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梅冠群:中美关系进入新赛段
时间:2017年12月15日    作者:梅冠群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报告》2017年第12

2017113日至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了他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亚洲之行,相继访问了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五国,并参加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美国—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特朗普此行有三个目的:一是构建更加“开放、自由”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秩序;二是推动解决美国与东亚主要贸易伙伴的“公平”贸易问题;三是加强国际协调以促进朝鲜弃核。不难看出,此三项的核心要素都是中国,或是围绕中国进行战略布局,或是聚焦中美双边关系中的重要议题,或是与中国在重大地区安全问题上对表并寻求中国帮助,因此也可以说,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乃是一场目的明确、重点突出的“环中国行”。与习近平主席的会晤是特朗普亚洲行的重中之重,这是继今年4月海湖庄园会晤、7G20汉堡峰会碰面之后,习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的第三次会晤,也是中共十九大召开后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特朗普访华为中美两国关系带来了大量新鲜元素。

一、两国合作取得历史性突破,中美经贸关系将迈上一个新台阶

此次特朗普访华享受到了“升级版”的国事访问待遇,“升级”不仅体现在外交礼遇,更体现在经贸合作的巨大收获上。两天访问时间里,中美两国企业共签署合作项目34个,金额达2535亿美元,既创造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也刷新了全球双边经贸合作史的新纪录。此次合作大单“遍地开花”,涉及能源、化工、基础设施、高端制造、医药、环保、文化、智慧出行等各个领域。“订单外交”让中美两国互利共赢。美国收获了波音飞机、航空发动机、集成电路等产品的大额出口订单及中国向美国天然气、基础设施领域的海量投资,这对于拉动美国经济、创造就业岗位、缓解美国贸易逆差大有裨益。特朗普本人更是赚足了全球关注度,帮助他在美国民众、参众两院进一步树立起治国有方、能干有为的良好形象,特别是他当前深陷“通俄门”旋涡、税改正值关键时刻,此订单不啻为一剂醒目清心良药。中国不仅采购了大量必需商品,更是通过集中签单采购的方式,让一直对贸易逆差耿耿于怀的特朗普有口难开,稳定了此次会晤合作共赢的主基调,同时也顺利实现了中国资本在美能源业等重要领域的战略布局。

除贸易逆差外,中国服务业对外开放也是特朗普高度关注的重要议题,这方面他也颇有斩获。在特朗普访华结束几个小时后,中国了宣布一项新的金融开放举措,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将放宽至51%,政策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将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这是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金融服务业最大的开放举措之一,对于中国金融服务业发展与世界接轨、金融治理能力提升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未来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目前中国正按照既定的时间表、路线图稳步推进服务业开放进程。借特朗普访华之机,出台此项政策,满足其长期关切,可谓是在大额订单外,中国送给特朗普的另一项厚礼。

二、在一些关键领域两国还存在立场分歧,是未来中美关系中的主要摩擦面和对撞点

尽管特朗普中国之行收获颇丰,其本人对此次国事访问表示高度肯定,在华期间也表现得中规中矩,未敢表现出一贯以来的“大嘴”言辞和“离奇”举动,但这并不代表在他心目中,他所关注的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

特朗普一直高度关注对华贸易逆差问题,目前对华贸易逆差约占美国逆差总额的近一半,他在竞选期间和任上,多次批评中国通过汇率操纵、贸易补贴、对外倾销、政府干预、侵犯知识产权等不公平竞争手段获取贸易优势,并操刀实施了对华的各种贸易救济措施、“301调查”等。此次访华,特朗普依旧表示了对贸易逆差的充分关切,尽管语气柔和,“我并不责怪中国”,但也清楚地表明了他下一步的施政方针,“美国必须要改变它的政策,因为我们的政策远远落后于同中国贸易及其他贸易关系的需要”,这实质上是措辞委婉的、针对中国的政策威胁。在APEC领导人会议上,特朗普的演讲更为直接和露骨,提到一些国家“支持政府主导的工业计划和国有企业”,“倾销商品、补贴商品、操纵货币并推行掠夺性产业政策”,美国将“追求基于公平和互利的健康的贸易关系”,剑指中国意味明显。特朗普深受班农、纳瓦罗等保守分子思想影响,对贸易逆差问题认识偏颇,完全无视美国限制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人为扭曲贸易结构,并通过贸易逆差向全球输出美元霸权的现实。预计在他任上,贸易逆差将会成为中美间持续摩擦的一个焦点问题,如果特朗普回国后出台针对中国贸易调查的特殊政策,不排除两国出现一定烈度贸易战的可能。

朝核问题是特朗普关注的另一焦点问题。从奥巴马执政后期开始,朝鲜核武器和导弹技术突飞猛进,对美国形成了直接的安全威胁,也成为了特朗普上台后所面临的首要问题。美国对朝核问题的底线是“核导合一”,朝鲜如能将核武器小型化并通过洲际导弹打到美国本土,美国必将对朝动武,目前朝鲜正在日益接近这一红线。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需要中国的帮助,一是希望发挥中国对朝鲜的传统影响力,促其弃核,二是希望中国与美国一道实行对朝鲜的最严格制裁,迫其弃核。特朗普此次访华,中方再度表态,中国将尊重并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但预计此结果不会让特朗普非常满意,特朗普一直认为“中国能够轻易、迅速地解决这个(朝核)问题”,中国一直没有用尽全力,因此必须在贸易逆差问题上给予中国足够的压力,方能使中国照顾美国的利益关切、配合美国的战略安排。

此外,中美双方在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美国外商投资审查制度等具体问题上也存在矛盾和分歧。913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叫停具有中资背景的基金峡谷桥(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的交易,再度引发对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的争议。这是自1975年美国成立外国投资委员会以来,美国总统亲自否决的第四次并购案,其他三次分别为1989年中航技收购美西雅图飞机零部件制造商Mamco项目,2012年三一集团关联公司收购美俄勒冈州风电场项目,及2016年福建宏芯投资基金收购德国芯片设备制造商爱思强公司项目,均来自中国投资者。在特朗普访华前的1030日,美国商务部就反铝箔倾销案调查做出结论,指出中国仍应将被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仍将用替代国做法衡量中国贸易倾销,中国商务部则发表声明反击,依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第15条,美国应无条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中国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并保留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相关权利。围绕这些问题,中美将进一步开展谈判和博弈,这些也将构成影响近期中美关系波动的主要因素。

三、中美关系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合作更加紧密,但博弈也更加激烈

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经历了若干个发展阶段,既有荣辱与共的战略合作期,也经历了一些风雨波折,但合作共赢、携手共进始终是历史潮流和主旋律。随着中国推进改革开放、加入WTO,中美两国合作日益频繁密切,经贸合作这一“压舱石”的作用更加凸显。近年来,美国封闭主义、保护主义、保守主义、门罗主义思维抬头,深刻影响了中美关系的发展。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其执政风格的不确定性和颠覆性,中美关系走向变数丛生,一年来两国相互接触、相互熟悉、相互适应。此次特朗普访华结束,可以说是近一年来中美关系的阶段性节点,中美关系已经走过了特朗普执政后的这段适应期,中国已对特朗普的执政思路有清晰了解,对其关注点、政策设计出发点有完整把握,特朗普本人也更加明白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处理问题更加成熟,不会动辄再以台湾问题等事关两国关系的基础和核心问题做文章,特朗普这一“新对手”慢慢成为熟悉的“老对手”。经过本次“习特会”的调弦定音,未来一定时期的中美关系走向已基本明晰,合作依然是主流,且合作的深度、广度前所未有,在贸易、投资、地区问题、全球治理上呈现出更多的合作机会,但分歧点和矛盾点依然众多,两国利益之争、战略之争、制度之争将更趋激烈。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当前中美竞合关系的形成是由两国实力的相对变化决定的。美国著名战略家白邦瑞在其著作《百年马拉松》写到,中美两国正在经历一场你追我赶的百年赛跑。而今中美关系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赛段,两位选手间的差距仅有几个身位。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中美经济差距正在日益缩小,中国“坐二望一”,在未来10-20年内经济总量极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客观决定了中国必将在国际事务、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有可能冲击美国霸权和由其主导塑造的全球秩序规则,因此在一些可能影响美国切身利益的重要议题,两国必然存在矛盾和冲突。但在一些重大安全和秩序问题上,美国也需要中国的支持和帮助,斗而不破的局面将长期维持下去。

能否处理好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的中美关系,直接影响到未来中国是否会获得宽松安定的发展环境,更事关“两个百年”能否如期实现。在当前,必须继续打牢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使更紧密的经贸合作成为拉近两国关系的纽带。两国应以建设性的办法努力化解双方各自关切的问题。中国可扩大自美LNG、农产品进口,美国放开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稳步增大中美服务贸易规模,双方共同消解贸易不平衡。中国逐步放开服务业市场,美国改革CFIUS制度安排,中美重启BIT谈判,共同打造横跨太平洋的资本流通大市场。中国逐步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建立更加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美国依据协议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放弃贸易替代国、“301调查”等不合理的经济保护手段,形成自由化、便利化的双边经贸往来格局。中国参与“让美国更强大”计划,支持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重振制造业,美国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中美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为全球经济复苏和持久繁荣增加动力。中国坚持“半岛无核化”立场,积极斡旋有关当事方坐到谈判桌前,美国放弃对朝强硬立场和武力威胁,以对话形式解决分歧,最终将半岛停战协定升级为和平协议。

在长远,中美需要对两国关系共同给予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明确定位,形成处理问题的标杆和基准,确保两国关系不至出现大的变动,通过沟通、对话和谈判不断解决随时可能出现的分歧,聚焦最大公约数,打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只要两国能够保持互利共赢、求同存异的认知和态度,就能将相互关系维持在健康、牢固、稳定的轨道上,行稳致远。

浏览次数: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