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3年第54期 谷源洋:美联储“退出QE”尚存在悬念与变数

  • 时间:2013-08-0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全球要事报告》第2次专家会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谷源洋荣誉学部委员在会上指出,伴随着就业市场状况持续改善,美联储调整和退出量化宽松(QE)预期再度增强,但依然存在众多悬念和变数,发展经济体应冷静观察,抓紧时间,做好应对准备。

 

一、美国经济尚未步入强劲阶段

从今年第一季度经济数据来看,美国经济情况不尽如人意,由于个人消费支出增幅从3.4%修正至2.6%,美国商务部把第一季度的年化经济增长率从2.4%下调到1.8%。然而,即将公布的第二度经济数据,将会采用新的统计方法,将更多“隐形财富”纳入到经济数据之中,这将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较原统计方法增加大约3个百分点,再加上今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将会提速,2013年美国经济增长率超出2%是大概率事件。然而,国际金融机构对今明两年的经济表现,却与美联储预期不同,显得有些低调。7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美国2013年预期增速由1.9%下调到1.7%,主要依据是今年3月奥巴马政府启动“自动减赤”计划。

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QE)是“数据驱动”的退出,如果经济数据继续向好,美联储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削减月度购债规模;假若经济复苏形势生变,遭受到挫折,美联储将会延后QE退出时间。当前美联储虽然对美国经济预期抱有“乐观和自信”,但是对美国经济究竞能好到什么程度,美联储心中也未必有底数。

二、美联储尚未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美联储推出的QE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QE起到了压低社会融资成本、稳定金融市场、推动经济复苏的作用。尽管美国经济仍不温不火,但毕竟朝着改善的方向发展。因此,美联储最终退出QE,是货币政策从宽松回归到常态是必然的趋势。但货币政策的转折需要选择一个恰当的时间点。各方预计是今年的9月或者12月,美国国会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减弱货币政策“踩油门”的力度,但并非让货币政策“急刹车”。美联储减少购债规模与真正退出QE是两个既相互关联又有所不同的概念。美联储退出QE将是一个循序渐进、温和的过程。在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仍然处于脆弱和不稳定的时期,美联储适当拖长结束QE的时间,会给自己留下更多的进退余地。

三、美联储不会轻易放弃刺激住房市场政策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着力点是促使住房市场好转,而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是美联储刺激住房市场复苏采取的重要政策工具。MBS现已超过1.1万亿美元,按每月400亿美元的速度扩容,到年底将达到1.5万亿美元的水平。MBS已经发挥了它的应有作用,住房市场正在“筑底反弹”,居民房贷、新房及旧房销售量及其销售价格双双回升,其中新房销售价格创下2007年以来的新高,对拉动美国经济复苏功不可没。然而,在今年晚些时候,美联储究竟是先削减购债规模,还是先削减MBS,抑或两者同时缩减?迄今仍然是一个悬案,各方判断也不一致。如果美联储过早收紧MBS闸门,将会“处于进行时”的住房市场复苏浇上冷水。因此,预计美联储可能采取的方式是率先逐步减少国债购买量,而后再停止MBS购买量。房产市场持续升温对美国经济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包括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增加就业岗位、房价上涨的“财富效应”拉动消费支出增加等等。

四、美联储上调短期利率的时间仍相当遥远

美联储多数高层官员认为美联储不急于上调短期利率,即使启动退出QE进程,也只能是调整购债的存量与总量,短期内不会调升利息,这样做可以使企业能够继续获得低息融资,确保美国经济持续性的好转。

伯南克已经明确表示失业率降到6.5%并不是美联储加息的时机,只有失业率降到6%时,才会考虑调升短期利息的问题。按照美联储最新预计,今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2%-7.3%,略低于早先预测的7.3%-7.5%,而明年美国的失业率将降至6.5%-6.8%。因此,美联储加息将是调整购债规模及退出QE之后的事情,两者保持有较长的时间差。在2015年前甚至更晚些时候,联邦基金率将继续保持在0-0.25%的超低水平以上,其主要原因是失业率仍然偏高、财政支持力度“相当有限”以及通胀率甚低。

五、新兴市场国家应及早采取针对性改革措施,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变化的逆风袭击

美联储调整和退出QE是美国国内的事情,但产生的影响却具有全球性。从当前态势分析,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并没有仿效美联储做出改变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欧洲央行仍然维持0.5%的主导利率不变,甚至存在再度降息的空间;日本央行宣布保持现有零利率政策不变,并承诺继续以每年60-70万亿日元的速度扩大基础货币规模,导致美元兑日元汇率再次升破100日元大关。

然而,在美联储调整和退出QE的大趋势下,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着资金撤离、货币贬值、国债收益率提升、美元走强的压力。美元指数攀升不仅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扬,加剧“输入型通胀”风险,同时增加了美元贷款成本等多方面的挑战,成为新兴经济体经济持续下行的重要外部因素。IMF的最新预测报告已经将2013年新兴市场国家的GDP增长率下调至5%。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必须清醒地看到,美国实施QE和退出QE带来的热钱流入和流出,都会让新兴市场国家付出代价,易引发金融市场动荡乃至危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