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2016年第84期 德国国际政治与安全事务研究所对我国智库建设的启示

  • 时间:2016-12-23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德国国际政治与安全事务研究所(SWP)(下称“研究所”)成立于1962年,是德国乃至欧洲最大的智库之一。作为一家独立的学术型智库,其自下而上的政策建议产生机制、以研究为核心的组织架构和内部管理模式以及全面的国际交流方式为我国智库建设和发展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一、研究所类型及其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

(一)研究所是学术型智库。德国智库主要分为三类,学术型智库、拥护型智库、政党型智库。学术型智库是德国智库的主要组成部分,占德国智库总量的70%以上,包括由政府直接建立但独立运作的政策研究机构、非大学的政策研究机构、附属于大学的政策研究机构等。独立性是学术型智库的基本特点。拥护型智库,也称宣传型智库或代言型智库,依附于各行业协会和大利益集团。政党型智库(政治基金会),受政党资助,为各政党提供政策支持。研究所作为学术性智库,受联邦总理办公室资助,独立地为议会和政府提供政策建议,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欧洲一体化、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巴尔干地区事务、国际安全事务、美洲、亚洲、俄罗斯和独联体、中东和非洲、亚洲等问题。

(二)采取自下而上的政策建议产生机制。与中国智库多为政府研究长远发展战略和为战略落实提供具体政策措施及建议这种自上而下的机制不同,研究所采取自下而上的机制,致力于成为社会和政府之间有效的政策沟通工具,提高民众参与政治的能力,表达社会需求,凝聚共识,形成符合社会偏好的政策建议,实现政治决策的公共性,主要从三个方面为德国议会和政府提供智力支持:一是研究现实和即时问题,为议会和政府提供决策建议;二是基于全面分析,预测未来形势,为议会和政府提供政策和战略建议;三是为议会和政府提供新思想。该机构十分重视保持研究工作独立性,强调服务政府与独立研究的统一。另外,有关法律规定议会和政府不得干预智库研究。事实上,议会和政府也不想听奉承,而想听到更多的声音以助其制定政策。

二、内部组织和管理

(一)组织架构以服务于研究为核心。研究所主要管理机构为执行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执行委员会负责机构日常行政运作和管理,学术委员会负责研究工作的监督指导。内部架构分为行政部门和研究部门。行政部门包括交流部、会议和差旅部、第三方资金合作部、行政部(财务和后勤)、编辑部、人事部、IT部等。研究部门根据研究领域不同,分为欧洲、国际安全、美洲、东欧和欧亚、中东和非洲、亚洲、全球问题等七个研究部。每个部由研究人员、科研助理和信息管理员三部分组成。信息管理员主要负责基础信息的搜集和整理,以支持研究人员开展研究工作。科研助理主要协助研究人员处理行政工作。目前,研究所共有140余名工作人员,其中研究人员50名左右,研究人员与行政人员比例约为1:2。这样的架构设计和人员配置完全围绕研究人员的需要,充分支持研究人员专心开展研究工作。

(二)稳定的人力资源体系。一是研究人员职业性强。美国等国家流行的“旋转门”机制在德国十分罕见,德国智库研究人员的职业道路很大程度上是独立于公务员和政治从业者的职业道路,类似于学术生涯。二是招聘严格。研究所采取公开招聘的方式,在单位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每一次招聘都会临时成立招聘委员会,委员会一般由来自不同部门的5人组成,其中必须有一位女性,以确保男女平等。5人分别是人员需求部门负责人和代表各1位、人事部门代表1位、行政部门代表1位、其他部门代表1位。5人招聘委员会中,人员需求部门负责人有主要话语权,但是如果其他人员联合反对,可以推翻该部门负责人的意见。一般情况下,经过面试产生1-2名最有竞争力的应聘者,之后招聘委员进行深入讨论,并根据多数人意见确定最终人选。研究所注重人才的多样性,例如学科背景、学历、年龄结构、政治宗教信仰等,以增强智库研究的客观性和创造性。三是以计划为导向,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考核机制。每年年初(一般3月份前),部门负责人与部门内部每一名研究人员沟通,总结上一年研究成果,讨论下一年研究计划,并给出评价意见,供人事部门参考。人事部每年底要求每位研究人员填报考核表,总结过去一年研究员参与的课题、项目和会议等,进行量化考核。四是薪酬稳定。研究所给研究人员支付固定工资,工资标准高于德国平均工资水平(德国年平均工资约为4.5万欧元)。研究人员可以利用非工作时间到企业、大学或者其他机构进行有偿演讲、授课,无需通知研究所。

(三)资金来源稳定,用途明确。研究所资金来自政府部门、国际组织和企业的捐赠,主要资金来源于联邦总理办公室拨款,2015年拨款金额是1100万欧元左右。研究所不参与课题投标,但政府部门委托课题也会单独支付给研究所费用。为保持研究的独立性,研究所不接受企业课题委托。研究所年度经费的一半以上用于支付工资。会议和交流活动预算很少,研究所鼓励研究人员自己去争取外部赞助用于开展会议和交流活动,但必须保持活动的独立性。

(四)多种方式开展对外交流。一是大范围开展合作。研究所十分重视对外交流工作,同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学及各类研究机构都有合作,主要采取联合研究和合办会议的形式,定期与美国、法国、英国等国的智库召开年度会议,同以色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和日本等国具有相近研究领域的智库保持密切对话。二是重视人员交流。研究所以交流学者的身份派送研究人员去其他研究机构工作学习,同时,接受访问学者和开展青年学者培训计划以吸引国际学者参与研究所研究项目,为研究所注入新的思想。三是设立分支机构。为与其他欧洲研究机构开展更加广泛和有价值的交流,研究所于2009年在布鲁塞尔设立办公室。

三、研究工作开展

(一)采用矩阵式研究机制。研究所采取部门研究与项目研究相结合的矩阵式研究机制。该机制纵向是各个研究部,横向是根据项目成立的研究小组。在运作时,从各个研究部抽调研究人员,组成项目研究队伍,进行跨学科综合性研究,形成矩阵结构。该结构兼收了直线主管部门和横向项目组的长处,既有利于整个智库的有效管理,同时又符合智库需要多学科专家共同协作、集思广益、取长补短、优势互补的要求,是智库开展研究的较好形式。目前,研究所有英国-德国展望、德国-以色列对话、德国-土耳其对话、德国-西班牙对话等项目组。

(二)注重研究计划的制定和评审。研究部门负责人年初会同研究人员沟通商定其个人年度研究计划,由研究人员自行确定研究题目。结题时,由研究员自行组织课题评审委员会,评审委员可以来自本单位,也可邀请外部专家,在学术委员会监督下开展评审工作。对于政府部门委托课题,由委托方组织评审委员会对课题成果进行评审,评审委员会不会因为智库的观点和意见与政府不一致而拒绝通过课题。

(三)研究成果网络公开化。研究所有3份著名出版物,分别是《研究报告》《评论》《观点》。研究所规定每个研究人员都要在18个月内独立完成至少一个大课题,将成果收入《研究报告》,报告主要内容围绕国际重点问题和当前国际政治挑战。《评论》主要发表关于政策制定者所关心和应该关心的问题报告,篇幅一般短于《研究报告》。《观点》供研究人员针对当前热点问题发表自己看法。研究所的研究报告、论文、报纸和电视评论、政策摘要、书籍和杂志等绝大多数内容可以从其网站上免费获得。研究报告全文一般在报送给议会和政府成员三个月后才会在网站公布,以确保政策建议被议会和政府优先获得。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是研究所自我宣传的基础。

四、对我国智库发展的启示

一是围绕政府和社会需要开展研究。智库作为政府“外脑”,要起到沟通政府和社会的作用,应立足于社会需求为政府提供能反映和引导民意的政策建议,而不只是研究政府决策和为落实政府决策提供政策建议。

二是确立核心研究领域。“大而全”是智库发展很难跨越的障碍。为提高影响力,智库在发展过程中往往乐于跟风热点问题,而不断扩大和调整研究领域,但同时却难以保证研究力量跟进,导致研究力量分散,研究质量下降,竞争力削弱,甚至淘汰。精细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智库发展也需顺应这种趋势,在某几个甚至某一个领域深耕细作,才能增强核心竞争力,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

三是完善组织架构,以研究为主。要将智库以研究为主的理念贯彻于组织架构的设计中,行政部门的设置和划分要根据研究部门的需求,努力打造行政部门为研究部门提供服务和支持的组织文化。同时,为资深和主要研究人员配备研究助理,协助研究人员处理事务性工作,以保证研究人员全身心投入研究工作。

四是加强对外交流,走国际化路线。我国智库要提高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能力,特别是对开展国际问题研究的智库,要加大支持研究人员走出去的力度,以便研究人员更快速和深入地了解国际形势,摆脱闭门造车的困境。非官方智库应积极制定引进来战略,吸引不同国籍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知识储备的研究人员加入我国智库。充分国际化有助于提高研究成果的深度和广度,有助于新的思路和思想的产生。同时,积极拓展与国际不同国家和地区相关机构的联系,以共同研究、合办会议等形式开展合作,更多发出中国声音。

五是提高研究质量,做好宣传工作。智库的宣传是智力产品的传播,不能依靠噱头,必须依赖研究成果的高质量。目前,我国智库不缺宣传平台,网络、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快速发展,为宣传提供了足够的途径。现在急需解决的是智库如何产出能用于宣传并引起社会关注的好的智力产品。另外,加大研究成果的英文转化率以提高在国际媒体上的曝光度,扩大影响。同时,充分利用各种宣传平台,将智库打造成学术界、新闻界、企业界、广大民众以及政府的联系纽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