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金砖国家自贸区尚未达成共识但势在必行
时间:2017年09月07日    作者:徐洪才

网易研究局“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独家专访
  9月3日-5日,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举行。就金砖峰会即将讨论的热点问题和相关国际问题,网易财经、网易研究局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
  核心看点:
  1、建立金砖国家自贸区势在必行
  在G20层面,包括在联合国层面,我们都是积极倡导推动贸易投资的便利化、自由化。金砖国家领导人对这方面也是有共识的,但是目前来看,我们五个国家在这方面还没有达成共识。
  2、针对“一带一路” 印度方面对中国是有一些误解的
  “一带一路”实际上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一个公共产品,是一个国际合作的开放性、包容性的平台。大家都可以搭这个顺风车,不要理解为对印度形成了某种战略上的压力,或者说是压缩了它的战略空间,我觉得这是一种狭隘的看法。
  3、“金砖黯然失色”不符合实际
  总体而言,现在我们金砖五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是上升的,目前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50%。其中中国一个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就达到了34%,所以我觉得“金砖黯然失色”这种观点不符合实际。
  以下为专访全文:

  网易财经:网易财经: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于9月3号到5号在厦门举行。今天很高兴邀请到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老师为我们解答热点问题。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已经走过十个年头,金砖五国占全球经济比重已经上升到23%,去年对全球经济的增长贡献率达到了50%。您认为中国在这样一个合作机制当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徐洪才:我觉得咱们实际上是一个领导者的角色。咱们在金砖国家里面占的比重比较重。从GDP的规模来看,我们差不多占了60%。但是我们倡导的是一种互利共赢、平等合作的理念,所以实际上大家看到在合作机制里面,比如在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里面,我们五家股东各占20%的股份,是平等的,这一点和亚投行有一点差异。这样看的话,中国实际上是做出一定牺牲的,咱们做的贡献更大一些。
  比如在外汇储备应急机制里面,我们占的比重就更多一点,因为我们的外汇储备、国力更雄厚一点,所以我们份额更大一些,以一种勇于担当的这样一种姿态把其他的几个国家团结在一起。在过去将近十年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当中,咱们走到了一起。坦率地讲,过去在二战以后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里面,我们的发言权实际上是很弱、很小的,基本上是由他们制定规则,引导全球治理和格局。但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这些发达经济体感觉离开新兴经济体好像有点玩不转了,因此需要我们起来承担责任,其实它最初(成立)的动机是在这里。
  实际上,它们(西方国家)已经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就是在全球事务当中离开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恐怕是不行了,因为我们对世界经济、对全球的贡献在上升,力量在上升,结构在变化。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需要体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要创造条件让我们发出声音。
  网易财经:本次会晤的主题是“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您认为这样一个口号透露了哪些信号?
  徐洪才:我觉得是继往开来,坦率地说,过去十年我们磕磕碰碰,中间很不容易,也有一些分歧,但是总体来看合作大于竞争。我们中国提倡的是一种平等合作、互利共赢的理念,实际上是符合大家共同利益的。如果我们单打独斗,那显然在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治理体系当中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抱团取暖,咱们团结起来,以统一的姿态寻求更多的共识,寻求更多的一致行动,我们的利益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关注和保障,否则很难提升我们的地位。另外,我们一些合理的利益诉求,西方国家也很难从我们的角度考虑。
  网易财经:您刚才提到了“抱团取暖”这样一个词儿,这个会议有一个亮点,就是采用了“金砖+”的模式,将举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对话,您怎么看这种模式?
  徐洪才:应该说,我们金砖五国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当中是优秀代表、杰出代表。但我们不是一个小团体,不是封闭的体系,不能说就只解决我们五个国家自身的问题,我们要关注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共同关注的问题,就应该摒弃自身狭隘的眼光和利益,在全球事务中团结大多数,要扩大我们的影响力和朋友圈,因此,(要关注)发展中国家共同关注的挑战,比如说可持续发展问题。
像一带一路沿线,包括非洲,还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它们的发展还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脱贫的问题,工业化的问题、城市化的问题、两极分化的问题等等,我觉得靠它们自身的努力恐怕解决不了。如果我们金砖国家带头,身先垂范,团结起来,然后帮助大家协商,一起来应对这些挑战,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再比如说,非洲地区的发展问题就一直很严峻,靠它自身的发展,显然效率太低。金砖银行最近在南非建立一个分中心,一个分支机构,实际上是要把我们五个国家的资源集中起来,通过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样一个机构,来整合国际范围内的一些金融资源,重点支持一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包括这些创新活动,还有一些脱贫的问题、民生的问题等基础性的问题,我们重点突破,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很多事情就好办。否则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单打独斗,靠自身的力量难以解决(问题)。
  网易财经:就像您刚才说的,现在发展中国家毕竟是大多数,哪些国家最有可能脱颖而出,最先加入到金砖合作机制当中来呢?
  徐洪才:(这个问题)应该说这是一种探讨,我们提出“金砖+”模式,并非说马上就要接纳一些新的伙伴、成员国进来,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大家在探讨,在研究。从未来的发展方向来看,扩大我们的规模、范围也是大势所趋。几个区域性的、有影响力的国家,咱们可以数一数。非洲地区除了南非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我觉得发展就很好,块头也比较大。
  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亚、南亚地区,比如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这些国家体量也不小,市场规模也很大,人口也很多;包括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还有拉美地区的阿根廷,甚至中东的伊朗,这也是一个大国,不可忽视,还包括土耳其等。这些国家我觉得都有可能,它们也有这种现实需要。
  当然下一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程序吸收它们进来,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探讨。但是从目前现实的问题看,我们已经在金砖这个平台上通过对话的形式(来跟)大家协商,用“金砖+”,加什么呢?加一些突出的问题,问题导向。比如非洲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我们可以跟非盟(合作),金砖+非盟的形式来对话;比如应对气候变化,我们以金砖这个平台为基础,再加上一些相关的国家,乃至国际组织,我们进行对话。比如国际货币体系,我们也可以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乃至世界银行这些相关的机构(合作),可以吸收它们进来。
  再比如区域合作方面,前面我们讲到跟非盟(合作),我们还可以跟东盟这些国际机构、国际组织进行对话。当然可以采取灵活性的、非固定的模式。过去几年,每一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时候,总是要邀请一些新的朋友列席会议,或者作为观察员列席。但是不同的会议,不同的时间开的会议邀请的对象是不一样的,它是根据当年议题的变化、形式的变化做一些灵活性的处置。因此,金砖机制就可以放大、扩大它的影响力,在国际事务当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网易财经:8月31号在金砖财经合作吹风会上,发改委官员表示,中国将考虑建立金砖国家自贸区,您认为自贸区建立的可能性大吗?
  徐洪才:我觉得从发展的趋势来看,势在必行。因为在G20层面,包括在联合国层面,我们都是积极倡导推动贸易投资的便利化、自由化。金砖国家领导人对这方面也是有共识的,但是目前来看,我们五个国家在这方面还没有达成共识。下一步还是要创造条件,在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基础上,建立一个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实际活动来推动开放型的世界经济的发展,同时促进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网易财经:目前中国与金砖国家都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产业结构存在一定的同质化竞争。您认为在自贸区建立的过程中,这些问题是不是必须要摆上台面来好好说一说?
  徐洪才:这是肯定的。虽然说我们五个国家都是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但是分工体系、产业的层次、发展的阶段还是略有差异。
  俄罗斯和巴西是资源、能源出口依赖型的国家,是资源性的大国。过去跟我们中国的合作方面也主要是在这些领域,比如跟俄罗斯在石油天然气领域,主要是我们买,它出口;巴西有一些矿产资源,同时在能源、电力这方面也和我们有深度的合作,比如我们帮助它建设水电站等。(再比如)农业领域的合作,我们过去几年跟俄罗斯和巴西的(合作)规模也是不小的,主要是我们进口它大量的粮食等等。
但是各国的比较优势、产业结构不一样,其中有些方面(确实)是有竞争的。比如,过去几年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贸易摩擦,或者说印度主动挑起双反,对中国的产品进行反补贴、反倾销调查,应该说数量也是很多的,摩擦也是很大的。
  在这方面,我们有竞争关系,但是更多的要看到合作。即便是竞争,也要建立一种公平竞争的秩序来良性竞争,应该相互促进,而不是互相拆台。有了互利共赢、平等合作这样的理念,要体现开放性、包容性。在推动共同应对一些全球性的挑战方面,我们一致行动,同时在双边关系方面我们也要务实合作,要看到未来合作的潜力,看到合作的大局,自觉地推动我们的合作和共同的事业,而不是一味的看到眼前的一些局部性的摩擦、一些自身的私利,影响了我们未来的合作和发展。
  网易财经:之前中印边境有些小摩擦,这次印度总理莫迪也出席会议。您怎么看?
  徐洪才:我觉得要促进更多的相互了解和理解,特别是针对“一带一路”这件事,印度方面对中国是有一些误解的。“一带一路”实际上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一个公共产品,是一个国际合作的开发性、包容性的平台。大家都可以搭这个顺风车,不要理解为对印度形成了某种战略上的压力,或者说是压缩了它的战略空间,我觉得这是一种狭隘的看法。
  坦率地说,过去中印两国在经贸合作方面还是远远不够的,在相互投资方面有很大的潜力,产业的互补性也很强,各自的比较优势都很明显,但是我们在很多方面没有展开充分的合作,这方面我觉得要讨论。其实,我们是有(合作)基础的,在金砖银行这件事情上面,应该说合作得非常好,行长是印度人担任,我们是平等的,各占20%的股份,金砖银行的总部是在上海,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平等合作机制。
  针对五个国家不同的情况,我们还是要选择一些民生导向的、对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的一体化有积极推动作用的项目,要让这些项目起到一个引领、辐射的作用,应该说在这方面我们开了一个好头。
  下一步在促进贸易投资化便利方面,中印之间有很大的空间,产业合作方面空间最大,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印度这个基础是很差的,我们中国有这个优势,因此我们帮助印度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基础设施条件,互联互通,这个对他自身的经济发展、增加就业、增加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都是有利的。
  同时在产能合作方面,我们中国有完备的制造业产业体系,这方面能力也是很强的。印度在这方面也是很弱的,它从农业发展一下子跨越式地跳到了服务业,在制造业、工业体系方面也比较弱,我们可以展开合作,服务外包,包括这种新的业态。两个大国,要着眼于未来的经贸合作、务实合作,抛开一些偏见,消除一些误解,着眼于推动我们共同的利益,建立利益共同体。
  所以,我觉得金砖的精神,丝路精神,或者说“一带一路”提出的全球合作框架和金砖国家这种合作机制,有内在的一致性,不是两个体系,总体来看,是在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框架下推动多层次的合作。比如G20,印度也是主要的大国,它也是金砖国家之一,所以(中印)合作空间很大,不要以一种狭隘的眼光来看。
  这次我们还是寄希望于莫迪先生应该有政治家的远见卓识,要放眼未来,从合作的大局出发,来推动金砖事业、全球合作事业往前蓬勃发展。
  网易财经:最近印度媒体对于中印之间的贸易逆差也是抓住不放,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洪才:这个问题其实要双方努力。坦率地说,从根子上看还是印度自身有一些问题,就是说印度没有太多东西卖给我们,印度要扩大出口,我们要扩大从印度的进口,所以双方要配合找到突破口。
  在服务贸易方面,其实印度是有一些优势的,比如旅游,印度能不能在改善旅游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做好工作,而不能让大家感觉到印度去旅游不安全。其次,人文交流很重要,这两个传统的大国都有悠久的文化传承历史,我觉得这一块我们交流还是远远不够的。另外,在高科技领域,印度也有强项,在IT、软件这些方面。我们自身也有一些(可以做的),比如在投资这个领域,我们可以扩大对印度的投资,印度不是号称世界办公室嘛,我们是世界工厂,印度可以把设计、研发的办公室搬到咱们中国来,允许中国的一些制造企业把制造基地搬到印度去。咱们双方之间要深化合作,通过合作、自身的结构调整来逐步消除这种暂时的、短期的贸易失衡现象,最终是要做大蛋糕,把这个蛋糕做大是根本出路。
  网易财经:聊完了印度,咱们再聊一个热点话题,就是近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前一段时间特朗普对中国的知识产权发起贸易调查,现在一些欧洲国家也出现反对贸易自由的言论。您认为这对新兴市场国家会有哪些影响?
  徐洪才:贸易保护主义最近几年有所抬头,甚至可以说是甚嚣尘上。从短期自身的利益角度来看,有它合理的成分。但是从长远的角度,这不利于双方的合作。过去中美之间形成的贸易不平衡是有历史原因、客观原因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由于在全球分工体系当中,中美两国在不同的位置上,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出口到美国并非是中国的企业的产品,是美国企业在中国建了工厂,然后生产的这些产品,又卖到了美国。
  这里头我觉得要具体分析,在中美贸易不平衡当中,主要体现在货物贸易。货物贸易我们是在中低端的加工贸易,自然就会产生一定的顺差。美国产业空心化,主要搞金融服务业、搞高端(产业),因此它在这一块自然就没有竞争力。因为它成本高,人工工资水平很高,所以有一些低端的东西恐怕只能在中国搞。如果你不让它在中国搞,那只能也到别的国家,到越南、孟加拉,甚至墨西哥,它也不可能搬家搬到美国去,所以我觉得要有针对性的解决问题。
  应该说,过去我们在“百日计划”中开了一个好头,比如扩大服务业的开放,这方面美国有竞争优势,我们跟美国之间有逆差,在这方面我们扩大开放,实际上通过服务贸易的顺差,我们抵消、对冲一部分货物贸易的逆差,促进双方的平衡。再比如我们促进对美国的投资,但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我们搞一些审查,用知识产权保护等理由阻止中国对美国的投资等,或者说对中国实行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封锁,其实(贸易不平衡)有很多方面都是由美国本身政策所导致的。
  如果我们进一步反思,检查自身的一些政策,双方通过对话沟通,调整政策,比如扩大向中国的高科技出口,比如吸收中国资本帮助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中间的这种经贸不平衡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改善。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现在欧洲方面也在搞这些东西,就是以产能过剩为由,对我们的钢铁产品实行双反调查,同时很多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有偏见。我觉得这方面还是要从实际出发,要促进我们双边的自由贸易,贸易投资的便利化还是大势所趋。
  所以我们还是要促进开放型的世界经济发展,要创造一些机会,把蛋糕做大。通过消除不必要的贸易投资壁垒,比如关税壁垒、非关税壁垒、各种形式的不必要障碍等,推动双方的互利共赢,挖掘我们双方的合作潜力。
  网易财经:再来关注一个论调——“金砖褪色论”,金砖合作机制刚推出的时候,这五个经济体发展都很迅速,但现在俄罗斯、南非、巴西确实在经济上遇到了一些问题。您怎么看这种“金砖褪色论”?
  徐洪才:“金砖褪色论”应该说是前两年比较盛行,什么原因呢?此一时彼一时也。2008年出现了金融危机,2009年和2010年的时候,咱们新兴经济体风头很劲,那时候我们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是很大的,我们往上走,发达经济体往下走。
但是最近几年,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有所恢复,新兴经济体产业结构单一,比如前几年大宗商品价格深度调整,在2015年年底的时候,国际石油价格曾经跌到28美元一桶,那么像巴西、俄罗斯这些资源出口依赖型的国家就深受重创,一下子好像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黯然失色了,然后出现了这种论调。但是应该看到去年以来,油价迅速恢复,现在接近50美元一桶,像巴西、俄罗斯这些资源依赖型的国家日子好过多了,已经走出了困境,而且它们也在推动自身的结构性改革。
  另外,在过去几年,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一直是闪闪发光的,从来就没有失色,所以这里要区别不同的情况。总体而言,现在我们金砖五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是上升的,目前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50%。其中中国一个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就达到了34%,所以我觉得“金砖黯然失色”这种观点不符合实际。
  从未来的发展前景来看,金砖国家总由于所处的发展阶段,总体来看还是滞后一些。发达国家现在(遇到的)挑战更大一些。比如像日本也好、美国也好、欧洲也好,自身的产业结构调整(问题比较多),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它是后工业化时代。我们是在工业化还没完成,同时又遇到了信息化的快速发展这样一个新的形势,实际上是不同的历史阶段叠加起来了。大家看到,我们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从目前来看,发达国家虽然暂时来看日子好过一些,但是它深层次的问题解决我看也不是那么容易,比如人口老龄化,比如说社会的两极分化、矛盾还是在加剧的。像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所以民粹主义有它的土壤,欧洲也一样。日本这种老龄化社会,他本身资源又有限,少子化,劳动力的问题,问题很严重。它想调整这种产业结构我觉得没那么容易。
  相比之下,在全球经济已经走上复苏的轨道,在新的周期的起点上,在这个背景下,新兴经济体总体而言是向上的,潜力是很大的。未来我们还是要合作,结合自身的产业发展需要,调整产业结构,通过技术的进步,通过创新培育新的动能,来加快完成工业化的进程,同时对民生工程,对整个社会的发展有一个统筹协调。因此未来的发展前景来看,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应该说还是光明的。
  网易财经:金砖合作机制刚走完了一个黄金十年,下一个十年您认为前景怎么样,这些国家又应该加强哪些方面的合作?
  徐洪才:我觉得前景非常好。为什么呢?第一,大的环境应该来说是逐渐变好的,过去将近十年,应对金融危机,日子都不好过。但是最近两年全球经济开始走出低谷,复苏的迹象非常明显,这是一个好的外部环境。
  第二个,我们过去十年的合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有现实的基础,也尝到了甜头,这为下一步深化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比如说我们建立了一系列的机制,工商理事会、新开发银行、外汇储备应急储备机制,还有智库合作联盟等等,多层次的经济、政治、文化合作,这个机制已经有了现实的基础。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进一步推动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就是从自身的实际利益条件出发,同时做大蛋糕,促进我们双边的平等合作,多边的平等互利合作,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在应对全球性的挑战方面我们达成一致,一致行动,发出共同的声音;在协调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关系,在这方面我们一致行动,在这方面我们也有一些经验了。我觉得未来我们在这方面前景非常好。
  (至于未来的合作),我觉得还是要围绕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是一个根本任务。这个任务实际上是在去年9月份G20杭州峰会确定下来的,这是一个大事儿,是我们全人类的共同任务和挑战。到2030年之前,咱们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特别是我们要加强南南合作,都是发展中国家,那么我们有自身的问题,有一些共同性的,有一些是个性化的,大家抱团,拧成一股绳,一直团结向前,咱们携手合作,有些困难就可以解决。单打独斗有些问题可能解决不了。
  网易财经:感谢徐老师的精彩分享。
  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转载需联系网易研究局授权。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hcc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浏览次数: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