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5年第64期 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数据验证结果及其分析

  • 时间:2015-12-0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数据验证结果显示,中国可持续发展状况稳步得到改善,在社会福利方面的进步十分明显。与此同时,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仍有较大短板,经济社会活动的负面影响依然较大,可持续治理领域尚面临许多难啃的“骨头”,中国经济发展正在遭遇结构调整的阵痛。

 

一、中国可持续发展状况得到改善

从总指标的趋势上看,2010-2014年总指标呈现逐年稳定增长状态。其中,2010年总指标数值为32.00,到2014年该指标已上升为63.56(如图1示)。从变动幅度看,2011年和2013年改善幅度较大,分别较2010年和2012年提升了25.13%和26.73%,2012年可持续发展指数涨幅有所放缓,但也达到了15.19%,而2014年指数涨幅却出现放缓迹象,只达到8.72%。

从改善情况看,2012年“可持续治理”一级指标得分大幅低于2011年,整体拉低了总指标的数值,从中可以得出2012年的可持续治理面临较大压力,也从另一侧面反映了2012年生态恶化和环境污染问题集中爆发,致使相应的治理措施和目标难以奏效。可以说,可持续治理已经成为这一时期的短板,需要政府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彻底向环境污染宣战,实施最严格的环保制度。

 

图1  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数总指标走势(2010-2014)

从一级指标的趋势(如图2示)上看,2010-2014年“社会福利”指标增长最快,其次是“经济发展”指标。“资源环境”“人类影响”的指标总体上也呈上升趋势,但“可持续治理”指标波动较大,且近两年有恶化趋势。从总指标构成(如图3示)上看,近两年(2013-2014年)一级指标综合值从大到小依此为“社会福利”“经济发展”“人类影响”“资源环境”和“可持续治理”。

图2  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数一级指标走势(2010-2014)

具体讲,2014年“社会福利”指标为接近100,意味着在这个五年中社会福利状况逐年改善,尤其是2014年对比2013年的数值(76.10)涨幅明显。相比而言,“可持续治理”指标成为唯一的短板,呈现不升反降的态势。2013年“可持续治理”指标数值为31.00,到2014年下降到28.16。这突出反映了在指标选择上,可持续治理指标主要侧重于投入过程中,达不到设定的目标就意味着下降。

总体看,2014年“社会福利”和“资源环境”两项一级指标综合值明显大于2013年相应数值,意味着两项指标改进的幅度较大。另外,“经济发展”和“人类影响”两项指标综合值近两年相差不大,或者说2014年的增长幅度较小,这从侧面说明了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而在生态文明建设加紧趋严的背景下,人类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开始减弱,正在逼近但尚未达到人类对环境负向影响的峰值。而2014年“可持续治理”一级指标综合值要弱于2013年,显示可持续治理任务仍然艰巨。

图3  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数一级指标构成雷达图(2013-2014)

二、社会福利改进十分明显

社会福利一级指标走势呈现直线上升态势。以2010年的零点为起点,升至2014年接近100的满分值,由此看出五年间每年都有所进步,且每年递增幅度大致相似。

从分级指标(如图2示)上看:“社会福利”一级指标项下的5个二级指标,包括“教育文化”“社会公平”“收入水平”“社会低保”“卫生健康”,在2010-2014年都呈现逐年稳步增长趋势,且五项指标走势极其一致,意味着在教育文化、收入水平、社会公平、社会保障、医疗健康等领域进步明显,其中只有“社会公平”一项指标在2012-2013年间出现了些许放缓,但总体上呈现向上优化趋势,在这五个领域的进步,联合造就了“社会福利”一级指标五年间的递进增长劲头。

三、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仍有较大短板

从资源环境一级指标走势看,除了2011年出现小幅度下降外,其余年份基本呈现持续改善的状况。该项一级指标2010年的综合值达到49.62,而2011年时下降到27.93,尽管2012年加大资源治理和环境保护的力度,但2012年尚未恢复到2010年的水平,只是攀升至47.78,直到2013年时才恢复至2010年以上的水准,达到了53.67。令人欣慰的是,2014年的表现良好,该指标综合值提升至63.73,较2013年上涨了18.74%。该项指标的走势反映出我国资源环境恶化势头并没有得到明显遏制,其中2011年是资源环境状况最坏的时期,而从2012年开始状况逐步改善,但2014年并没有接近100的满分值,说明在资源环境方面尚存在继续恶化的风险。

一级指标“资源环境”项下共有10项二级指标,涉及森林、草原、湿地、耕地、海洋、淡水、矿产、自然保护区、大气和城市环境。从各项指标近五年走势看,10个二级指标涨跌趋势并不一致,其中“城市环境”在2010-2014年间持续上升,且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五年内的峰值;“大气环境”在经历2010-2013年缓慢增长后,2014年大气质量得到有效改善;“草原资源”“湿地资源”在2011年陷入低点后呈逐步改善迹象;“淡水资源”在2011年探底后持续回升,但始终没有接近100,意味着仍具有改进余地;“森林资源”2010年至2012年经历逐步探底的过程,说明了我国森林资源仍未得到有效保护,2012年达到近五年最差的境地,而2013年和2014年人工植林护林工作取得成效,森林资源保护得到改观;“矿产资源”近五年先降后升,这既反映了前些年矿产资源粗放开采利用的不良状况,同时也反映了近两年开始重视集约化利用,但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矿山资源存量越用越少,因而需要加强矿区的保护和资源的高效利用;“自然保护区”“海洋资源”两项指标则有所恶化,呈现连续下降态势,成为资源环境里的最大短板。

综合看来,由于“自然保护区”“海洋资源”等二级指标仍呈现恶化趋势,从而拉低了“资源环境”一级指标的综合得分,这使得“资源环境”指标走势不同于“社会福利”指标直线上升的趋势,而是出现曲折反复,一级指标综合值虽有所改善,但趋势并不明显。由此可以看出当前我国资源节约利用和环境保护的任务仍旧比较繁重,需要今后更加重视。

四、不可持续的经济社会活动负面影响依然较大

从“人类影响”一级指标看,2012年和2013年人类对自然的影响有所改善,但是2011年和2014年分别有一个下滑的过程,说明了人类对自然的负向作用过加大,这意味着消耗更多的能源和资源以及排放更多的污染物和二氧化碳。相比而言,2014年“人类影响”一级指标表现并不理想,负面影响依然较大。

一级指标“人类影响”项下包括“土地消耗”“能源消耗”“水消耗”“污染物排放”“温室气体排放”和“生活垃圾”等六项二级指标。从2010-2014年二级指标综合值走势看,六项指标均呈折线增长的趋势,且波动幅度较大。其中,“生活垃圾”逐年改善,且改善幅度明显,说明了我国城市生活垃圾集中处理效果明显。“能源消耗”近年来波动幅度不大,自2011年经历下降之后,连续四年出现改观,这意味着能源消耗增速放缓,一方面反映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带动能源消耗增速下降,另一方面也印证了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正在加速,不再依靠高能源消耗支撑经济成长。“土地消耗”和“水资源消耗”呈现曲折向上的走势,意味着在土地资源管理和水资源管理方面正沿着集约化的道路前进,尽管2012-2014年有所反复,但是这并不改变整体趋势。相比较而言,“温室气体排放”和“污染物排放”走势反映了两者的治理并不乐观,尤其是“污染物排放”除2011-2013年有小幅改善外,2014年再次呈现恶化趋势;而“温室气体排放”在2011年出现大幅下降后,尽管经历了连续三年的上升,但2014年仍未达到2010年的水平。总体看,“人类影响”这一一级指标综合值近五年在某些方面有些改善,但在污染物排放和温室气体排放方面表现并不如意,改善趋势并不明显,仍需要加强对污染物排放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治理。

五、可持续治理领域尚有许多难啃的骨头

从对环境污染和生态恶化的治理修复过程看,近五年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这些年表现并不理想,只是在2011年该项指标综合值超过50,其余四个年份都在50以下,尤其是近三年下降到30以下,这意味着我国可持续治理的难度正在加大,效果并不如2010年和2011年那么明显,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当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到了一个关键时期,持续改善空间不再那么大的情况下,可持续治理需要加大实施力度,并把可持续治理目标作为硬约束目标,不放松对目标规划实施的强度。随着生态文明建设顶层设计进入落地实施的关键阶段,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在可持续治理领域会有较大进步空间。

“可持续治理”一级指标项下涉及治理投入、废水治理、危险物治理、大气治理、生活垃圾处理和温室气体治理六个二级指标。从各项二级指标的走势看,2010-2014年五年时间,只有“生活垃圾治理”呈现逐年改善状况,其他五项指标走势不容乐观。其中“治理投入”在2010 年有明显改善外,2011年呈现明显下降,随后2012年和2013年虽有小幅改善,但改善趋势并不明显,这说明可持续治理的投入力度还需要加大。相比而言,在废水、废气和危险废弃物治理方面并没有全面完成治理任务,甚至呈现恶化迹象,这需要国家加大重视程度,履行治理责任。尽管我国在二氧化碳减排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在2011年和2013年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温室气体排放”近五年呈现折线波动趋势,且2014年再次回到2010年的治理水平,可以说并无太大进步。这导致了“可持续治理”这一一级指标的不良表现。

总体上看,可持续治理只是评价实施过程,但一定程度上该项指标的走势说明我国各个年份的可持续治理状况及其努力程度。未来,我国要致力于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在可持续治理能力方面取得显著成效。该项指标走势给出的信号是,我国在可持续治理方面仍有较长的一段路要走。

六、中国经济发展处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

从经济发展一级指标综合值走势看,自2010年连续四年出现明显的改善迹象,到2013年达到五年内的高点74.40,而2014年却下降至71.00,较2013年下降了3.4个点,这意味着2014年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了恶化迹象,说明中国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同时也在经历结构调整带来的阵痛。

在“经济发展”一级指标构成中包含3项二级指标,包括“稳定增长”“结构优化”和“创新驱动”。从2010年至2014年的分项趋势看,三项指标综合值都呈现向上增长趋势。其中“创新驱动”增幅最快,且呈现近似直线增长态势,这说明我国经济仍具有较大的潜在活力,在支持创新创业方面投入较大,取得的效果也相当明显。“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两项指标则是造成“经济发展”在2014年下降的主要原因。其中,“稳定增长”主要侧重于经济增长、城镇化速度和生产率提高情况,在这些方面2014年增速出现了小幅下滑;“结构优化”涉及信息等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技术产业在国民经济结构中的比重,尽管这些年我国经济结构优化取得一定的进步,但2014年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跌幅达24.26%。可以说“结构优化”近五年是在波动中艰难改善。

总体上看,我国经济发展朝着创新驱动和结构优化的方向发展,但可能必须经历结构调整的阵痛,因为结构调整不仅受到国际经济环境的影响,而且还与创新驱动的能力和方向有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