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煤改气”加速需市场“引擎”
时间:2017年11月24日    作者:景春梅

本报记者 渠沛然 《 中国能源报 》( 2017年11月20日   第 14 版)

  按照《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要求,2017年是第一阶段目标任务完成的一个时间节点,是北京市全面落实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作为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区域,京津冀地区正不遗余力推进治霾。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研究员景春梅指出,“煤改气”是治理雾霾的重要手段,未来项目范围将继续扩大,但在气源供给方面仍有诸多掣肘,天然气价改步伐缓慢、配套基础建设不足等都将影响未来“煤改气”进度。

  “煤改气”助推天然气消费

  作为治霾主要手段之一,“煤改气”工程目前正在进行扫尾工作。京津冀完成今年的农村“煤改气”工程之后,整个供暖季将节约燃煤用量近30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近400万吨。

  随着“煤改气”等工程的推进,天然气需求旺盛。在天然气价格回落、煤炭价格上涨等诸多因素的推动下,天然气消费量从今年夏季开始就保持了每天超过1亿立方米的消费规模,产量也保持快速增长。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天然气消费量大增,为167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6.6%,去年这一增速仅为7%。今年冬季全国日均天然气消费量有可能达到8.1亿立方米,甚至可能突破8.6亿立方米/天。

  目前,全国已有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等近20个省份颁布“煤改气”相关政策,2+26城市冬季取暖全面禁煤。分析机构预测,今年全国因“煤改气”新增需求100亿立方米以上,到2020年,预计新增需求200亿立方米左右,

  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气源供应方中石化也发布消息称,为确保所供市场稳定,计划今冬明春供应天然气151亿立方米,同比增幅13.1%,其中川渝地区供应川气东送管网59亿立方米,华北地区的大牛地气田和山东LNG供应华北管网40亿立方米。

  目前,西三线中靖联络线陕西段全线贯通,可以实现西气东输管道与陕京管道的对接。陕京四线投产,可为北京每天提供7000万立方米天然气。目前,三大油企华北地区管网部分也实现互联互通。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在今年的供暖季,天然气资源的供应总体是充足的,对重点地区高峰时段的用气需求都作了针对性安排,居民生活和采暖等重点用气需求有所保障。

  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实施清洁采暖,预计在今年的供暖季,天然气消费将呈现出旺盛态势。“煤改气”快速推开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如何长久保障气源充足供应的问题。

  应由内而外驱动

  目前,北京市天然气供热比例已达97%。而在天津、河北等地,按照计划,也将尽快完成“禁煤区”建设,实现散煤彻底“清零”。今年是我国天然气由冷转热的转折之年,冬季供暖期的来临使天然气供应压力倍增。

  “目前来看,随着‘煤改气’推进,调峰压力和管道输送压力确实大了很多,即便有更多气源保障,今冬供气形势仍不轻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对记者说,“未来‘煤改气’市场空间巨大,带动天然气消费激增,因此不能仅仅满足于现有气源供应,如果不提高天然气市场的‘内生动力’,明年此时,供气压力将有增无减”。

  当前,我国部分地区输配价格不合理、供气层级较多且层层加价的现象仍较显著,非居民气价整体仍有下行空间。解决 “淡季不淡,旺季更旺”最根本的方法还是要加强区域输配价格监管、推动终端用气价格合理化。

  “自‘煤改气’推进以来,相关部门对项目规划不足,曾导致项目大批上马一度造成市场混乱”,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但《北方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0年)》即将出台,希望届时对‘煤改气’、‘煤改电’推进有更科学的指导方式”。

  每年冬天都面临供气大考,但多位业内人士指出,气紧的背后还是由于天然气市场化不足。“天然气价格体制改革的步伐还是太慢了!”

  在天然气基础设施中,管网起着跨空间调配天然气的重要作用。然而,由于天然气尚未实现输配分离,导致销售逐渐形成了一种相对垄断的经营模式。随着《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等政策出台,为第三方使用天然气管网提供了政策依据。“然而,在现实操作中,LNG接收站对外开放并不到位,第三方购买的国外廉价气源很难进入国内市场。”景春梅说。

  由于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程度不够,在现行价格体系下,以北京为例,采暖“煤改气”后绝大部分居民家庭的燃气采暖支出超过了家庭可支配收入的3%。通过政府补贴,可将这一比例降低,但对地方财政将形成一定压力。同时对于不同收入群体采取同样的补贴模式也有失公平。“对于政府而言,在推广‘煤改气’的同时还需要加强住宅节能改造,降低单位热负荷。改变现有‘大水漫灌’的补贴模式,向精准浇灌转变,提高补贴效率。”上述人士说。

  “毕竟,相较于单纯依靠政府补贴强行推进的“煤改气”,由市场内生驱动的能源替代才会走得更加稳健、持久。”上述人士补充说。

  景春梅还指出,国内尚未形成完全自由竞争的天然气交易市场,参与交易的主体并不多。虽然目前已经建立了一些天然气交易平台,为相关主体提供了更加便利化的服务,但是依旧只有为数不多的卖方和买方在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属于寡头供气,价格最高点交易。“因此,这些平台的交易量尽管很大,但是由于参与主体过于单一,一些时候都以最高价成交,很难形成公允的定价机制,在全球性和区域性的天然气市场中的影响力还比较小。”景春梅说。

  此外,国内储气库储气能力不足,调峰压力难减,“煤改气”的持久推进,充足气源保障今后还面临更多考验。

浏览次数: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