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走向中美关系新时代
时间:2017年06月26日    作者:陈文玲

来源:中国国情国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已逾半年。对于他当政之后中美两国关系的走向,见仁见智,众说纷纭。就此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内的变化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特朗普执政后在内政、外交上采取的行动,这些行动表明美国的国内政策有哪些变化?这种变化说明了什么?

陈文玲:特朗普执政以来内政、外交政策的变化很大。从内政方面来看,他采取了五个大规模行动。

1.大规模进行非理性贸易保护主义

一是特朗普上台第一天就废除TPP,导致美国的对外贸易从多边转向双边,但是双边现在还没有真正开启,多边基本上废除。二是推行“雇美国人,买美国货”。三是签署行政命令,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筑墙。四是对进口商品高征税,包括在国外加工的返销到美国的产品,都要征25%的税收,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高的进口税。可以说,特朗普竞选时,这些非理性的贸易保护主义的主张,基本上都兑现了。

2.大规模负债,继续增加债务

美国财政部统计,截至2016年6月底,美国债务总额已达22.8万亿美元。截至今年1月9日美国对外公布的国家债务是19.95万亿美元。特朗普执政之后再增加1万亿美元债务的计划已被批准。

3.大规模行动,大规模重振制造业

主要表现为“四方面放松”一是放松对环保的管制。特朗普在总统就职演说中提出,要环保总署退出《巴黎协定》,撤销美国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在未来十年减排32%。目的是促使传统产业,包括高耗能、高排放的产业重新复兴。二是放松对传统能源的管制,特别是化石能源,也就是煤炭。促使传统的化石能源行业重新振兴。三是放松对医药管理。以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药品管制最严,特朗普提出要对药品的生产和制药商放松管制。四是放松对金融的管制,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

4.大规模减税

特朗普已经采取了行动,把企业所得税从最高的35%减到15%,个人所得税从原来的7档降为现在的3档,分别为35%、25%和10%。美国大规模减税也是各国企业非常关注的焦点,因为这个减税力度意味着美国将成为全世界企业税负最低的国家。

5.大规模增加军费

2016年,美国的军费开支占全世界军费总支出的50%,比中国、德国、英国和日本四个国家军费的总和还多。特朗普政府近日公布2017年度国防预算案,将美国军费开支大幅度增长10%,总额超过6000亿美元。

记者:您怎么判断特朗普“五个大规模”行动的动机或目标?

陈文玲:特朗普执政之后采取的五个大规模行动,体现出美国在这五个方面的政策取向和行动是很清晰的。就是说特朗普采取的所有政策虽然和奥巴马都不一样,在与奥巴马切割,但结果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其政策导向和目标就是12个字:放大存量霸权、创造增量霸权。

如特朗普总统高调说美国优先,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强大,这是要放大存量霸权。如大规模增加军费,是增强美国的军事霸权;放松金融管制,是要继续强化美国金融在世界上的优势,强化美元霸权;减税是要使美国成为吸收投资、产业与人才的新的高地,强化经济霸权等。

同时,特朗普也在创造增量霸权。如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如果世界各国的投资者都到美国来投资,新创造的税收足以抵补原来要增加的债务。当美国成为产业集聚和人才集聚的高地,美国原有的霸权会产生巨大的增量。

特朗普从一个政治素人,就是他没有执过政,现在正在向一个美国国家领导人,代表美国大国的政治家转变,一方面他在学习、适应如何当总统,另一方面也在用他的商业智慧和效率创造未来。

 

中美两国间关系能不能超越修昔底德陷阱

 

记者:您认为中美两国关系应如何走出修昔底德陷阱?

陈文玲:习近平主席多次指出,太平洋足够大,可以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中美两国完全可以走出“修昔底德陷阱”。习近平主席这里讲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古希腊著名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对公元前431年到404年斯巴达与雅典展开的战争的一个概括,这个战争是你输我赢、你死我活。也就是说,一个支配型的大国和一个新崛起的国家,必须是新崛起的国家战胜了支配型大国,才能成为一个新兴大国。现在中美两国之间的互动,更多的是良性互动,即合作性博弈替代对抗性的博弈可能性更大。中美之间,对世界上很多焦点问题、难点问题和战略性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在各国领导人里各种互动是最多的之一,作为一个国家来说,这是保持中美两个大国关系走向的决定性因素。换句话说,未来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取决于决策者,当然也取决于民意,取决于两国之间相互互动和交融的关系。当前,中美之间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都知道,中美之间2016年的贸易额是5196亿美元,在所有国家中贸易额排在第二位的,第一位是欧盟,欧盟是28个国家,但美国是一个单一的国家。按照单一国家来说,美国还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中国现在对美国的出口额比中美建交的时候扩大了210倍。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通话的时候,强调中美加强合作的必要性、紧迫性进一步上升。他特别提出,搞好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应有的担当。在习特海湖庄园会晤的时候,习近平主席特别提出: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习近平主席对中美关系的定调,是推动中美朝着一个可预期的、可持续的、良性的互动方向发展,进一步把中美关系搞好。从两国领导人的互动来说,习近平与特朗普首次会晤期间,中美双方宣布建立外交安全、全面经济、执法及网络安全、社会和人文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之后中美共同磋商的“百日计划”中关于解决中美经贸关系的十个措施,都是在实实在在地解决中美之间存在矛盾和问题的具体行动。

记者:中美关系对整个世界局势发展意味着什么?

陈文玲:我个人认为,将来我们再看中美关系发展进程的时候,当前将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1.超出了双边主义,超出了双边意义

现在看起来是处理中美关系,但实际上中美关系关系到世界局势。现在中国GDP排第二,美国GDP排第一;中国制造业排第一,占世界比重近30%,美国排第二;贸易中国是第一,美国第二。一个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一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和则世界兴,中美斗则世界衰。

2.超出当代的意义,会对未来产生持续的影响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到中国来访的时候,曾说特朗普总统提出,要考虑构建未来50年的中美关系。蒂勒森在和王毅外长会谈的时候,在和习近平主席会见谈话的时候,反复强调在处理中美关系时,用的就是习主席在2012年提出来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这个概念的内涵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对这个概念蒂勒森表述过两次。这某种程度上说明特朗普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已经接受了。所以从历史的长周期来看,这超出了当代的意义,应该是一个转折点。

3.超出了经济的意义,即不仅仅是要确立中国和美国的经贸关系,可能还会在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各方面开创一个崭新的、超越冷战思维和以意识形态划线的中美关系

记者:中美关系又将面临哪些挑战呢?

陈文玲:当然,中美关系也面临很大的挑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从特朗普竞选到当选总统,到他现在执政情况来看,我个人认为,特朗普总统还是言必信、行必果的。听其言、观其行,他的行动和所表述的基本是一致的,当然他遇到了很大阻力,他遇到了阻力但还在往前走。特朗普和一般政治家不同的是,他具有企业家的韧性,这种在市场上经过反复摔打锤炼的韧性,在他治理国家方面表现得非常突出。

1.特朗普对中国的善意和态度,还有待于进一步释放成制度性的安排和长周期的中美关系的构建

正像蒂勒森所传递的,建立面向未来50年的中美关系,并形成一个制度框架,那么我认为这个总统在中美关系历史上就是很伟大的。中美关系和中美两个国家都正处在历史转折关头,对中国来说正在从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与此同时,在美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封闭主义的情况下,中国反其道而行之,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建设者,甚至将要成为引领者。中美两国地位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正好是交错或者是颠倒过来。

2.中国真正在为经济全球化提供更高水平的“公共产品”

我国提出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贸易便利化、自由化,提出的全球价值链重构,包括在G20提出的一系列主张,形成的框架、建议和声明,都是站在时代潮流的前沿,发挥中国一个新兴大国的担当和作用。在这样的历史关头,世界选择了中国,因为世界的潮流是经济全球化,潮流是合作,是各个国家能够结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共同建设一个超越冷战思维、南北思维的新世界。中国正好顺应了这个潮流。

美国从2008年到现在,遇到了一系列问题,而且由于美国的问题,导致了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长时期的低速增长,还有贸易的低速增长。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1.7%,今年修改后预期是2.4%,仍低于经济增速,今年经济增速预期是3.4%。国际贸易和投资作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它的动力在下降,“肇事者”是美国,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导致了现在世界经济的长周期低迷。

3.中国代表的是一种历史发展的方向,是一种时代的潮流,是一种民心所向

美国原来是经济全球化的旗手,推动了贸易的便利化、自由化,二战之后推动建立了联合国、形成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相关国际机构,重建有利于全球发展的国际秩序,使世界保持了60年的增长。那个时候美国代表了时代潮流,代表了发展的方向,是引领者,一直引领了这么多年。现在历史又惊人的相似,世界又处在类似当时的情况。中国一方面要从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另一方面还要担当更多的历史责任,要向全世界,向更多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提供公共品,如 “一带一路”就是中国方案、中国倡议、中国向世界提供的公共品。这种历史的交错和历史的演化,在当前是非常深刻的,这种调整也是非常重大的。

 

中美两国间利益的交汇点

 

记者:您认为现在中美两国间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请您谈谈中美两国间有哪些利益的交汇点?

陈文玲:中美两国之间如何找到利益的交汇点,如何实现真正的互利共赢,有些问题需要深入思考。如美国提出的重振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现在占世界的比重接近30%,中国制造业有39个大项、191个中项和525个小项,是全世界制造业体系最完善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制造业完全可以互补,甚至可以互换。因为全球价值链是跨国界的,可以把我国的优势产业形成全球价值链;同样,美国高端制造业产业链也是在全球,如波音飞机,中国有多个波音飞机零部件制造基地,如果美国把国门关上,和中国制造业就不能产生良性互动。再比如投资,美国现在的债务约为20万亿美元,如果再加上今年新增的1万亿债务,再加上未来十年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将达到22万亿美元。实际上现在美国的投资能力和中国差距很大,我国2016年基础设施投资为1.75万亿美元,制造业投资是2.76万亿美元,这两项投资约为4万亿美元。所以在投资方面,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美之间的利益交汇点非常多。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承包集团,世界十大工程承包企业中前八位都是中国的。

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推进过程中,中美之间也有利益交汇点。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和我国“一带一路”交汇点是非常多的,这也是美国派工作组来参加“一带一路”会议的原因之一,因为看到了利益交汇点。美国原来对中国限制出口高科技产品,但是美国这种限制,实质上是限制了美国高技术产品市场的放大,是自损八百。

就机器人来说,现在世界家政机器人方面生产能力最强的是日本,高技术机器人生产能力强的是美国、德国。虽然我国也有几百家的生产企业,但大部分处于中低端产业。中国是一个巨大市场。美国的高端产业和中国的中低端产业可以形成产业链,实行互补。我国现在处于产业链高端的,如高铁有成套设备可以输出,特朗普提出要修高铁,完全可以与中国合作,重新链接和形成新的产业布局。在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等国,我国都建有高铁机车的生产厂,与我国国内形成了产业链链接。中美之间也可以重构产业链,形成新的优势互补的产业体系。

中美之间只要有一个正确的思路和美好的愿景展望,并采取实实在在的行动,中美两国关系就能向好的方面发展;面对的问题如果用诚意解决,不是用冷战思维来考虑,有很多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记者:请您综合判断一下中美关系的发展?

中美两国关系,总体上是看好的,我对当前的中美关系评价是积极的,是正面的,我希望也非常期待有更好的中美关系,既对中美两国有利,对全世界、对全人类、对未来的历史也是一个最正面的回答。中美两国应携手走进新时代。

 

浏览次数: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