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29期 高度重视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 时间:2016-11-30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2015年8月11日,我国央行宣布决定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趋势性下跌,原因在于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外贸易不景气,海外投资与消费增长较快,资本净流出压力加大,美元加息预期和特朗普放出的一些政策信号,给人民币汇率带来压力。应采取综合手段,通过供需有效结合和金融体制改革,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利用人民币加入SDR的时机,扩大人民币海外使用,以“一带一路”建设引导海外投资,努力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2015年8月11日,我国央行宣布决定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简称“8·11汇改”),这使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朝着市场化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但此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趋势性下跌。2016年11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下跌至6.8985,是自“8·11汇改”以来的最低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跌破7的可能性较大。

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的因素及风险

在开放型经济中,人民币汇率作为联系国内外经济的重要纽带,其变动是人们对我国经济发展预期的集中体现。近一年多来,在市场化进程中,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趋势性下跌,有其深刻的内在原因。

(一)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外贸易不景气。从固定资产投资看,2016年1-10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增长仅8.3%,比去年同期降低2.1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3.1%,比去年同期降低5.2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比去年同期降低7.3个百分点。从出口看,2016年1-10月我国出口金额累计17155.48亿美元,同比增长7.7%,从月度数据看,自2015年8月至2016年10月,15个月份中有14个月份都为负增长,只有2016年3月为正增长。这一方面显示,外贸下行压力较大,加剧了人民币贬值,另一方面也说明,“8·11汇改”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并没有对出口产生有效刺激。

(二)海外投资与消费增长较快,资本净流出压力加大。2016年1–10月,我国非金融类对外投资累计达1459.6亿美元,同比增长53.3%。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居民海外旅游支出约2542.38亿美元,旅游贸易逆差约1724.94亿美元。国际金融协会(IIF)2016年4月统计数据表明,2015年流出中国的资金估计高达6740亿美元。大量的海外投资和消费,导致对以美元为主的外汇需求越来越大。

受此影响,2016年10月末我国央行外汇占款为226430.04亿元人民币,环比9月减少2678.64亿元人民币,外汇占款连续12个月下滑。10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206.55亿美元,较9月底下降457.27亿美元。10月末外汇储备规模降至2011年3月末以来最低。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双双大幅下滑,凸显了我国资本净流出压力很大。除了官方渠道,地下钱庄是资本流出的重要途径。因此,虽然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我国经济增速及金融投资收益仍然较高,但是随着实体经济盈利水平下降,人们的避险情绪加剧,资本外流日益严重。

(三)美元加息预期和特朗普大选释放的政策取向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带来压力。近年来,随着美国经济形势持续向好,美联储加息预期不断增加。数据显示,2016年10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0.4%,同比增长1.6%,预期分别为0.3%和1.6%。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环比上升0.1%,同比上升2.1%。房屋开工量增长25.5%,达到9.3亿美元。当前美国经济较为稳健,劳动力市场健康成长,且通胀仍然保持上升态势,这都对美元的升值趋势构成支撑。11月17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国会证词中,力排众议力挺升息,使得美联储于12月升息概率达到了98%,升息几成定局。美元加息预期支撑了美元持续升值。另外,新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选中多次宣称将提高中美贸易壁垒,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甚至建议对进口中国产品收取45%关税,这也给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带来压力。

综上所述,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使人民币汇率较好地反映市场供求。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贬值也较为清晰地体现了国内外对我国经济发展预期相对不足,展现了各种避险因素在不断上升。当前,在人民币汇率贬值对出口刺激不明显的情况下,如果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资本外流持续增加,两者因相互加强,将可能引发资本外流产生“同步震荡”效应,因此,对人民币持续贬值不能听之任之,否则将会使我国金融、房地产乃至整个经济系统面临巨大冲击,导致国内外对我国经济的信心崩溃,人民币国际化将受到根本性负面影响,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二、对策建议

当前人民币汇率贬值,既受国内经济因素影响,也受国际经济因素影响,但关键在国内经济因素。因此,应采取综合手段,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推动汇率市场化改革深入开展,努力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一)通过供需有效结合,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过程中,城乡差距、区域差距较大,农业农村、公共服务和环境生态等方面的短板较多,需要继续深化改革,把增长的潜力释放出来,扩大有效供给。同时,应重点推进土地要素的确权和流转,发展特色小镇,破解城乡二元结构问题,促进城乡要素流动,释放需求巨大潜力。

(二)通过金融体制改革,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当前,地方政府债务率高、国有企业杠杆率高、民营及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是制约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也是影响对我国经济信心的关键。应着力发展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的中长期融资工具,如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长期信用银行等,以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应通过资产证券多元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及股权多元化,拓宽企业资本金补充渠道,加大直接融资比重。

(三)利用人民币加入SDR的时机,扩大人民币海外使用。人民币加入SDR,将使全球央行和私人投资者加大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会拉动人民币不断升值。应充分利用和把握这一有利条件,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扩大资本项目可兑换,加速发展熊猫债券市场,建立和完善人民币外汇衍生品市场,提高企业运用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的能力。

(四)以“一带一路”建设引导海外投资。应围绕“一带一路”建设,选取重点领域和项目进行海外投资。注重提升我国企业在海外进行并购能源矿产的能力。重点获得设计、研发、营销、服务、信息等高端生产要素,提高我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产业链、物流链中的地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