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4年第53期 中国应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南南合作——第五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综述之三

  • 时间:2014-10-17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在第五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的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政策交流与技术合作分论坛上,与会代表认为,中国应在南南合作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应帮助搭建适应气候变化经验分享、知识创造和技术合作的平台,帮助发展中国家在节能减排、缓解气候变化影响、消减贫困等方面取得成效,帮助增强南部国家在气候谈判中的话语地位。

一、全球气候变化威胁人类生存

今年9月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关于应对气候变化新框架的谈判出现积极变化。除了中美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负起重要责任外,很多发展中国家普遍感知到气候变化不仅仅会由温室气体增加导致,而且会导致地球热平衡的变化及辐射的变化,不仅仅带来全球变暖问题,而且是容易引发危及生存的致命挑战,但这个全球性问题必须寻求国际合作来共同应对。

一是气候改变致使气候干旱频现。据亚美尼亚自然保护部国家调研员瓦汉·撒格言表示,亚美尼亚地处生态薄弱的山体气候系统中,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特别是出现气候干旱频次将会增加,预计未来100年亚美尼亚沙漠以及半沙漠区域会增加33%的比例,每年河流量将减少15%。津巴布韦中津友好协会气候变化与管理专家佳丽地·玛驰瑞纳也表示,过去一个世纪,津巴布韦气温平均增长了0.4摄氏度,导致降雨量不断下降,频繁出现了一些旱灾情况。

二是气候变化威胁人们生存安全。孟加拉国环境部副处长默罕默德·哈立德·哈桑指出,孟加拉国农业、渔业等行业生产非常依赖于气候变化,日益升高的气温不仅威胁孟加拉国之前所取得的成就,而且降低未来减少贫困的可能性;尤其是在孟加拉国南部地区很多人的生活严重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如果不能有效、及时地解决正在遇到的气候变化挑战,这些威胁将不可避免造成灾害。斯里兰卡农业部高级研究员帕拉苏拉曼·马拉指出,斯里兰卡也受制于热带气候环境改变的负面影响,诸如较极端的天气如龙卷风、闪电、干旱、山洪等都可能给国家和居民带来巨大的破坏力。

三是全球变暖导致冰川消融。随着全球温度增加,不仅使海平面会上升淹没很多岛屿,而且世界上主要的冰川也在开始融化,比如喜马拉雅山的冰川消融将会从根本上改变周边地区的生态系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际生态系统管理伙伴项目主任刘健认为,随着气温的升高,冰川的融化是不可逆转的,尤其是作为亚洲水塔的喜马拉雅山,滋养着中国、尼泊尔、印度等周边国家约20亿人口,我们必须面对冰川融化问题并选择适应,共同采取措施应对生态改变。

二、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分享经验和开展合作

任何国家或地区都有自己一套适应气候变化的办法,有些经验值得借鉴,有些做法可以推广。毋庸置疑,气候变化是全球共同性问题,一个国家无法解决这么庞大的问题,任何孤立都会使情况变得更糟糕。南南合作带来的好处是搭建了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平台,使其走在一起开展经验分享和技术合作。

一是中国正在寻找更为广泛的合作平台。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变化司副巡视员孙桢认为,中国正在结合共同的兴趣开展南南合作,尤其是加强与更多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互相学习彼此的经验教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政策法规部主任丁丁认为,中国正在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有助于加强与邻近发展中国家的广泛合作,帮助适应气候变化项目推广,并与世界银行或联合国机构合作分享环境知识,开展低碳项目合作。

二是其他国家也在寻求经验技术合作平台。瓦汉·撒格言表示,亚美尼亚期望以非常公平的方式处理不同国家的历史减排责任,共同达成地球温度最多不上升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佳丽地·玛驰瑞纳表示,津巴布韦在控制气候变暖方面积累了经验,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平均气温增幅远小于全球平均水平,并希望继续努力寻求全球的合作。默罕默德·哈立德·哈桑也表示,孟加拉国在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沿海植树造林、森林恢复和家庭减排等方面取得一系列成效,希望能够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通过交流合作帮助解决气候变化适应问题。帕拉苏拉曼·马拉也提出希望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经验,寻找提高农业恢复力的政策措施。

三是南南合作中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刚刚起步。孙桢认为,南南合作下一步发展方向主要以研究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为主。瓦汉·撒格言指出,南南合作机制中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才刚刚开始,目前《京都议定书》应具有可持续性,并在未来新的框架中有所延伸。默罕默德·哈立德·哈桑则表示,孟加拉国真正关注的就是发展的努力方向、努力过程及其产生效果是否能够扭转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这需要学会有关适应、减缓和解决气候变化的路线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高级气候顾问黄梅真表示,联合国现在有150多个国家加入气候变化计划,获得40亿美元的项目资金支持,南南合作体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气候变化的理解,包括向南部国家提供适用的技术解决方案,确保帮助气候改善时也能消除贫困,注重南南合作中的知识创造和分享。

三、中国应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南南合作

南南合作非常强调环境的可持续性,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都至关重要。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不仅使所有参与方都受益,还能改变中国在世界环境中的地位。

一是气候变化合作帮助中国重塑南南合作中角色定位。孙桢指出,中国将扩大在南南气候变化合作中的投入规模,采取更加多样化的合作方式,包括举办研修班和能力培训班,赠送节能产品(如节能空调、LED路灯)和新能源设备(如太平洋屋顶发电站),增加适应气候变化和应对气象灾害所需设备(如气象卫星接收站等),合作对象也会多元化,由非洲发展中国家拓展到周边邻国,包括海上丝绸之路相连的国家和地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国别副主任芮婉洁认为,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既是世界制造工厂,又是资源高效利用的先行先试者,且制定了有效政策适应气候变化,采用了更加高效方式建造家园,尤其是在新能源、节能减排、低碳交通等发展方面,中国都是一个领袖。瓦汉·撒格言指出,中国在南南合作中的位置必不可少;中国并没有仅仅关注自己的利益,而是利用自身解决问题和挑战的经验,搭建发展中国家间的经验交流和技术合作平台,与发展中国家开展环境、低碳、气候适应等领域合作,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实施。

二是中国将成为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合作的最佳伙伴。芮婉洁表示,如果想找到合作伙伴,如果能够制定更适宜的政策适应气候变化,中国都将是诸如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其他发展中国家很好的合作伙伴;中国通过南南合作的方式,如拨款两亿人民币,支持提供更多的技术和产品来控制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并将这些技术传播给其他发展中国家,帮助制定政策和采取行动,向其提供设备、资金、技术等支持,有效解决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系列问题。与会代表均表示,中国还向发展中国家官员提供了有关气候变化方面的训练项目,帮助他们研究节约能源的产品,减少气候的损害。比如,帕拉苏拉曼·马拉指出,中国非常愿意帮助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在技术、资金和政策方面给予斯里兰卡很多支持,并希望借助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大机遇,推动所有发展中国家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

三是中国与联合国相关机构建立的合作机制同样重要。芮婉洁提到,在涉及到新能源、可再生能源领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也是中国的合作伙伴,既帮助解决中国的具体问题,比如向中国的家庭、学校捐献超过250万个节能灯泡,帮助建造了32个生物质能发电厂,而且也与中国共同出台相关的排放标准,帮助中国修订未来的政策,也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制定政策。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项目官员蒋南青则提到,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南南合作中一直发挥积极促进作用,特别是与中国政府开展紧密合作,在北京设立了全球高效照明中心,举办照明全球论坛,利用中国的制造能力向世界推广气候变化适应方面的先进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建立实验室,推进技术转移合作,支持全球环境设施建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