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5年第74期 国际军品贸易发展态势分析

  • 时间:2015-12-28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扩展与深化,国际军品贸易作为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活动的对外延伸与拓展,越来越成为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中的重要因素,对国际战略格局与地区形势产生着重要影响。近年来,全球军品交易额稳步上升,特别是美俄等军事大国军品出口不断增加,亚太、中东等热点地区军品进口急剧升温,反映出全球安全尤其是地缘政治安全的动荡与隐忧。国际社会亟须采取切实有效的管制制度与手段,把国际军品交易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

 

一、国际军品贸易市场总体情况与发展趋势

(一)国际军贸规模持续增长,交易总额居高不下。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的军贸研究报告显示,过去5年中,全球热点地区军品贸易持续上升。2010-2014年全球军品贸易较2005-2009年增加16%。世界五大军品出口国(美、俄、中、德、法)占到世界军品贸易总额的74%,其中美国与俄罗斯占到58%。

据英国简氏防务公司发布的年度军贸报告,2014年的军火贸易连续第六年上涨,全球军品贸易额增加到了643.78亿美元,比上年的567.77亿美元增长了13%,主要推动因素是发展中国家采购了大量的军用航空装备以及中东和亚太地区的局势动荡。该机构预测,2015年全球军品贸易将继续保持增长态势,有望突破700亿美元大关。

据俄罗斯军贸分析中心评估,2014年全球新签军火合同额806.26亿美元,略高于实际交货额742.5亿美元。十大军火出口国新签合同总额762.68亿美元,占全球94.59%,新签军火进口合同规模最大的十个国家总额为619.31亿美元,占全球76.8%。

(二)美俄军品出口不断增长,继续垄断世界军品市场。据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在2010-2014年军品出口贸易中,美国出口量增长23%,占全球军品出口量的31%,稳居世界首位;美国一直将武器出口视为重要的外交政策与安全工具,随着军事支出下滑,美国军工业不断增加出口以确保生产水平。美国军品买家分布最广,至少有9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亚洲和大洋洲客户占48%,中东占32%,欧洲占11%,最大买家是韩国,占美国军品出口量9%。近五年,俄罗斯武器出口量占世界的27%,其主要武器出口增长率达37%。俄罗斯向56个国家和地区出口军品,其中对印度、中国、阿尔及利亚三国出口的武器占总出口量的60%,中东为10%。

据简氏防务公司统计,2014年全球五大军品出口国依次为: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和德国。美国仍是最大的军品出口国,出口增加了19%,达237亿美元。俄罗斯排名第二,再创历史新高,达到100亿美元,同比增长9%;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以色列、中国、西班牙和加拿大也位于前10位。引人注目的是,韩国正在成为亚太地区的新兴军贸大国,未来十年预计完成的出口合同额将累计达到350亿美元。

据俄罗斯军贸分析中心统计,2011-2014年,按合同额计算,美国是最大的军火出口国。美国2014年签订军火出口合同333.53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41.37%。四年合计1709.79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50.48%。2011-2014年,美国军火出口合同额与实际交货额分别是1709.79 亿美元和972.67亿美元。

(三)亚太中东军品进口猛增,热点地区愈发紧张。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从国别看,全球前五名分别是印度、沙特阿拉伯、中国、阿联酋和巴基斯坦,这五国的军品进口量占到全球军品进口总量33%。其中,印度占世界军品进口总额的15%,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第三的沙特阿拉伯和中国各占5%,阿联酋与巴基斯坦各占4%左右。此外,澳大利亚、土耳其、美国、韩国、新加坡均位居世界十大军品进口国之列。

从区域角度看,2010-2014年间,亚洲和大洋洲军品进口总量占到全球的48%,中东占22%。世界十大军品进口国中5个属于亚洲国家(沙特、阿联酋计入中东):印度、中国、巴基斯坦、韩国和新加坡五国占全球军品进口总量的30%,其中印度占亚洲军品进口量的34%。与2005-2009年相比,2010-2014年间欧洲地区军品进口减少36%,占世界军品进口总额的12%。

在过去5年,中东地区、尤其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军品进口量猛增。海合会国家2010-2014年军品进口量较2005-2009年增加71%,占2010-2014年中东军品进口总量的54%。海合会成员国(巴林、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阿曼、沙特阿拉伯)的军品进口量也占世界总量的22%。沙特阿拉伯作为全球第二大军品进口国, 2010-2014年进口量比2006-2010年增长4倍。非洲国家在过去5年里军品进口量增加了45%。

据简氏防务公司的统计,2014年沙特阿拉伯取代印度成为全球第一大军品进口国。沙特军品进口急剧增长,2015年有望实现52%的增幅,进口额达到98亿美元。印度是第二大军品进口国,其次是中国、阿联酋。从区域看,中东地区仍是全球最大军贸市场,未来10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100亿美元。2014年,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共进口价值190亿美元的武器,高于西欧国家武器进口额总和。向中东地区出口军品最多的国家是美国,2014年的出口额为84亿美元,中东市场的第二大军品供应国为英国,2014年对该地区的出口额为19亿美元,其次是俄罗斯、法国和德国。

2014年新签军火进口合同额排名第一的国家是沙特阿拉伯,为122.69亿美元,占全球的15.2%。2011-2014年沙特阿拉伯签订的军火进口合同总额为655.29亿美元,占全球的19.3%,位居全球第一。新签军火进口合同额排名第二的是韩国,为88.19亿美元,为近四年来最大值,占全球的10.9%。新签军火进口合同额排名第三至十位的是英国、巴西、卡塔尔、阿尔及利亚、澳大利亚、土耳其、埃及、印度。印度为27.5亿美元,占全球的3.4%,这一数额是近几年来的最低值,主要原因是一系列大型合同签订时间已推迟至2015年,这也预示着2015年印度军火进口合同额将显著超过此前创纪录的2012年。2011-2014年印度进口合同总额277.56亿美元,占全球的8.2%,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全球排名第二。截至2014年底印度的潜在合同总额估计约为957.65亿美元,这一数额远超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几个军火进口大国。因此,印度在可预见的将来仍是全球最大的军火进口国。

(四)全球军企仍以美企占主导地位,竞争力持续增长。美国防务新闻网2015年7月发布了2015年全球军工百强名单,指出因国防开支收缩、美国从中东大规模撤军等原因,军工企业收入再度下降。但工业界抓住了各种商机进行兼并、收购或剥离等业务调整,以创造规模效率,提高核心业务竞争力。2015年军工百强中,洛马仍稳居第一,其2014年国防收入是401.28亿美元(总收入是456亿美元),与2013年404.94亿美元的国防收入相比,仅减少了0.1%。前十大军工企业中,只有联合技术公司的国防收入出现了增长,2014年国防收入为130.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9.5%。

二、国际军品贸易的主要特点与展望

(一)发达国家仍处于垄断地位,对外军售进一步商业化。近年来,美国军工企业积极在国际军贸市场寻求更广泛的出口对象。中东地区国防预算的快速增长为美国军工企业带来了更多机遇。在南亚地区,巴基斯坦在2001-2014年期间,共与美国签订了54亿美元的军售合同。2015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印度进行访问,签订了为期10年的防御框架协议,其中包括增加两国陆军和海军的联合军演及联合开发防务技术。美国已经取代俄罗斯成为印度最大的武器供应国。

近年来,俄罗斯总统普京多次宣称,武器出口是俄罗斯的战略选择,对外军售已经是一种“国家商业”行为,俄罗斯可以将武器出口作为国际政治的平衡手段,要坚持向前推进。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通过向叙方输出武器的方式与西方博弈,赢得自己的战略空间和回旋余地。

除了美俄两大超级军贸大国,其他西方发达国家近年来军品出口也稳中有增。英国投资贸易总署发布的报告称,2014年英国向各国国防机构和武装部队出口的军品总额达85亿英镑(约合132亿美元)。德国2015年上半年批准的军火出口交易总额已达63.5亿欧元,几乎相当于去年一整年的65亿欧元总额。法国为赚钱维持国防工业,军火交易不断突破限度。2015年5月,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多哈举行会谈,双方达成卡塔尔向法国购买24架“阵风”战斗机的协议。此前,印度、埃及两个地区大国也相继订购数量不菲的法制“阵风”战机。

(二)亚太地区军品贸易异常活跃,日韩加快拓展军贸市场。在亚太地区,随着近年来政治风云变幻,地区矛盾凸显,军品贸易异常活跃,特别是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的军品研发与出口步伐更快。2015年5月,日本首次举办军贸展,推销自产的武器装备。日本最大经济团体“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正式要求日本政府将对外武器贸易提升至“国家战略”。韩国总统2015年4月访问南美,与秘鲁和哥伦比亚的国防合作成为此次访问的焦点议题。2015年1月,韩国国防采办项目局宣布韩国2014年国防出口创新高,达36亿美元。

(三)中东、亚太、印度洋等热点地区武器进口持续走高,地缘政治动荡加剧。从全球军品进口情况看,中东、亚太、印度洋等热点地区的武器销量一直持续走高。据简氏公司报告称,2014年沙特的军火进口增加了54%,达到了65亿美元,而印度则进口了价值58亿美元的军火。IHS估计,沙特2015年的进口额将增加52%,达到98亿美元。中东军火市场不断壮大的最大受益者是美国。2014年美国向该地区出口了价值84亿美元的军火。沙特和阿联酋2014年合计进口87亿美元的防务系统,超过了西欧国家的总和。亚太地区和印度洋地区也是全球热点地区。这些地区的相关国家,武器贸易量尤其是进口武器量增加,与其所在地区的国际政治的实际局势变化一直相吻合。

世界军火交易连增势头不减,反映出全球安全尤其是地缘政治安全领域的动荡与隐忧。而作为主要的出口大国,美国等并未采取主动措施对军贸活动予以限制。军火出口仍是美国借以盈利并牵制竞争对手、维护世界霸主地位的重要手段。为了谋求军火出口带来的巨大经济和战略利益,美国不仅无意解决一些地区热点问题,反而支持相关力量,激化地缘政治矛盾,加剧地区动荡的态势,为扩大军火出口和增强对外军事影响力制造条件。这种明显违背政治解决方案的方式,进一步暴露了地区安全动荡背后的美国因素。

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虽已生效,但并没多少约束力,全球军品贸易监管仍然步履艰难。中国始终反对缔约国与非国家行为体进行武器贸易,该立场是从源头阻止非法武器贸易、并避免其危害和平与稳定的重要环节,与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大目标一致,将进一步在国际军控中起到积极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