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论点
陈文玲:在中日韩三国会议上的发言
时间:2017年06月14日    作者:陈文玲

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也感谢中日韩秘书处卓有成效的工作!今天这一上午的会议,听了很多嘉宾的发言,刚才本论坛前面两位发言也非常精彩。今天会议上我想谈三个问题。第一,对国际形势,尤其是对美国特朗普他的一些基本看法。第二,谈一谈在新的时期中日韩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第三,谈一谈我的一些建议。

大家对特朗普执政上台之后的分析,大家的观点都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特朗普给世界带来了不可预期,那么我想换一个角度。就是说在世界经济现在持续低迷,2008年以来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走出底部,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上台之后,实际上在他的不确定性中有六个方面是确定的,是我们能够看得清的,可能会对未来的世界经济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那么这六个方面的确定,就是说他一定要做的,一定会对世界经济会有影响的,我觉得是有六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他的减税,从竞选一直到上台之后,反复提出来要大规模的减税,从35%减到15%,个人所得税从七档减到三档,最低档12%,然后25%,33%。那么他这个大规模的减税,我想对于亚洲经济,对中日韩,对中国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它势必形成虹吸效应,吸引投资产业和财富向美国回流,现在世界上税负最低的国家是英国,他的所得税17%,假如美国成了15%,那么就意味着美国最大的经济体有着最低的税负,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影响。

第二点就是大规模的基建,他已经提出来未来十年要投资一万亿美元的基本建设规划,而美国这个规划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这个规划是规划到项目,规划到业主,他已经在美国政府网上已经公布了,一万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势必也影响美国对全球投资的吸收,我想美国的投资政策还会发生比较大的调整。这对中日韩来说,也面临着挑战,因为其实中日韩三个经济体,刚才专家也说了,我们是世界上七个最大的贸易体之一,这七个最大的贸易体都在亚洲,因为亚洲具有全球最多的人口,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也有最大的贸易国,因此世界的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地区的中心在亚洲,亚洲的中心实际上是中日韩。

假如美国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加上他的减税幅度,会大大削弱亚洲的优势,使全世界的经济重心向亚洲的进程有可能被打断,我觉得这一点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第三,要进行大规模的增债,他现在提出的增加债务是1万亿美元,这就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因为根据美国财政部的统计,美国到目前为止政府债已经达到了22.8万亿,现在他要再加1万亿美元,就是23.8万亿,这就势必导致美国会稀释债务,稀释债务的一个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是美元贬值,因此我预测未来美元不是升值,而是贬值,因为特朗普多次说美元太过强势,而美联储他发出的明确信号,是今年要三次加息,但是美联储主席耶伦是明早年二月份任期到期,副主席是明年6月份任期到期,所以总统和美联储主席之间的博弈,我觉得不在今年,而在明年,以及今后更长的时间。所以美元可能会是弱势美元。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对全世界的金融,对亚洲金融,中日韩的金融,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大家都知道美元虽然现在才加息了三次,从2015年12月,2016年12月,还有今年3月,才三次。但是从2015年到2016年,18个月间,到2016年底往前18个月之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了11%,日元兑美元贬值了20%,欧元兑美元贬值了30%,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贬值了60%,俄国的卢布兑美元贬值了80%。因此大家可以看到,美元实际上在一个贬值的通道上,这一轮的升息我认为是短暂的,而且升息的幅度比不上它贬值的幅度。因此,我觉得特朗普将来大规模的增债,会对美元的走势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可以预见的。而这种影响对中国、日本、韩国,这三个国家的货币它的币值,市场的汇率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四,非理性的贸易保护主义,也就是刚才很多专家也提到了,所谓孤立主义,所谓逆全球化,所谓贸易保护主义。我觉得他的贸易保护主义不会因为全世界的反对,也不会因为美国的反对,也不会因为盟国的反对而减缓,或者是减弱,只能增强,不会减弱。那么它的主要的措施,我觉得这几点是非常明确的,一是退出TPP,这个已经是行动了。二是要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给他的邻国加拿大、墨西哥带来很大的压力。三是把一批跟他有贸易顺差的国家,指定为贸易汇率操纵国,实行大规模的增税。四是对于在全球产业链中,对美国形成出口的这些国家,加征边境税,比如说对德国、墨西哥,这些产品输入到美国,加征25%的边境税,这些税负是非常之高。

所以这些政策改变都会对全球的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乃至最后集中表现在价值链的调整发生很大的影响。美国要雇美国人,买美国货,要切断全球布局的供应链和产业链,所以你想他不仅是对墨西哥,对加拿大周边的国家,还会对德国,日本,中国,对它有贸易顺差的国家产生非常大的压力。

第五,美国的能源政策在向传统能源回归。全世界巴黎协定之后,传统能源使用受到抑制,但是美国原来曾经做出承诺,要减排32%,他现在非常明晰的政策取向,就是回归传统的能源,包括他的煤炭这些传统能源和化石能源。他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对国际社会承担这个责任。因此他会使全球的能源格局发生很大的变化。全球的能源格局,能源的供给方,能源的结构,现在是越来越多的新能源,包括生物质等。未来由于美国的页岩气,天然气,加上美国的传统化石能源,我想到2018年以后,美国会成为最大的能源输出国,这是有可能的,国际能源组织做出了这样的预测。

所以我想这一点对全世界经济会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不要光看特朗普的这些不靠谱和不确定,但是我觉得他上述这的几个方面,是他确定的,而他确定的东西,恰恰是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东西。所以我认为中日韩三国在新的国际形势下,我们更多地不要讲意识形态,更多地不要讲政治上的这种结盟,我觉得我们要看到经济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这种挑战对于中日韩三国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日韩的最大利益是什么,最正确的选择是什么?是合作,是合作共赢。如果没有合作的话,我想在全球新一轮的竞争中,三个国家都是受损者,没有一个是赢家,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中日韩的合作具有重大和特殊的意义。世界经济中心在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地区的重心在亚洲,亚洲的决定性力量和最大的变量,取决于中日韩三国的竞合关系,那么到底是竞争大于合作,还是合作大于竞争,是竞争性合作,还是对抗性博弈,那么这决定着中日韩三国的命运,也决定了亚洲的命运。

上午很多专家和领导也谈到,下午各位专家也谈到,我们算了一下账,就是亚洲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人口占到了全球的50%以上,经济总量占到了全球的22%,贸易量占全球的20%以上,制造业产值占全球的40%以上。其中中日韩GDP总量占到了全球的21%,人口占到了全球21%,贸易占到了全球的18%,这是整个亚洲和中日韩在世界上的比重。从中日韩在亚洲的比重来看,中日韩这三个国家,GDP在亚洲占三分之二,我为什么说亚洲的命运正处于非常重要的关头呢?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在于中日韩能否做出正确的选择,我认为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合作,因为你的GDP占了整个亚洲的三分之二,占东亚的90%,中日韩贡献了亚洲经济增量的70%,和世界经济增量的40%,贸易量占亚洲的70%。我想这个数字它是胜于雄辩,比我们说的很多的口号,我觉得更有说服力。

所以中日韩没有理由不合作,没有理由对抗,不管什么理由,我觉得对抗都是下下策,合作是上策,密切的合作,紧密的合作,通力的合作是上上策,所以我想谈的第二个观点,就是中日韩合作具有的这种特殊的意义和价值。

第三个观点,在当前中日韩怎么来进行合作呢?我们怎么才能通过合作,取得共赢,或者是多赢的效果呢?那么这一条对于三国的领导人,对三国的政府,对三国的经济学家,战略家,都是挑战和考验,是考验我们是不是真正有亚洲智慧?亚洲是世界文明最早的发源地,亚洲也是世界上思想家、战略家最早的生发地,而且亚洲的文化实际上是和为贵,和而不同。但是亚洲没有把自己创造的文化,创造的这种智慧,在当代能发挥出来,能够变成三国智慧的选择,我像现在这种局面,谁也不买谁的账,然后在半岛风云突起,总是在非常纠结和颠簸中前行,这就说明了我们没有真正的把我们的智慧用到整个亚洲的发展,亚太地区的发展,世界的发展,还有使中日韩三国本国利益和合作利益的最大化。

当前这种状况与我们亚洲的历史,亚洲的文化,亚洲的智慧,和中日韩三国的源远流长的关联历史是不相匹配的。今后中日韩三国的合作,我觉得我们不光是民间,包括政府,包括最高领导人,应该把我们中日韩的这种共同点,交汇点,利益的会合点,把它放大到极致。我们要有中日韩三国之间的磋商机制,对话机制,也要有民间的这种对话机制,中日韩的经济联系是不能割断的。

我认为,中日韩三国的合作,从贸易上来说,我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推进,第一,我们已经建成的自贸区,比如说中韩自贸区,还要深化和升级。第二,正在推动的中日韩自贸区要加快,尽早形成制度性的框架。第三,中日韩应该全力推动RCEP,当然TPP原来12个国家已经形成了框架,但是现在美国退出,我觉得不用纠结于美国退出,我们还是要面向现在面向未来,从大家更容易接受的入手,从进展更加顺利的RCEP全力推动。第四,在2014年APEC会议上,形成了一个共同声明,就是共同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我认为在新的形势下,中日韩应该共同的加大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的力度。

我觉得在当前这个国际经济形势下,中日韩的合作尤其重要,中国现在的贸易占全球的14%,中日韩如果加起来,接近20%。经济总量刚才我说了已经占到了20%以上了,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十三五期间是6.5%-7%,那么我们预算到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会达到90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超过差不多14、15万亿美元。我想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不会减弱,我们研究过韩美自贸区,因为经过12年的谈判,韩美自贸区谈判的文本,它的文本实际上和TPP的文本是基本上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说的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中国现在分三批搞了11个自贸区试点,就是为了推进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和投资规则在中国落地。因此,我觉得中日韩可以在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下进行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已经有坚实的基础。我认为在当前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密切三国之间的经济合作尤为重要。

中国采取弹性的态度,我觉得有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我们是发展中的大国,我们还要适应和发展中国家打交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打交道,因此我们赞成合力推进RCEP。另一方面,我们要推动中国从经济大国迈向强国,要走向世界第一梯队,我们还要推进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投资规则,也包括我们国家的治理现代化。所以我们从上海自贸区开始,第二批又在广东、福建、重庆等地方搞了第二批自贸区试点。第三批是搞了七个省份的自贸区试点,到现在已经11个了,我想这些自贸区它不是为了试点,是为了复制,是为了推广,为了使中国能够和日本、韩国共同创造高水平的合作,适应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因此中国推进中日韩自贸区,是瞄准了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

谢谢!

   

浏览次数: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