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4年第119期 印尼外汇资本流动情况分析——亚洲外汇资本流动跟踪研究之三

  • 时间:2014-11-2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年来,印尼汇率大幅波动,股指持续攀升,通胀率较高,房价高位运行,外汇潜在求供比率较高,经济增速下滑,国际资本流动规模较大,按照两种情景计算,2008年第一季度到2014年第二季度,印尼外汇潜在求供比率分别在140%-240%和240%-340%的区间波动,潜在外汇需求明显高于潜在外汇供应,表明印尼发生大规模国际资本外逃的可能性极大。

印尼作为亚洲新兴市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外资依赖度高。近年来印尼经济乏力、增长放缓。在国际金融动荡大背景下,印尼外资大幅度外逃的可能性较大,金融系统风险较高。

一、印尼外汇资本流动风险识别指标

在众多指标中选取了1个“核心指标”(汇率)和4个“辅助指标”(利率、股指、通胀、房价),即“1+4”指标体系,作为外汇资本流动风险识别指标。

(一)汇率变化,显示国际资本进出频繁,严重影响金融市场稳定。自2008年以来,印尼盾对美元的汇率始终在大幅波动当中。如此大幅度的波动与国际资本流动有直接关系。2008年汇率出现大幅贬值,是因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大量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国际资本回流救市,导致印尼盾迅速出现贬值状况,且幅度非常之大。进入2009年,汇率又转向升值,是因为印尼政府长期依赖外资的发展模式没有改变,在外资大量流出的情况下,印尼政府出台各种政策吸引外资,外资重新进入印尼市场,印尼货币出现升值状态,一度达到较为合理的历史水平。这种状态持续到2011年三季度。此后,印尼汇率又出现贬值,是因为2011年和2013年6月,美国连续提出要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种预期改变了国际资本的流动方向,资本从之前的对新兴市场的蜂拥进入,转为蜂拥撤出。美联储前瞻性货币政策指引,人为地造成资本市场的震荡,引发了新兴市场的新一轮经济周期性波动,严重影响了国内金融市场稳定

(二)利率变化,显示国际资本对印尼国内可贷资金市场有巨大冲击,导致印尼货币政策独立性降低。2008年以来,在印尼国际资本流出年份,利率表现为上升态势;国际资本流入年份,其利率则表现为下降趋势。国际资本流动与利率变动明显相关。这是因为,国际资本大量流出的时候,印尼国内信贷供给量不足,利率水平上升。而当国际资本源源不断流入时,印尼国内信贷供给量增加,甚至过剩,利率水平下滑。这种情况也反映了印尼金融系统对外资依赖程度非常高的事实。由此可以判断,在印尼,国际资本的流动较为深刻地影响着金融系统的稳定。国际资本的剧烈波动,将对印尼的货币政策带来困难,使印尼的货币政策丧失独立性。

(三)股指变化,显示国际资本对印尼资本市场有巨大影响,导致印尼股市急剧膨胀。近十年来,作为新兴经济体,印尼因经济体量较大,也相对活跃,成为大量热钱的青睐之地。2010年,印尼股市综合指数继2009年大涨86%之后,再度上涨46.13%,是亚太地区表现最佳的市场,也是全球表现最好的股市之一。2012年底,印尼股市总市值已达4500亿美元,超过马来西亚成为东南亚第二大股市。2013年5月20日,印尼雅加达综合股指创5145.7点新高,股市市值增至5020万亿盾(约合5175亿美元)。印尼经济的持续增长和上市公司的良好业绩,将使印尼股市继续保持对外资的吸引力,印尼股市仍是外资在东盟国家资本投资的首选市场。预计到2015年,印尼证券交易所的市场资本总额将突破7500亿美元,上市公司将超过500家,投资者将从2010年底的40万人增加到230万人。

(四)房价变化,显示印尼房地产是海外投资的热门目的地,且隐藏泡沫风险。近年来,印尼各大城市的商品房屋价格大幅持续上涨,涨幅程度已超越了正常的经济规律。国际不动产顾问服务公司莱坊(Knight Frank)公布全球城市豪宅指数(Prime Global Cities Index)报告,在调查的32个城市中,雅加达2014年第二季度的住房价格每平米售价58981084印尼卢比(约合4928美元/平方米),较去年上涨了27.3%,连续九个月位列莱坊全球城市豪宅指数榜首。写字楼板块也继续引领亚洲区域,租金收益上涨9.8%。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雅加达可能成为最有发展潜力和最高收益率的投资城市。

房地产价格快速增长导致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收紧借贷政策。雅加达股票市场的快速上涨让很多人开始怀疑,并将现在的市场情况与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前的进行对比。与此同时,开发商也将面临经济平衡发展和金融约束的挑战。印尼的房地产市场同样隐藏泡沫风险。

(五)通胀率变化,显示受国际资本影响较大,持续高位波动运行。进入2008年以来,印尼通胀率在低位波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降低到最低点的3%左右,进入2009年,CPI增速明显提高,虽然有波动,但到2013年底,CPI增速攀升至7%左右。印尼CPI增速变化趋势与国际资本流动趋势基本一致。较高的通胀率给印尼经济带来了较大的威胁。印尼的高通胀对于那些未身临其境的普通投资者来说,或许仅仅是一连串冰冷的数字,但对于生活在印尼的普通人而言,物价的迅猛提升,却实实在在地吞噬他们的财富,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二、印尼外汇资本流动风险先行指标

除了一些同步指标能反映外资资本流动风险,一些“先行指标”也能预示外汇资本流动风险情况。这些“先行指标”一般被视为货币危机征兆,是货币危机发生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一)外汇潜在供求比率变化,显示官方外汇储备可能会面临“挤兑”问题。判断一个国家(地区)是否会发生货币危机,最重要的是要看其是否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外汇潜在供求比率,即外汇潜在需求/潜在供给是判断外汇是否充足的优良指标。外汇潜在需求应考虑以下几个因素,一是能够维持一段时间(如6个月)进口所需的外汇,二是即将到期的外债与利息数量,三是外商证券组合投资存量规模,因为当某个外国投资者要撤离时,带走的不只是今年的投资,还可能包括所有之前的投资,以及赚了的钱。


图1:外汇潜在供求比率变化(%)

从外汇潜在供求比率看,2008年第一季度到2014年第二季度以来,未来6个月商品进口对应的外汇潜在求供比率在140%-240%的区间波动,而未来12个月商品进口对应的外汇潜在求供比率则在240%-340%的区间波动。潜在外汇需求明显高于潜在外汇供应。2014年第二季度,未来6个月商品进口对应的外汇潜在求供比率为239%,未来12个月商品进口对应的外汇潜在求供比率为336%。因此,除非潜在外汇储备供应量显著增加,否则官方外汇储备可能会出现“挤兑”,因为没有境外投资者和放贷人愿意承担成为最后撤资者的风险。

当前印尼央行持有的官方外汇储备总额不足1000亿美元。这意味着,从未来6个月的商品进口角度看,印尼可能还需1400亿至2400亿美元的额外外汇,以满足外国放贷人、组合证券投资者和对印出口商的潜在需求。从未来12个月的商品进口角度看,印尼可能还需2400亿至3400亿美元的额外外汇,才能满足外国放贷人、组合证券投资者和对印出口商的潜在需求。

(二)GDP增速变化,显示印尼经济进入中低速增长阶段,并且下行压力较大。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印尼经济增速不断下滑。从季度数据看,2010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为6.81%,到2013年第四季度则下滑到5.72%,2014年第二季度则下降到5.12%。到目前为止,印尼经济增速下滑势头仍未见停止。原因在于,首先,近年来由于缺乏对提高劳动力技能、基础设施建设及研发的投入,印度尼西亚加工制造业发展缓慢,增长速度已明显落后于马来西亚、泰国及菲律宾等其他东盟国家。2009年制造业对GDP的贡献率为26.4%,2013年制造业对GDP的贡献率进一步降为20.8%,是近30年来的最低点。

其次,原矿出口禁令加剧了印尼经济增速下滑势头。为了提高国内工业附加值,2014年1月起,印尼开始禁止未加工的原矿出口。该政策实施后,原矿商品出货量下降77%,贸易、投资和交通运输等领域也因此受到波及。

2014年是印尼大选年。但从选举过程中发生种种混乱的事情看,在接下来一段长时间里,印尼政治局势可能不明朗,让人对其经济前景感到担忧,将对外资的大量流动产生直接影响。

(三)资本账户差额变化,显示印尼对外资依赖度仍然较高,国际资本的稳定性却较低。近十多年来,印尼一直都是一个吸引外资大国。投资对印尼整体经济增长推动作用巨大。值得注意的是,投资在向爪哇以外的地区扩散的同时,投资重点也由传统的采矿业和能源业转向基础设施和制造业,这两个行业成为新的投资热点。另外,对农业尤其是食品加工业的投资也在迅速上升。随着国内消费持续扩大,特别是印尼长期偿债能力被惠誉和穆迪两家国际评级机构提升为“投资级”,将使印尼今后几年吸收的国内外投资进一步增长。

从资本和金融项目差额看,近几年,国际资本总体呈现为净流入,少数季度呈现为净流出,且流动净额规模较大,波动亦较大。印尼对外资高度依赖,及国际资本大规模频繁流动的现实情况,不能不让人警惕国际资本带来的潜在风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