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靠创新驱动满足消费需求
时间:2017年04月12日    作者:陈文玲

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讯 2017年春季糖酒会将3月23-25日在成都拉开帷幕。在糖酒会系列活动“第九届中国糖酒食品业投融资洽谈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就“中国消费升级及制造业转型”问题发表了主旨演讲。她认为,糖酒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国家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建议糖酒企业可以打五张牌。第一是打国家战略牌,第二是打华人华商牌,第三是打健康牌,第四是打安全牌,第五是打创新牌。

以下为演讲实录:

糖酒是我们国民生活中很重要的行业,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国家的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今天借这个宝贵的机会和大家就几个问题进行交流,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们还可以继续探讨一些问题。

第一,中国经济的整体走势和在全球的位置。要把握糖酒的发展趋势,就要了解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中国现在处在世界上什么位置?为什么在全球政治格局、军事格局、外交格局剧烈演化中,中国的作用、地位越来越高,全世界越来越聚焦中国发出的声音。到底什么原因呢?我用几分钟给大家介绍一下。

中国经济通过建国以后6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在世界上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大国。成为一个经济大国的标志,第一就是经济总量已经上升到全球第二位,也就是说世界除了美国以外就是中国,美国去年GDP总量18.4万亿美元,中国去年是11万亿美元。所以中国目前GDP总量是美国的65%,2016年经济增速是6.7%,美国经济增速是1.8%。未来五年我们经济增速最低的底线是6.5%,如果按这样的增长速度,我们增长速度是美国2-3倍,预计最晚到2030年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现在我们是坐二望一,奥巴马总统在任时说国际规则制定权绝不能由中国说了算,美国至少要领导世界100年,特朗普上台之后,他说要美国优先,要买美国货、用美国人。

奥巴马也好、特朗普也好,两个总统虽然风格不一样,表述不一样,但是实质是一样的,就是要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它既要把存量霸权放大,又要创造增量霸权。围绕着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博弈,虽然我们现在人均GDP排在70多位,经济总量是美国的65%,但是我们制造业已经在2010年超过美国,美国现在不到18%,中国则接近30%。我国糖酒行业的制造业,这些年发展也是非常快。整个中国的制造业占到了全部制造业的27%到28%,在2010年的时候中国首次超过美国,那一年按照联合国工业组织统计,中国的制造业占到了全球制造业产值的19.8%,而美国下降到19.4%,那是中国第一次超过美国,到现在连续六年,中国一直是全球制造业产值排在第一位的国家。中国从2013年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体,2016年中国的贸易总额超过4万亿美元,在全球占比已超过14%,我们先后超过了日本,超过了德国,超过了美国,我们现在是第一大贸易体,是120多个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是70多个国家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去年11月,人民币成为准国际货币,我们加入了世界基金组织SDR货币篮子,我们成为排在货币篮子中第三位的准国际货币,今年4月11日正式生效。

人民币货币比重达到10.92%。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成为第一大贸易体,成为制造业排在第一位的国家,成为一个金融大国,特别是中国正在迈向一个创新大国。创新发展是我们五大发展理念的排在第一个位的理念,创新驱动又是我们第一大动力。如果我们在创新发展方面成为一个创新大国,那我们和美国的差距就越来越小。所以习近平主席说,中国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近。大家可以从中看到,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

中国下一步要从一个经济大国迈向一个经济强国,现代化的强国,包括文化强国、经济强国、外交强国、军事强国,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从被动的接受、参与、应对国际规则,到现在主动参与,主动设计和主动引领全球化和国际规则。我觉得逆全球化思潮在沉渣泛起的时候,特别是美国出现一个特朗普,今年有35%的国家进行大选,可能还出现男的特朗普、女的特朗普,大家管他们叫黑天鹅。在这样的一个国际局势下,反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反全球化这样的思潮正在涌动的情况下,中国毫不犹豫地站在了世界的前列。中国从区域性大国迈向了全球性大国,从在整个世界经济的边缘走到了世界经济的中心,这就是现在中国在国际经济格局中的地位。

由于中国的地位上升,所以把我们作为主要战略对手、竞争对手的,它势必会从各个方面对你施加压力,来阻挡你前进的步伐。所以我们有很多老百姓不太理解,说怎么中国以前挺好的,现在好像谁都在跟中国过不去,美国为首,东海、南海战事不断,现在国际局势变化非常大。习近平去年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毫不犹豫举起了全球化的旗帜,推进新一轮的全球化,中国旗帜鲜明提出来要促进全球化的发展。

中国在今年会开展国家两场外交主场。第一场在5月14、15日,中国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这个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将发表重要演讲,会有几十个国家的元首参加会议,并且会有政策沟通、民心相通、货物畅通、资金融通、设施联通,每通会有一个分论坛,还有一个是智库分论坛。中国外交主场年,把“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国家战略,也是一个中国和国际上共同推进的一个共享发展的新的战略。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2013年9月份和2013年10月份习主席分别在哈萨克斯坦演讲,和在印度尼西亚东亚峰会演讲时提出来的,到现在三年多,我们已经得到100多个国家和组织的响应、参与,和我们国家签订各种的合作协议、共同声明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国际组织已经达到100多个,现在联合国把“一带一路”建设也写入决议,支持通过“一带一路”解决阿富汗问题等。所以我认为中国“得道多助”,站在了人类道德道义的制高点上,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了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不是要搞颜色革命,正如习主席所说的我们不是输出革命,不是搞颜色革命,我们也不是颠覆人家的政权,我们是和平崛起,是把中国发展的机会和全世界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共享,通过共享,大家共同寻找发展机会。

这是我谈的第一个观点,中国正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正在从一个经济大国迈向现代化强国。在这样一个关键的节点上,对于我们每一个企业,对于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

第二,我想谈谈关于消费问题。消费和我们这个行业关联度最大,我觉得中国的消费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消费的升级带动了经济转型升级。从现在的消费情况看,我觉得它是四个方面大的动力。

消费已经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或者叫第一驱动力。2016年我们消费占GDP增量的比重已经达到64.6%,而以前在有一些年份,最高的比重是投资、进出口、消费。那么我们现在的消费,实际上是从前些年的最低点43%,现在上升到64.6%,也就是我们经济增长的2/3的拉动力来自于消费,消费总的规模在扩大,现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6年达到32万亿。当然如果按照原来“十二五”时期的规划,消费增长每年增长是15%,现在的这个消费的增长比原来的15%低了一点,但是我们现在的消费占GDP的比重高了,也就是拉动经济增长它的驱动力强了。

消费成为拉动或者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驱动力。我们知道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新常态最重要的,不是说经济增速下降了,而是我们在进行新旧动能的转换。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动力来自什么?有人说来自我们要追赶发达国家,有的说来自于我们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认为第一驱动力来自创新,第一拉动力来自消费需求。我们的供给结构和消费结构比起来调整得慢了,我们的供给结构跟不上消费结构的变化。比如现在这么多的人出境旅游,前年1.2万亿人次,去年1.5万亿人次,习主席在很多国际会议上讲,未来5年中国出境会达到7亿人次,平均每年会有1.5亿人次出境旅游,除了吃、住、行,最重要的支出是购。我们现在的购不是此前炒作的马桶盖,开始转向日用消费品,包括妇女卫生巾,这个产品很简单吧,但是这也是采购的重点,也包括像德国的各种刀具,也包括国外生产的酒类,特别是红酒。前几年出境游的主要是购物游,主要是用于购物,当然以前购物也包括各种名牌手表,还有各种名牌包和服装,但是现在不再通过旅游购物,而且直接是通过跨境电商,通过EWPT这样的平台,从国外通过电商直接购入,这个成交额增长幅度是非常快的。

现在中国有7.3亿网民,中国总共有13.7亿人,其中一多半是网民,网民里边移动上网,就是手机上网的占到了94%,增长的速度非常快,以前是固定的电脑,是桌式互联网,现在是泛在式互联网,就是手机互联网,也叫移动互联网,这种互联网已经成为泛在的、移动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生的购物量急剧增长,相当大的一部分也是从境外来购进商品。比如说采购日本生产的药品,包括那些儿童药,因为我们的儿童药有的时候没有标明剂量,参照大人的用量的几分之几,有的时候不方便,不便于儿童使用。日本生产的止咳糖浆,它一个瓶盖就是剂量,有不同的口感,有橘子的什么的,各种不同的口感,让儿童吃药是一个快乐的过程。像这种商品在国外也很多,我曾经到几个跨境电商的试点去调研,我们国家现在有12个试点,我去了6个,包括阿里所在的杭州这个试点,也包括郑州跨境电商的试点,我看见他们的仓库里实际是若干消费者集成形成的跨境的贸易流量。在仓库里,排在第一位的是什么呢?是食品,食品里边也有酒类。第二位是什么呢?是日用品,日用品里边竟然数量最大的是花王卫生巾,我们的女同志不知道怎么想,是我们的卫生巾不安全?还是它那个卫生巾就比我国生产的产品用的时候要更舒适?这些东西给我们一个深刻的反省。国家领导人最先也是关注到中国人大批量从国外购买马桶盖,领导同志在座谈会上也谈过。实际上我觉得,这么多的消费外溢,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流动的消费人群,中国人到哪儿消费,哪儿的经济就火爆。日本是政冷经热,政治上是属于冷战状态,但是中国人大量到日本去购买,日本拉起横幅热烈欢迎中国人观光,这是极大的反差。大家知道最近萨德事件以后去韩国旅游的人急剧下降,我们的人到济州岛不下船,济州岛就空了,购物场所营业就箫条了。

一方面觉得中国人现在有钱了,我们可以在全世界购买,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在供给侧存在着非常严重的结构性缺陷。不仅是高端的,技术含量高的东西,现在有的东西还没有跟上,市场需要变化,但是最根本最要命的是我们这些日常用品、食品,这些东西国外市场对国内市场很大的替代。我们拉动经济增长要靠什么?实际上还是要靠需求拉动。虽然我们现在谈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重在供给侧,但是问题出在供给侧不能适应需求侧。所以,我认为拉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拉动力是消费需求,是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适应急剧变化的消费需求,包括消费升级,包括我们的消费结构变化,包括消费方式变化。

消费是激发我国创新驱动的潜在动力。你要是创造新的消费需求,要能使即期的消费需求得到满足,刚才说的这些短板,使过去我们不能满足的实现满足,能开发出潜在的消费需求,我们还能通过供给结构调整创造出崭新的消费需求。这个靠什么?靠创新驱动。这种创新驱动对制造业来说,特别是糖酒业来说,需要进行四大革命。

一是要进行设计革命。研发设计要有设计思想、设计理念、设计的文化含量,这种设计革命非常重要。现在中国很多产品,其实品质不亚于国外发达国家,但是我们设计水平还差得很远,我们家电设计和日本,和韩国都有差距,我们不锈钢的刀具,这些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我个人认为我国生产的白酒质量高于俄罗斯的伏特加,高于日本的清酒,中国白酒是酒的鼻祖,中国人发明的酒。但是中国的酒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参加过白酒品牌的发布会,在这个发布上我也谈了观点,真正好的白酒,一定要历史的传承,包括历史记忆的传承,也包括原来酒的发酵方法,酒整个生产完善的生产链条,它保留下来了,我曾经看过国窖1573,为什么现在白酒价值链不高?酒的价格也不高,尽管我们中国需求量最大。为什么呢?我觉得在设计上有很大的差距,虽然你的瓶子改的很时髦很现代很贵重,但是关键是里边的内容,现在我们的很多白酒是勾兑,我不是说勾兑的酒绝对不行。但是当你知道所有的白酒都是勾兑的,没有那种酿造的感觉激发作为中国人喝酒的那种兴奋点的东西。而我们酿造的技术,是在两千年历史过程中形成的还有多少能够保留到现在?这不能不说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损失,我们发明的东西,但都把它丢掉了。

二是技术革命,技术革命不是说你从酿造到勾兑,我觉得是酿造不同的工艺,可以通过酿造技术的数据化,通过数据的分析来得到酒的各种成分,各种酿造过程的演化,使酒的品质能够更高,大数据的加入,包括计算机等等的加入,我觉得应该推进我们的技术革命,技术革命,决不是丢掉我们传统的技艺,而是数据化、常态化,是创造稳定的酒的质量。

三是应该进行业态革命。就是我们经营糖酒的企业,现在线上线下结合上有很大的误区,很多人认为像阿里巴巴现在说我是最大的移动经济体,因为一年销售额就已经超过3万亿元,据说未来是达到按照国家的排位,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两会有人说,是阿里巴巴搞垮了实体经济,阿里巴巴的假冒伪劣商品给中国人带来了很大的灾难。但是,这些同志没有看到新经济产生的新业态,就是平台经济,这有一个集成的效应,规模越大服务功能越强。马云说应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假冒伪劣。在平台上交易者才是市场主体,我们要打造这样一个平台经济,将来平台经济越大,跨国运营的能力就越强。马云跟特朗普说可以帮助美国解决100万就业,特朗普说你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平台已经搭建起来了,现在中国要建立3个最大的云,就是云服务。其中有一朵云就落在浙江,就由阿里巴巴承建。所以现在数据是实时生成的,我们做调研的时候到现场去看了,这种数据是可储存可记忆可分析可交易可增值。重庆有一个猪八戒网,是一个纯粹交易服务的公共平台,在它这个平台上有几十万家服务企业在上边进行交易洽谈。你可以看到平台规模越大,搜索越快,服务功能越强,产生的附加值越高。所以我个人认为,像这种线上线下的融合,它一定要有这种公共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叫软基础设施建设。现在糖酒行业我觉得它有它的独特性,过去讲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酒香也怕巷子深。像贵州那么偏僻的山区,马化腾腾讯就在贵州的山里边和中信两家单位出了2亿在这里打造了一个互联网小镇,通过互联网来销售它的有机农产品,至于这个小镇的产品,就不是说在到了深山里面才能够买到,就是在网上可以买到。你们可以上网,有的时候一只土鸡可能会卖500块钱,但是这么高价格的东西销量却非常好。消费的潜在需求是什么?潜在消费一定是追求品质,尤其是在人均收入水平到2020年翻两番,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城镇人均收入已经达到19019元,接近2万元,到2020年按照翻一番,人均收入会到31288元,农村在2010年是5919元,到2020年会达到11838元,所以中国整个购买力水平在上升,所以一定首先是要追求品质。随着购买力水平上升,中产阶级扩大,按照麦肯锡和阿里共同做的研究,2020年以后中国会出现7亿中产阶级,也就是说未来中国社会会形成一个橄榄型,中产阶级会是最大的群体。7亿人是美国的2倍,日本的5倍,将来中国中产阶级人群的消费能力不得了。这个人群扩大了,一定会追求品牌。追求品质品牌,还会追求什么呢?还会追求品位,不光是品牌,还得要有品位。要有档次,这里边包括购物环境的品位,包括体现生活水准的体验式品位。我觉得这种品位,其实除了茶就是酒,一定是酒文化的传承,而不是酒量的传承。所以一定有品位,随着生活水平的上升,人的文化水平上升,在消费方面一定还会追求什么?那就是品学。我们的消费不断会升级,就是激发我们创新驱动的这种潜在的动力,我们生产产品,只要你是为了人的消费需求,一定是消费需求来促使你进行各种创新,来实现对消费的即期需求和潜在需求。现在中国也有了一种旅行箱,但是我觉得不如德国的技术高,旅行箱我们现在大家都在买德国生产的,六七千元一个,在国内买上万元,我看机场很多人在拉那个箱子。德国通过设计革命又出了一款箱子,我是从图片上看到的,是微信发的动态的图片。那个箱子因为它加入了芯片,所以它这个箱子就跟一只小狗似的,你是箱子主人,你在前边走,那箱子就在后边跟着你走。

第三,消费是拉长中国经济发展周期的可持续动力。中国经济增速连续30多年增速9.6%,我们叫它高速增长,2013年、2014年经济增速下降到7.4%,这2年为7.4%,2015年经济增速下降到6.9%,2016年经济增速下降到6.7%。大家可能觉得我们怎么年年下降?这是因为中国经济总量扩大了,现在每增长1个百分点,相当5年前增长1.5个百分点,相当于10年前增长2个百分点。“十三五”按照国家规划是6.5%—7%,到“十四五”“十五五”,到2030年我们经济增速都会保持中高速,6%和“十五五”,是中高速,5%也是中高速。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的时候,要建成全面小康社会,要实现零贫困,所有的中国人都消除贫困。到2049年,也就是本世纪中叶,中国要建成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就是要人均的水平走发达国家行列。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不仅要把握重要战略机遇期,还要再创造新的战略机遇期。比如说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实际上我们是在冷静观察,在把握战略机会。最近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代表特朗普来中国,他说特朗普总统提出来要建立未来50年的中美合作关系,习主席4月份会到美国。美国提出美国优先,我们中国也是要把办好中国的事情放在优先的地位,使中国在一个经济发展的长周期里我们的发展进程不被打断,只要我们的进程不被打断,那中国在成为第一大贸易体、制造业生产成为世界第一位国家,金融大国、创新大国的同时,我们将成为第一大经济体。那时候我们再蓦然回首,我们就会觉得中国的战略定力是了不起的,现在的企业家处在这样时代,是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时代是很幸运的,我们还要进行技术革命、业态革命、管理革命。

关于糖酒企业我建议可以打出五张牌。第一是打国家战略牌,比如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我们和历史上丝绸之路沿线64个国家进行深度合作,这种深度合作必然带动商品贸易出口。我们还和20多个国家建立了自贸区,也必然带动贸易。所以我们的酒,我们的糖酒,我觉得不仅有国内广阔市场,还有国际上的广阔市场。第二是打侨人华侨、华商要打这个牌,因为我们现在有8000万人在国外,其中6000多万人在国外定居。我觉得所谓乡愁,所谓中国文化,除了诗词,除了戏曲,除了这些精神层面的,那物质层面的最能体现中国特点的,无非就是中国的酒文化、饮食文化。所以我觉得这个牌还是要打,这个市场也是非常大的。第三是打健康牌。我们的酒实际上是一种健康的饮品,酗酒对人的身体健康是有害的,不会有好处。但是我们宣传推介的不够,饮酒适量对人的身体健康很有好处,当然如我们酒的质量不好,对人的身体就没有好处。今后作为酒来说,特别是白酒,和各种红酒。其实中国现在红酒品种比国外要多得多,国外绝大部分是葡萄酒,我们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加工成为酒,如石榴酒等,各种各样的水果都可以做成酒。所以应该把健康牌打出来,这个市场才能真正有潜在的需求。第四是打安全牌。我们的酒一定要保证食品安全,要把安全链条建起来,要把可追溯体系建起来,把线上线下互动的渠道打通,我觉得安全牌一定要打。第五是打创新牌。创造品牌,创造质量,要用大国工匠的精神把我们的酒文化,把酒产品做到极致。

 

浏览次数: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