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反映》2013年第12期 美众院筹款委员谈TPP和TTIP贸易谈判

  • 时间:2013-09-1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2013年7月23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高级成员桑德尔?列文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演讲,公布了他对日本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的提案。提出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合作协议(TTIP)规则应能解决21世纪国有企业、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汇率操控等许多关键问题。并指出应通过立法加强美国国会在贸易协议谈判过程中的作用。

 

一、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

美国政府现正进行一个世界性谈判,这个谈判所涉及范围远远超出美国的广袤国土,超越了大西洋和太平洋,也超过了美国北部和南部边界。这个谈判表明,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

TPP谈判由于日本的加入,使该协议涉及全球40%国内生产总值(GDP)和约1/3世界贸易总量。而美国和欧盟的TTIP协议谈判,涉及全球GDP半壁江山和约30%世界贸易总量。此外,在日内瓦超过20个国家正开展关于服务贸易协议的谈判,美国扮演谈判主导方角色,谈判内容包括一项海关便利化协议和一项信息技术协议。

二、TPP谈判与日本提案

TPP以12个环太平洋国家为成员,本质上是合并自由贸易与国际劳动力与环境义务规定的条款。从而为更新其他过时自由贸易协定提供良机。

日本加入TPP谈判,使其有机会在主要领域增加贸易量。日本政府也将TPP视为执行“安倍经济学”的杠杆力量,为日本带来期待已久的结构性改革,开放高度封闭的市场。

日本最封闭的是汽车市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除了中国,就来自日本,2012年为760亿美元,汽车一项就占了2/3。作为世界上第三大汽车市场,日本的这种封闭状态让其生产企业实现了规模经济,并获得与美国和所有其他经济体进行市场竞争的主要优势。因此,日本生产的汽车海外销售是它本国的两倍,即1000万比500万。在TPP谈判中,汽车市场开放对日本是另一个挑战。

我提出一个在TPP谈判中,使日美贸易更加互惠互利的提案。首先,应将消除美国关税与日本汽车市场的开放相挂钩。如果日本汽车市场打开,我们应更早一步取消关税,如果日本汽车市场依然封闭,我们的关税则应延迟取消。其次,我们必须避免操纵汇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禁止操纵货币,但IMF缺乏执法机制,我们应借鉴IMF成熟的货币规则,在其基础上予以完善,并应用到TPP争端解决的约定中。最后,我这个提案不仅针对日本当前一系列非关税壁垒,也包括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非关税壁垒。我们必须考虑从单向贸易向双向贸易转变所需要的贸易政策条件。

三、TTIP应能解决21世纪许多关键问题

跨大西洋每天的货物及服务往来达到27亿美元。TTIP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新的全球贸易框架,以新的规则促进公平和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合作模式。有些国家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发展趋势,体现在国家加强对贸易流量的管控,向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加大支持力度。而遵循跨TTIP建立的经济合作模式应可以应对这种令人担忧的趋势。这些规则应能解决21世纪许多关键问题,例如,确保政策优惠不会偏向国有企业而偏离民营企业;工人权利得到尊重;环境得到保护;知识产权受到保护;不能通过实施汇率操控而获得不公平的贸易优势。

四、贸易促进授权

应通过立法加强美国国会在贸易协议谈判过程中的作用,以此代替在谈判后期对协议进行快速举手表决。第一,贸易伙伴协议(TPA)确定了国会和政府之间就贸易谈判进行约定的基本规则。今天,贸易协议涵盖了政策领域的诸多方面,鉴于协议的重要性及其潜在的重要影响,国会必须在谈判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意味着要提高谈判的信息共享性,建立有的放矢的协商机制。

第二,TPA谈判过程为设计更宏观的策略奠定了基础。货币操纵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众议院和参议院都通过了货币立法,而将TPA与货币立法相关联的举措也有大量先例。贸易执法是关键。我们需要建立新的机制,以确保海关严格管控不平等进口贸易。奥巴马已经签署行政命令建立跨领域贸易执法中心,我们应完善执法中心的制度,加强执法力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