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陈永龙同志的发言

  • 时间:2010-06-23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大家早上好,我非常高兴在这个场合下发言,我非常赞赏刚才两位嘉宾的发言,我今天也是来学习的。我演讲的标题是“理性推进中美战略互信”。这是极其理想主义的标题,但也是必须提的。因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几个关系,我们客气一点儿、谦虚一点儿,说是最重要的几个关系之一。但中美关系对中国来说就是最重要的关系,没有之一不之一的问题。中国的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所处的外部环境、主权利益、核心利益,都与美国有很大的关系,而且是不一般的关系。就跟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问题一样,有时候外因大于内因。从去年底奥巴马总统访华以后,到今年年初,一系列的问题和矛盾浮出水面。本月举行的第二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双方阵容都很豪华,气氛热烈,有政治方面、经济方面的,给人感觉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中美关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情形,其原因中国关心,世界关注,也是领导人、决策机构非常倾力投入的,也是智库学者们最潜心研究的一个重大问题。我认为中美关系的要害就是互信——战略互信。

经过30年的曲折和发展,双方对战略互信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提高,双边关系也逐步走向成熟,但是对于制度、价值观、发展模式和发展水平的差异,双方所建立的互信尚不稳固,或者说在许多情况下双方还是缺乏互信。在很大程度上不能保障双边关系健康稳定地发展,要建立互信,建立一种在任何情况下不受或者少受各种因素的干扰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进程。这个进程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程,双边关系在这个进程当中,在互信建立得比较稳定、成熟以前,世界将随着世界大事和中美两国的内部环境的变化而不同。在当前情况下,由于两国领导人的频繁互动,决策机构人员的多层次沟通和对话,中美关系又一次渡过了阶段性的困难,或者说又一次增大了加强互信的同时,避免了更大的或者是有时是人为的不必要的波折。

如何理性地看待对方以及双方之间的问题、差异或者矛盾,是建立互信的重要基础,双方应当是崇尚沟通,而不是相互埋怨或者指责。以金融和经济问题为例,在这次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信心问题、政府的重要问题、共同应对合作的问题,都是双方议程表上最优先的位置。相互协商,同舟共济成为那段时间的主流。但是一旦情况有所好转,美国就开始了对中国一个又一个的调查。例如,一种论调认为,人民币汇率低估导致了贸易失衡是造成美国大量失业的原因。许多研究统计数据都表明,这种论述是不符合实际的,而且带有很强的政治倾向。但是美国国会议员、智库人士、前政要对中国的埋怨或者是希望的声音不少。

外贸平衡,主要是产业机构和政策,汇率的高低不完全是经济因素,既有贸易的,也有市场的,也有经济力量的政策,也有政府和发展战略的因素。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亚洲金融危机和这次世界性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都保持了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为克服金融危机、促进各国经济增长作出了牺牲,也付出了代价,当然也作出了贡献。中国不能走、也不想走当年日元汇率颠覆性调整的老路,也不想面临走现在欧元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中国需要美国、需要世界的理解。美国经济复苏还缺乏活力,需要找出路,但是从人民币汇率找出路,可能是犯了一个方向性的错误,也不明智。正是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带动了世界经济,这是世界不可否认的。虽然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要进行结构性调整,也就是从出口向内需型增长转变,这是一个很艰苦、很痛苦的过程,而且时间不会太短。现在人民币汇率问题,进入了一个单一国家或者几个国家都无法抗拒全球化的阶段,“去全球化”是行不通的。中美经济相互依赖,或者是共生关系,只会越来越强。加强平等的合作,同舟共济恐怕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中美关系是一个最特殊、最敏感而且也最具全球影响力的关系。两国的结构性矛盾,时时刻刻影响双边关系的发展,所谓的结构性矛盾的核心就是中国发展越强大,对世界可能会带来许多不确定性,也必然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也就是所谓的大国人权。在这个问题上,在美国、欧洲,包括中国在内,有相当大的市场,但是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去解决这个问题。也许应急的太早,没有什么好处。随着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之后保持十年、二十年的快速发展,美国国力相对下降,两国的结构性矛盾已经不断地表现出来。不少人仍然认为欧盟、现在的金砖四国,都是在一个或者几个领域和地区,或者在全球发挥影响,但是他们的影响都不能和美国比,而唯独中国,包括在经济、政治、安全方面,现在已经开始了,能够与美国有一比,甚至将来会超过美国。这种状况是因为中国“树大招风”。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还很穷,即使是上海,它和西方国家差距还很大。但西方国家认为,只有中国才能和美国一比高下,这就引起了中美结构性矛盾。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是一个伪命题,把将来的可能看作现在的力量。但是,喜欢寻找对手,或者是不科学地讲,喜欢寻找敌人的美国接受了这个伪命题、接受了这个定式,那也就是中国未来会取代美国。但历史明明白白地说明,两次世界大战是在相同价值观的国家间爆发。

中国的发展上升并不会挑战美国,中国政府也表明中国无意挑战美国。结构性的矛盾并非不能化解,中美关系30多年发展历程表明通过战略对话,通过寻求共同利益,通过共赢来化解。中美战略对话和战略与经济对话已经进行多次,而最近两次对话的议题增多,内容广泛,程度越来越深,达成的成果越来越多,双边关系越来越成熟。双方的核心利益分歧能够通过对话来求得相对的平衡和解决的。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大国的兴衰,最大的挑战是不能准确地对自己定位,解决好来自自身的挑战。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必须走和平发展的道路,走改革开放的道路,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不是靠“谈谈”得来的,是靠我们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努力发展自己建立起来的。我们并不否定过去谈判的作用,但归根到底是靠我们努力、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美国的继续繁荣,也必须对内解决好发展竞争中的各种挑战和对外发展中的平等伙伴关系,这也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超越盟国和对手的历史理念和加强两国的合作,是推动人类文明的历史责任。中美两国必须建立平等互信和战略伙伴关系,这是双方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建立互信的过程中,双方必须认识到全球时代使双方形成了利益共生的关系,但是民主主权国家的核心原则没有过时,并将向长期增长,因此双方必须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和主权关系,中国的现代化不会也不需要以牺牲美国的利益为代价,不会对美国形成挑战和威胁。恰恰相反,是美国实现繁荣的一个机遇。同样,美国要保持持续繁荣,要保持世界领导者的地位,也不能限制中国发展,也不能以牺牲中国的利益为代价。

我想强调一点,就是扬眉吐气和韬光养晦。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世博会也即将举办成功,中国建国60周年大庆显示了中国的成就。“中国傲慢论”当然更多的是对的指责。对此,需要检查和认真地总结。美国和中国都是世界排放大国,中国刚刚超过美国。联合国秘书长特级顾问、哥伦比亚大学地球所所长萨克斯和李侃如说,“我们都是排放大国,我承认“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但是你要注意,虽然我们都是排放大国,但我的责任肯定比你轻,因为我是在向下走,你是在往上走。”这个说法不无道理,所以在哥本哈根会议以后、在坎昆会议之后,中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中国确实还需要继续谦虚谨慎,还需要继续韬光养晦。从100多年以前中国的门户被西方的舰炮打开,到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主动打开大门,我们始终保持一种学习的态度,只有学习才能民富国强。

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