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3年第56期 谭雅玲:美国金融新战略与国际金融新动向

  • 时间:2013-08-0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全球要事报告》第2次专家会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召开,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会上指出,美国金融新策略的实施凸显美国金融战略的意图与目标,进而使得全球资产商品定价权被全面垄断,美元特权与霸权回归常态,且将进一步扩张乃至主导全局。

 

一、美国金融新战略观察

美元政策的特性与特色。美元货币政策的特色取决于美元地位的特性,即作为全球定价与报价货币的特权与霸权,使得美元政策的特色与众不同,不是以本国本土经济为重点,而是着力于全球与世界视野,美元政策的效应使得美元制度霸权范围与市场份额水平大增,美元垄断性进一步扩张到全世界各个领域。美联储2001-2003年的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QE1)是促成市场流动性的基础要素;随后2007-2009年的QE2是促成机制体系的要素,流动性泛滥的局面使得美元特权覆盖了所有价格与商品,美元进一步扩大的垄断性使得美元独霸天下。美元定价与报价体系从金融领域向全球扩张,无论黄金、石油、资源、大宗商品、农产品等统统被美元所垄断,已经覆盖全球金融领域各个角落。美联储QE的政策宗旨明确而有效,其超出单体国家央行的定位,更不是一国央行的职责。而市场对这一焦点的解读与理解存在偏差与偏激,期盼于继续宽松的QE,但并不明白美联储QE的基础不同于世界各国央行,未来追求远高于世界各国央行,其能量与控制更大于世界各国央行。世界各国以本国本土概念的推论,并不适宜美联储高级化和全球化的识别与判断。

美国经济的转型与效率。美国经济的现代化与转型十分具有成效,更是美国经济与众不同的全球特权。其中最关键之点在于新能源战略的收获期。一方面是美国传统能源战略卓有成效,石油战略储备的丰厚使得美国战略垄断性制高点得到稳固。另一方面是美国新型能源战略卓有成效,新能源的开发、研究、技术更新和创新使得美国拥有页岩技术垄断、石油出口大国地位的确立,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和石油价格冲击力下降,进一步显示新能源战略的效率与作用。传统产业的就业技能已经不适应现代经济的需求,就业压力根本在于国民需要时间追赶经济发展质量和节奏。美国国民已经深切感受到这种变化,正在用时间和努力追赶经济转换的节奏与品质。美国失业率两年变化的进展已经表明,压力是一种动力和潜力。由于市场与国内外理解角度和解析方法的差异,使得美联储政策被误解,这也是对美国经济存在悲观看法的重要原因。

美国战略的定位与目标。任何一个国家经济战略的作用是不容忽略的,尤其是在高科技极其发达,国家竞争日趋激烈时期,国家战略的意义与作用更加重要。美国国家战略核心就是保全和保护美元霸权,美元霸权对美国经济利益乃全球战略的推进是根基。美国战略定位决定美国竞争目标明确,即美元货币对手就是美国国家战略的目标地,如欧元、人民币等都在其中。我国货币改革开放的宗旨应以人民币自由兑换和国际储备地位为目标,不要简单化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与美元全球化之下的美国战略形成利益冲突,这样不利于我国金融竞争力的发挥和实现,我们应该面对现实选择战略与对策。尤其是当前美元战略目标的稳、准、狠特点十分突出,即对欧元决战期的战略对策十分明确与有效,欧元体系加剧瓦解概率加大。目前欧元问题不是在消化矛盾和压力,反之是在消耗实力和积累问题,不对症的救助措施不仅救助不了欧元,反而使得欧元的前途更加悲观和渺茫,最终欧元体系被瓦解的趋势将逐渐显现。但欧元爆发危机概率极低,因为欧元区并不存在体制与体系的风险,各自为政和独立特色是各自风险屏障保护的基础,欧元只是因问题严重而瓦解,并不会发生金融危机,甚至摧垮欧洲。美元和欧元是对手,但美国经济和欧洲经济是同盟,既有实力特权和特色,又有合作基础与战略目的。美国会击垮欧元,美国也会反手救助欧洲经济。

二、国际金融新动向判断

资金价格上涨与资产价格下跌的新组合。目前伴随美联储政策宽松的长远规划,金融市场已经呈现资金价格上涨与资产价格下跌的态势,即债券、证券收益率高企,资源价格包括石油、黄金等资产价格下跌严重,使得资金融资成本付出增大,投资之后的收益率减少,甚至亏损。这并不是市场自然的现象,其中的战略规划十分巧妙甚至诡异,对美联储政策解读误区严重。美联储从前年9月推出扭转操作,这就已经告诉市场其操作手法的转变。美联储已经明确宽松政策的转型,即卖出较短期限国债,买入较长期限的国债,从而延长所持国债资产的整体期限,这样的操作将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美国没有继续开动印刷机器,而是采取扭转操作的方法调整结构与期限,针对债市进行抛售短期买入长期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政府融资成本、压低债市的借债利率,这种方法与路径可以有效避免政府借债成本,同时打压利用金融动荡榨取投资资本,结果是欧美一些资本的外逃转移造成欧美股市动荡,但却铺垫市场理性与发展潜力的积淀,并实现没有开动印刷机却刺激经济和繁荣资本市场的调剂作用,直接抑制了不理性的投机性,所以“热钱”的概念在美欧日并不存在,对世界范围的膨胀起到良好抑制作用,促进了美国实体经济发展。打击虚拟金融炒作投机、降低实体企业的经营压力,这才是货币政策的正道,也是美联储宽松政策的真谛。扭转操作是扭转经济的正路、是对自己第一轮印钞的纠正,这是一种睿智的对策组合。

资金流量实力与资产速度规模的新结构。伴随我国6月初的银行流动性紧缩,资金撤离发展中国家舆论混杂。其实从资本市场资金流动实际看,资金有进有出是常态,资本流入流出是正常,而心里的恐慌、心态的非理性使得对资金流动出现偏激理解。实际状况在于:资金流量的主体是发达国家,资产流速是以发展中国家为主。全球资本流动的三分之二是发达国家主导,既有有实力的金融市场,更有有势力的跨国公司,即使有资金撤离的“热钱”概念,其流向是由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所为,调动与刺激资金流动加快的主体是发达国家特性。资料显示,2011-2013年国际资本流动呈持续回升趋势,国际资本流动回升的趋势不断加快。据联合国贸发组织预测,2011年外国直接投资可能达到1.4-1.6万亿美元,接近危机之前的水平;2012年,外国直接投资可能进一步增长至1.7万亿美元;2013年,外国直接投资可能达到2万亿美元,超过2007年创下的历史最高记录。从资金流动的结构看,发达国家占主体的格局并未改变,目前市场是在淡化国家定义,而突出跨国公司效应,进而混乱定性,使得资金流向的评价过于偏激。尤其是美联储重新组合美联储资产的结构与配置,实际上是实施锁定资产规模、利润收益以及结构配置的高端策略和技术方法,结果是表面上为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在减少,短期资金数量在收缩,但实际上则是全球发生了日本央行的再宽松、欧洲央行的继续宽松,澳大利亚、新西兰、巴西、印度等很多国家的继续宽松,直接产生全球流动性的增量,美元战略性转折调动全球资金规模,稳定了甚至扩张了全球市场资金规模和数量。全球金融市场的局面是流动性不变,价格在变,资产组合在变。

资金投资价值与资产投向产业的新分化。研究美国金融问题被忽略的关键点在于美国上市公司与跨国公司的创造力价值,而全球资金投向的扭转恰好是受制于美国金融战略的设计与规划。包括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创新盈利高峰年、美国新能源实业处于商业投资回报期,美国制造业产业转入升级换代转型期等,这些都构成资金投向的吸引力和青睐度,进而再去解读金价暴跌,其实是全球金融资产和资金结构重组的结果,黄金牛市并未结束,而是股市高涨吸纳资金流量,未来股市调整就是金价上涨空间。资金投资回报率和价值的分化导致资产投向的转移与分化。从全球其他市场看,2012年全球股票整体上涨13.43%,其中亚洲(除日本外)上涨19.42%,成为股票市场表现最好的地区。而日本股市从去年10月至今已经上涨80%。新兴市场国家中的土耳其、埃及、菲律宾等国股票市场上涨都超过了40%,其中土耳其股市上涨60.53%,成为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公司(MSCI)全球指数成分中涨幅最高的国家。发达国家中,德国、比利时、丹麦和奥地利股票涨幅均超过20%。相反,巴西成为2012年主要经济体中股票表现最差的国家,全年下跌3.5%。金砖四国中的俄罗斯和印度股票市场表现符合预期,全年分别上涨了9.61%和27.86%。从股票的不同类型看,小市值股表现更佳,增长型股票表现优于价值型股票。2012年全球债市上涨4.32%,全球房地产指数上涨16.13%,商品类资产仅上涨0.26%,对冲基金表现平平,全球对冲基金指数仅上涨3.23%。目前看,全球更重视实体经济的转型与调整,投资资金与资产的重心已经产生分歧与分化。这预示未来世界不均衡将扩大而非缩小,新一轮产业竞争、产业再分工即将开始。资金投向更注重价值收益率,资产投向更关注产业效率优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