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5年第56期 经济每月谈:互联网改变传统业态

  • 时间:2015-11-27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77期“经济每月谈”,主题为“互联网改变传统业态”,发布了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南开大学联合课题组成果《互联网革命与中国业态变革》。课题成果和发言嘉宾深入分析了互联网对服务业、制造业和农业的深刻影响,提出了我国互联网发展战略定位是将互联网作为未来战略基础产业和基础平台,应重点推进技术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公共服务均等化、高效理政、民生便利、绿色节能和安全可控等六个重点领域,并提出了我国“十三五”期间互联网领域六大重点任务。

 

一、互联网本质内涵及发展趋势

课题成果认为,“互联网革命”具有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双重复合属性。从技术革命的视角出发,互联网革命是对三次技术革命及产业革命的传承和延续,同样遵循了技术革命先导的规律。与三次技术革命及产业革命截然不同,互联网革命影响远超产业范畴,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系统产生巨大变革,包括重塑国家竞争力,创造新的生活方式,促进产业业态变革,推动政府治理模式转型和改变传统思维方式。清华大学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教授柴跃廷认为,互联网激发了人类需求的本性,包括追求个体差异、自我表现欲望、人的懒惰本性和消费者本能的货比三家的比较欲,互联网通过释放了人类需求潜能,形成互联网相关产业发展的原动力。互联网革命下,产品与服务高度个人化,生产生活高度分散化,企业政府高度小型化和生产工具高度公共化。在互联网时代,未来具有生命力的产品和服务必须具有网络化、智能化和服务化的特征。柴跃廷指出,“互联网+”是利用互联网思想、技术与方法,通过经济与社会组织方式创新,重组优化传统产业及社会运行过程,形成自组织、生态化互联网产业体系和社会管理方式的变迁过程。互联网思维和方法是“开放、互联、合作和分享”,无论政府、企业和个人都应该具备互联网思维,才能更好地适应互联网社会。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认为,互联网是技术的创新,尤其是基于网络协议(TCP/IP协议)技术的发展和创新,互联网逐渐经历了工具、渠道、基础设施到经济体的发展历程,互联网产业规模日益壮大。互联网表面上是虚拟经济,但其后支撑的是新的基础设施、商业体系、产业体系和商业规则,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结合。互联网革命的关键特征是由信息技术(IT)时代向数据时代(DT)转变,从而引发新的数字化治理模式变迁,包括物理基础设施层、逻辑基础设施层和经济社会层的重构。

二、互联网引发的产业变革

课题成果认为,“互联网+”在服务、制造、农业等领域深度融合,一部分传统业态和商业模式正在逐步消失,新的业态和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推动着中国业态的转型升级。首先,互联网对我国服务业影响是深刻的,带来的冲击和机遇也是巨大的。特别是以电子商务、现代物流、互联网金融、软件和服务外包为代表的新型生产性服务业,加速了我国服务业创新发展。互联网革命对于服务业的信息获取模式、产业组织模式、服务产品特征、盈利模式特征、商业决策特征、产品创新特征、市场营销特征、市场竞争特征以及市场资源组织形式等九大方面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在贸易和物流领域,互联网通过改变信息获取、展示、连接的形式,推动整个社会向新一代商业贸易和流通体系加速演化。在金融领域,互联网利用在信息传递、数据积累、工具平台搭建等方面的优势,为金融服务提供了新的创新载体和平台,传统金融业务不断演进,新的金融业态渐成雏形。在旅游、餐饮、医疗、教育等领域,互联网改变了传统的消费形式、商业模式和服务方式,即时性消费、场景化营销、极致化体验、众包化参与、分享式传播、社区O2O、平台化沟通、智慧化养老、碎片化教育等不断更新和涌现,推动着这些行业服务水平的提升。

其次,制造也由传统集中式大规模生产方式开始走向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化,以满足日趋个性化、社会化的消费需求。互联网为中国制造向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迈进提供了平台与支撑,基于信息物理系统的智能装备、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领制造方式变革。对农业生产方式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促进智能农业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的形成,提升农业生产的标准化程度,实现新型高效设施农业生产模式以及构建农副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保障农副产品安全四大方面。

柴跃廷指出,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关键是将形成互联网产业运作体系。与传统产业运作体系的本质区别一是主动性、个性化消费;二是直接化、集中化流通;三是分散化、智能化生产和自组织、生态化体系。这种互联网的产业体系最大特点是两层结构,一层结构是指真正的生产制造企业,包括工厂、农田、牧场、酒店、影院等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的实体,主要完成农业的生产、工业的制造和服务的提供,称之为“大工业”。第二个层面是“大商业”,以电商为核心,也就是新一代电商平台。互联网+终极目标是要逐步建立和形成互联网产业的运作体系。

高红冰认为,互联网正在重新定义商业,今年天猫“双十一”一天的销售额达到912.17亿元,高于2014年美国感恩节购物季(包括感恩节、黑色星期五、感恩节周末、网络星期一)五天在内的网络成交额为65.6亿美元(约合417亿元)和2014年我国社会消费品日均零售总额718.88亿,创造了全球商业奇迹。互联网+零售的本质是数据化,洞察消费者;互联网+分销是一种更扁平化的配销结构和更快的市场反馈;互联网+批发实质上是在线“产业带”,让零售商直达原产地货源;互联网+制造实质上是互联网加速制造业柔性化,逐渐满足多品种、小批量、快翻新的生产模式。我们正处于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加速演变的转折点,很多变化是根本性的和长期性的,商业模式正从工业时代的B2C(企业到客户)模式向C2B(客户到企业)模式转变,倒逼企业组织模式由“泰勒制”向“云端制”方式转变,工业时代的中轴法则也由标准化、专门化、集中化、集权化等向个性化、弹性化、去中心化、多向化、分布式、小微化方向转化。

三、互联网革命与中国战略选择

课题成果认为,未来我国互联网产业定位是实现大国向强国迈进的核心竞争资源、战略基础产业和基础平台。总体思路一是围绕产业定位、服务国家战略;二是全面整合资源、实现国际领先;三是夯实发展基础、强化创新驱动;四是营造宽松环境、拓展海外合作;五是加强智力建设、加大引导支撑。互联网发展重点要推动六个领域改革:一是技术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二是公共服务均等化;三是高效理政;四是民生便利;五是绿色节能;六是安全可控。

课题组提出了“十三五”期间我国互联网的六大任务:一是建设高速、泛在的下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二是抢占全球互联网产业发展和网络空间竞争制高点。三是将互联网作为推动发展方式转变和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四是将发展互联网作为节能减排和传播先进文化重要手段。五是掌握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发展主导权。六是将互联网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点领域和支撑。

课题组提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互联网发展目标,争取到“十三五”期末,安全可靠、泛在高速、绿色健康的下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基本建成,公平竞争、诚实守信、创新活跃的市场环境基本形成,产业互联网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互联网普及率大幅提高、数字鸿沟大幅缩小、关键领域核心技术自主可控,互联网成为经济转型升级、公共服务均等化和政府治理能力提升重要的手段。到2025年,互联网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公共基础设施,泛在、高速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全面普及;互联网成为产业转型升级的先导力量,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大量涌现,互联网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教育、医疗、交通、城市管理等公共服务全面普及。网络经济与实体经济协同互动的发展格局基本形成,互联网经济成为拉动GDP增长的主要力量。我国基本成功迈入互联网强国行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