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论点
魏建国:美国不断滑向贸易保护主义,中美需有效沟通减少形势误判
时间:2018年03月13日    作者:魏建国

 

2018年03月13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实际上,真正的中美贸易顺差也就1000亿美元的规模。而且如果美国对中国高新技术出口放松限制,这1000亿顺差就不会存在的,甚至还会出现逆差。”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进口钢材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全球性关税。随后欧盟表示,正考虑向大约35亿美元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关税,并列出对美贸易报复清单。

一时之间,全球国际经贸关系的乌云密布。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在一份措辞严谨的声明中罕见地直接使用了“贸易战”字眼。

而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扩大至2758亿美元,创下新的历史纪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财办主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CED)中方牵头人刘鹤日前刚刚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

如何看待国际经贸关系的骤然紧张?贸易战是否有可能打响?美国国内温和派日渐式微将如何影响美国的经贸政策?中国将如何应对?刘鹤访美释放了怎样的信号?中美贸易顺差扩大是否会带来中美经贸关系的进一步紧张?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下称《21世纪》)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贸易战前奏

《21世纪》:近日,特朗普宣布将对进口钢材和铝征收全球性关税,随后欧盟表示,正考虑采取对美贸易报复措施。如何看国际经贸关系的骤然紧张?

魏建国:关于美国向进口钢材和铝征收全球性关税,有学者认为中国在美国的十大钢铁和铝进口国之外,对中国的影响不大,因此中国不用担心,我不这样认为。

这一措施表面上看主要针对欧盟、加拿大等地区,但实际上,这是美国在全球发动贸易战的火力试探的第一步,当前是贸易战的前奏,所以中国不可能置身事外。

纵观历届美国总统,可以发现美国正从自由贸易不断滑向贸易保护主义,而且愈演愈烈,从克林顿到奥巴马,美国从自由贸易开始转向公平贸易。但是特朗普比其前任们更严重——他不但提公平贸易,而且还提对等贸易,这次对钢铝征税就是以“对等贸易”为由发起的。

在特朗普看来,不管你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不要占美国的便宜,在此过程中,美国不是以是否为重要伙伴或盟友为标准发起贸易战的,而是只要贸易不对等,不管你是哪个国家,都会进入打击范围。所以年前他宣布对进口太阳能板和大型洗衣机征收关税,打击的就是日本、韩国等。

而且和其前任不一样,特朗普不怕贸易报复,这容易造成贸易战的升级,如果贸易战一旦打响并扩大升级,中国是很难独善其身的。

《21世纪》:特朗普有发动“贸易战”的动机吗?他是否企图以此为要挟增加贸易谈判的筹码?

魏建国:不能把特朗普仅仅看做一个秉持实用主义的商人。确实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想虚张声势把对手吓软,然后再讨价还价。我不同意这种看法,特朗普不是这样的角色,这也不是一种恐吓行为。我认为这是一种精心的安排,而且他可能会继续沿着对等贸易的道路,进一步在全球打贸易大战。

特朗普在推特上讲的一句话非常重要,他称“贸易战是好的,且很容易赢得胜利。”他还表示,如果我们与一个国家贸易往来亏损1000亿美元,不与他们再进行贸易往来,贸易战就赢了。

我认为他会动手有三个原因:第一,近期以来美国经济好转,美国的三大指数呈现上扬趋势,失业人数持续下降,美联储也开始了加息,国内形势相对稳定;第二,特朗普上台以来,一反其前任的常态,多项竞选时的承诺都得到了阶段性的兑现,包括修墨西哥墙以及移民政策等争议巨大的承诺,而贸易战也是其竞选时的一个口号;第三,特朗普的举动并非如外界所讲的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精英均持反对态度,他的举措仍然得到了美国中下层选民,以及部分跨国公司的支持。

《21世纪》: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近日决定辞职。特朗普政府中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力量日渐式微,这将对美国的经贸政策带来怎样的影响?

魏建国:科恩经常就“美国优先”做一些中性的解释,他强调“美国优先并不是美国独行”,意思就是美国还是要照顾伙伴、照顾盟友的。

现在,在白宫内部,以科恩为主的一些温和派,正逐步让位于现在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以及正逐渐上升的贸易与工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后三个人都建议采取比较强硬的政策,主张要对那些搭美国便车的贸易不对等的国家实施强硬措施。而随着科恩的离开,2018年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年份。

刘鹤访美取得成功

《21世纪》:随着特朗普政府的频频发难,中国将作何应对?对于中美经贸关系的下一步发展,你怎么看?有何建议?

魏建国: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首先,中国要尽可能多地争取朋友,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做出与特朗普不一样的表率。此时,不能认为和美国对着干就要吃亏,中国应该站在全球广大被害国的利益上追求公平与正义,中国也是不公平的受害者,世界是大家的,大家有权在WTO框架下争取自己合法权益。同时,中国要承担起维护世界贸易秩序的责任,不能让全球贸易保护蔓延而导致全球经济的倒退。

其次,对于中美关系,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百米短跑的竞赛,而是一场长跑。中国正在下一盘大棋、长棋,不能以短期的小得小失来看全局的输赢。对于美国这种情况,中国要利用各种渠道、各种方式,特别是上层的方式,多给特朗普传递一些正确的信息和理念,使特朗普不要产生误判,实际上,特朗普周围的人现在已经对全球的形势产生了误判。

再次,今年特朗普在第一轮火力试探之后,不排除会采取进一步的贸易保护措施,对此我们要做好准备。其实外交部、商务部已经做出表态,只要动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将会实施相应的贸易反制措施。

不过,目前中美还没到这一程度,此时中国更应稳住阵脚,保持战略定力,必要的时候可以做出一些战术上的妥协,但也坚决捍卫自身战略利益。要把经贸领域视作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而非一个不确定的“地雷”。

总体上,不要让贸易争端影响中美的经贸关系走向下滑、更不要使经贸关系影响到中美其他领域的关系。

《21世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财办主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CED)中方牵头人刘鹤刚刚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这释放了怎样的信号?能否谈下刘鹤此番访美的意义?

魏建国:我认为,刘鹤是在关键的时刻,找到了关键的部门,同时也提出了关键的解决办法,他的访问是成功的。

首先,当前中美保持充分的沟通、建立有效的对话机制,减少对形势的误判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刘鹤此访所承担的重任。

对于刘鹤的来访,美国也给予了充分的重视,访问期间,刘鹤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这些关键人物就中美经贸合作等重要问题进行了磋商,这种高层的直接沟通非常重要。

中方也提出希望美方能确定一个唯一的牵头人的建议,刘鹤此访对下一步中美恢复有效的沟通渠道与对话机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上他做得非常漂亮,因为这一机制的恢复,将为今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的发展奠定重要基础。

我相信,下一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将会尽快启动,尽管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的人员还没有到齐,但随着双方密切的沟通,以及下一步形势的需要,这一对话机制有望尽快完善,我认为“两会”以后会就这一渠道做进一步沟通,双方会提出一些近期的和中远期的目标。

妥善应对贸易逆差与市场经济地位问题

《21世纪》: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近日发布的《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17年年度报告》,指责中国扭曲市场,并否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此你作何评价?

魏建国:首先,美国对中国的国企是有偏见的,认为中国政府通过补贴等形式支持了国企,这增强了国企的竞争力,而美国公司由于没有得到政府的补贴而处于不利地位,进而美国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中国通过一些公开透明的做法支持国企在科技上开展创新,但在市场上没有任何政策性的补贴。

中国的国企本身确实需要进一步的改革,目前中国国企本身的透明度确实不够,国企的一些弊端,特别是董事会决议等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也应当进一步减少,这是中国改革的主要方向。

而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中国正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快速前进。实际上,正是由于中国是市场经济,由市场来决定整个资源配置,才使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应当注意的是,美国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有着复杂且微妙的心理。其一,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可以更为轻易地发起反倾销调查,而201调查、301调查、232调查也都可以借口中国以非市场化的手段损害了其核心利益而发起,从而任意地提高关税。

其二,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更有着意识形态、发展模式上的偏见与算计。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美国将中国视为竞争者,中国的发展模式与体制已经被一些国家认可,反观美国却遇到了诸多问题,美国希望借此抹黑中国的改革,同时为自己“打气”。

《21世纪》: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扩大至2758亿美元,创下新的历史纪录。贸易顺差的扩大是否会造成中美经贸关系的进一步紧张?

魏建国:应该看到,在美国所有贸易伙伴中,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是最快的。现在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速是15%左右,而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增速只有6.7%。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对美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美国如果轻举妄动因为贸易战而丢失了这一巨大的市场,将是美国最大的损失。

从结构上看,中美贸易顺差很大程度上是由加工贸易引起的。其他国家生产零配件或半产品,最后到中国组装,而中国以制成品出口到美国计算的是产品的整体价值,实际上中国只赚了一部分加工费。目前,中国的加工贸易仍然有30%的比重,因为旧的贸易原产地规则把其他国家加工的产品都算在中国头上了,这对中国是不公平的。

实际上,真正的中美贸易顺差也就1000亿美元的规模。而且如果美国对中国高新技术出口放松限制,这1000亿顺差就不会存在的,甚至还会出现逆差。

当前美国仍然以40多年前追踪用户调查这种过时的冷战眼光来看待高新技术对华出口,而且从实际效果上看,美国在贸易上封锁中国,反倒倒逼中国形成了自己独立自主的高新技术产业,这使得美国丢失了中国市场,并且面临强劲的竞争对手。

对于贸易顺差,中国的态度并不像美国一样,中国从未主动追求顺差,而且是在积极降低贸易顺差的,中国去年开放了对美国牛肉、大米等多类产品的进口。

 

浏览次数: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