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反映》2013年第16期 未来美国经济面临六大挑战

  • 时间:2013-11-20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期,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撰写论文《美国经济增长是否结束?步履蹒跚的创新正面临六大挑战》引起社会关注。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创新将继续步履蹒跚前行,但将面临“人口红利”开始消失、获得高等教育人群的比例逐渐下降、收入不平等日益上升、全球化冲击着美国中产阶级、能源和环境成本推升产品价格、家庭和政府债务居高不下等六大挑战。

 

目前,很多基础发明已经完成,从而限制了未来美国基础创新潜力,城市化基本完成,交通工具的速度很难有大幅度提升的空间,体力劳动基本上被替代,室内温度也实现了可控,等等。未来,美国创新虽然还会继续,但六大挑战将限制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

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1965年至1990年家庭妇女进入劳动力市场极大地增加了人均劳动时间,提高了单位劳动时间的产出,而这一“红利”已经不再。此外,1946年至1964年美国“婴儿潮”出生的劳动力也面临退休,人均劳动时间正在减少,人们预期寿命增加和退休年龄增加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美国人均劳动生产率逐渐下降。

二、获得高等教育的比例正在下降

相对于其他商品的价格,教育成本不断上升;通货膨胀的成本推升了大学生的债务负担,扭曲了大学生的职业选择,使得低收入人群远离高等教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一项关于37个发达国家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结果显示,美国学生在阅读能力方面排第21名、数学成绩排第31名、科学成绩排第34名。拉丁美洲和黑人的教育水平与白人的差距在拉大,而拉丁美洲和黑人在美国人口的比例逐渐上升也拉低了美国整体教育水平。

三、收入不平等日益上升

近年来美国大部分家庭人均收入持续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1993年至2008年,美国全国家庭人均收入增速为1.3%,而处于全国99%以下收入水平人群的平均家庭收入仅仅增长了0.75%。在过去的15年中,全国1%的高收入人群获得社会全部收入的52%。

四、信息通信技术与全球化降低了美国中产阶层工资水平

在全球化背景下,美国越来越多的服务选择外包,国外廉价劳动力开始与美国劳动力竞争。同时,越来越多高质低价商品进入到美国市场,冲击着美国劳动力和产品市场,使得美国中产阶级收入逐渐下降,全球要素价格趋向相同。

五、能源和环境问题延缓了经济增长速度

当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环境的关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高。各个国家都设置了较高的环保技术标准,碳税也推动了产品价格上涨。中国和印度这样的高速发展中国家,没能承担发达国家所期望的减排任务。

六、家庭和政府债务赤字居高不下

早在2007年,美国居民债务收入比就高达133%。政府债务虽然可控,但规模在不断扩张。为了减少政府债务,政府需要增加税收、减少公共支出和转移支付,从而减少了家庭可支配收入。

假设未来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仍保持20年前的创新水平,在没有上述六大挑战的情况下,预计美国人均GDP在2007至2027间能保持年均1.8%的增长速度。但美国难以避免上述六大挑战,如果“人口红利”渐去、高等教育没有得到改善、收入不平等继续恶化、全球化继续深入发展、能源和环境问题依然存在和美国债务规模继续扩大等因素综合影响,美国2007年至2027年人均GDP增长率将提前降到年均0.2%的历史新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