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32期 特朗普经济执政理念预判与对策

  • 时间:2016-12-22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结合全球经济思潮和特朗普当选总统前后言行,特朗普经济执政理念可以概括为“一个核心,两个主义,三个方向”。一个核心就是以提高底层民众就业和福利为核心。两个主义,就是在国内推行“新”自由主义,在国际推行“新”贸易保护主义。从全球经济治理来看,会有三个方向,一是单一双边或者诸多小多边代替多边推行新规则;二是施压中国操纵汇率为突破口打响贸易战;三是以放弃气候变化为序幕尽量减少国际责任。

 

一、一个核心:以提高底层民众就业和福利为核心

特朗普的核心理念反映出一种反全球化的思潮。目前的反全球化思潮认为全球化加剧了不平等。不平等包括三个方面:国家间不平等、国家内部不平等、全球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不平等。而目前的反全球化人士已经顾不上其他不平等,只关心国家内部不平等,其他两个不平等可以放弃考虑。纵观特朗普所有的口号和政策决心,都指向一个目标,改善美国国内的不平等,核心问题是如何提高底层民众就业,增加其福利水平。在墨西哥边界拉网修墙,是减少墨西哥底层劳动力移民,防止其夺取美国底层民众的劳动岗位。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大量倾销产品,认为中国制造业通过恶性竞争,夺走了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岗位。

二、两个主义

特朗普是典型的功利主义者,很难用过去的概念来界定。总体来看,特朗普在国内经济政策上可以归为“新”自由主义,在国际经济上可以归为“新”贸易保护主义。但是,由于特朗普以提高底层民众就业和福利为核心,具体施政方面又与过去所理解的两种主义略有差别。例如,为了提高国内就业,特朗普会采取开展基础设施建设的举措,这实际有些类似凯恩斯经济学的做法,因此,我们对新字加个引号。

(一)国内经济实施“新”自由主义。美国自里根时代在经济上积极推行新自由主义,而在2008年后,对于金融市场过度自由化造成金融危机,使得美国政府开始加强监管和干预,在金融市场监管等方面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法律。在国内经济上,特朗普会推行“新”自由主义,实施“小政府”,放松或废除一些监管法律,减少政府干预。在税收上,将降低企业和个人税收,取消遗产税。最高联邦企业税率由现行的35%降至15%。在货币政策上,加息政策将逐步退出,并采取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促进出口,会保持弱势美元状态。在财政上,将会精简政府部门,减少财政开支,调整优化军事开支。同时,增加基础建设支出,促进就业和拉动经济发展。在能源政策上,取消限制美国能源出口的规定;减少生产石油监管,提升产量;修改某些联邦政策,振兴煤炭行业。为了增加就业,会采取引导跨境投资和就业机会回流等措施。

(二)国际经济推行“新”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政府的“新”贸易保护主义,既实施传统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实施高关税政策,又实施新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如采取绿色壁垒、技术壁垒、反倾销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非关税壁垒措施。同时,“新”贸易保护主义还会按照是否有利于“核心”的原则对已经实施和谈判形成的协定进行重新评估,该放弃的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该修改的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然后以双边或者小多边的形式制定新的规则,形成新的经济圈。在经济圈内,贸易保护程度低,相比过去在某些方面可能更为宽松,在另外一些方面可能更为严格。对经济圈外国家,实施贸易保护程度可能会较高。

三、三个全球治理方向

(一)方向一:以双边或者小多边谈判代替大多边谈判推行新经济规则。多边贸易谈判周期长,纷争多,完成谈判是一项艰巨和长期的工程。对于有典型急功近利商人性格的特朗普来说,通过双边谈判更容易实现目的。例如, 特朗普可能会放弃TPP协议,而单独与相关国家进行双边谈判,谈判的内容和标准可能会用到TPP中一些内容和标准,因为毕竟TPP是基于新的贸易条件达成的共识,但用多少,用哪些要基于新的标准,即前面提到的特朗普核心。

(二)方向二:以中国操作汇率为突破口打响贸易战。特朗普认为,美国工人失去就业岗位最大的原因是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其贸易战的最大对象将是中国。他多次在不同场合谈到要把中国定位汇率操纵国。目前美国财政部采用的汇率操纵标准有三个条件,对美国盈余超过200亿美元,经常项目顺差超过GDP的3%,干预汇率升值购汇超过GDP的2%。贴出这个标签后,就有理由打贸易战。一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即便不立即打贸易战,美国也会以该理由为谈判砝码,施加压力,针对我国国有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进行打压。

(三)方向三:以放弃气候变化为序幕减少国际责任。反全球化的特点之一是不考虑国家间不平等,减少大国责任,一切从本国利益最大化出发。特朗普在竞选中指出“美国过去曾经是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而现在我们是一个穷国、一个负债国。”这说明特朗普政府为了其核心目标的实现,会不断减少美国的国际责任,包括在难民问题、粮食问题、能源问题和气候变化问题上。对特朗普政府来说,退出《巴黎协定》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不会有太大压力。过去美国行政当局负责人就曾经签订过《京都议定书》,后以国会未批准为借口,立场倒退。现在《巴黎协定》也没有在国会通过,而且美国共和党一向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极为保守,大选后仍维持参众两院控制权,又有特朗普打前台,退出《巴黎协定》可能性极大。以此为序幕,在其他领域,美国也会逐渐减少国际责任上。

四、对策建议

全球正进行又一次重大的利益与经济格局的调整,作为多方博弈中极其重要的一方,我国将首次全面深刻地参与其中。特朗普政府上台,对于世界各国家来说,都是考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朗普眼中需要高额征税的国家,我国也受到挑战。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要继续高举全球化大旗。历史规律和科技发展表明,全球化是各国合作共赢、互利发展的方向。历史不会倒退,只会螺旋式上升。目前全球化的徘徊是为下一步更高水平的全球化集聚动能。我们应抓住这一机遇,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以“一带一路”为核心,广泛加深与沿线国家经济联系,积极推进与主要国家双边投资谈判,全力支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早日完成谈判,尽快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开展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更加主动应对气候变化,积极落实推进巴黎协定,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

第二,加强与欧盟在全球治理中的合作。欧盟是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是许多国际规则的倡导者、引领者和制定者。目前,欧盟也面临着“去全球化”的挑战,英国脱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发酵,欧盟一体化也处于艰难期。中欧加强全球治理合作,共同应对“去全球化”浪潮,有利于平衡特朗普政府的全球责任收缩,符合双方利益。

第三,积极主动与特朗普政府和智囊团队进行多方式沟通。可以通过官方、半官方、非官方等多种形式,与特朗普政府和智囊团队等进行交流。在一些问题上,如汇率、知识产权保护、国有企业等方面进行充分沟通,摆明利害及对中美双方的好处,形成共识,避免对方发生低级误判。

第四,加快国内改革,防止新思潮波及国内。发达国家经济政策内卷化与反全球化以及曾经左翼国家政策右倾化会成为一股合流,给全球经济尤其是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乃至冲击。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在不断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金融体系会更加开放,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会不断深入。同时,国内的债务、金融风险、房地产泡沫都亟需积极稳妥加以解决。为此,需要把房价问题、就业问题和收入分配问题作为重点工作来抓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