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国经中心和新华社高端智库联合举办“英国脱欧与欧盟未来”研讨会
时间:2017年04月05日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2017年3月31日上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联合举办第六期“国际经济热点问题”专题研讨会,会议主题为“英国脱欧与欧盟未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致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周弘、清华大学政治学系主任张小劲、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丁一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分别作了发言并与现场听众进行交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助理研究员田栋主持会议。

魏建国指出,英国脱欧具有高度不确定性,英欧谈判的前景仍需继续关注。目前来看,英国脱欧对英国的影响没有预期大,但中长期看,负面影响不容小视。英国脱欧对中英、中欧关系发展而言是新的机遇。

张燕生认为,英欧双方关于硬脱欧谈判会有两年的不理性阶段,两年后会有一个理性谈判,硬脱欧还有很多技术难题需要破解,完成整个谈判进程(包括贸易协定)可能需要五到七年。英国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会受到冲击。从全球三大生产网络来看英国脱欧,欧洲板块受到的影响较大。在全球风险明显大于机遇的国际环境下,英国如果能抓住脱欧的机遇,将危机转为机遇,增强与东亚板块尤其是中国的合作,就能够在危机中找到新的出路。如增强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合作降低“一带一路”风险,加快推动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加强科技、文化、教育深度合作等。

周弘认为,目前在欧盟内部对欧英谈判策略有惩罚和友好两种不同意见。英国的地缘政治地位及安全、情报等合作能力是欧盟不得不考虑维持英欧良好关系的重要考量因素。英国脱欧,中长期看对英国经济会有较大的不利影响。同样,对欧盟的不利影响也存在,但欧盟的未来还是取决于欧盟改革进度。欧盟始终难以摆脱自身的治理悖论,对内实行自由主义,消除内部壁垒发展统一市场,对外实行保护主义,防止过度全球化。未来中国还是要支持欧盟的统一和发展,建立良好的中欧关系有利于全球治理向更为公平、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丁一凡认为,英国脱欧有一定必然性,英国的传统对欧战略是平衡欧洲,英国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并不是十分支持,但英国在欧洲仍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在安全、军事、国际援助等方面作用较大。未来英国脱欧后,欧盟应该会借机重塑欧洲一体化规则并得到新的发展机遇。中英关系在未来会有一些新的机遇,脱欧一定会使贸易流和资本流偏离英国,这样中国资本进入英国意义就不同了,中英BIT谈判目前英国的态度比较积极。长远来看,中英经济的互补性较强,这种互补性能够给中英合作带来双赢结果。

冯仲平认为,英国脱欧,实际上是一个打折扣的脱欧,打折扣的反全球化。贸易和投资方面,英国一方面要脱欧,一方面又要发展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关系,拥抱全球化,实际上是脱欧不离欧。在和平安全方面,欧洲需要英国的情报和反恐能力,双方在渡过不理性阶段后,自然会有一个冷静的对双方有利的结果。但目前来看,障碍还较多,除去技术障碍,时间窗口较短外,很可能是临时性安排,之后继续谈。英欧之间还面临移民、边境管控、原有支付协议的持续性等重大问题,未来走向有待观察。对于中国而言,中欧关系会有提升,经济合作的机会也会增多。重要的还有安全合作,未来中欧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安全合作会越来越突出。

张小劲认为,英国脱欧,尽管有偶发因素,但却是长期积累的结果。现在疑欧在欧洲成为一个普遍思潮,未来欧洲的发展不确定性在增加。欧洲民粹主义回流虽然尚未造成重大的社会结构变革,但反映的是深层次变化,尤其是新媒体的发展和大数据应用带来的风险变化。社交媒体的聚合带来信息传播的集中表达,进而引起强有力的政治动员,对主流政治架构形成强烈冲击。未来欧盟国家如何回应这种挑战,需要继续观察。对于中欧关系,相信未来中国对欧洲的影响会急剧加大,中国的态度、对策、立场会发挥关键性作用。未来中国外交的角色和中国的战略设想具有十分关键的意义。

张永军认为,英国脱欧看似不理性,实际上是一个理性选择的结果。当初英国加入欧盟时,全球平均关税率在30%以上,加入欧盟对英国经济是重大利好。但现在全球平均关税率下降到4%左右,即使脱欧,英国在欧洲之内和欧洲之外并没有太大差距。此外,英国脱欧后如果能够与中国加强经贸合作,使欧盟降低过于严格的保护措施,对于全球经济,尤其是贸易和投资方面,也许是一个推动作用。

演讲结束后,专家与媒体朋友、在场听众进行了热烈的交流互动。

浏览次数: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