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31期 面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挑战与机遇——第89期“经济每月谈”综述

  • 时间:2016-12-0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89期“经济每月谈”,主题为“面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挑战与机遇”。与会嘉宾指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反映了当前美国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包括逆全球化和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等。特朗普宣称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将提高关税等政策将给中美关系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中美合作方向是不会改变的。未来中美关系要减少战略互疑,增加战略互信;要加强沟通协调,增加政策效能;密切交流合作,增加民心相通;特朗普要实现身份的转换,破除孤立主义、排他主义、民粹主义和干预主义等。

 

一、如何看待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特朗普当选的原因主要有:一是特朗普反对现有政治利益集团。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将自己定为“局外人”,而把希拉里和奥巴马作为“局内人”。他认为美国当前面临诸多问题,包括美国国际地位日益受到挑战、国内经济下滑、就业机会大量流失等,都是由于现有“局内人”施政不力造成的。二是美国国内党派分裂严重。美国当前分裂不仅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间,同时在各党派内也非常明显。三是自媒体和新媒体等新传播手段的胜利。特朗普善于运用推特、脸谱等互联网传播平台传播实政纲领,效果远胜于华尔街日报等传统媒体。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认为,特朗普当选因素之一是善于运用“中国牌”,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共鸣。包括发动“贸易战”,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还包括发动“汇率战”,把中国作为汇率操纵国。同时,他还宣称自己非常了解中国,将来有信心处理好中美关系。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认为,特朗普是非常精明的商人,通过他一系列别出心裁、与众不同、甚至有点哗众取宠的口号赢得了美国选民的关注。尤其是利用选民对奥巴马过去八年作为的不满情绪,对未来希拉里执政不抱有希望。同时,他也利用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等社会思潮助选。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美国大选折射出反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口号很流行。二十国集团(G20)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不是如此。2015年G20成员国出台了1400项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这些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也不少,但在全球治理方面缺乏亮点。虽然在全球治理中,中国要求发挥更大作用,但现实仍然面临诸多困难。刚刚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实际推进中,也遇到一些问题,一些国家怀疑AIIB决策的民主性。

二、未来机遇和挑战以及中美关系研判

阮宗泽认为,美国党派间和共和党内部分裂,导致未来美国政策在两党间很难达成一致,未来美国政策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特朗普宣称的反对贸易自由化等政策让未来全球经济充满了不确定性。当前欧洲遇到诸多问题包括难民、反恐、经济下滑,特朗普上台也让欧洲人忧心忡忡。

陈文玲认为,世界经济和世界贸易双双陷入底部,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低就业率和高债务、高流动性、高龄化风险交织并存,美国贫富失衡可能变得更加严重。面向未来,中美合作关系并不会随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而转变,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目前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的1/3,人口占全球总人数的近1/4,贸易额占全球贸易总量的1/5多。中国和美国都是世界上目前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同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同为WTO成员、APEC成员、G20成员等。中美同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美国是世界公认的经济火车头。2008年之后,中国接过了这个“接力棒”,到2012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0%左右。近三年,中国对全球进口贡献率达到37%,中美同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未来三年中国会反超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中美双边关系具有全球性价值,将来价值会越来越大。从中国来看,中国到2020年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均GDP会将达到1.2-1.3万美元,中国届时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中产阶层社会。麦肯锡和阿里曾经做了一个研究,认为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层将超过7亿人,是美国3亿人的2倍多,是日本1.3亿的5倍多,中国最大的中产阶级将爆发出非常大的购买潜力。我们在2020年将消灭5575万贫困人口。从贸易看,2015年中美双边贸易达5883.9亿美元,中国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美国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五大进口来源地。投资方面,美国在华投资的项目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6.6万个,实际投入资本775亿美元。中国在美累计直接投资近年来快速增长,已经达到466亿美元,2016年将超过300亿美元,美国已经成为我国对外投资第四目的地国。在金融方面,中国现在持有美国国债1.16万亿美元,是美国第一大债权国。在沟通机制方面,中美从2006年开始每年一度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这是国家层面副总理级的,到目前建立了90多个对话机制,40多对友好省市关系,还有200多对友好城市关系。中国还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按照习主席在秘鲁APEC会议上的讲话,在未来五年中国进口总额将达到8万亿美元、利用外资总额为6千亿美元、出境游将达到7亿人次。中国创新驱动将迎来知识经济时代、高铁时代、城市群落时代、后工业化时代。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强的经济大国、金融大国、军事强国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外交大国。

王辉耀认为,特朗普当选在一定时间内给美国相关政策带来了不确定性,包括双边关系、多边关系、全球化进程,都可能带来负面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如果这些挑战双方能够把握得好,包括管控分歧,强化共同利益,开展全方位、多层次的对话与合作,就可以把一些挑战转化为机遇。未来政策仍将围绕如何理解和加强信任,制定国际规则话语权,地缘政治和安全、贸易规则主导权、双边投资等。总的来看,中美有非常好的交流合作基础。包括人文交流和经贸合作。但是,也存在军事安全、地缘政治和不信任问题,包括美日联合军事演习和韩国部署萨德系统都容易对区域安全造成负面影响。

特朗普在选举时表示要和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如果美俄关系得到进一步改善,我们怎么办?另一方面,特朗普说要减少对日本、韩国、菲律宾防御的保护,这给中国带来机遇。亚太儒家文化圈需进一步融合,推动建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升级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美未来合作是大方向,中美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国世界500强公司都在中国有投资,比如苹果手机绝大部分都是中国生产的,沃尔玛每年在中国有巨额采购。特朗普提出要否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中国是机遇,实际上,TPP核心是关于服务贸易的协定,而中国服务业也正处于上升阶段。中国目前服务业已占到GDP的55%,“十三五”期间会达到60%。中美之间可以在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基础上达成一个新的贸易安排,把TPP和RCEP中已经达成的共识经过重新谈判和整合,形成一个新的贸易机制,会对国际经济新秩序带来正能量。

孙哲认为,特朗普当选之后,我觉得他可能会面临四大难题。一是司法公正的问题。从过去几十年可以看到,司法有一个底线,老百姓基本上相信司法是公正的、有信用的。二是特朗普对政府进行改组。特朗普会对政府机构进行大规模改组,比如最近在讨论是不是把国家情报局取消掉,重组美国情报系统。三是人事制度改革。公开招聘符合民主的基本原则,打破了分派制、资深制,而是向社会招聘优秀人才入阁。四是媒体与政府的互动。特朗普以前是靠推特上台的,他和主流媒体的互动会不会得到修复。

三、政策建议

阮宗泽认为,中美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双边关系,二是中美和俄罗斯的关系。三是中美亚地区的关系。未来中美关系会经历很多挑战和问题,不确定性在增加,但中美合作是大方向。

陈文玲认为,一是要减少战略互疑,增加战略互信。继续保持中美之间最高领导人的顺畅沟通,密切交往,继续保持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二是要加强沟通协调,增加政策效能。关键是加快建立中美政府之间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常设机构,加强两国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沟通与协调,特别是要形成财政、金融、产业政策与国家重大规划讨论与对接机制。三是要密切交流合作,增加民心相通,特别是文化的交往。四是要加强中美经贸关系合作。包括继续推进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尽快开启中美双边投资与贸易协定(BITT)谈判、启动中美建设自由贸易协定(FTA)可行性研究和共同推进亚太自贸区(FTAAP)进程。五是特朗普要真正实现身份的转换,破除孤立主义、排他主义、民粹主义和干预主义。

王辉耀认为,一要维护已有的成果,继续深化双边的投资与贸易合作。中美贸易是全球最大双边贸易之一。从1990-2015年中美双边投资不断增长,2015年中国对美的投资超过了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二要共同推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完善和升级。原来的全球治理体系是美国主导的。但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崛起,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能更加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加强贸易的开放性和包容性,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三要加强更广泛的全球治理合作。除了巴黎气候协定外,也要推动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G20等国际机构的改革。四要继续加强政治安全对话。五进一步开展人文交流。近年来,中美人文交流包括文化交流、留学、移民、旅游、教育方面都有非常多的成果。六是中美应该在基础设施方面加强合作。七是中美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包括“一带一路”建设。八是继续积极开展智库的交流,发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等国家智库在中美智库交流方面的作用,积极引导中美之间进行增进互信和更好的为政策建言献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