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3年第106期 加强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能力建设

  • 时间:2013-11-15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当前,我国经济正面临国内外多种因素影响,挑战与机遇并存。加强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能力建设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为此建议:化解国内经济风险,夯实参与全球金融治理基础;加快金融改革,提高金融实力;加快金融机构“走出去”步伐;打造结构合理的人才队伍;加强与周边、金砖国家等金融合作;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和积极筹备我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等。

一、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成绩与不足

(一)主要成绩。包括:我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地位有所上升。目前,中国在IMF中的份额将达6%左右,各国占比排名第二位;中国籍人士担任基金副总裁和秘书长,提高了新兴国家话语权,优化了基金治理结构;借助二十国集团(G20)各次峰会积极阐述自身理念与主张;加入国际清算银行、巴塞尔委员会、金融稳定理事会等。上述积极措施大大增加了我国全球金融治理参与度、话语权与影响力。

(二)主要不足。包括:历史承续导致的不足,历史上我国金融体系较发达国家落后,国力水平不足,虽加入IMF较早,但是以深入了解情况和力所能及地改变发达国家不合理主导格局为主要任务,并无改变该组织规则的意图。话语权不足,发达国家是IMF长期领导者,新兴国家是较典型的被领导者,即使我国经济实力近年来有较大程度提升,但受国际经济和政治历史格局制约,并未获得与自身实力相称的话语权,欧洲、美国和日本仍是IMF话语权的主导者。发挥影响的策略与技巧不足,某些情况下,我国提出的主张反而成为少数国家挤压中国索要利益的借口。我国金融实力不强导致的影响力不足,我国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尚在推进过程中,金融机构大而不强,国际竞争力仍较弱,外汇储备结构仍有待优化、对外投资能力较弱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高等因素,都制约了我国金融国际影响力,阻碍了我国在参与全球金融治理中影响规定和制定规则的能力。

二、合理确定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阶段性目标

目前,我国迫切需要立足国内外实际,确定较为客观和合理的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阶段性目标。

(一)努力营造公平、公正、包容和有序的国际金融秩序。采取积极措施,改善对全球经济治理发挥重大影响的机构决策机制,提高参与方的公平度与有效性,增进相关机构高管人员代表性;推进国际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围绕各国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提高主导国家在全球金融监管方面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加大我国等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监管领域应享有的权利;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发挥人民币及特别提款权(SDR)的作用,推动建立币值稳定、供应有序和总量可调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督促主要储备货币发行经济体实施负责任的货币政策、保持其汇率相对稳定,增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对金融风险能力,缓解国际资本流动剧烈波动的风险。

(二)积极推进IMF治理机制的改革。明确我国对IMF治理机制改革的核心要求;强调根据各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享有权利;加强在制度设计上的参与力度;继续增加高级管理人员构成代表性;在国际金融监管领域实现公平性突破和扩大SDR使用范围及优化SDR货币篮子结构。全面提升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在IMF中的地位和作用,与各新兴大国密切合作,增加各发展中国家基础投票权的比例;力求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在IMF组织中扮演一个公平、公正的具有一定领导力和影响力的角色;立足各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发展贡献,继续争取有利于世界金融发展的份额结构;促使IMF加强和改善对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宏观经济政策的监督;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防范金融风险的跨境传播;保持主要储备货币汇率相对稳定;及时审查和修订现有双边监督规则;督促储备货币发行国实质性承担调整国际收支不平衡的责任。

(三)加深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加大全球资本流动监测力度,加强对各类金融机构和中介组织的监管,增强金融市场及其产品透明度,建立早期预警机制、加强影子银行体系监管、加强对信用评级机构的监管,积极落实简单易行、便于问责及平衡金融监管和金融创新的监督原则。

(四)稳定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粮食、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暴露了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监管的不足,对全球经济发展构成了威胁。围绕相关环节,在G20框架下建立涵盖生产方、消费方和中转方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治理机制,初步形成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则。

(五)改善跨国金融机构监管。主要目标包括:一是系统安全,确保金融系统以一个安全和稳健的方式运作,避免出现由一个公司或一个市场蔓延到其他地方的传染性金融风险。二是投资者保护,确保金融市场的普通私人客户能得到银行或投资顾问的公平对待,并在这些银行和投资顾问公司倒闭时为其提供相应的保护措施,避免其财产损失。三是市场功能完整,确保金融市场在尽可能有效的情况下运作,防止操纵市场并提高市场的流动性,以保护投资者信心。

(六)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积极推进国际货币多元化。立足现实,在承认美元主导地位基础上,努力提高人民币国际化水平,并充分发挥其他国际货币积极作用,加快推进国际货币多元化进程;积极促进主要国际货币汇率的政策可协调性;积极扩大SDR使用范围与规模,力争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构成中。

三、提高中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能力的建议

总体看,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整理应把握两个原则。其一,积极营造有利于我国经济稳定发展的国际环境;其二,为世界经济稳定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金融治理制度框架。主要措施包括:

(一)化解国内经济风险夯实参与治理基础。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正面临国内外多重矛盾挑战。就国内因素而言,转变经发展方式,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任务艰巨。产能过剩严重与经济质量不高,产业核心竞争力不足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经济失衡问题普遍存在。就国际因素而言,贸易保护主义盛行、人民币汇率问题喧嚣不止,使得中国开放型经济再平衡的外部环境趋于恶化。因此,必须切实化解国内经济风险,从而夯实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基础。

(二)加快金融改革,提高我国金融实力。重点做好放宽金融市场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设立银行等金融机构,完善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的职能,加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积极推进利率与汇率市场化,稳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大力提升金融要素市场化程度。

(三)加快金融机构“走出去”步伐。我国海外金融机构是我国经济金融实力发挥国际影响的重要载体,也是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战略支点。近年,我国多家金融机构“走出去”获得的较大进步,有效地夯实了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战略基础。只有我国金融加大走出去步伐,才能更好地适应国际规则,为影响规则和改变规则积蓄力量。在金融机构走出去的问题上,既要重视我国金融机构在相关国家建立分支机构,也要重视在风险与收益平衡条件开展跨国并购。

(四)打造结构合理的人才队伍。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既需立足经济和金融规模影响,也亟需大量国际化人才支撑。就现实看,人才战略对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具有关键作用。基于全球金融治理的综合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人才队伍中不仅需要包含国际化金融人才,同时也需要国际政治方面的战略性人才。补充我国金融人才数量与优化其结构亟待长期规划。

(五)加强与周边、金砖国家等合作。就我国现有国情和面临的世情看,参与全球金融治理不宜单打独斗,必须最大限度发挥与周边国家和其他有相同战略利益国家之间金融合作的作用。加强与周边、金砖和欧洲有关国家机制性合作,从而有效发挥我国经济金融潜能,在参与全球金融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六)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积极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积极扩大人民币的国际需求,积极推进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国际投资货币和国际储备货币,借助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的实践探索,加强境内离岸业务中心建设,争取在较短时间内大幅提高人民币境外使用规模,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与使用程度。

(七)积极筹建我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近年来,我国经济金融实力不断上升,已成为参与国际金融活动的重要主体。我国应该与世界其他国情相近的国家形成改善全球金融治理现状的合力,尽快设立金砖国家银行,加快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通过设立多国参与的有利世界经济金融发展的大型金融机构,形成对全球金融治理改革的倒逼机制,提高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能力,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水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