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30期 英国脱欧的影响与合作契机——中欧未来十年经贸关系专家座谈会综述

  • 时间:2016-11-30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期,中欧未来十年经贸关系课题组召开专家研讨会,来自发改委、商务部、社科院、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就英国脱欧进行了讨论,认为英国脱欧使得欧盟未来不确定性增大,欧盟对分化更加敏感,欧洲非理性的民族力量在上升,欧盟正加紧建立外部边界系统和独立防务系统;我国与英国金融合作空间巨大,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与英国和欧盟在策略与战略上要有所区分;我国与欧盟、英国开展第三方合作的动力增强。

 

一、英国脱欧导致欧盟政策偏向内部凝聚,防止进一步分化

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原所长周弘认为,英国脱欧后,容克计划更会倾向于做能够把欧盟凝聚起来的工作。欧盟方面认为现在的风险主要不是缺钱,而是英国脱欧后欧盟的信誉受到影响,经过千难万险应付了欧债危机,但民众又开始都向右转。容克计划里有很多都是软投资,优先考虑的是要把青年人绑住,创造有利于青年就业的条件,好的岗位要留在欧盟;其次是把泛欧的基础设施网络建设起来,促进生产要素的流动和社会和谐。

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曹红辉指出,我国今年发起的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是一个国际组织,旨在推动人民币亚洲化和国际化,前期是亚洲化,最终是国际化。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国相关机构都参加了协会,部分欧洲机构也参与。本来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瑞士国家银行都很积极参加,但后来都没有来参加筹备会。原因是英国脱欧后,欧盟非常怕被进一步分化,认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是在分化他们。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认为,英国脱欧意味着欧洲政治生态发生了变化。这种事情不是按照正常逻辑能够预测的。如果早找一批专家研究判断,肯定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恰恰它发生了,而且类似的事情很可能还要发生。移民问题和极端政治势力上升问题处理不好,欧洲政治生态就会有麻烦。对我们来说,欧洲竞争力下降了,会使欧盟加强与中国合作。

二、英国脱欧说明欧洲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力量在上升,欧洲局势未来可能还会发生大的变化

周弘指出,英国脱欧带来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意味着欧洲一些非理性民族主义力量在上升。欧盟极力挽救欧洲一体化,希望聚在一起往前走。但是全球化打破了很多好的设计,本来认为在全球化趋势下可用区域化的力量来保住欧洲大市场,实现欧洲内部的发展。但是全球化的力量比区域化的力量大,并且是不可逆转的。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区域化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替代民族国家,否则民族国家的势力就起来了。欧洲联盟是在民族国家成熟的基础上建立的,民族国家的力量一直是牵绊,有的时候往前推,有的时候往后拉。理性的欧洲人都知道,民族国家没法抵抗全球化,但是非理性的力量不需要说理。这是一种情绪,二战之前就是这种情绪,大的社会动乱之前就是这种情绪,没有办法控制。这种非理性的力量增长很快,德国反全球化的选择党已经成为第三大党。如果选择党得到了足够的支持,很难说欧洲政局会发生什么变化。

美国在二战以后把欧洲的“武功”废了,现在英国脱欧,欧洲仅有的这点“武功”更没有了。所以欧盟要重建,需要时间,战争在短期内不是重大威胁,但是一段时间的混乱可能是不可避免的,需要有负责任的政治家站出来。如果出现不负责任的政治家,欧盟就可能解体。如果欧洲出了大事,美国必有改变。欧洲是最富裕、最发达、最先进的地区,如果欧洲像历史上那样陷入混乱,整个世界将受极大影响。

冯仲平认为,中欧有很强的互补性,但对不同国家之间的互补性有差异。这几年和德国制造业的竞争程度在增加,但是在服务业方面,特别是金融服务业与欧洲国家的互补性很大。英国的优势正好是金融和服务业,英国也非常看好与中国的合作。

三、英国脱欧使欧盟防务一体化出现空档,欧盟正抓紧建立外部边界系统和独立防务系统

周弘指出,欧盟在安全方面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恐怖主义,二是难民,这两个问题可称为边界问题。边界问题不是任何一个成员国能够独立解决的,所以欧盟非常清楚,目前是建立欧盟外部边界的机会。建立外部边界有利于欧盟内部的统一,就等于一体化要深化。独立防务在英国撤出的条件下,恰好给欧盟留了一个空档。欧盟抓住英国脱欧的机会,把安全调门提得特别高,正紧锣密鼓地建立欧盟独立防务,并建立欧盟边界、共同警务和信息制度,想办法把各种危险挡在欧盟边界之外,但仍挡不住所有问题。欧盟对美国和俄罗斯都有戒心,在安全问题上,中国是欧盟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四、英国脱欧后英国和欧盟金融竞争加剧,中英金融合作空间巨大,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我国与英欧合作战略和策略要有所区分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认为,英国脱欧后,我国和英国在金融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应深化双方金融合作,加快构建离岸人民币市场体系,既要探索利用英国高端服务优势,又要探索金融创新服务的内容。在欧盟内部,可以加强与德国的金融合作,因为德国在处理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上有长处,金融为实体经济转型服务做的比较好。

曹红辉指出,英国脱欧后,欧盟与英国在金融方面竞争加剧,特别是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都希望成为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中心。现在欧盟有人提出要削弱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例如德国希望法兰克福成为人民币的结算地。我国可利用他们之间的竞争性,形成多个区域性人民币结算中心。从战略上考虑,需要认真考虑人民币和欧元的竞争与合作关系。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构建中,需要在基础设施、政策协调、市场布局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战略规划。

英国脱欧后,我国与英国的金融合作领域空间会更大。脱欧之后,英镑变得孤立,更希望加强与人民币及其计价资产以及相应金融机构的密切合作,来提升英镑的地位和影响力,特别是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脱欧为我国跟英国合作提供了的重大契机,需要深入研究。目前英国金融机构对什么时候脱欧、什么方式脱欧、是硬脱欧还是软脱欧,仍存争论。还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需要观察和跟踪。

五、英国脱欧和难民问题也为中欧合作开辟第三方市场创造了条件,英国维护全球海外利益的经验值得借鉴。

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陈新指出,欧盟周边没有很好的环境,国内也不安定,因此欧盟非常重视到非洲投资,这有利于中欧在非洲进行在第三方合作。

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孙永福认为,英国可以作为中国进行第三方市场开拓的合作伙伴。欧洲传统上有很多殖民地,不管是英国还是法国,包括葡萄牙、西班牙,利用欧洲的技术加上中国的生产制造能力,以及相应的资金配套,第三方开拓市场潜力巨大,包括在非洲和拉美。中欧开展第三方合作,已经开始探讨和起步,但是缺乏特别好的案例。英国的欣克利角核电站新建是中法合作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个正确方向。英国其实还有很大的核电规划,法国的技术加上中国的制造能力,能在发达国家先行先试,那在其他发展中国家推开就比较容易了。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司原副巡视员林大建认为,英国是最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现在全球治理和国际合作的很多规则都要向英国学习。英国在全球布局和维护国家利益方面有很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借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