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3年第103期 建立国家开发银行资本金补充机制——国家开发银行资本金来源专题研究之一

  • 时间:2013-11-04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当前,国开行面临资本金不足的困境,与国有商业银行和国外政策性银行存在较大差距。按照银监会要求,未来五年国开行预计需要补充1560亿元核心资本。建议国开行通过扩大全国社保基金股份,新增地方社保基金和国有大型企业等战略投资者入股国开行,同时也可以采取债券市场发行长期次级债和混合资本债等方式,来增加附属资本。

国家开发银行在过去的近二十年发展过程中,在支持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实施、弥补市场缺陷和政府不足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年来,国开行随着因为规模不断扩大,核心资本不足成为其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张的严重障碍,建立国开行核心资本补充机制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国开行遭遇资本金不足的困境

(一)贷款规模不断扩大,融资规模相对有限。截至2012年底,本外币贷款余额为人民币64176亿元,贷款余额增长了16.14%,而融资债券规模同比只增长了6.12%,其融资规模远赶不上贷款规模扩张速度。

(二)核心资本扩张跟不上资产规模增长。2012年国开行核心资本和资产总额分别为4769亿元和7.69万亿元,较2011年分别增长了10.66%和20.28%。与此同时,贷款余额增长了16.14%。可见,国开行核心资本扩张未能跟上资产规模增长。

(三)与中国银监会关于核心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有差距。2012年6月中国银监会出台了新的资本金管理办法,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在2017年核心资本充足率达到8.1%和2018年底前核心资本充足率至少达到8.5%的要求,而目前国开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只有6.86%,与中国银监会的要求有较大差距。

(四)与其他五大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之间的差距更大。截止2012年底,交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五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07%、14.32%、13.63%、13.66%、12.61 %,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24%、11.32%、10.54%、10.62%、9.67%,而国开行分别为10.92%和6.86%,远远低于五大国有商业银行。

(五)也远远低于国外政策性银行资本充足水平。2001年以来,韩国产业银行(KDB)的平均资本充足率一直保持在16%以上,核心资本充足率在10%以上。2000年以来,印度进出口银行资本充足率也一直保持在20%以上。

二、国开行未来资本需求规模预测

(一)情景假设。依照未来资产不同扩张速度,分四种情景测算国开行未来五年核心资本需求规模,基本假设为:一是核心资本充足率按照中国银监会要求逐年提高,即在2013-2017年国开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6.5%、6.9%、7.3%、7.7%和8.1%。二是资产收益率保持不变,即按照2008-2012年平均资产收益率0.71%计算每年新增利润。三是平均风险资产权重系数保持不变,即按照2012年国开行0.9的风险资产权重系数计算未来五年风险资产规模。

(二)情景一:资产扩张年均18.5%。假定未来国开行资产规模继续按照2008年至2012年18.5%的年均增长率增长,每年净利润按照过去五年0.71%资产利润率计算,将净利润全部留存为股东权益。按照中国银监会要求,2013年国开行无需新增核心资本,2014年至2017年需要新增核心资本分别为608.35亿元、792.82亿元、1024.73亿元和1052.85亿元,五年新增资本金总规模为3394.25亿元。

(三)情景二:资产扩张年均13%。考虑未来五年我国经济增速将由过去的9.24%下降到7.5%,降幅达23%。再考虑到国开行的政策性银行定位,其人民币贷款市场份额不宜扩张过快,继续保持在目前7.75%的市场份额比较合适。此外,预计未来五年我国广义货币(M2)增速为13%左右。综上,情景二假定未来几年国开行总资产年均增速为13%,其他假设条件与情景一相同。将净利润留存为股东权益后,2013年无需新增核心资本,2014年至2017年国开行需要新增的核心资本分别为317.22亿元、404.41亿元、508.92亿元和633.77亿元,五年新增核心资本总规模为1562.41亿元。

(四)情景三:资产扩张年均11%。考虑到未来我国金融深化和金融资产多元化,情景三假定未来五年国开行资产规模年均增速为11%,其他假设条件与情景一相同。将净利润留存后,2013年无需新增核心资本,2014年至2017年国开行需要新增资本分别为217.69亿元、279.17亿元、351.53亿元和436.43亿元,五年新增核心资本金总规模为903.84亿元。

(五)情景四:资产扩张年均9%。假定我国金融市场进一步深化,情形四假定未来五年国开行资产规模年均增速降为9%。其他假设条件也与情景一相同。将净利润留存为股东权益后,2013年无需新增,2014年至2017年国开行需要新增核心资本分别为121.56亿元、162.10亿元、208.96亿元、262.94亿元,五年新增核心资本总规模为295.52亿元。

综合比较四种不同情景,我们认为,情景一有应对金融危机时期的特殊背景,不可持续;情景三和情景四偏于保守,唯有情景二资产扩张年均13%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以下将按照情景二方案设计,提出动态增加国开行资本的建议。

三、国开行战略定位决定其资本金来源

国开行总体战略定位是弥补商业性金融机构的空隙和市场造成的缺陷,以及弥补政府低效造成的政府失灵,依托现代金融企业管理框架,以落实国家战略为己任,支持国民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

一是坚持政策性银行属性不变。政策性银行存在前提是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这就决定了我国政策性银行不可或缺。国开行享受国家主权信用,能用较低成本募集资金,因此,不能走“上市”融资的道路,其资本补充应坚持公共属性资金为主的原则,实际经营在保持盈亏基本平衡的基础上,追求资金保值增值。

二是坚持落实国家重大战略方针不变。国开行未来应继续贯彻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筹集和引导社会资金,缓解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制约和薄弱环节,致力于以融资推动市场建设,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和城镇化建设,支持国内企业实施“走出去”的战略。

三是坚持维护国家利益不变。国开行支持的很多项目涉及国家安全及战略资源储备,部分投资项目属于国家机密,不易向外界公开相关投资及财务情况。这就决定了国开行未来不宜走资本市场上市的道路,不宜公开募集资金,而应选择私募定向增发新股方式。

根据国开行的战略定位,建议首先向部分老股东定向增发新股,扩大全国社保基金持股份额。其次,吸纳地方社保基金参股国开行,重点向中西部地区倾斜。最后,尝试引进大型国有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

四、补充国家开发银行资本金的建议

第一,在2015年前补充420亿元核心资本。如果按照总资产13%的速度增长,到2015年前,国开行需要补充420亿元核心资本,分别由全国社保基金和地方社保基金分摊。具体而言,全国社保基金再增加220亿元的资本金,新增加地方社保资金200亿元规模。届时,国开行2015年底的核心资本为7306.53亿元,财政部占47.30%,中央汇金公司占44.89%,全国社保基金占5.08%,地方社保基金2.74%。

第二,2016年新增508亿元,即在2016年前累计补充930亿元核心资本。若2015年前能顺利实现新增420亿元核心资本,则2016年需要继续新增508亿元,实现2016年累计增加930亿元核心资本的目标。具体而言,全国社保和地方社保基金各增加200亿元,其他战略投资者增资108亿元。届时,2016年底国开行核心资本为8689亿元,财政部占44.57%,中央汇金占42.30%,全国社保基金占7.04%,地方社保基金4.84%,其他战略投资者为1.24%。

第三,2017年新增632亿元,即在2017年前累计补充1,560亿元核心资本。若2016年前国开行能实现新增930亿元核心资本,则2017年需要继续新增632亿元,实现2017年累计增加1560亿元核心资本的目标。具体而言,全国社保和地方社保基金各增加200亿元资本金,其他战略投资者增资232亿元。届时,2017年底国开行核心资本为10726.28亿元,财政部占42.15%,中央汇金占40.11%,全国社保基金占8.23%,地方社保基金6.24%,其他战略投资者为3.27%。

第四,除了增加核心资本,还应考虑增加附属资本。首先,考虑发行长期次级债,按照不超过核心资本50%的比例计算,在国开行目前已发行1195亿元长期次级债的基础上,国开行到2017年前可以通过新发行长期次级债3970亿元,将附属资本增加到5165亿元;届时国开行资本充足率为11.2%,符合我国银监会要求的2017年11.1%的要求。其次,也可以采取发行“长期次级债+混合资本债”的形式,其中新发行长期次级债1387.5亿元和混合资本债2582.5亿元,这时混合资本债占附属资本比例为50%,符合我国银监会的相关规定,同样可以实现2017年国开行资本充足率11.2%的目标。第三,继续扩大资产证券化规模。截止到2012年底,国开行拥有资产证券化的规模为703亿元,占总资产规模很小,应继续将优质资产证券化,减少国开行核心资本不足的压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