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4年第54期 推动智慧城市技术与基础设施建设——第五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综述之四

  • 时间:2014-10-17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在第五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的2014智慧城市技术与基础设施国际分论坛上,与会代表认为,颠覆人类生活方式的技术进步促使了新的城市发展理论诞生。中国应采用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城市发展模式,建立与利益相关方共同寻找解决方案的机制,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的重要作用,共同推动智慧城市的建设和发展。

一、推动智慧城市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与会者一致认为,颠覆人类生活方式的技术进步往往能激发新的城市发展理论的诞生。物联网智库CEO、国际物联网促进会副秘书长彭昭认为,城市因为有了技术进步才有了“智慧”,智慧城市是信息化城市的升级版。智慧城市是采用可大范围普及的现代信息通讯技术,来提高效率、减少开支、提高城市生活质量的城市。城市化发展面临人口、交通、资源、环境破坏、安全、产业升级等矛盾问题,智慧城市是典型的创造型的少消耗、少污染、提质增效的城市病解决方案。

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公司副总经理朱幼平认为,智慧城市是在我国信息化、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在“中速增长”和转型升级的新常态下,我国政府抓住新一代信息技术机会,启动经济发展,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推进社会管理创新,提升城市竞争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重要抓手。

二、智慧城市发展有两种基本模式

智慧城市发展有“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基本模式。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科研与信息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王鹏总结了智慧城市的两种发展模式,一是政府和跨国IT巨头主导的自上而下的模式,二是以公私合作、社区组织参与、小微企业创新为特征的自下而上的发展模式。这两种模式各有利弊,自上而下模式的优势是,从城市整体出发,系统升级城市网络基础设施及软硬件,整合城市各个系统、领域的资源,全盘考虑综合解决城市问题。不足是系统复杂庞大,需要大量一次性投入,试图通过一个大系统来解决所有问题,但城市是一个动态的复杂整体,现有技术还无法理想地解决所有问题,城市的发展可能已经超出了系统预设的问题解决范畴,大范围改变政府运作思维、程序,容易水土不服而无法发挥效用甚至被搁置。自下而上模式的优势是,从实际问题出发,通过市场公众的认可发展起来,通常由民间、市场共同参与或主导,提出优秀的解决方案,政府资金压力较小。不足是各个解决方案分散,系统、格式不统一,整合有很大的问题,切入点往往较小,不能解决城市更迫切的一些大问题。

需要促进“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两种模式的有机结合。成功的智慧城市发展都基于具体的城市问题,专注于通过信息通信技术促进信息的充分流通与交流,基于政府与公众的有效合作,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发展模式。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要以解决实际的城市问题为目标,不仅是硬件的升级和信息化,应以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智慧城市发展理念,指导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与规划。基于中国城市发展现状,应建立以共享信息为中心,各行业协同实现的“感知-应用-共享信息”的智慧城市体系构架。智慧城市发展影响城市运营管理的各个领域和层次,涉及新政策制定、新的城市管理硬件设备和软件系统的标准制定等,所以需要一个科学、统筹的规划与顶层设计。解决城市问题是智慧城市的根本目的,终端用户公众最了解存在的城市问题,智慧城市的发展要结合、引导、鼓励公众、企业等非政府部门的参与,发现城市问题,寻求问题解决方案。

三、智慧城市建设的典型经验

(一)德国经验

第一,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德国城市在建设智慧城市过程中,都有专门的机构负责,这些机构或者是政府部门,如法兰克福的环保局,或者是政府特意成立的下属机构,如柏林伙伴公司和费里德里希哈芬的虚拟市场有限公司,其职责都是代表当地政府提出一些长期的、宏观的规划目标,并从市场上挑选最具吸引力并适合当地实际的智慧城市项目。

第二,政企合作。为了更好地建设智慧城市,德国采用政府和企业合作模式。合作模式一是政府首先会在某个方面提出长远宏观目标,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引导企业进行相关研究,最终从若干参与者中选出合适的合作者。合作模式二是像德国电信、西门子、宝马等大型企业为了推销本公司的某种产品或服务,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一个或几个城市进行试点,符合条件或对项目感兴趣的城市会积极参加这些企业开展的试点建设。

第三,多方出资。在德国智慧城市建设项目中,根据提出某项目主体的不同,城市建设会有不同的资金来源,如欧盟、联邦政府、市政府以及相关企业。如果是政府提出目标要求城市完成,那么政府就会给这些城市一定比例的建设资金。比如,德国联邦政府提出电动汽车国家发展计划,就选取包括柏林在内的四个州开展试点。在这个为期四年的项目中,联邦政府投入8000万欧元,柏林州政府投入6000万欧元,参与企业投入6000万欧元。

第四,因地制宜。智慧城市建设是复杂、长期的系统工程,每个城市应充分认识到其建设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充分考虑当地的资源禀赋、经济水平、产业基础、信息化水平、市民素质等各种因素。德国智慧城市建设多集中在节能、环保等领域,但不同城市具体项目不会雷同。

(二)日本经验

2000年以来,日本政府推出X-JAPAN系列战略,从E-JAPAN到U-JAPAN再到I-JAPAN智慧化建设实现三级跳。日本三次战略的制定,可以发现通信网络技术、互联网技术、物联网技术对于每一次战略的推进具有决定性作用,技术革新为城市进步创造必要条件。虽然日本的X-JAPAN系列战略主要内容是推动电子政务、电子商务、医疗健康、环境能源等方面的建设,与我国智慧城市战略相似。但也有与中国不同之处,日本政府在智慧城市建设的进程中扮演推动者和协调者的角色,政府极力把企业推到前台并发挥积极性,采用的模式主要是在大城市周边地区建立智慧城市的样板,待其初步成熟和市民基本认可后再向市区推广。在具体产业层面,智能交通、应急防灾系统、智慧医疗、智能房屋等系统已在大部分城市建设完备。

四、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对策建议

第一,把公众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伦敦市的智慧城市规划《智慧伦敦2020》指出,必须把市民和企业放在中心,才能驱动市民提出让伦敦成为更伟大城市的创新。城市的问题本质是城市里生活的人的问题,智慧城市建设需要公众多方面参与,形成制度化整合机制。智慧城市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的工作,需要让公众从中受益,从而有积极性要更好地发现城市问题,让公众参与方案制定过程。

第二,开放数据和众包是发现城市问题的有效方式。开放数据可以更好地发现城市看不见的问题。Esri中国高级应用咨询师任志峰认为,由于政府与历史的原因,我国大量政府数据,特别是空间尺度较小的社会经济数据并未向公众公开,政府数据通常只公布到区县一级,这对于及时、准确地发现城市问题设置了极大阻碍,开放数据是政府体现其公正透明,增进民众互信的有力手段,也间接为更好地与民众沟通,解决城市问题创造了优良条件。众包(指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大众网络的做法)可以更好地发现城市看得见的问题。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使基层城市问题准确及时地向政府反馈成为现实,而众包是反映、发现城市问题的一个高效可行的方式,西方多个国家已开发出了多种基于信息通信技术众包城市问题反馈的应用。

第三,建立与利益相关方共同寻找解决方案的机制。城市问题往往涉及复杂的利益相关方,而各方的诉求各不相同,可靠的寻找解决方案的途径是将所有的利益相关方联系起来,对涉及的问题进行充分地讨论,对各自的利益诉求进行表述,在考虑了各方需求后得出解决方案。在旧金山就有社区问题解决平台IMPROVESF,这是由政府、议会、市科技局、市长社区服务办公室和本地非盈利组织共同建立的网络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促进社区成员对问题的讨论,并征集问题解决方案,最后选出最优方案并实施。

第四,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的重要作用。住建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副司长韩爱兴主张,在建设智慧城市的过程中,政府不能对智慧城市建设大包大揽,而应在仔细认真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在某个时期要达成的目标,关于建设内容以及如何建设等具体细节问题应交由市场来完成。各城市在建设智慧城市的过程中,应积极争取各方面的资金,比如中央资金、省政府资金,以及有意愿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企业投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