日至25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十三五”时期农业农村工作,要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牢固树立强烈的短板意识,坚持问题导向,切实拉长农业这条“四化同步”的短腿、补齐农村这块全面小康的短板。会议强调,要着力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使农产品供给数量充足、品种和质量契合消费者需要,真正形成结构合理、保障有力的农产品有效供给。

二、国际经济

(一)国际经济动态

1、汇率。12月16日,美元指数为98.3706,12月31日为98.7044,上涨0.34%。12月16日,欧元兑美元为1.0911,12月31日为1.0854,欧元贬值0.52%;12月16日,美元兑日元为122.21,12月31日为120.21,日元升值1.64%;12月16日,英镑兑美元为1.4999,12月31日为1.4734,英镑贬值1.77%。

2、主要股指。12月16日,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为17749.09点,12月31日为17425.03点,下跌1.83%;12月16日,纳斯达克指数为5071.13点,12月31日为5007.41点,下跌1.26%;12月16日,日经225指数为19049.91点,12月30日为19033.71点,下跌0.09%;12月16日,德国DAX指数为10469.26点,12月30日为10743.01点,上涨2.61%。12月16日,英国富时100指数为6061.19点,12月31日为6242.32点,上涨2.99%。

3、原油价格。12月16日,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原油收盘价为35.74美元/桶,12月31日为37.07美元/桶,上涨3.72%。

4、国际金价。12月16日,国际现货黄金(伦敦金)价格为1071.97美元/盎司,12月31日为1061.25美元/盎司,下跌1%。

5、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12月16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为471点,12月24日为478点,上涨1.49%。

(二)国际经济政策

美联储做出历史性加息决定。12月16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四分之一个百分点,至0.25%-0.5%的目标区间。这是近10年来美联储首次上调短期利率,结束了自美国遭遇近代最严重金融危机以后一直实行的接近于零的借款成本。

美国正式解除长达40年原油出口禁令。12月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政府支出及税务法案,正式解除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美国油企认为,在当前情况下解除原油出口禁令能够保障美国石油行业安全,也让欧洲和亚洲等地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俄罗斯之外,有了新的原油进口选择。

日本批准历年来最大规模预算案,军费和社保双双创纪录。日本政府在12月24日的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6财年预算案,预算规模创下历年来最高纪录,且连续第四年增长。这项预算案存在两大特点。第一大特点是创纪录的社会福利支出。社保支出将达到31.97万亿日元的创纪录高位,日本政府冀望借此应对国内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第二大特点是国防军费支出史上首次超过5万亿日元,同样为史上罕见的连续第四年攀升。另外,日本政府的对外援助预算将增加1.8%,为17年来首次增加。

三、观点集萃

(一)国内观点

曾培炎:探索宏观调控新路径,使经济发展趋稳和蓄势。12月26日,在2015-2016中国经济年会上,国务院原副总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曾培炎在致辞中表示,2016年全球经济可能呈现低增长、低通胀、低贸易、低投资、高债务的“四低一高”态势,经济复苏势头仍然偏弱,国际油价下跌会为全球经济增添不确定性,美元进入升息周期或将加剧输入型通缩风险,新兴经济体结构脆弱性或进一步凸显。但同时,互联网、新能源、大数据、共享经济等多点突破与融合,正在孕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新势能。身处其中的中国,正值“十三五”开局之时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在经济向新常态转换的过程中,不能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必须探索宏观调控的新路径,创新完善政策工具箱,使经济发展趋稳和蓄势。对此,他提出五点建议:

一是调整经济考核的指挥棒。新常态需要有新的宏观调控的框架和新的指标体系,突破经济增长增速目标的硬约束,改变经济刺激路径的依赖,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宏观资源配置效率上来。未来可以考虑将全要素生产率纳入到关键性的参考指标,建立GDP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并重的双目标的体系。

二是研究建立一个有效的需求与有效的供给相平衡的调控模式。实践表明,要扭转结构性过剩与结构性短板的失衡,必须在总量需求与总量供给平衡的基础上加大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间的平衡。要着眼长远,将年度的宏观调控目标纳入到国家发展战略的总体目标中,促进短期的宏观调控与长期规划之间的有效衔接。

三是为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提供动力和环境。一方面,选准补短板的突破口,实施企业设备升级改造,加大提高技术工艺水平的力度,加快产业向中高端迈进的进程。另一方面,推进新一轮市场化要素改革,有效降低劳动力、资金、土地、能源、物流等要素成本,通过基础设施连通与共享经济发展,加速各类生产要素跨地域、跨部门自由流动。

四是全面加强对创新和“软”基础设施的投入。新常态不是不要投资,而是要高效的、有助于潜在增长的投资。需要转变的是原来主要是集中于硬件基础设施方面的“硬”投入,应该拨出较大比例投向于创新研发、人力资本、重大基础创新、教育、医疗、公共服务产品等方面的“软”投入。

五是重视我国经济政策的外溢效应,主动获取外部性红利。当前我国已经从区域性大国迈向全球性大国,已经更深程度地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之中。中国连续多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当前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宏观调控、金融改革、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将会对全球和地区产生越来越大的外溢效应。因此,未来我国需要在规则制定和政策沟通及全球治理方面最大限度地获取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的收益。即中国在国际合作中不仅要支持国际发展,也要通过发展的过程获得合理收益。

张晓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点工作。在2015-2016中国经济年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张晓强就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点任务发表了主题演讲。张晓强指出,加强国际产能和设备制造合作,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开创对外开放新局面的重要新举措。第一,这是适应结构调整的迫切需要,通过开拓产业发展空间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实现资源全球优化配置。我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多种工业品产量世界第一,但是若干产业产能过剩问题非常突出,如钢铁、建材、光伏发电设备,但我们也具有工程技术、性价比、建设工期等方面的优势。第二,这是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开放的新举措。新世纪以来,我国对外开放战略是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吸引外资、对外投资和工程承包都快速发展。如果再加上国际产能和设备制造合作,就可以使我们的资金优势、工程建设优势和设备制造优势有机结合,更加充分发挥我们的综合竞争力。第三,这是深化我国与多国互利合作,促进全球经济发展新格局的有效措施。现阶段,国际产能和设备制造合作以周边亚洲国家和非洲部分国家为主,注重和当地政府、企业合作,为当地创造更好的发展条件,深化南南合作。与此同时,也与发达国家合作,优势互补,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也能为推进南北合作拓展空间。

(二)国外观点

英国《金融时报》预测:2016年欧洲央行不会加大QE。在英国《金融时报》的年度调查中,33个受访的经济学家中有几乎一半的人认为,欧洲央行不会在2016年加大其1.46万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的规模,尽管该行行长德拉吉试图说服市场相信,只要整个单一货币区的通胀和经济增长继续令人失望,欧洲央行就将随时准备采取行动。

德意志银行:市场预期没跟美联储走,明年美债会大动荡。因为市场预期和美联储设定的加息路线不一致,德意志银行预计,美国国债明年的波动可能大得多。德意志银行驻纽约的利率研究全球主管Dominic Konstam预计,美联储会在2016年3月再次加息,打乱一些预计联储缓慢加息的债券交易者阵脚。美联储的加息节奏和市场预期错位可能导致市场恐慌。他预计,2016年将近年中时,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会升至2.75%左右的巅峰。美联储会推迟加息,确保不让金融环境过度收紧。这将部分缓和美国国债的抛售压力,让收益率到2016年年末回落至当前水平。

IMF报告:新兴市场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期或已过去。12月2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研究论文中表示,历史数据显示,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在美联储加息前一个季度达到最大。上周美联储开启十年来首次加息,这表明新兴市场资金外流最糟糕的时期或许已经过去了。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甚至可以看到资金流入的情形。IMF的这份报告中给出了对新兴市场的建议,认为新兴市场国家应基于本国情况来实行自己的货币政策,不应只是跟随美联储的步伐。此外,新兴市场国家应该减少财政赤字、增加财政盈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