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反映》2013年第9期 日本经济专家谈安倍经济学与TPP

  • 时间:2013-08-08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日本佳能综合研究所所长濑口清之、农林中金综合研究所主席南武志访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介绍了当前日本经济与金融形势。他们认为,日本经济正在摸索着从止步状态中脱离,但两年内很难实现通胀率2%的目标,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对日总体利大于弊。

 

一、日本超宽松货币政策走向

2013年初,日本实施超宽松量化货币政策,旨在突破通缩,实现经济增长。于是,日本央行提出物价上升2%的目标。从目前形势看,日元出现贬值,股价攀升,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得到改善,经济出现一定好转。然而,目前量化宽松政策所产生的影响主要反映在大企业上,因为日元贬值对出口的促进作用主要表现为大企业的出口增加,为大企业做配套的小企业,并没有从中获益。日本金融市场和国民都认为两年内实现该目标不太可能。日本实施量化宽松之后,价格预期提升很快,尤其是日本电价的攀升,已推动日本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转正。2014年4月,日本将国内消费税率由5%提高至8%,这虽可能推动价格上涨,但更可能会导致日本经济下滑,日本央行实现2%的通胀目标还是有困难的。如果经济出现下滑,日本金融政策还要继续宽松下去,并会适当加大宽松力度,即便在美联储明确退出量化宽松背景下,日本央行仍可能将其量化宽松政策延长3年左右时间,直到日本通胀率接近1.5%时,才可能会考虑货币宽松政策的退出问题。

二、灵活的财政政策导向

2014年4月,日本提高消费税后,将会有效增加约5万亿日元的财政收入。从桥本财政改革和欧洲财政危机的经验看,单靠提高税收来重建财政是比较困难的。因而,安倍政府提出要突破通缩,实现经济增长,为此采取更为灵活的财政政策,发挥民间最大力量,通过刺激消费和公共投资牵引经济增长。财政灵活性不是无限制扩大公共支出规模,而是将有限的财政收入投向老旧的基础设施和地震灾后重建。根据日本产业再兴计划,今后3年内设备投资增加10%,同时改革就业制度,今后5年内把失业半年以上失业人员减少20%,同时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援,实现中小企业破产率10%左右。扩大公共支出规模虽对财政纪律是负面影响,但适当扩大公共投资的目的在于带动民间投资。在提高消费税的同时,政府还降低企业法人税,这短期会减少财税收入,但是会激活企业投资,长期有利于财政改善。

三、海内外产业投资再平衡

由于以前日元升值较快,引发国内持续通缩,迫使日本企业大规模投资海外,而不是把投资留在国内。为阻止这种趋势,安倍政府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促使日元贬值常态化,并有效降低国内企业法人税,这些政策举措有利于吸引海外投资回流,在2020年实现对内直接投资总额35万亿日元。与此同时,安倍政府也着手进行一系列制度改革和政策调整,比如设立国家战略特区,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开拓新的增长点;重点发展医疗和社会保障等服务业,提高国民健康水平,延长寿命;实现环保经济型的能源供给;进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确保国家和地方财政收支平衡。

四、加入TPP对日本的影响

前不久,安倍首相与奥巴马总统会谈,决定加入TPP。根据日本政府的测算,日本加入TPP后将对日本出口起到很好促进作用,加入10年后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能增加3.2万亿日元,其中出口能增加2万亿日元,尤其是有利于轿车出口。加入TPP对日本进口也有影响,估计进口规模能达到2.9万亿日元。根据政府推算,日本加入TPP显然比不加入好。此外,日本农业团体反对加入TPP,因为加入后会对日本农业产出造成较大冲击,农业总产值可能减少3万亿日元,尤其会对大米和淀粉的产出产生较大影响。在加入TPP的谈判中,日本会坚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若在农业领域做出让步,会在其他领域争取利益交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