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一带一路”框架下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步骤与重点
时间:2017年05月11日    作者:张茉楠

                                                              来源:财新网
    随着一带一路贸易投资的加速,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区域的认可度大大提升,将有助于在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形成“人民币区”
    “一带一路”倡议是全新的国际合作思路与范式。从中国发展角度看,势必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贸易结算、项目融资与直接投资、货币互换和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的重大机遇。通过建立更顺畅的资金流动机制与通道,有助于在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形成“人民币区”。
    一、扩大沿线国家双边本币互换、结算的范围和规模
    货币互换可以减少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汇率风险,也有利于维护区域金融稳定,是许多国家金融合作的新模式。事实上,近年来,在全球经济、全球贸易出现区域化联盟之后,金融和货币领域也出现以“货币互换网络”为代表的区域化联盟新趋势,全球掀起了货币互换的热潮。特别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波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的时候,各国中央银行之间的货币互换协议签署更加频繁,这种以货币互换网络为基础的金融结构正成为一种新趋势。货币互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采用人民币与合作国家本币互换,可以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除了进一步扩大货币互换范围外,下一步重点是人民币与更多货币进行直接兑换和交易。重点是应当鼓励沿线各国企业更多使用人民币结算,这在能源资源、劳务合作、工程设备等方面有着巨大需求和市场。开展外汇市场货币直接交易,实现人民币汇兑直通车,减少汇率中间套算,降低汇兑成本。各经济体央行之间应当开辟和扩大人民币货币互换规模,开发新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为商业银行和企业的融资提供保障和便利。
    二、逐步形成“一带一路”人民币离岸中心网络体系
    目前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巴黎、法兰克福、卢森堡等都在争当或已成为具有一定实力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中国应因势利导,促进人民币离岸中心网络体系的建设,在具备条件的国际和地区金融中心加快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或结算中心。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截至2016年12月底,已批准177家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累计获得可投资总额度5284.75亿元。截至2016年12月28日,RQFII试点扩大到18个境外国家和地区,可投资额度达15100亿元。随着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全球开花,内地自贸区齐头并进以及国内资本账户开放进程的加快,  2016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5.23万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46万亿元,规模保持高速增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报告显示,预测2016-2020年在“一带一路”影响下,贸易项目人民币结算累计增加约58000-60000亿元,对外投资人民币结算额累计增加约5500-11500亿元人民币,外来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累计增加约3400-9000亿元。
    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须稳步扩充中国香港离岸人民币资金池。通过挖掘海外机构持有离岸人民币的交易动机和投机动机,促进香港人民币资金池的稳步拓展。从战略设想角度看,可以在“一带一路”背景下积极发掘海外机构基于贸易需求持有离岸人民币的交易动机。在“一带一路”纲领性文件中提到要促进中国和海外各个国家贸易畅通,解决中国投资贸易便利化问题,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构建区域内和各国良好的营商环境,积极同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同商建自由贸易区。在此过程中积极推动和安排海外人民币的使用,香港可以扮演人民币跨境结算中心的角色,借此机会逐步扩充离岸人民币资金池。
    此外,增加向香港离岸人民币资金池补充流动性的途径。在中国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条件下,可以尝试将部分QDII额度改为人民币形式,增加在岸人民币市场支持中国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力度。还可以通过加强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和其他人民币离岸中心的联动,在地理位置和时区上形成与亚洲市场的互补,解决人民币交易的时差问题。同时,两地基金互认不仅是对沪港通和深港通的这两地市场互联互通渠道的重要补充,其更使得跨境证券投资一级市场开放(集合类产品跨境发行及销售)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为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奠定了基础。2016年以来,除沪港通制度升级、深港通开通在望外,试点个人境外投资制度也可能落地,而未来,除沪港通和深港通外,沪伦通、沪纽(纽约)通和沪新(新加坡)通也可能逐渐浮出水面,由区域互联互通延伸至全球互联互通,真正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一部分。
    三、全面完善“一带一路”框架内人民币清算制度安排
    当前,中国与欧洲、亚洲各国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核准人民币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协定货币互换协议都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步骤。未来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目标角度,中国将更加积极地构建人民币互换基金池,这样可以有效地防范全球外部风险。在人民币“一对多”的互换、清算系统中,筹建互换资金池,可以极大地扩大这个系统,从而推进清算功能的发展。要允许沿线国家和个人在我国境内银行直接开立人民币账户,保障人民币回流国内的渠道畅通。中国不断拓展人民币既在亚洲之后,进一步扩大在欧洲的跨境使用。2014年以来,中国已经与英国、德国、卢森堡、法国分别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协议,与英国、德国和法国还分别获得8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的额度。研究将沿线国家更多有实力的机构投资者纳入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试点范围。统筹人民币清算安排,加快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的建设统筹安排人民币清算行为,加快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的建设。发展人民币离岸金融业务,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体系,通过在岸与离岸头寸互相弥补,建立在岸与离岸间的资金链,提升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作为其他国家外汇储备的地位。鼓励境内外机构和个人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直接投融资,允许更多的境外人民币通过外商直接投资或RQFII的方式,投资境内的实体经济或证券市场;鼓励境内外银行为跨境项目提供人民币贷款,采用人民币进行对外投资和援助。
    四、探索构建“人民币区”,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从发展趋势看,这也意味着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路径可能由跨境贸易结算推动下的人民币国际化路径而转向更多通过计价和储备货币驱动国际化路径转型。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已经正式加入SDR,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中的重要节点,随着一带一路贸易投资的加速,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区域的认可度大大提升,将有助于在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形成“人民币区”。一方面,提高人民币在全球金融交易中的份额。由于历史和自然条件的双重原因,中亚各国经济发展落后,突出表现为资本短期、基础设施不足,而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资金供给方面具有明显的国际竞争优势,可以依托基础设施项目、境外经济合作区、边境合作区等模式,建立以人民币贷款、直接投资为主的“一带一路”投融资体系,扩大人民币在亚洲地区的使用范围。
    另一方面,未来如果发行SDR债券用人民币结算,那么人民币在金融结算中的使用也会相应增加,倘若人民币汇改与资本项目开放进程得以顺利推进,市场主导的力量将逐渐提升,汇率弹性将进一步加强,将继续提高金融市场市场深度和活跃度。受此影响,“一带一路”各类人民币国际贷款,国际债券,以及贸易融资都会快速发展,形成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人民币区”。

浏览次数: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