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5年第71期 调整优化国防科工结构推进军民全面融合发展

  • 时间:2015-12-15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十三五”时期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必须发挥国家主导作用,加强战略统筹和顶层设计,深化调整管理体制。以军用技术转移与合作为重点,加快军转民步伐。有序放宽军工行业准入门槛,统筹军民两用科研生产基础设施布局,明确资源开放共享重点领域,建立共建共享机制。加强制造业与武器装备发展、能力建设的规划衔接,大力发展军民结合产业。国防科技工业要把发展武器装备作为根本使命,同时,大力发展军民结合高技术产业,推进核能、航天、飞机、船舶、电子信息等产业发展。

 

军民融合是我国发展国防科技工业长期坚持的一项重要方针,也是推进制造业结构调整的必然要求和重要任务。“十三五”时期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必须紧紧围绕破解体制机制障碍,坚持战略导向和问题导向,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军队建设两大需求,充分发挥国家主导和市场机制两大作用,加强国家顶层设计和战略统筹,深入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完善政策法律标准,促进资源协同建设、共用共享,促进要素合理流动,优化配置资源,推动技术相互转化、产业互动发展,使军民融合成为制造业结构调整的强大动力。

一、深化调整管理体制

发挥国家主导作用,加强战略统筹和顶层设计,应重点针对实践中军工和民口两条线、科技研发多头管理问题,出台综合性文件和法律法规,通过理顺行业管理、事项管理体制机制,或强化军民融合协调机制职权,实现军品生产服务军方、行业管理集中统一、科技研发全盘统筹的格局。把国防建设有机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制定军民融合战略规划,聚焦“融合”,明确目标重点和思路举措。加快推进军工国企分类改革重组,深化科研院所改革,明确功能定位和战略目标;发展混合所有制,多方式引入民口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推进董事会和监事会建设,健全法人治理结构,调整负责人考核机制;为军工企业转变理念提供制度保障。

二、加快军转民步伐

以军用技术转移与合作为重点,调整技术解密制度,健全信息发布渠道,完善技术、资源和产业合作体制机制,推动通用技术和产业发展。尽快开展新一批军工成果解密工作,推动军用技术市场化应用,成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新的科技源泉。分类别、分层次对已有军品技术进行梳理,可直接用于民品的,要采取技术转让、开发新产品等方式发展民品产业;需进行二次开发的,要通过合作开发、集中开发等方式,转为民用。

三、畅通民参军渠道

有序放宽军工行业准入门槛,建立需求信息发布制度,完善军品定价机制,完善中央投资政策,支持民口企业运用军口资金研发生产,实现军工之间、军民口之间有序竞争格局,构建根植于国民经济的小核心、大协作、开放型科研生产体系。进一步扩大招投标范围和内容,在材料、器件、零部件、一般加工制造等领域,凡是民口有能力的,军工原则上不再安排建设。大力推进民用技术转军,及时发布军用技术需求目录或指南,实行技术成熟度管理,促进民用技术特别是高新技术向军用领域转移。加强军工科研院所与高校及民口科研机构的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充分发挥民口科技人才的作用,形成进出军工的畅通机制和待遇平等政策。

四、推进资源共享、标准互通

统筹军民两用科研生产基础设施布局,明确资源开放共享重点领域,建立共建共享机制,促进资源合理流动和有效配置。充分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工程技术中心等民用基础科技资源,为武器装备科研生产服务;军用基础能力,如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等,也要向民用领域开放,形成基础共享的科技支撑平台。加强国家重点实验室与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与国防科技工业工程中心布局建设的统筹和衔接,切实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同时,完善技术基础管理体制,大力推进标准通用化工程,全面梳理现有标准,推动军工领域逐步采用民品标准,消除军民技术转化壁垒,以技术基础融合促进军民大融合。

五、大力发展军民结合产业

加强制造业与武器装备发展、能力建设的规划衔接,推进核能、航天、飞机、船舶、电子信息等产业发展。船舶工业,重在调整优化结构,发展高技术船舶和海洋工程。航空工业,在发展大型客机、支线客机的同时,加快培育和发展通用飞机、民用直升机产业,重点解决发动机、材料发展滞后问题。航天工业,着力加强军民用卫星的统筹,逐步实现按用户向按功能发展卫星型号的转变,统筹规划和建设地面系统,加大卫星地面应用。核工业,重点是改造升级军用核材料能力,大力发展民用核材料产业,支撑核电产业发展。军事电子工业,要充分利用国民经济基础,避免在电子元器件和其他配套领域自成体系。统筹科技项目布局,建立协同创新机制,加快突破关键材料、核心元器件、基础软件、军用动力、先进设计试验制造手段“五大瓶颈”,推动军民两用工业基础发展。加强科技、产业集聚区共性技术和服务平台建设,促进军民结合产业规模化、集聚化发展。

六、加快国防科技工业结构调整

国防科技工业要把发展武器装备作为使命,同时,大力发展军民结合高技术产业,加快推动军工开发的、以军品技术向民品转移利用为主的军工优势产业,兼顾非战争军事行动、信息安全、反恐等国家安全产业。制造业要大力加强与武器装备发展、能力建设的规划衔接,推进核能、航天、飞机、船舶、电子信息等产业发展。

(一)军民结合产业。船舶工业:加快调整优化产品结构,大力发展高技术船舶和海洋工程。航空工业:在发展大型客机、支线客机的同时,要加快培育和发展通用飞机、民用直升机产业,注重解决发动机、材料发展滞后问题,推动“飞发分离、动力先行”,加快提升航空发动机研制能力。航天工业:要着力加强军民用卫星统筹,逐步实现按用户向按功能发展卫星型号的转变;加强地面统筹,统筹规划和建设地面系统;加大卫星地面应用,加快遥感、导航、通信等新技术新业务发展。核工业:重点是改造升级军用核材料能力,大力发展民用核材料产业,支撑核电发展。军事电子工业:要充分利用国民经济基础,避免在电子元器件和其他配套领域自成体系。

(二)军工优势产业。应瞄准国民经济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发挥军工技术和能力优势,大力发展技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和光电产品、特种化工产品、公共安全产业、新能源、新材料、环保、生物制药等产业军工优势产业。在这类产业发展中,由于军品技术的支撑作用,军工具有竞争优势,可充分利用军品技术或中间加工能力、配套能力研制生产,对军品能力具有较强的维护和支持作用。

(三)国家安全产业。充分利用军工的技术和能力,针对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需求,重点发展航空应急救援、应急通信、特种救援装备、专业救援工具等应急装备;针对安全生产,重点发展生产监测监控设备,新型灭火装备、防火材料、消防闸门等消防灭火等安全装备;针对各级政府部门、军队、银行、电信、能源等信息安全的重点行业,重点开发加密认证、攻防对抗等技术,重点研发和生产防病毒、防火墙、IDS/IPS(入侵检测系统/入侵防御系统)、漏洞扫描、加密等产品,加强产品化能力和营销水平,并推动上下游产业链发展。

(四)军工能力自主化相关产业。针对军工科研生产中的仪器设备和软件等制约能力建设的内容,从立足国民经济、推动军工能力发展等有利于军民融合的角度,研究推动军工能力自主化的相关政策措施。要面向全国开展军工产业链调查,深入分析武器装备科研生产的制约能力,找出薄弱环节,重点支持突破。

(五)军民两用工业基础。统筹科技项目布局,建立协同创新机制,加快突破关键材料、核心元器件、基础软件、军用动力、先进设计试验制造手段“五大瓶颈”,推动军民两用制造业基础发展。加强科技、产业集聚区共性技术和服务平台建设,促进军民结合产业规模化、集聚化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