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产业融合深化消费升级

  • 时间:2017-06-28

来源:中国企业网        2017-06-21

 

数据显示,5月财新服务业PMI升至52.8,较4月上升了1.3个百分点,是今年以来首次上涨。这一趋势与官方服务业PMI一致。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服务业PMI为53.5,高于上月0.9个百分点。服务业已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力量。如何做大做强服务业?服务业如何创新升级?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研究员王军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以下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研究员王军的观点:

虽然我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显著提高,超过50%,且已多年超过第二产业的占比,但与第二产业或国际水平比较,其劳动生产率仍然偏低,说明过去我国服务业改革不到位,未来积极推动服务业改革意义重大。

而且,目前我国经济中的产能过剩主要集中在制造业,而大部分服务业供给不足。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服务业还存在结构不合理、创新能力不足、服务质量不高和企业竞争力不强等问题,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面临巨大困难和制约因素。未来服务业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关乎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质量,关乎我国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因此,要高度重视服务业在实体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以问题为导向,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着力点,着力解决服务业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推动服务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

未来做大做强服务业,应以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加服务业有效供给为核心,加快推进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以下几个方面着重发力:一是深化服务领域改革,着力打破制约服务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打破服务业领域行业垄断和行政壁垒,适度放松部分服务业领域行业管制,营造法治化经商环境,优化服务业发展的制度环境。二是扩大对外开放与合作,提升服务业开放水平。抓住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机遇,积极探索服务业“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开放新模式,重点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保险机构、保险中介机构外资准入限制,放开会计审计、建筑设计、评级服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推进电信、互联网、文化、教育、交通运输等领域有序开放;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重点,扩大双边和区域服务贸易协定;制定服务贸易出口促进计划,在我国具有竞争优势的服务领域,重点打造具有国际核心竞争力的跨国公司,形成具有国际知名度的服务品牌。三是协调服务业与第二产业的共生关系,积极发展服务型制造和生产性服务业。加快制造与服务的协同发展,推动商业模式创新和业态创新,促进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大力发展与制造业紧密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推动服务功能区和服务平台建设。

为更好地支持服务业发展,从政府的角度而言,应进一步完善服务业发展的财税、金融和土地等政策体系,优化服务业政策供给,增强服务业发展动力,促进服务业快速发展。

政策支持是发展服务业的重要保证。未来应根据服务业发展不同阶段的具体特点和需求,有针对性地制定和完善相应的优惠政策,加强产业政策与财税、金融、投资、贸易、土地、环保政策的协调性、实用性,特别是增强财政与货币政策工具促进服务业发展的靶向性功能作用。

首先,政府要适当减少对服务业的各类资源征收,这主要表现为对相关税收、强制性的“五险一金”及其他各类行政性收费的减少或免除,以增强服务业发展中的内源融资能力。要充分利用财政补贴、税收减免、贷款贴息等方式支持民间投资。在全面实施“营改增”、简化增值税税率结构的基础上,适当降低服务业的增值税税率,推进各项税制改革,对服务业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新业态、新模式等行业、转型升级较好的企业,定向提供税费优惠,降低其税费负担,积极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服务业也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在坚持对服务业施行“轻徭薄赋”的积极财政政策的同时,在金融政策方面,要进一步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其资源注入,以解决服务业发展的外源融资问题。应加强对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发展和金融市场化改革进程的引导,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加强金融市场监管体系和制度建设,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依法疏导与减少非理性、投机性诱导的货币资金流动,在有效控制与避免流动性超规模进入资产市场而背离实体经济、推高资产价格、膨胀虚拟经济规模、放大经济泡沫的同时,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动区域性股权市场规范发展,支持符合条件的服务业企业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发行各类债务融资工具,引导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支持服务业企业创新发展,提升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积极引导资金更多流向服务业领域。

再次,关于服务业的创新升级,要顺应产业融合、分工深化细化和消费升级变化的要求,从突破关键环节、提升价值链、供应链入手,通过与工业互动、体制创新和服务创新,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实现服务业创新发展。

其中,要加快服务业重点领域发展,大力发展文化创意、金融保险、研发设计、软件开发、大数据、云计算、电子商务、现代物流、商务服务和服务外包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围绕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和保障民生,大力发展旅游业,加快规范零售、住宿、餐饮和家庭服务等市场化程度较高的生活性服务业发展,积极发展文化、体育、教育、医疗卫生和养老等具有公共服务属性的生活性服务业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