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创新“金砖+”模式 扩大金砖国家合作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作者:李锋

发表于《中国经贸导刊》20177月上期

 

“金砖+”模式始于2010 年,南非作为正式成员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拓展于2013 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非盟主席和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对话会。随后进一步发展,金砖国家领导人分别同南美国家领导人、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领导人、环孟加拉湾经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亲和力和生命力,创新“金砖+”模式有利于加强金砖国家同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建立更广泛的伙伴关系,扩大金砖国家的“朋友圈”,把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打造成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为金砖国家合作发展注入新动力。

一、创新“金砖+”模式的重要意义

(一)增强金砖国家的代表性,提升整体话语权2010 年,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使金砖国家有了非洲声音,从而更具代表性。如果吸纳更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加入金砖国家,就会增强金砖国家的代表性,进而推动金砖合作机制成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实现合作共赢的重要平台。“G20”的形成本身就说明以“G7”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处理全球性金融危机时已经感到力不从心。随着新兴经济体总体实力的不断上升,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出现重大变化,全球治理需要新动力、新思路、新模式,以适应形势的重大变化。世界需要一个包容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灵活高效的“新多边主义”。新兴经济体集体崛起也标志着全球治理出现了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的历史性转折。金砖国家吸收新成员顺应时代要求,符合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利益,有利于创新经济增长方式、更高效地开展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推动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实现包容和联动式发展。金砖国家吸收新成员有利于增加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话语权和决策权,充分发挥这些国家的优势和作用,为全球治理注入新的血液、新的思想、新的理念,使之更加公正、公平、合理,并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

(二)增强金砖国家的包容性,促进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

金砖国家的合作还应从增进发展中国家整体力量和实现共同繁荣的角度进行谋划。金砖国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突破了传统国际关系理论对于国家间合作关系的解读,特别是现实主义视角下的国家结盟的模式。参加金砖合作的国家都是全球或地区性大国,但是金砖国家从一开始就拒绝封闭的俱乐部模式,对其他国家和国际、区域性组织的联系与合作持开放态度。金砖国家从2013 年南非德班峰会开始,在领导人峰会期间召开金砖国家与东道国所在地区国家领导人的会谈,当年召开了金砖国家领导人和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2014 年,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期间召开了金砖国家领导人和拉美及加勒比国家领导人对话会。因此,金砖国家的发展是开放并惠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创新“金砖+”模式,加强金砖国家与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对话与合作,是践行“开放包容、合作共赢”金砖精神的最好体现,能够让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惠及更多发展中国家。

(三)增强金砖国家的开放性,扩大金砖国家的“朋友圈”

创新“金砖+”模式有利于促进金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对话与合作,巩固扩大金砖国家的“朋友圈”,提升金砖国家的凝聚力,增强金砖国家的含金量。加强金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合作,有利于促进发达国家兑现承诺、履行义务,建立更加多元开放、务实有效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加强金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合作,有利于在其框架内加强沟通和协调,共同推动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决定,制定反映各国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中权重的新份额公式,改革特别提款权货币组成篮子,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加强金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对话,有利于促进各方加大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力度,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主渠道地位,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反对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和排他主义,确保各国发展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共同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推动互利共赢的国际发展合作。

二、“金砖+”模式的主要进展及存在问题

(一)“金砖+ 新成员”有突破,但数量太少

2010 11 月举行的G20 首尔峰会期间,南非正式申请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2010 12 月,中国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轮值主席国,与俄罗斯、印度、巴西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作为正式成员加入该合作机制。南非的加入促进了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发展,推动了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合作。“金砖国家之父”吉姆·奥尼尔表示,南非加入金砖国家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代表了整个非洲大陆。无论从经济规模还是从影响力上看,南非无疑都是非洲大陆最重要的国家。同时,南非在金砖国家中发挥了独特作用。近年来大部分西方舆论一直充斥着对金砖国家的担忧和戒备心理,担心金砖国家成为挑战乃至颠覆西方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的一股巨大力量。南非同所有西方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和合作关系,在每次参加金砖会议后都主动召开针对西方外交人士的通气会,向他们介绍相关情况以减少误解和疑虑,发挥着金砖国家同西方世界增信释疑的纽带作用。

目前,南非是“金砖+ 新成员”的唯一成果。南非在金砖国家中经济规模最小,2016 年南非GDP 2941 亿美元,人均GDP 5000 多美元。由于没有新成员加入,中国在金砖国家中一家独大。20062016年中国GDP 占金砖国家GDP 总和的比重持续上升,从45%上升到67%10 年上升了22 个百分点。虽然中国在金砖国家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其他金砖国家对中国的依赖,降低了他们完善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积极性。部分南非官员和学者认为,金砖国家是个新生事物,各自适应过程可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目前尚无法将金砖国家视为一个能促进国际体系改革的平台,更谈不上联盟。因此,金砖国家合作机制需要吸纳新成员,通过补充新鲜血液,为金砖国家合作发展注入新动力。

(二)“金砖+ 区域”全面展开,但未形成实质性的合作机制

区域合作与治理成为金砖国家发挥作用的重要领域。一是“金砖+ 非洲”。2013 3 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同非盟主席和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对话会,围绕“释放非洲潜力:金砖国家和非洲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议题进行讨论,促进金砖国家和非洲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二是“金砖+ 南美”。2014 7 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同南美国家领导人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对话会,围绕包容性增长的可持续解决方案这一主题进行讨论,共商加强金砖国家和南美国家合作。三是“金砖+ 亚欧”。2015 7 月,金砖国家领导人首次与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就联合国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2015 后全球发展议程谈判、气候变化等问题展开全面深入磋商。四是“金砖+ 孟加拉湾”。2016 10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同环孟加拉湾经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在印度果阿举行对话会,共同探讨推动金砖国家与该组织开展合作。

“金砖+ 区域”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仅限于领导人对话层次,尚没有建立实质性的合作机制。金砖国家领导人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南美洲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都只举行了一次,尚未取得实质性的成果,有待进一步深化提升。金砖国家同环孟加拉湾经合组织的合作也面临来自印度的干扰。

三、创新“金砖+”模式的建议

(一)渐进式推进“金砖+ 新成员”模式

尽管金砖国家目前面临种种困难和挑战,但是金砖国家不应停止适度扩容的步伐。金砖国家应适度推进“金砖+ 新成员”模式,在条件成熟时适度吸收新成员,以应对“金砖衰退论”、“金砖褪色论”。新兴经济体11国(E11)除了金砖国家外的其他6国——阿根廷、印尼、韩国、墨西哥、沙特和土耳其,具备成为金砖国家新成员的基础条件。20112016 年,阿根廷、印尼、韩国、墨西哥、沙特和土耳其6 国的经济表现明显好于巴西、俄罗斯和南非,阿根廷GDP 增长了55%,沙特增长了47%,韩国增长43%,印尼增长了34%,墨西哥增长了4%,土耳其增长了18%。除了印尼之外其他5 国的人均GDP 都在8000 美元以上,远高于金砖国家的平均水平。考虑到沙特和韩国人均GDP 均超过2万美元,阿根廷的经济体量较小,可选取经济水平与金砖国家接近、发展诉求与金砖国家相似、人口较多的印尼、墨西哥、土耳其3 个国家作为金砖国家扩容的首选对象。

(二)全方位推进“金砖+ 区域”模式

首先,拓展“金砖+ 亚洲”合作机制。积极推进“金砖+ 东盟”合作机制,利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峰会机会,倡议召开金砖国家领导人与东盟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研究建立合作机制。扎实推进“金砖+ 孟加拉湾”合作机制,发挥中印两个大国的作用,使金砖国家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有效结合起来,不断深化金砖国家与环孟加拉湾经合组织的合作。其次,提升“金砖+ 非洲”合作机制。建立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机制,促进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建立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金融合作机制,推动金砖国家为非洲国家和金砖国家之间的贸易投资与金融交易提供替代货币支付机制,更好地应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再次,巩固“金砖+ 南美洲”合作机制。进一步巩固金砖国家领导人同南美国家领导人对话成果,加强金砖国家同南美两大市场对接。加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与南美国家联盟南方银行的合作,共同促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最后,深化“金砖+ 亚欧”合作机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搭建金砖国家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机制,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样板。积极推进“金砖+上海合作组织”合作机制,促进金砖国家与上海合作组织加强合作,共同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区域经济一体化。

(三)有选择推进“金砖+ 国际组织”模式

一方面,建立“金砖+ 发展中国家国际组织”合作机制。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开展对外合作的重点仍应是广大发展中国家,但考虑到发展中国家数量过于庞杂的特点,金砖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适宜通过以其所属地区性多边组织为合作基点,按照由点及片、以点带面的方式推动金砖国家与遍布全球的发展中国家合作。根据发展中国家所在地缘板块划分,各个区域都拥有能够整合地区力量的多边组织。如非洲地区的非盟、中东地区的阿盟、中亚地区的上海合作组织、南亚地区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东南亚地区的东盟、拉丁美洲地区的拉共体和南美国家联盟等。同时,由于金砖国家在上述地区组织中大多扮演着主导性角色或发挥着关键性的影响,可以各地区组织对应的金砖成员国作为牵线“中介”,推动金砖国家与更多发展中国家建立交流合作途径,把金砖经验推广到东亚、南亚、非洲、拉美等其他区域。

另一方面,建立“金砖+ 主要国际组织”合作机制。金砖国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在推动全球贸易一体化、提高人类生活水平、推动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存在巨大的利益共同点,加强双方合作有利于建立促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贸易投资合作机制。金砖国家应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主要国际组织建立合作机制,推动金砖国家在参与全球治理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促进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和改变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推动金砖国家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深化在国际政治和安全领域的协调与合作,捍卫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建设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营造和平稳定、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推动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加强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合作,共同促进金砖国家发展。结合《二十国集团落实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行动计划》,推动金砖国家与G20 等国际组织加强沟通合作,构建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推动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实现发展目标提供有力支持,既做世界经济动力引擎,又做国际和平之盾。

浏览次数: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