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4年第117期 中国外汇资本流动情况分析——亚洲外汇资本流动跟踪研究之一

  • 时间:2014-11-2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失衡状况逐渐改善,对外净资产逐年增长,外债余额增长趋缓;但短期外债规模增长较快,需要引起关注。按照两种情景测算,我国潜在外汇需求与供给之比分别为54.3%和79.6%,因此,即便出现资本外逃的极端情况,我国仍有能力从容应对外部冲击。

 

一、汇率及其他资产价格走势

(一)人民币汇率走势。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路升值,从年初的6.2897开始升至年底的6.0969,升值幅度为3.07%。2014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至5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转向贬值,从年初6.0990开始,贬至6月5日达到谷底6.1708,贬值幅度为1.18%。第二阶段:6、7、8三个月几乎都在盘整。第三阶段:9月初重拾升值趋势,从9月5日6.1707开始转向,到10月31日升至6.1461,升值幅度为0.40%。总体看,前10个月累计贬值了0.77%。人民币贬值原因:一是中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较大,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7.4%、7.5%和7.3%,其平均值较去年下降了0.3个百分点。二是美国经济复苏强劲,加之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规模,导致美元升值压力。


图1:2014年1月至10月人民币汇率走势

(二)其他资产价格走势。总体看,2014年由于宏观经济保持平稳运行,金融市场特别是外汇市场没有出现剧烈震荡的情况。

我国货币市场利率总体保持低位运行。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年初止跌企稳,开始震荡走高,7月9日达到年内最高点3.350%。但是,其后逐波走低,10月底至2.5000%左右徘徊。下半年货币市场利率走低,是与中央银行实行定向宽松货币政策相一致的。

股票市场迎来温和牛市。1至7月份,国内A股市场保持窄幅震荡盘整态势,8月份以来股指震荡走高,到10月底上证综指已从去年底的2115.98点上涨到了2420点,涨幅为14.4%。股市上涨主要原因:一是资金面转向相对宽松。二是“沪港通”政策和“T+0”交易预期为A股市场注入了活力。三是经济结构调整和各项改革落地,如推进国企“混改”、打破行业垄断、实行员工持股计划等,激发了结构性牛市行情。

2014年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价格指数一路下滑,从1月份同比增长9.0%,到9月份为-1.1%。月度环比增速从5月开始持续保持负值,成为推动经济下行主要因素。

二、跨境外汇资本流动分析

首先,国际收支失衡逐步改善。2008年以来,我国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长期“双顺差”状况逐步得以扭转,经常项目顺差与GDP的比率趋于合理,从2008年的9.15%下降到2013年的1.96%,国际收支失衡状况总体趋于改善。从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经常项目仍继续保持顺差状态,但是资本项目多数时间为逆差,二者较好地实现了对冲。2014年前三季度,经常项目差额分别为70.39、734.41和815.00亿美元,相应的资本项目差额分别为939.72、-162.07和-816.00亿美元,二者大部分实现了相互对冲,特别是三季度几乎实现了完全对冲。

其次,对外净资产逐年增长。从国际投资头寸表来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国总体保持对外金融资产大于对外负债,而且对外净资产逐年增多。2008年我国对外金融资产2.96万亿美元,对外负债1.46万亿美元,对外金融净资产1.49万亿美元;2013年我国对外金融资产5.94万亿美元,对外负债3.97万亿美元,对外净金融资产1.97万亿美元;2014年6月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6.31万亿美元,对外负债4.32万亿美元,对外金融净资产1.99万亿美元。长期保持对外净债权状态,是非常有利于抵御资本外逃冲击的。


 

图2:2008年至2014年10月我国对外金融净资产

第三,FDI和ODI稳步增长。2008年以来,我国吸收外国直接投资(FDI)持续增长,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ODI)也稳步增加,总体上仍保持资本净流入状态,但是资本净流入已经趋缓。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当年吸收FDI为1715.35亿美元,ODI为567.42亿美元,净流入1147.93亿美元。2013年,吸收FDI为2582.16亿美元,ODI为732.44亿美元,净流入1849.72亿美元。2014年上半年,吸收FDI为1241.22亿美元,ODI为311.35亿美元,净流入929.87亿美元。


图3:2008年至2014年10月我国FDI和ODI

第四,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2008年以来,我国证券投资几乎持续保持资本净流入状态。2013年我国证券投资流入资金1543.78亿美元,证券投资流出216.22亿美元,实现净流入1327.56亿美元。2014年上半年,我国证券投资流入资金665亿美元,证券投资流出296亿美元,实现净流入369亿美元,证券投资净流入也有缓解迹象。

图4:2008年至2014年10月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

第五,外债余额增长趋缓。2014年6月末,我国外债余额为9072.35亿美元(不含港澳台地区对外负债,下同),比2013年底外债余额增长5%,相比2013年增速有所放缓。其中登记外债余额为5790.35亿美元,企业间贸易信贷余额为3282亿美元。除了增速放缓,外债余额中的短期外债占比虽有提高,但增速也逐渐放缓。从外债增速看,2014年上半年外债余额比2013年底增加441亿美元,不足2013年下半年新增外债余额912亿美元一半,但相比2013年上半年新增余额349亿美元则有增加。

从债务期限看,2014年6月末,我国中长期外债(剩余期限)余额为1913.72亿美元;短期外债(剩余期限)余额为7158.63亿美元,占比为78.9%,比2013年底的短期外债比重78.3%上浮0.6个百分点。通常国际上短期外债占全部外债比重应控制在25%警戒线以内,因此我国短期外债占比过高受到国际机构关注。但是,短期外债中与贸易有关信贷占68.36%,具有真实贸易背景,与一般外债有较大不同,且与我国对外贸易和外汇储备相比规模较小,短期外债风险基本可控。2014年上半年,我国新借入中长期外债(签约期限)254.00亿美元,偿还中长期外债本金133.13亿美元,支付利息16.69亿美元。中长期外债(签约期限)项下净流入资金104.18亿美元。鉴于短期外债借还频繁,外汇局没有对该项目做流量统计。

从负债主体看,在登记外债余额中,中资金融机构债务(含其负责转贷的外国政府贷款)占比50.19%,余额为2906.4亿美元,其次是外商投资债务、外资金融机构债务,国务院部委债务及中资企业债务,二者余额分别为343.7亿美元和76.44亿美元,占比分别为5.94%和1.32%。其中负债币种主要是美元,占比81.35%,日元和欧元债务则分别占比4.46%,美元占比继续提高。

三、潜在外汇状况关系分析

(一)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我国外汇储备保持增长趋势,从2008年1月1.59万亿美元,到2014年9月上升到了3.89万亿美元,2014年6月一度达到历史高点3.99万亿美元。进入2014年下半年,由于欧元对美元贬值等影响,导致用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资产账面价值缩水了近1000亿美元。

(二)短期外债规模增长较快。2008年以来,我国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之比总体呈上升趋势。从2009年初的8.88%,到2014年6月已经上升到17.93%,虽然比率不高,但是,2014年6月短期外债规模已高达7158.63亿美元,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图5:2008年至2014年10月我国短期外债

(三)外资在华证券投资增长。2008年以来,外资在华证券投资规模逐年上升,2008年末为1677亿美元,上升到2014年6月的4223亿美元,占到我国当期外汇储备的10.6%。其中,股本证券从1505亿美元上升到3054亿美元,债务证券从173亿美元上升到1169亿美元。

(四)进口对外汇需求稳定。近年来,我国进口规模总体呈现上升趋势。2009年我国进口10059.22亿美元,2013年进口19499.89亿美元,2014年1至10月进口16269.48亿美元。

(五)潜在外汇需求与实际外汇供给能力比较。假设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形成,出现外汇挤兑、资本外逃现象,此时外汇需求将包括以下三部分:短期外债清偿、证券组合资产变现和进口提前购汇。其中,进口提前购汇又分半年进口需求和一年进口需求两种假设情景。截至2014年6月,我国短期外债7158.63亿美元,外资在华证券投资组合4223亿美元,进口用汇按照2013年进口19499.89亿美元计算。

第一种情景:外汇需求=7158.63+4223+9749.5=21131.13亿美元,外汇储备按3.88万亿美元计算,此时,外汇需求与外汇供给能力之比为54.3%。

第二种情景:外汇需求=7158.63+4223+19499.89=30881.52亿美元,外汇储备按3.88万亿美元计算,此时,外汇需求与外汇供给能力之比为79.6%。

综上所述,即便出现资本外逃的极端情况,我国仍有能力从容应对外部冲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