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12期 提升我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几点思考

  • 时间:2016-06-02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于亚太地区国家希望美国更多介入亚太地区事务的言论说明,部分国家对我国在亚太地区持续增长的影响力存有疑虑。当前,我国要在亚太地区消除疑虑,提升自身影响力,已经在利益、价值、机制三方面具备良好基础。要着力提升我国在本地区的区域经济整合能力和融合经济、政治、安全等各层面要素的战略协同能力。构建区域战略屏障,以增强地区合作安全系数,深化地区经贸合作成果。

 

近日,《华尔街日报》以“李显龙的美国例外论”为题刊发该报记者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专访。在专访中李显龙认为面临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竞争,亚太国家“不希望美国从亚太撤离”,“实际上希望美国在本地区进行更多介入”。

李显龙的专访刊发后引起多方关注。这表明近年来中国在亚太地区逐渐增强影响力,正在某些方面对现有由美国主导的地区秩序形成新的挑战;中国寻求改变地区治理现状中不公平、不合理因素的做法,引起某些人的疑虑。如何消除疑虑,并进一步提升我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值得加以重视。

一、亚太地区国家更需要中国的四点理由

(一)得道多助:互利互惠、共同发展的中国战略得到亚太地区多数国家的支持。着眼于周边地区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现状和以互联互通促进区域融合的需要,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众多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国家的认可和支持。譬如,由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投行以其开放性得到亚太国家的普遍欢迎;而“一带一路”倡议涵盖亚洲二十多个国家,其中蕴含的商业合作机遇和前景吸引大批域内外国家、企业的注意力。

“一带一路”倡议之所以能够得到区域国家的广泛认可和支持,是因为中国提出的互利互惠、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契合周边国家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需要。“一带一路”倡议涉及亚洲诸多国家,其中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一些国家尚属于最不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在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上存在很大发展空间,但囿于资金和技术限制,缺乏自我建设的能力。中国推出的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适时从资金供给和产能合作方面可以补足沿线发展中国家的短板,以务实合作推进共赢的策略就能够得到亚太国家的支持。实践证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发展倡议深得人心,新加坡不能代表东南亚,更不能代表亚洲。

(二)责任担当:中国作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其自身保持增长对全球经济意义重大。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博鳌论坛讲话中指出,“亚洲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亚洲的经济发展对于促进全球经济增长意义重大。中国作为亚洲各国中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在亚洲经济发展中扮演着“压舱石”的角色。可以说,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是中国为亚洲乃至全球提供的最重要的公共产品。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达到6.9%,对应的增量达5500多亿美元,继续位居世界前列。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发达经济体复苏乏力,新兴经济体走势分化,中国经济面临结构转型的背景下,中国以其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为全球经济做出重大贡献。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连续两个年度保持在25%左右;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过去5年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35%,并将在2020年底前继续贡献30%的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动能,中国目前对煤炭、铜、铝、镍的消耗量占世界消耗量的比例均已超过40%,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是过去二十年来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截止2015年底,我国全年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达到24.6万亿元,继续位居世界第一,占世界贸易总额的比重进一步提升。

在亚太地区,我国目前已是本地区各主要经济体的重要贸易伙伴,亚太地区许多国家近年来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度不断提高。据《福布斯》公布的报告,亚太地区国家如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的出口占其总出口额的比例均已超过10%;韩国则高达25%,相当于其11%的GDP;马来西亚达到12%,相当于其10%的GDP。此外,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度也在不断提高。

以上数据说明,当前中国经济已经成为拉动亚太地区国家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在“转方式、调结构”的转型压力下,中国继续保持平稳增长的经济态势,体现了负责任大国在本地区的责任担当,也进一步表明中国政府希望推进区域经济融合,实现共同发展、共享发展的信心和决心。中国和亚太地区国家日益深化的经济融合说明,中国离不开亚太国家,而亚太国家更离不开中国。

(三)包容开放:立足地区实际,中国推动的区域融合框架覆盖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体现包容、普惠和开放精神。中国推进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美国主导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均是亚太地区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路径选项。TPP在投资、知识产权保护、削减关税和取消非关税贸易壁垒、环保标准和就业、国有企业的角色等方面设定了更为严格的标准。而RCEP则强调立足地区国家实际,协调不同文化背景和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国家,给予低收入国家加入的机会,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将本地区现有的双边自贸区向前推进。

RCEP更开放,具有更高的包容性和可操作性,而TPP则不然。对于在本地区存在的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阶段的不同意味着存在较多需要协调的内外矛盾。RCEP在尊重差异的基础上,以“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来寻求共识,更能够代表地区各国的利益。TPP虽然以更高的标准代表了未来区域经济融合的方向,但在实现途径上却过多反映了美国的规则和要求;TPP内含的强制性要求、对中国的排斥倾向以及对本地区国家实际发展状况的忽视,不符合区域融合包容、普惠、开放的潮流。

(四)普惠共享:聚焦民情民生民心,中国着力实现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体现可持续发展和公平发展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唯以心相交,方成其久远。国家关系发展,说到底要靠人民心通意合。”中国推动区域融合,不是着眼于政府和大企业利益,而是在更高和更深层次上寻求实现地区各国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通过将发展成果惠及更多民众,来实现民情互晓、民生改善、民心相通。亚投行的成立和“一带一路”倡议,正是中国在推动区域融合过程中,聚焦民情民生民心,实现绝大多数人共同利益的体现。

一方面,总体来看,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各国国内需求,能够促进提高地区各国教育、环境保护和医疗卫生建设水平,改善经济和社会发展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要求。

另一方面,产能合作将激发地区各国巨大的发展潜力,能够为地区国家的青年、妇女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也能够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的机遇和交流机会,中小企业可以在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新能源、医疗健康、绿色环保产业中发挥自身的积极作用。通过改善民生,培育新兴产业和促进经济转型升级,达到公平发展和可持续发展要求。

二、我国在亚太地区增强影响力的优势与不足

中国在亚太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来自于中国地缘政治和经济战略的纵深展开。从亚太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结构的现状来看,中国的战略构思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主要来自于当前已实现的三个战略支点。

其一,中国作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决定了亚太地区国家必须依靠发展与中国更为紧密的经贸合作关系,来促进本国经济发展目标的实现。经贸合作作为中国与亚太地区各国深入融合的基石,为中国实现其地缘战略奠定了利益基础。

其二,中国以互利互惠、共同发展为原则的区域融合战略,以其包容、开放、普惠的精神,将发展成果与地区国家、人民共享。对绝大多数人利益的尊重和强调,是中国坚持正确义利观原则的体现,也是中国战略在价值层面优于美国的不同之处。可以说,民心互通和共赢共荣为中国实现其地缘战略提供了价值基础。

其三,亚投行、丝路基金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作为我国与发展中国家共谋发展大业,推进区域融合和改变地区秩序中不合理、不公平因素的重要载体,为“一带一路”倡议向纵深方向展开提供了机制保证。

当前,亚太地区秩序的基础是二战以来美国在本地区构建的一系列区域治理机制和安全保障机制,中国为实现自身地缘战略,持续回避直接挑战美国在本地区的霸权地位,选择从增量入手,逐步构建可弥补当前区域治理机制缺陷的平行性新框架。近三年来,中国从“韬光养晦”向“有所作为”的地缘战略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颇具雏形。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地缘战略仍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一方面,亚太地区国家之间在经济发展阶段、文化背景和社会制度等方面均存在不小的差异,对中国的态度不尽相同,加上历史记忆、族群政治等因素的影响,短期内对我国在本地区影响力的提升会存在疑虑,但随着我国促进共建共享共荣地区发展战略的推进,疑虑将逐渐消除。另一方面,亚太地区区域秩序的显著特征是地区各国在经济上选择中国,而安全上选择美国。随着中国国力和军力的不断增长,由主权争端引发的安全困境,需要及时化解。

三、提升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主要途径

(一)“一带一路”倡议和以RCEP为载体的地区贸易合作机制,需尽快落地。应以产能合作为抓手尽快推进国家战略对接和区域贸易合作机制落地,以项目合作的方式统筹地区国家实际和我国设备、技术和资金优势,筹划产业布局,快速提升中国在本地区的经济整合能力。

(二)提升经济、安全、政治等各层面战略的协同能力。推进多层次、全方位的人文、军事和政治交流,在经济深度融合的基础上,推进安全互信和政治认同,从而形成系统、全面、根基牢固的战略框架。

(三)构建区域战略屏障,增强区域融合的安全系数。一是构建大中华经济圈,形成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完全自由贸易区,在适当时机寻求新加坡加入;二是提升我国与老挝、缅甸、柬埔寨、越南、泰国的经济、政治、安全合作水平,可考虑在此地区建立类似上合组织的地区安全架构,深化经贸合作成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