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4年第129期 日本经济复苏步伐艰难安倍经济学前景不妙

  • 时间:2014-12-1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2014年日本经济复苏进一步放缓,提高消费税的负面影响凸显,安倍经济学前景不妙。受消费者信心低下及外部环境等不确定因素影响,预计未来日本经济复苏步伐艰难。建议中日两国深化双边贸易投资合作,共同推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推进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合作。

 

一、今年以来日本经济形势的主要特点

(一)提高消费税的负面影响凸显,安倍经济学效果不如预期。2013年以来,日本实施以“安倍经济学”为核心的一系列新经济政策,推动日本经济复苏。提高消费税措施是其中重要一环,以期改变日本国内通货紧缩状况,削减公共债务,推动结构性改革。2014年4月,日本提高消费税3个百分点,由5%提升至8%,为避免消费税提高带来损失,日本居民提前消费,由此带动一季度日本经济大幅上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2.63%,也由此透支了二季度的消费,二季度实际GDP同比下降0.07%。多数专家认为安倍经济学的成败主要取决于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若三季度经济数据不如市场预期,日本将被迫出台新的经济刺激措施。从实际情况来看,日本三季度实际GDP同比下降1.08%,大大低于市场预期,下降幅度远大于第二季度,这表明安倍经济学未能达到预期效果。设备投资和出口增幅下降是拖累日本经济复苏的主要因素。三季度企业设备投资环比减少0.2%;外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为-0.2%,为两年来首次负贡献,新兴经济体经济减速是日本外需下降的主要原因。

(二)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扭转了通缩趋势,引发股市大涨,但房价没有明显上涨。近年来,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确实扭转了通缩趋势,消费价格大幅上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至2012年间(除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初期),日本基本处于通货紧缩阶段,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长期为负或不到1%的水平。2013年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逐步扭转了日本的通缩状况,2013年6月CPI由负转正,自此一路上扬,2014年5月达到3.7%,为1998年以来的最高点。2013年日本CPI水平为0.9%,2014年三个季度的CPI水平分别达到1.5%、3.6%、3.3%,预计2014年年度CPI将上涨3.2%,上涨趋势明显。

一般情况下,一国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将推动物价大幅上涨,超发货币将进入收益率较高的资本市场,如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在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下,日本股市大涨,2012年底至2014年12月1日,日经225指数累计上涨近7000点,涨幅达到70%。然而,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并没有推动日本房价大幅上涨,2014年以来,日本新屋开工率呈下降趋势。2014年9月,日本新建住房约7.6万套,同比下降14.3%。房地产市场没有明显上涨的短期原因,在于市场担心若安倍经济学失败,日本将会再度提高消费税,这将加重财政赤字,资本会逃离日本,房价下跌风险则加大。长期原因是日本少子老龄化趋势难以扭转,长期需求下降,买房热情不高。

(三)日本失业率保持相对低位,就业岗位充裕。2014年10月的日本失业率为3.5%,降至1998年以来的较低水平。2014年日本失业率大幅下降得益于日本经济的整体复苏,以及日本政府出台刺激经济的新版经济增长战略和鼓励女性工作的政策,更多的人特别是女性开始寻找工作机会。三季度日本用人需求和求职人数之比(求人倍率)增至1.10倍,意味着每对应100个求职者就有110个就业岗位。求人倍率连续三个季度上涨,表明用人需求旺盛。

(四)日元大幅贬值,这一趋势在宽松货币政策下持续。安倍内阁上任以来,日本采用日元大幅贬值措施刺激出口,拉动日本经济。2012年日元对美元平均汇率水平为80日元兑1美元,2013年末贬值至105日元兑1美元,一年之中日元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高达32%。2014年以来,日元对美元汇率累计贬值9%,截止2014年10月,日元对美元汇率达到111:1,相比2012年累计贬值39%。

(五)国际油价大幅下降,日本贸易逆差问题有所减缓。国际油价大幅下降,缓解了日本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趋势。2011年日本大地震以来,日本核电站停产,能源进口激增,这是日本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大跌,目前布兰伦特原油期货跌至四年来最低,受此影响,日本贸易逆差有所缓解。2014年1月,日本贸易逆差额达到2.8万亿日元历史最高,10月份已大幅降至7010亿日元,贸易逆差额相比年初大幅缩小2.1万亿日元,收窄幅度达75%。

二、未来日本经济复苏步伐艰难

(一)受消费者信心低下及外部环境等不确定因素影响,未来日本经济复苏步伐艰难。从整体上来看,日本上调消费税给经济复苏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未来日本经济复苏步伐将放缓。据日本内阁府预测,2014年日本实际GDP增速为1.4%,低于2013年2.3%的增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发布的最新报告中,下调了日本经济增长预期。IMF预测,2014年日本经济增速为0.9%,2015年为0.8%,相比此前7月份的预测分别下调了0.7个百分点和0.2个百分点。通货膨胀方面,IMF预测日本将结束持续二十年的通货紧缩,2014年实现1.3%的通货膨胀,2015年CPI上涨1.4%,2019年CPI涨幅为1.3%。

促进未来日本经济发展的积极因素:一是就业和居民收入有所改善,二是日本政府刺激经济发展的各种政策效果仍然存在。因此,2015年日本经济仍将持续缓慢复苏。

2015年,日本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在于内需低迷和外部经济环境等因素。国内不利因素在于消费者信心低下。因上调消费税造成的负面影响,消费者信心连续三个月出现下降,由6月份的40.8下降至10月份的38.7。外部不利因素在于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大。2014年10月IMF再次下调2014年全球经济增速至3.3%,并警告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正在加剧,这是IMF今年以来第三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二)2015年日本重启核电站意义重大,将影响日本贸易和投资格局。出于能源安全和成本方面的考虑,2015年日本将重启核电站,结束日本持续一年的零核电状态。自2011年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境内核电站全部停运,实施核电站安全新标准,要求所有核电站能够应对2011年日本大地震级别的地震和海啸。2012年5月,日本进入零核电状态,然而为应对夏季电力短缺问题,6月大阪核电站暂时重启,并于2013年9月再次停运。目前,日本约有50座商业反应堆,在2011年大地震之前,约有30多座反应堆处于运转状态,目前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正在对13座核电站的20座反应堆进行审查。

2015年重启核电站对日本经济意义重大。一是将扭转贸易逆差格局。日本全国电力供应约30%来自核电,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关停日本所有核电站,导致能源严重短缺,不得不大量进口能源,企业成本上升,进而导致出现巨大贸易逆差,并且具有贸易逆差长期化趋势,改变了日本贸易格局。重启核电站能够缓解日本能源短缺问题,能源供给不再严重依靠进口,进而缓解日本贸易逆差问题。预计随着越来越多的核电站通过审查,日本能源供给将逐步得到缓解,日本贸易格局将重新出现扭转,重回贸易顺差时代。二是将扩大投资力度。核电站重建投资巨大,日本将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有利于拉动经济增长。三是将降低企业成本。重启核电能够保证日本的电力供应更加稳定,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增强价格竞争力。

(三)安倍经济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日本经济将面临两难选择。安倍经济学的初衷是引导经济从通缩转为通胀,通过日元贬值提高出口等。然而,目前出现了一些不利于物价上涨的因素,日元贬值对出口并没产生明显效果,反而大大增加了进口负担。从三季度的经济数据低于市场预期可以看出,经济已经出现疲软迹象。出现阻碍通胀因素的主要原因,在于日本上调消费税导致市场后续需求下降,增税打击了国内消费,进而抑制了通胀这一重要目标。另一方面,日元贬值未能扭转日本贸易逆差问题,反而对国民经济以及中小企业造成了负面影响。2011年以来日本已连续三年出现贸易逆差,逆差额不断扩大。在贸易逆差的情况下,日元贬值大大增加了进口负担,导致进口金额不断超过出口金额,进一步加剧了贸易逆差。

未来日本经济面临两难选择:若2015年日本继续上调消费税,将进一步抑制经济发展;若不增加消费税,巨额财政赤字难以缩减,日本将失去财政信用,利率也会继续上升,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较大。

三、中日经济合作的现状与建议

中国是日本第二大贸易伙伴,日本是中国第五大贸易伙伴。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10月,中日贸易额累计达到2589亿美元,同比增长1.2%。其中,中国对日本出口同比增长0.9%,中国从日本进口同比增长1.4%。

(一)近期中日贸易变化情况。一是重要工厂在中国制造销售产品,日本对中国出口难以提高。近年来,日本企业逐渐意识到中国市场需求潜能巨大,企业经营理念发生转变。此前日本在中国制造产品的目的是出口国外,看中的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资源,并未重视中国市场,而如今日本企业到中国的主要目的是扩大中国国内市场的产品销售。目前在华日资企业数量约23000家,超过美国,位列第一。由于日本企业已在中国制造并销售,多数商品不需从日本出口到中国,因此,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难以进一步提高。同时,由于近年来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日本企业收益率下降,日本企业转向投资东南亚国家趋势显著,这从日本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向可以看出。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14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3年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为1357.49亿美元,连续三年上升,主要投资目的国为美国和东南亚国家,占世界FDI流量(1.4万亿美元)的10%。

二是中日政治环境对两国经济产生一定影响。不同以往中日之间的政冷经热现象,近年来,中日政治关系对中日经济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2013年中日贸易下滑,中日贸易总额3120亿美元,同比下降5.1%,日本降为中国第五大贸易伙伴。其中,中国对日本的出口为1502.8亿美元,下降了0.9%,中国自日本的进口为1622.7亿美元,下降了8.7%。一方面,由于日元贬值削弱了中国产品在日本市场上的价格竞争优势;另一方面,钓鱼岛事件带来的中日政治上的争端,对双边贸易产生的影响不可忽视。

(二)推进中日经济合作的建议。一是深化双边贸易投资合作。中日两国存在较强的经济互补性,贸易投资合作空间广阔。例如,日本在环保、高科技领域拥有优势,中国则拥有世界第一大市场和充足的劳动力。日本是第二大对华投资国,2013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额达70.6亿美元。近年来,中国也加快了对日本的投资和并购。如苏宁电器控股日本著名电器零售商Laox,这是中国家电零售企业首次收购日本上市公司。对日投资行业主要包括科技产品零部件供应企业以及食品加工企业等。

二是共同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自2012年11月启动,截止目前,共举行了6轮谈判。2014年11月,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结束实质性谈判,中韩或将于2015年上半年正式签署协定,这将成为中日韩FTA的突破口,有利于中日韩FTA的推动。中日双方应充分考虑各自诉求,针对热点产品的关税减让情况、各自市场的开放程度等达成一致,尽早缔结中日韩FTA。

三是推进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合作。2014年11月中国政府出台《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明确将发展清洁低碳能源作为我国能源战略的主攻方向。这表明中国将鼓励大规模发展可再生清洁能源,而日本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水平和实践世界领先。因此,中日两国可推进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合作,推动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地热能等方面的科技合作。建议建立政府层面合作机制,推动两国间科学技术人员互访和交流,鼓励建立联合实验室和产业基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