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5年第53期 经济每月谈:中蒙俄经济合作进程及展望

  • 时间:2015-10-10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75期“经济每月谈”,主题为“中蒙俄经济合作进程及展望”。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当前中蒙俄经济合作处于最好历史时期,三国政治上互信、经济上互补、文化上相通,战略吻合。应重点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加强能源领域合作,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要积极防范中蒙俄经济合作潜在风险,消除意识对抗,强化经贸合作,将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巩固中俄大国协作关系,提升中国企业“走出去”水平和质量。

 

一、当前中蒙俄经济合作处于历史最好时机

(一)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是我国重大战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李罗莎认为,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是中国未来百年发展的路线,打造沿线国家命运共同体是“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而打造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基本主张。我国正在建设六大经济走廊,包括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其中,中蒙俄经济走廊是我国“草原丝绸之路”的延伸。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石泽认为,当前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中蒙俄三国先后提出的“一带一路”、“草原之路”和“欧亚经济联盟”的构想高度吻合,可共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

(二)加强中俄合作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石泽认为,加强中俄合作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从当前大国关系看,中俄关系总体上是顺畅和稳定的。中俄两国所处的发展阶段、面临的恐怖主义挑战和 4300多公里的相邻边境,决定了中俄必须加强合作。俄罗斯调整了经济策略,尤其是普京上台之后,经济发展逐步向东扩,这就需要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俄罗斯需要通过与中国的合作来实现经济转型,实现工业现代化。中俄两国在经济合作或两国关系中具有了一个比较健全、完善的合作机制,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安全等方方面面,为两国合作提供了制度保障。

(三)中蒙合作也处于历史最好时机。新华社前驻蒙古国首席记者吕国栋认为,当前是中蒙合作最好的历史时期,特别是习主席2014年对蒙古国的访问,把两国关系提到新的高度。总的来说,蒙古国民众对习近平主席人格魅力非常认同。此外,当前中蒙政治关系也是处于前所未有的好时机,加上中蒙俄走廊的建设,使中蒙关系进一步拉近。

(四)中蒙俄三国间经济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李罗莎认为,国际区域经济合作的经验证明,国家与地区间能否形成良好的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关系,从根本上说决定性的因素是相关国家和地区间经济是否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中蒙俄三国差异性和互补性几乎涵盖了地理区位、人口状况、资源禀赋、经济技术发展水平、产业结构、市场需求、文化差异等各个方面。

二、加强中蒙俄合作的主要内容

(一)建议打造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构建一条连通中国内蒙古、蒙古国、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管区的经济走廊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一是可以发挥我国内蒙古联通俄蒙两国的区位优势,二是可以实现与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的对接。三是可以连通京津冀和环渤海,为内陆资源向蒙古国和俄罗斯地区输出提供最便捷的通道,四是可以把广袤的北亚区域经济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经济发展进一步带动起来。

(二)推动中俄重点领域合作。一是继续扩大能源的产品贸易。加强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潜力巨大,这实际上也是维护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选择。从俄罗斯进口能源不需要经过第三国,也不需要到马六甲海峡,加上俄罗斯和中国两国的政治环境都比较稳定,两国领导人也达成高度共识,所以能够从俄罗斯扩大或稳定的进口天然气和石油无疑对我们推行进口多元化战略和维护国家能源安全都是比较稳定、比较可靠的保障。二是推动互联互通领域合作。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上,双方要在连接中俄之间的铁路、公路、桥梁、港口这些方面进行合作。俄罗斯也提出贝阿铁路现代化的问题,加强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干线与中国铁路合作。在规则标准方面,需要加强两个国家海关制度、卫生检验检疫标准等方面的沟通。三是资金融通。扩大本币结算规模,建立各种融资平台,为两国资金互联互通搭建一个桥梁。四是人员互通。加强中俄双方各种类型专业技术人才的交往。

(三)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石泽认为,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合作方面,很多领域都是相互促进、相互补充的,应加强对接合作。这两个机制在地理范围上是吻合的,都处在欧亚大陆的接合部,相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应进一步合作。此外,“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成员国也大致重叠,发展合作的目标也是相同的,都是为了推动这个区域的经济发展。

三、中蒙俄合作面临的挑战

石泽认为,当前中俄合作面临一些潜在风险:

(一)中俄贸易在下降。中俄贸易从今年情况看,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前两个季度的统计数据与去年相比,中俄贸易减少30%。这与两国元首希望在2015年达到1000亿美元贸易额目标相差甚远,今年实现目标比较难。贸易额的下降给中俄经贸关系带来了新的挑战。

(二)俄罗斯真正融入亚太地区的理念还未形成。俄罗斯提出转向东方的战略虽然有一些实质性举措,但俄罗斯从思想上真正形成融入亚太的理念还没有完成,说的多、做的少,受到的制约因素很多。而且国内很多人认为,俄罗斯合作的重点仍然是欧洲发达国家,应继续重点发展西部地区。

(三)中俄民众相互了解不够。中国和俄罗斯之间都树立了较为正面的国家形象,但在两国民众中相互认知程度还是有限的。俄罗斯民众对现在中国的形象了解的不多,中国对俄罗斯的了解也有限。中俄之间的交流主要是集中在城市和边界地区,俄罗斯大部分地区实质上并没有感受到与中国人民交流带来的利益。

(四)俄罗斯对中国仍有戒心。在俄罗斯一直有“中国威胁论”的声音,担心中国的强大会威胁俄罗斯的利益。另外,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都在上升,容易激发矛盾。此外,俄罗斯对远东的利益比较敏感。俄罗斯长期认为,中亚地区是他的势力范围,不允许中国向中亚利益扩张。但事实上,中国和中亚国家近些年经贸关系取得重大发展,2013年中国和中亚国家的贸易额达到450亿美元,而俄罗斯与中亚的贸易在下降,这动摇了俄罗斯在中亚的地位。 

四、推动中蒙俄进一步合作的建议

(一)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巩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石泽认为,中俄关系双方互为战略协作伙伴,要更加包容的发展,立足于共同点和共同利益,包容差异点和不同点。中俄在国际合作中,提出了符合时代要求的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理念,推动形成平衡多极的国际政治结构和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在亚太地区,中俄可以以亚信为平台,推动亚太地区安全体系建设,在中亚和南亚地区可以以上海合作组织为平台,推动地区安全体系。

(二)应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质量。吕国栋认为,应重点提高中国企业到蒙古国投资的水平和质量。一是要加强对中国企业和人员的培训,要尊重和了解当地的法律制度、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实现与当地的融合发展。二是要对“走出去”企业严格监督。我国对蒙古国每年有很多无偿援助项目,但对这些援助款如何使用缺少监督。应对我国对外无偿援助项目进行严格检查和监督,不允许国内企业偷工减料,对这类项目进行跟踪和规划,提高工程质量,维护我国国家声誉。

(三)将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上升为国家战略。李罗莎认为,第一,将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带动北亚区域经济合作最重要的战略举措。第二,成立中蒙俄三方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合作建设委员会和联合工作组。第三,成立中蒙俄“北水南调”大项目合作领导小组,把“北水南调”打造成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的旗舰项目。第四,把“草原丝绸之路”纳入西线中蒙俄走廊国家战略,充分发挥内蒙古自治区建设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的桥头堡战略作用。第五,实施西线中蒙俄经济走廊国家战略应该充分调动和发挥各类企业的主体和协同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