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3年第53期 陈凤英:2013年世界经济走势分化

  • 时间:2013-08-0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近日,《全球要事报告》第2次专家会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召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会上指出,2013年世界经济发展逐渐稳定,全年经济增速偏低,但下行风险下降,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基本渡过难关,增长趋向坚挺,新兴市场经济麻烦增多,但温和增长可期,全球发展分化,结构问题凸显。

 

一、全球经济由“双速”转向“三速”发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今年世界经济发展描述为“三速复苏”,认为随着发达国家经济走势出现分化,世界经济正从“双速复苏”走向“三速复苏”:增长最快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发展中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第二类“中速”增长区,包括恢复中的美国、北欧和发达资源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第三类是“低增长”区,包括欧元区和日本。

(一)全球经济温和增长。首先,发达国家基本脱离“危险”区。欧洲央行“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等措施,基本排除欧元解体之虞;美国两党作一定妥协,使财政“悬崖”变“斜坡”,影响难免,但危机暂时避免。其次,不平衡温和增长。IMF预测,今年一季度世界经济增长2.75%,全年将增长3.1%,与去年持平。其中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增长放缓,但仍是全球亮点和主要引擎。发达经济体需求疲软,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仍然乏力。今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经济将分别增长5%和1.2%,前者比2012年的高0.1个百分点,后者持平,2014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8%,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将分别增长5.4%和2.1%。三是国际贸易和投资恢复性增长。世贸组织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货物贸易仅增长2%,远低于2011年的5.2%,预计2013年将增长3.3%,仍低于过去20年的5.3%平均水平。联合国贸发会议报告显示,2012年全球直接投资(FDI)较上年剧降18.3%,预计2013年将回升8%。

(二)发达国家经济形势分化加剧。美国经济回升步伐加快,欧元区继续低迷,美日欧经济走势分化短期内难以扭转。当前美国经济数据较亮丽。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其中私人消费和企业投资为主要支撑。就业率逐步攀高,股市高涨,房市升温,长期低利率政策引发过热忧虑。近来日本力推量化宽松政策,拉动日元贬值,短期内经济出现反弹。日本政府公布,今年以来经济保持继续增长势头,一季度GDP增长3.5%,为去年四季度以来连续两个季度正增长,个人消费增长0. 9%,出口增长3.8%,私人住房市场开始向好。欧洲经济仍然处于下滑困境,并面临长期低迷。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欧元区今年一季度GDP负增长0.2%,失业率升至12.1%,一些国家青年失业率创新高,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分别高达27%、26.8%和17. 8%。经济持续低迷,使欧洲央行近期被迫调降利率。IMF最新预期,今年美日欧元区经济将分别增长1.7%、2%和-0.6%,明年可能有所回升,分别增长2.7%、1.2%和0.9%。

(三)新兴市场经济面临转型挑战。亚洲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领头羊。亚洲中产阶层人口快速增加,内需增长势头强劲,但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率提升乏力等问题。IMF预计,2013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将由上年的6.5%回升到6.9%。非洲发展前景看好。非洲经济提速得益于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众多、资源开发不断推进、积极引资等因素。IMF预计,201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GDP增长5.1%(去年为4.9%),新兴大国遭遇增长瓶颈。受外需减弱、通胀压力、经常账户和财政赤字增长等影响,近年“金砖国家”增速显著下滑。据IMF估计, 2013年将分别增长5.6%、2.8%、2.5%和2%。新兴市场“自主增长”动力待观察。危机后,新兴市场纷纷转向挖掘内需和扩大公共开支,但结构调整难度大、阻力多、时间长,经济增速普遍放缓。

二、经济与金融风险尚未根本缓解

(一)结构性问题凸显,增长后劲不足。1、贫富分化进一步扩大。联合国近期报告称,目前全球1%的富人拥有全球近半财富,两极分化现象加剧。2、劳动力市场“僵硬”。2012年全球失业人口超过2亿,其中发达国家年轻人失业率和长期失业率均达到警戒水平。目前全球就业率降为“二战”以来最低水平。3、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产能过剩问题均较严重,美国近期虽现“好兆头”,但结构改革未真正起步,增长的可持续性存疑。日本“安倍经济学”短期刺激效应显现,但长期隐患增大。

(二)债务问题累积,长期隐患未除。发达国家面临沉重债务和减支与增长困境。据IMF统计,2012年发达国家的政府债务累计达48.94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10. 2%,七国集团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达124.8%,比上年高4.7个百分点,2013年将微降至123. 9%,其中美、日、欧元区的政府债务2012年分别达106.5%、237.9%和92.9%,到2018年将分别为106.7%、242. 8%和90%。近年,发达国家纷纷出台减支增收措施,但财政整顿路途漫长。美国启动自动减支机制,10年减支1.2万亿美元,其中2013财年减支854亿美元,预计将拖累当年经济增长0.6-1个百分点。欧元区面临财政紧缩和经济增长两难困境,收紧过度将加大衰退程度。日本政府负债率居全球榜首,仍逆势实行量化宽松,长期财政风险增加。发展中亚洲经济体债务增长过快,潜在问题丛生。由于外需显著减弱、外币(美元、欧元、日元)融资低廉,亚洲近年公私债务猛增。综合汇丰银行和标普数据,亚洲信贷与GDP的比率从2007年12月的82%攀升至今年的104%,超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水平。其中,香港从183%升至275%;韩国、新加坡分别从132%和87%升至166%和137%;马来西亚、越南、泰国分别从96%. 66%和74%升至117%、113%和98%。亚洲地区债券创纪录发行,整体杠杆率猛升。IMF总裁拉加德警告,过去5年新兴市场债务不断积累,其中外汇借贷增长50%,一旦资金流逆转,潜在风险巨大。

(三)流动性泛滥推升货币和金融风险。近年来,发达国家联手实施量化宽松,虽短期收效,但中长期加剧市场扭曲,激化潜在风险。实体经济“输血”不畅。发达国家企业借贷迄今无明显增长,表明新增货币供应多未进入实体经济,而是流向房地产与金融市场及新兴经济体,造成新的泡沫和失衡。资金无序流动加剧。随着美国经济继续回暖,国际资金异动可能性加大。近期,受美国可能提前退出量化宽松预期影响,流入新兴市场的热钱再度转向。据统计,6月投资者仅从新兴市场就抽离227亿美元。汇市再趋动荡。5月,新兴市场货币遭抛售,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贬4.9%,探2012年8月以来最低;巴西雷亚尔贬4.2%至近四年最低;南非南特贬8%;泰铢和菲律宾比索分别贬2.8%和2.7%。由此可见,尾部风险正向新兴市场转移,动向需高度关注,谨防“被危机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