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反映》2013年第10期 贾森·鲍德福:美国能源政策需要调整

  • 时间:2013-08-08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奥巴马政府前高级顾问贾森?鲍德福(Jason Bordoff)近日访问中心时谈到美国能源政策调整问题。他指出,美国能源已由紧缺走向富足,美国能源政策应该因时而变,应调整能源基础设施布局、放宽油气资源出口限制、制定灵活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

 

当前,美国能源部门正面临一个真正的历史机遇,经历几十年的日益增长的能源短缺和进口依赖之后,现在能源自给自足正在变成现实。面对新的形势,美国能源政策需要作出以下三个方面的调整。

一、调整能源基础设施布局

当前,美国能源部门存在天然气放空燃烧、管道建设滞后、基础设施脆弱等诸多问题。尤其是能源基础设施已开始制约其能源产业大规模发展,例如原来石油输运线路主要是从墨西哥湾沿岸到美国中部,而现在产油区分布在加拿大、美国北达科他州、中部地区、德克萨斯以及南部的委内瑞拉,要求调整基础设施布局和加强能源监管。在天然气放空燃烧上,美国政府要帮助企业积极寻找经济的替代方法将天然气运送至市场,如铺设管道或现场转化利用。在管道建设上,联邦和州政府应优化审批程序,强化政策扶持和有力监管,鼓励经济上可行的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引入私人资本,帮助私人项目合理化,形成综合的能源运输系统。在铁路运输上,联邦政府应研究铁路运输安全性,杜绝安全隐患,保护社区和环境。

二、放宽油气资源出口限制

美国能源变革改变了能源相互制衡和维持石油市场稳定的国际关系。美国天然气产量激增,甚至可以出口一部分。美国所产原油与其精炼厂要求之间存在质量差异,新增石油产量也应当找到方法进军海外市场。但是,美国法律对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设立了严格限制。当涉及到授权出口时,联邦政府对不同类型的燃料采取了不同的举措。对天然气来说,如果申请出口到与美国签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会自动准许;而只有不与公众利益发生冲突时,出口到那些非自由贸易国家才会获得允许。值得指出的是,今天液化天然气出口是最有争议的。一些政商界人士认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可能导致国内天然气价格增加,最终会损害美国制造业投资。原油事关国家利益,出口尚需总统批准。

美国政府应适时调整政策,积极应对市场变化,充分由市场决定哪些出口项目是经济可行的,而不是考虑自由贸易协定排在前面的国家。在边际效益上,美国增加出口会刺激其石油生产,降低对国外石油的依赖,增加国家能源安全。2013年5月,美国批准了第二个出口到非自由贸易国家的许可,这预示着将有更多的许可被批准。当前,美国政府应继续推动与欧洲自由贸易区谈判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这些协议将促使美国能源部将许可证自动发给更多的液化天然气市场。美国国会也可通过立法在天然气出口方面给北约和日本同等优惠待遇。

国会也要解除琼斯法案对能源运输的限制。琼斯法案规定美国境内水陆间水运商务和属于沿海法律管辖范围内的近海运输必须由美国建造且具有美国籍的船舶运输,旨在保护国内水路运输,但也造成航运成本昂贵,港口间水运是不经济的。随着美国石油产量激增,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国会是时候对琼斯法案做出改革了,既要保护美国航运业不受损害,又要确保企业能更加灵活地在美国港口间运送原油产品。

三、制定灵活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

国际能源机构(IEA)指出,为保持气温上升低于两度的限制,需在今后10年内停止或减缓全球碳排放。然而,即使可再生资源按照最快的发展轨迹,到2035年化石燃料仍占世界能源结构的80%,仅比今天的比重低了1%。由于美国经济增长疲软,煤炭使用减少,天然气和风能使用增加,碳排放量达到了近20年最低。气候政策最终会对避免气候变化灾害性影响起决定性作用。美国政府既要完善相应的气候政策,如设置碳排放上限或碳排放税,使用现有机制如“空气清洁法案”;还要加大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支持,增加天然气使用和发展碳捕获、储存或再利用技术,尤其是在碳价不断攀升和技术壁垒逐步消除的推动下,碳捕捉技术可能会在2020年时被广泛应用;最后,政策制定者需要提供一个长期可靠的价格信号或其他政策,引导与减排有关的私人投资,逐渐减少碳排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