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言论》2013年第52期 盘活人力资源存量 挖掘人力资源潜力

  • 时间:2013-07-26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当前,我国“人口红利”消失、老龄社会进程加快、劳动力人口绝对数量下降和高技能人才短缺等劳动力资源约束进一步凸显。应该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效率,推动大学生向产业工人转化,加快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吸引海外华人华侨,逐步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等措施,充分挖掘农民工、潜在农村剩余劳动力、大学生、事业单位、公务员和海外华侨华人的人力资源潜力。

当前我国大学生就业困难,而产业工人短缺;通用人才过剩,而高技能人才短缺; “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而“人力资源红利”潜力巨大。这表明,我国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已十分突出。劳动力资源约束不仅制约着我国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同时也影响到我国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战略目标的顺利实现。盘活人力资源存量,提升人力资源素质,挖掘“人力资源红利”潜力应该成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人力资源政策的基本国策。

一、当前我国遭遇劳动力资源瓶颈

(一)“刘易斯拐点”的出现标志着“人口红利”开始逐渐消失。“刘易斯拐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时所产生的劳动力供求拐点,即劳动力供应从无限供应到有限供应的转变。从2004年开始,我国的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以及内地某些地方逐渐出现“民工荒”,这标志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推涨了我国劳动力工资,结束了我国农村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历史,表明支撑我国过去3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廉价劳动力供给逐渐消失,我国“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

(二)老龄化形势严峻。截至2011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85亿人,占总人口的13.7%,比上年末提高0.47个百分点。预计到2013年底,我国老年人口总数将超过2亿,到2015年,老年人口总数将达到2.21亿,占总人口的16%,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按照联合国一个国家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数的10%或者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以上的统计标准,我国已经步入了老龄社会。

(三)劳动力人口绝对数量开始下降。2012年末,我国大陆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93727万人,比上年末减少345万人,占总人口的69.2%,比上年末下降0.6个百分点。这是相当长时期以来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量的首次下降。人口和劳动力的供给波动变化是长期的,预计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至少在2030年以前会稳步、逐步有所减少。

(四)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不断下降。我国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处于下降趋势,从1982年的22.28%,下降到2012年的12.1%。与此同时,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82年的15.68%下降到2012年的4.95%。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标志着我国新增劳动力增长放缓,而进入老龄人口的比例会不断上升,将进一步强化经济增长的劳动力资源约束。

(五)高技能人才短缺。随着经济结构的进一步转型和调整,我国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正飞速增长。麦肯锡报告称,2013年,接受调查的企业中有1/3很难找到高技能人才。到2020年,我国用人单位将需要1.42亿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技能人才。而如果劳动者的技能不能进一步得以提升,我国将面临2400万高技能人才供应缺口。

二、我国人力资源也具有诸多新的优势

(一)拥有大批接受过工业生产训练的农民工。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和制造业发展,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大国,也因此培养了一大批具有较高职业素养的劳动力大军,大批农村转移劳动力接触到了现代制造技能和方法,有的已经掌握了现代企业的管理理念。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截止到2012年底,我国农民工数量达到2.6亿,这些农民工的平均年龄是37.3岁,这将依然是未来10年我国产业发展主力军。

(二)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潜力巨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2012年底我国农村人口6.4亿,转移出去的农民工2.6亿,考虑到我国农业耕作效率不断提高和农村适龄人口中的在校学生以及丧失劳动能力的病、残、弱等群体,未来我国将会有1.5亿剩余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预计到2020年将会降至到3000万人左右。农村剩余劳动力能否真正“剩余”关键在于未来我国农业劳动生产与经营效率的提高。

(三)受过高等教育人群数量迅速上升。随着1998年我国大学生招生规模扩展,我国高等教育蓬勃发展,受过高等教育学生规模迅速膨胀。目前我国接受过高等教育人群接近1亿。世界银行预计,到2030年我国受过高等教育人数将突破2亿。与美国相比,当前我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相当于美国劳动力数量的三分之二,到2030年我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将超过美国所有劳动力人口数。

(四)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是巨大的人力资源“蓄水池”。长期以来,我国实行的是“体制内”与“体制外”人事管理的“双轨制”,即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享有较高福利与较完善的社会保障,而私营企业社会保障水平普遍比较低。因此,加入公务员队伍与事业单位成为我国社会就业的香饽饽,“体制内”就业也成为很多名牌大学毕业生的首选,“体制内”聚集了一批社会精英。截止2012年底,我国公务员总数为708.9万人,全国事业单位有3000多万正式职工,还有900万离退休人员。目前,我国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还没有形成完善的人事退出机制,“体制内”成了我国人力资源巨大的“蓄水池”,行政与人事管理制度缺乏适当的灵活性,导致一大批人力资源错配和低效配置。

(五)全球海外华人华侨数量增长迅猛。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不断与世界融合,移民、出国留学、海外创业等全球海外华人华侨数量剧增。目前,全球华人华侨已超过5000万人。全球海外华人华侨普遍具有知识水平高、国际化程度高和开拓冒险意识强等特点,是优质的人力资源。随着我国经济对外开放程度向纵深方向发展和我国吸引海外人才政策日臻完善,全球海外华人华侨将会起到引领我国经济转型的作用。

三、盘活人力资源存量,挖掘人力资源潜力

(一)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发挥产业工人技能优势。盘活农民工人力资源存量,积极引导一批有资金、有技术和有经验且创业意识强的农民工返乡创业,带动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鼓励地方政府成立招商引资返乡创业服务领导小组,加强农民工返乡创业组织领导。通过统筹城乡创业服务平台,为农民工返乡创业提供全流程服务。加快农民工返乡创业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争取资金扶持,优化企业投资环境。强化农村创业信息化建设,提高返乡农民工创业质量。加大农村创业资金的扶持力度,拓宽返乡农民工创业融资渠道。

(二)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效率,继续释放农村劳动力“红利”。加强农业科技创新能力条件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继续实施种业发展等重点科技专项,加快粮棉油糖等农机装备、高效安全肥料农药兽药研发,推进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和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建设,切实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效率。按照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发展要求,引导农户采用先进适用技术和现代生产要素,加快转变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充分利用各类培训资源,加大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培训力度,提高他们的生产技能和经营管理水平。

(三)推动大学生向产业工人转化,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优质劳动力。改变大学生求职观念,鼓励大学生工厂就业,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加强企业与高校合作,加大对大学生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大学生产业技能,鼓励其成为蓝领工人,为经济转型提供高素质技能人才。出台税收优惠政策,鼓励有技术和实用专利的大学生投身于实体经济创业。鼓励大学生向农业、建筑业、制造业、商贸等传统产业就业,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智力支撑。

(四)加快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鼓励劳动力自由流动。在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逐步推广人事聘用制度,完善岗位管理制度,普遍推行公开招聘制度和竞聘上岗制度,建立健全考核奖惩制度,形成健全的管理体制、完善的用人机制和完备的政策法规体系。国家确定事业单位通用的岗位类别和等级,事业单位则按照有关规定自主确定岗位,自主聘用人员,实现按需设岗、竞聘上岗、按岗聘用、合同管理。按照“老人老办法”、和“新人新办法”,统筹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养老保障制度,逐步消除公务员、事业单位与企业的二元社会保障制度。

(五)多管齐下吸引海外华人参与我国经济建设,提升我国经济全球竞争力。继续实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重点引进具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在国际知名企业和金融机构担任高级职务的专业技术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或掌握核心技术、具有海外自主创业经验,熟悉相关产业领域和国际规则的创业人才。建立人才移民制度,改革国籍、绿卡和签证制度,完善移民“绿卡”制度,简化往返国内的签证手续等吸引海外顶尖人才回国或入籍。建立与产业结构调整相适应的配套国家风险基金与担保机构,通过与产业、项目、资金相结合的政策吸引和凝聚海外高端人才。建立留学人员创业导师库和留学人员回国创业榜样库等制度,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创业提供培训和导向服务。

(六)适度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延缓我国劳动力人口数量下降的趋势。面对新的人口形势变化,再造人口资源比较优势,是未来人口政策调整中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我国应实施“生育自主、倡导节制、素质优先、全面发展”的新人口政策。近期应调整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有计划地放开二胎生育政策。首先,选择部分在城市地区和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农村地区放开二胎试点;其次,在实行“一胎半”政策的地区逐步放开二胎(即有的地区第一胎为女孩的夫妇可以生二胎),最终实现全国全面放开二胎的目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