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3年第121期 我国天然气行业发展建议及保障措施

  • 时间:2013-12-12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为保障国内资源供应,建议开发鄂尔多斯盆地、四川盆地、塔里木盆地和南海海域,建设西北通道及“鄂尔多斯-安平管道”,完善长三角、环渤海、川渝地区管网,发展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站,建设国际油气通道,推动资源价格谈判,保障进口资源来源安全;简化天然气分布式利用项目审批程序,适当放宽液化天然气进口资质,鼓励非国有资本参与资源开采与进口,推广天然气新定价机制,提高难开采煤层气区块的财政补贴标准,制定鼓励天然气进口的财政补贴和税收减免政策。

 

一、我国天然气供需现状和预测

(一)生产。2012年,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1077亿立方米,较2011年增长6.5%。预计到2015年,我国国内的天然气生产量将达到1400-1550亿立方米。到2020年将达1700-2000亿立方米,2025年将达到2300-2600亿立方米。

(二)消费。2012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为1471亿立方米,较2011年增长13%,天然气进口量达到425亿立方米, 增长31.1%。结合目前的天然气消费实际情况,预计2015年,我国天然气消费将达到2000-2400亿立方米,到2020年将达到2700-3600亿立方米,2025年将达到4500-5500亿立方米。

(三)对外依存度。目前我国天然气主要来源于境内生产,境外供给只占到21%。2011年,包括管道天然气和LNG在内的天然气净进口量相比2010年上升124%,达到了314亿立方米,天然气进口依存度从2010年的11%上升到了2011年的21%。2015年,预计我国天然气缺口将达近1000亿立方米,到2020年,由于国内产量增长趋势基本不变,而天然气需求量将剧增,该缺口或将达到1500亿立方米。

二、行业发展的重点任务建议

作为清洁、高效、方便的能源和风能、太阳能发电补充能源,天然气发展对于我国现阶段能源结构调整具有十分重大意义。目前,天然气消费量远远超过国内产量,形成巨大缺口。对此,我国应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予以应对。

(一)突破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勘探开发利用技术瓶颈,促进核心设备研发和国产化,推进非常规天然气科学、可持续发展。第一,加强煤层气重大基础理论研究,加强关键技术装备研发。以沁水盆地和鄂尔多斯盆地东缘为勘查开发重点,争取取得单井产量突破,实现产量快速增长。力争在新疆等西北地区低阶煤层气勘探取得突破,探索滇东黔西高应力区煤层气资源勘探有效途径。第二,通过加大科技攻关和对外合作,引进、消化、吸收先进技术,掌握适应我国页岩气资源状况的勘探开发生产和管理技术。研究适用于我国实际情况的勘探开发装备,实现核心设备的自主化生产。培育专业化技术服务公司,不断降低勘探开发成本。开展全国页岩气资源潜力调查与评价,优选一批页岩气远景区和有利目标区。

(二)重点开发鄂尔多斯盆地、四川盆地、塔里木盆地和南海海域四大气区,持续提高新增探明储量,保障天然气供给。加强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力度,重点开展鄂尔多斯盆地、四川盆地、塔里木盆地和南海海域四大气区勘查开发工作,持续提高新增探明储量,夯实资源基础。同时,快速提高主要气区产量,建设西南、鄂尔多斯、塔里木等三个年产量300-400亿立方米的大型陆上天然气生产基地,以及南海海域年产量200亿立方米的大型海上天然气生产基地。

(三)根据全国天然气管网布局,加快建设储气工程设施,改善储气能力严重滞后问题,保障天然气调峰应急需求。在长输管道沿线,按照因地制宜、合理布局、明确重点、分步实施的原则,配套建设储气调峰设施。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等省(市)储气设施建设起步较早、基础较好,今后以逐步完善现有储气库和新建地下储气库为主,辅以LNG中小液化装置和LNG接收站储罐。上海、江苏、浙江等省(市)地下储气库建设条件较差,可建立以LNG储罐为主,地下储气库和中小储罐为辅的调峰系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和云南等省(区)储气系统以LNG接收站储罐为主,中小储罐、地下储气库及中小液化装置为辅。安徽、湖北、湖南等省具备一定的地质条件,可建立以地下储气库为主,LNG中小储罐和中小型液化装置为辅的调峰系统。山西、河南、四川等省要利用枯竭油气藏建设地下储气库,同时利用上游气田解决部分调峰问题,辅之以可中断用户调峰和中小型液化装置调峰。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储气体系以地下储气库为主,应加快建设新疆呼图壁、榆林等枯竭油气藏储气库。

(四)统筹规划主干管线,逐步完善区域管网。第一,重点建设西北通道、“鄂尔多斯-安平管道”,加快构建沿海主干管道。重点建设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D线、西气东输三线和中卫-贵阳天然气管道,将进口中亚天然气和塔里木、青海、新疆等气区增产天然气输送到西南、长三角和东南沿海地区;建设鄂尔多斯-安平管道,增加鄂尔多斯气区外输能力。同时,加快沿海天然气管道及其配套管网、跨省联络线建设,逐步形成沿海主干管道。

第二,加快建设区域管网,重点完善长三角、环渤海、川渝地区管网,基本建成东北、珠三角、中南地区等区域管网。加快联络线、支线及地下储气库配套管道建设。建设陕京四线,连接长庆储气库群和北京,满足环渤海地区调峰应急需要。积极实施西气东输、川气东送、榆济线、兰银线、冀宁线等已建管道增输和新建支线工程。适时建设冀宁复线、宁鲁管道等联络线。建设东北管网和南疆气化管道,改造西南管网。积极推进省内管网互联互通。

第三,根据煤层气资源分布和市场需求,统筹建设以区域性短距离中压管道为主体的煤层气输送管网,服务于周边区域。在页岩气勘探开发区,建设气田集输管道、小型LNG或压缩天然气(CNG)利用装置,并根据勘探开发进展情况,适时实施建设页岩气外输管道。

(五)大力发展LNG接收站,建设国际油气通道,推动资源价格谈判进展,保障进口来源安全。第一,抓紧建设LNG接收站、扩大已建LNG接收站储存能力,快速提高进口能力,保障进口来源。北美天然气市场供应充足为全球天然气市场供需长期宽松提供了基本条件,我国应抓住机会,抓紧建设LNG接收站、扩大已建LNG接收站储存能力,加快在建项目的建设速度,适时安排新建LNG接收站项目,提高LNG进口接收能力。另外,应同时考虑满足中心城市及辐射地区的应急调峰需求,增加主要消费区LNG接收站,提高主消费区储气能力,适度发展小型LNG液化和气化站,解决局部地区不同用户的用气问题。

第二,加紧建设西北(中国-中亚)、东北(中俄)、西南(中缅)三大管道气进口通道,稳步周边天然气市场供应。

第三,尽快突破长期不决的中俄天然气价格谈判,推动东线建设尽快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以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气源经东北入境的东线线路为突破重点,慎重对待并可适时放缓中俄西线进口的谈判进程,极力避免形成与欧洲地区争夺俄罗斯西西伯利亚气源的不利局面,可以利用中俄西线作为谈判筹码降低中俄东线的长期协议价格,推动东线建设尽快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利用东线进口气源提高东北和华北地区长期供气能力,逐步降低东部地区对西气东输气源的依赖,促进气源结构多元化,提高进口经济性。

(六)鼓励天然气在电力、工业、交通领域的广泛使用,提高资源利用率。第一,适度放宽天然气发电,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实现天然气替代煤,优化能源消费结构。东部既是煤炭和电力消费中心,又具有较高的价格承受力,大力支持天然气发电作为调峰电源,适度放宽天然气作为基荷电源,对电煤逐步实现规模性替代,有利于满足东部地区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

第二,鼓励和支持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充分发挥天然气调峰能力,发展天然气发电与风电、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的综合互补利用,弥补储能技术和智能电网尚未成熟的不利因素。同时,加快上述项目的推动示范进度。

第三,鼓励天然气在东部地区作为工业燃料替代煤炭。根据各地实际情况,适时调整天然气在部分区域利用方式,不但能够抑制煤炭消费过快增长,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实现从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的稳步过渡,为其他地区调整能源结构做出表率,提供有意义的参考和借鉴,而且有助于改善局部区域日益恶化的空气质量和生态环境。

第四,利用天然气经济性高、清洁、高效的特点,大力发展天然气应用于交通领域,鼓励LNG汽车和船舶燃料等高效天然气利用项目。

三、保障措施

(一)简化天然气分布式利用项目行政审批程序,适当放宽液化天然气进口资质,鼓励民间资本通过招投标等形式参与资源开采与进口。第一,简化天然气分布式利用项目行政审批程序,加快落实“十二五”期间1000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和10个分布式能源示范区域。第二,以非常规天然气为突破口,以公开招标形式吸引各类资本以参股、合作甚至独资的形式进入上游领域,推动形成竞争性开发机制。第三,适当放宽液化天然气进口资质,鼓励民营资本参与投资和进口天然气。推广新疆广汇进口管道天然气和东莞九丰进口液化天然气做法,逐步取消天然气进口限制,促进供应主体多元化。继续鼓励民间资本参股天然气管道建设。第四,实施天然气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及向第三方提供准入服务,深入研究管网专营化运行管理机制,为培育竞争性市场创造基本条件。

(二)加快推广天然气新定价机制,逐步理顺天然气与可替代能源比价关系。建立上下游价格合理传导机制,允许地方建立价格传导机制,完善对低收入群体的财政补贴机制;研究推行天然气季节性差价和可中断气价等差别性价格政策,鼓励实施阶梯气价、调峰气价等;在天然气价格逐渐放开、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市场气源日趋丰富的基础上,总结上海石油交易所的液化天然气现货交易经验,研究建立国家级天然气现货交易市场,并在远期进一步建立天然气期货交易市场,发挥市场价格发现和价格指导作用,增加供气保障的安全性和灵活性。

(三)推出“提高开发难度大的煤层气区块的财政补贴标准,减免页岩气探矿权和采矿权使用费,免征页岩气勘探开发进口设备关税,制定鼓励天然气进口的财政补贴和税收减免政策”等国家税费支持政策,推动行业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