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6年第9期 王一鸣: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分析和判断

  • 时间:2016-04-1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召开主题为“当前经济形势与对策”学术委员会会议,国经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同志认为,我国经济呈现波动中下行态势,其主要原因为房地产、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等投资持续下滑。保持经济增长基本稳定需要保持投资基本稳定,这取决于我国房地产投资能否回稳,去产能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以及新动力部分抵消旧动力的衰减程度等三个条件。去产能、去库存要多采用市场手段,去杠杆是债务结构调整过程,需要政府先承接部分杠杆。同时,金融风险不容小觑,要高度重视。

 

当前,我国经济呈现波动中下行的发展态势,主要原因是房地产、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等投资持续下滑,要保持经济增长基本稳定就要保持投资基本稳定。投资企稳主要取决于我国房地产投资能否回稳,去产能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以及新动力部分抵消旧动力的衰减程度等三个条件。今年1-2月份,我国房地产投资轻微回升,从去年的10%上升到10.2%,具备企稳条件,整体经济呈现阶段性企稳,如能维持投资基本稳定,经济增速有望维持在6.5%-6.9%的合理增长区间。

一、对当前我国经济形势的总体判断与分析

(一)我国经济呈现波动性下行的发展态势,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投资持续下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长期保持高速增长,1978-2013年经济平均增速达到9.8%。今年以来,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经济下滑始于2010年二季度,季度增长率从2010年一季度的11.2%下降到2015年四季度的6.9%,连续5年下滑,呈现波动中下滑的发展态势。与之相对应,过去几年我国投资也表现为一条稳定下降的曲线,民间投资缺乏内在动力,增速低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016年1-2月,我国投资有轻微回升,与政府投资带动有直接关联,但总体来看,经济下滑还没有完全稳住。

经济下行最重要的原因是投资的持续下滑。投资持续下滑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大幅回落。2015年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其实是负增长,在建规模接近零增长,新开工自2014年开始就呈现负增长。2016年前两月,我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率为3%,略有回升,与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投资增长有一定关联。但由于整体库存量很大,房地产投资很难有强劲反弹。投资能不能回稳跟房地产能不能回稳有直接关联,房地产投资回稳,是投资回稳的关键。二是制造业投资的下降。制造业投资占社会固定资本投资的三分之一,2015年全年制造业投资增长率约8.4%,2016年一二月份制造业投资仍在下降,在7%左右。制造业投资下滑主要由于产能过剩,如果去产能没有实质性举动的话,市场预期很难发生变化,反之,如果有实质性举动,市场预期会发生相应变化,制造业投资就会企稳。三是基础设施投资也在放缓。2015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在17%以上,2016年一二月份是15%,基础设施投资继续放缓。基础设施投资放缓的主要原因是政府融资渠道受阻,传统的商业银行贷款融资平台被切断以后,新的融资模式尚未建立。现在地方政府试图通过PPP去扩大融资,但实际上PPP并不是融资渠道,在西方PPP模式主要用于提高公共品的供给效率。因此,如果地方政府的融资渠道不解决的话,基础设施投资很难回升。

(二)总体判断:我国经济有可能实现阶段性企稳。我国经济能否保持稳定增长主要取决于投资能否维持基本稳定增长。从GDP构成总量来看,消费和出口都是呈基本稳定的态势,尽管2016年一二月份消费和出口有一点波动,但是相对稳定。因此,投资能稳住,经济才能稳住。而投资能否企稳主要取决于以下三个条件:一是房地产投资能否企稳。今年一线和二线城市投资有一定反弹,会对冲掉一部分三四线城市投资的下降,所以房地产投资有企稳的条件。二是去产能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是制造业投资能否企稳的关键。一旦去产能引发资产重配和技术改造升级,市场预期也会发生相应变化。三是新动力部分抵消旧动力的衰减程度。当前我国最大的旧动力是房地产及相关产业,如果电动汽车、智能机器人等新兴产业能够部分抵消旧动能的衰减,就能对经济企稳起到积极作用。从这三个条件来看判断,我国投资具备企稳的条件,经济可能实现阶段性企稳,维持在6.5%-6.9%的合理区间。

二、对当前金融风险的判断与分析

当前,我国金融违约事件明显增加,由于非金融系统数据很难获得,但企业债、公司债、地方政府债的违约事件时有发生。针对违约事件主要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如果违约事件增多,就可能产生很大风险。再加上非法集资事件也不少,像e租宝和泛亚事件,在互联网金融P2P背景下的非法集资事件不在少数,尽管没有全局性的数据,但说明金融风险不可小觑,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尤其是在经济下滑的时候,金融风险就很容易暴露出来。

三、对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的看法与建议

在去产能方面,政府不要兜底,要让市场发挥作用。去产能会改变市场预期,今年要有实质性进展。比如煤矿,现在政府将资源枯竭的列为首先去产能的对象。对于民营企业,资源枯竭就意味着它可能一两年、两三年就开完了,政府不要兜底、不要列名单,只需要定标准,让市场发挥作用。去产能要找到一个市场化的办法,比如由资产公司去处置,根据环保等标准,做出相应的配套处理。资产公司处置的难题主要有两个,一是坏账怎么处理,这需要给具体的政策。二是人员安置,政府要给一些补贴。但是政府不要兜底,可给资产公司一定的补贴,让它们去兜底。政府兜底会把政府自己套进去,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却发挥不了。资产公司不会简单把现在不好的资产全部处置掉,它会找行业内搞得好的公司,跟它合作成立公司,然后去处置这些资产。资产公司了解行业的技术、业务,会找到更好的办法。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不能一做事情就想到出红头文件,不能再认为政府下个文件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要多用市场办法。

在去库存方面,也要有更好的市场化方案。比如棚户区改造,要多用货币化方式。如按揭利息抵扣所得税问题,如果能抵扣,对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来说,是很好的激励。另外,现在公积金规模很大,大概用掉一半,还有一半约几万亿,能不能切一块出来做资本金,建立城市住房银行,为有条件购房的转移人口提供贷款。因为这些人没有抵押物,商业银行不敢贷,要用政策性银行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去杠杆方面,从短期来看杠杆是去不了的。现在杠杆越来越高,虽然提出去杠杆的任务,但没有具体措施。我们企业的杠杆率很高,高于美国和欧盟,因为股权投资比例较低,大都是银行贷款。现在杠杆越来越高,要把杠杆从银行转到财政去。可借鉴美国金融危机时的经验,政府提高杠杆帮企业解套,使企业杠杆不会过快上升。经济转暖后,美国政府开始解套,当时买的许多企业债权,现在卖出去还赚钱了。因此,去杠杆要有系统性安排。现在我国政府的杠杆相对低,企业比较高,相对地方政府而言中央政府又比较低,所以去杠杆需要政府首先承接部分杠杆,需要进行债务结构调整,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