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关于中美关系、对外开放与利用外资
时间:2018年04月25日    作者:张晓强

 

(在中国美国商会政府事务年会上的发言)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执行局主任  张晓强

2018年4月19日上午

 

一、关于中美关系

当前,中美关系、中美经贸关系遇到很大挑战。有些专家认为,美国使用301条款并非为了解决对华贸易逆差,而是为打击中国制造2025、阻挠中国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去年底的美国国家安全报告称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年初特朗普总统的国情咨文提出,中国是美国国家安全、经济利益、价值观的战略对手,3月以来发起贸易战,美国国会通过并经总统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并派国务院高官访台,美国国务院宣布允许向台湾出售潜艇技术,美军舰艇再次进入南海中国岛屿12海里。这一系列举措综合在一起,使一些中国专家认为美国已在做大的战略调整,开始将中国作为战略遏制的最主要对手,而不只是一时的局部的战术动作。

中共十九大指出,中国已进入新时代,确定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此要加强党的领导,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加快形成开放型经济体系。也提出了实现祖国统一、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任务。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要坚持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这些重要论述,阐明了中国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国与国关系基本原则。中方多次强调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总统就任后,习主席在2017年4月访美时提出,两国关系虽然历经风风雨雨,但得到了历史性进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巨大实际利益,中美关系今后如何发展,需要我们深思,需要两国领导人作出政治决断,拿出历史担当,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特朗普总统表示美中两国作为世界大国责任重大。当时双方同意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等4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提出妥善处理敏感问题,建设性管控分歧。此后启动了经贸方面的“百日计划”。6月份,时隔十三年美国牛肉又进入中国市场,美国政府派代表参加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都是“百日计划”的早期成果。2017年11月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习主席指出,今天中美关系已经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中美关系的战略意义和全球影响进一步上升。特朗普总统表示,美中均是世界重要大国,互为重要贸易伙伴,双方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合作前景广阔,加强对话与合作很有必要。习主席指出,中美应该成为伙伴而不是对手。特朗普总统表示,美中两国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有更好的机遇加强双边关系。习主席指出,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增长引领者,应该扩大贸易投资合作。特朗普总统表示,美方愿意同中方发展公平、互惠、强劲的经贸关系。习主席表示,中美关系面临的挑战是有限的,发展的潜力是无限的。这次访问的一大亮点是双方企业签署了涉及多个领域、双向贸易投资总值达2535亿美元的大单。我认为,中国仍将按以上原则使中美这对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稳定健康发展,但必须得到美方的积极回应,相向而行。

二、关于对外开放

这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十九大,到习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讲话做了全面阐述。明确中国的门将越开越大,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开放,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4月10日习主席讲话就对外开放提出了创造更有利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四方面措施,并尽快使之落地。4月17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了汽车、飞机、船舶业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的具体时间表。我刚看到有关数据,中国自2017年12月1日下调187项消费品关税,平均税率从17.3%降至7.7%,3个月来,一般贸易进口的相关货物达345亿元,同比增长20.1%,按新的低税率征关税额为8.8亿元,比原税率减征了16.8亿元。当然,习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讲话也有针对性地提出不做凌驾于人的强买强卖,希望发达国家对正常合理的高技术产品贸易停止人为设限,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但令人遗憾的是,4月14日,美方宣布了对中兴通讯(ZTE)的严厉制裁措施,这似乎是对中国态度的一个直接的否定式回应。当然,中国商务部也马上发表声明并于4月17日公布了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的反倾销调查初步裁定。

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一个关键标志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此,我想谈两点。

(一)中国加入WTO的承诺已全部兑现了。这不是由中方自己或美国某机构或几位专家来评价的,是WTO专门组织全面评价后的正式结论。比如在金融、汽车、电信等领域,当时的协议就是有条件开放,包括汽车进口整车关税降到25%,汽车整车厂中方控股,基础电信由中方控股,外资收购中资银行合计占股不超过25%等等。讲中方未兑现承诺,这是违反基本事实的,反而是美、欧、日等对“十五条”在违反WTO协议。随着发展,中方已主动采取了一些超出承诺水平的扩大开放措施,在电子信息产品、环保产品新协议中都有更大开放。从2013年启动的自贸试验区的多项举措、2017年国务院关于积极利用外资的文件到去年底特朗普总统访华时宣布的新的扩大金融开放措施,再到4月1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开放的水平已大大高于WTO协议。其中2013年习主席倡议的“一带一路”也是中国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得到联合国及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积极支持。美国、日本去年5月也派代表参加了高峰论坛。今年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中国还将继续推出若干扩大开放的新举措。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详细介绍了。

(二)中国确立的对外开放基本国策,是从世界发展大势与经验,从中国的国情与实际主动确立的,不是因为美国或别人施压。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成效明显,开放度日益提高。这是在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联合国(UN)等多边框架下为主,多边双边并进不断推进的。因此,对经贸领域出现的摩擦与问题,把WTO等国际规则抛在一边,搞单边主义的保护措施,中方是不接受的。昨晚看到新闻,《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已向WTO表示同意就向中国商品征收关税问题进行磋商,但美国立场不会变。希望这成为回到正常解决矛盾轨道的开端。以“大棒”当头,甚至用枪指着中国的脑袋要中方让步,中方就更不会妥协、让步。中国领导、有关部门最近已多次阐明了这些基本立场。从客观条件讲,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货物贸易、外汇储备和制造业第一大国,粮食安全有保障。占世界GDP的比重从2005年的4.85%升至2017年的15%;2005年GDP2.3万亿美元仅为当年美国的17.5%,2017年12.2万亿美元,为美国的63%。但从人均水平、科技水平、综合国力等方面讲,与美国的差距仍较大,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但毕竟是世界人口第一、市场第一的大国。现在被“逼上梁山”,为了捍卫国家利益、捍卫多边利益,奉陪到底的实力和信心是有的。同时,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现在不得不应战反制,反制的是美国政府的错误政策,不是美国人民。

总之,中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不会动摇,而且会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对愿意合作开放的各方都是肯定的。

三、关于利用外资

这是中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经四十年,总体看,充分肯定利用外资对中国发展、改革的积极作用。从实际外商直接投资(FDI)规模看,2001年、2011年分别为469亿美元和1160亿美元。2017年在全球FDI下降16%的情况下,中国增长7.9%,达到131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连年居世界前列。今年一季度合同FDI额971亿美元、增长28%;实际345亿美元、增长2.1%。这样的实际数据,是对中国是否欢迎外资、外商投资环境是否恶化的有力回应。中国美国商会今年1月30日发布的新年度报告调查显示,近75%的美国企业实现盈利,60%的企业把中国列为全球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1/3的企业计划增加在华投资10%以上。但也提出了在审批复杂、政策透明度等方面的不足。最近与美国各界人士接触较多,有的美国前政要说,美国工商界多年来是推动中美经贸投资关系发展的重要力量,但现在有变化,很多工商界人士认为中国的营商环境恶化,外企受到更多的歧视,因此支持美国政府对中国施压。我理解,希望“施压”也是想在中国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获取更多的利润,而不是希望走美中对抗之路。据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12日报道,目前反对向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计划的美国商业联盟规模已达107个贸易组织,比一个月前激增一倍。零售商、农场主、通用电气、IBM、高盛、凯雷集团、苹果、耐克等行业巨头均向白宫提出了反对意见。今天,我集中就外资方面的三个问题谈谈看法。

(一)知识产权(IPR)保护

班农先生称,美国不得不把美国的创新技术拱手让与中国。莱特希泽先生称,美国大公司CEO不满于被迫向中方合资伙伴转让技术,要根据美国《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窃取IPR的问题开展调查,此次美方发起贸易战,主要理由就是IPR。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及相应举措是缺少事实根据和无理的。

第一,中国近些年在IPR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包括加大执法及惩处力度,成立IPR法院等等。客观求实地看,中国的IPR保护水平比五年前、十年前已大幅提高,与发达国家的先进水平相比,差距在缩小。

第二,“拱手相让”不知依据是什么?中国近些年的快速科技进步绝不是美国拱手相让的。中国的研究与开发(R&D)支出从2000年的近900亿元增至2017年的1.75万亿元,占GDP比重从0.89%升至2.12%,超过欧元区创始十五国2.1%的强度;中国近两年科技论文、发明专利申请数量已居世界前列;2017年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的发明专利申请130万件,居世界第二位;2017年每万人拥有的发明专利9.8件是2010年的近5倍。中国骨干电信企业、新能源汽车企业研发投入分别占年营业收入比重的12%和8%以上。中国在特高压输电、高速铁路、公路桥梁建设、可再生能源、新能源汽车、智能终端、4G及5G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量子通信、北斗卫星、载人航天这些领域能走到世界前列,主要是靠企业、科技人员的开拓进取、人才培养、大量的资源投入。这其中肯定有花钱引进技术的作用,有市场换技术的作用,包括从美国、欧盟、日本、俄罗斯、韩国等等,但输出技术、品牌的一方也获得巨大利益,没有哪个国家的企业是“拱手相让”!至于说是靠“偷窃”,就更不讲道理了,而且是对中国人民的一种侮辱,太过分了!

第三,强迫美国企业向合资伙伴转让技术。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已讲了多次,我只从实际角度补充一下。近十几年来,在中国的FDI近75%是外商独资,美国在华企业也大体如此。约3/4的投资根本不存在“合资伙伴”,不知莱特希泽先生是否知道这样的基本事实。只有约1/4是合资或合作企业,是否采取合资方式,除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限制的行业,其他均是企业自己决定。转让不转让技术,转让什么技术,作价如何,是合资双方的商业行为。美国英特尔公司、微软公司、卡特彼勒公司、戴尔、惠普在中国都有不少独资企业,康宁公司在中国投资基本都是独资。我从1995年国家计委等部门正式发布第一个《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就参与起草工作了,那时的限制类、禁止类有二百多项。在前些年不断减少限制的基础上,过去五年两次修订《目录》,对外商投资的限制性措施削减了65%,现行的2017年版,只有63类,其中“禁止”类28项,有股比要求等的限制类只有35项了,而且在2016年发布“十三五”规划时就明确,到2020年前在全国实现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不看进步成效,不顾基本事实来施压,实在让中方无法接受。

(二)“营商环境恶化”。这几年企业反映的较多,但世界银行连续两年的评价则是中国提升了18位。中国美国商会最新报告提到的审批复杂、劳动力成本上升及专业人才不足、信息基础设施不完善,以及IPR保护不够等,这些是中国企业也同样面对的,是中国政府在积极努力加以改善的。关于企业利润不如前几年,应从中国的大环境看,自2013年以来进入了转型升级、新常态的相对困难时期(有美国专家还几次宣称中国经济要“崩溃”)。大批中国企业面对严峻挑战,我介绍两类数据,一是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和营业收入利润率,从2013年的增加9.7%、利润率6.6%,连年下降至2016年的增长6%、利润率5.9%,至2017年才回升为增长6.6%、利润率6.5%;另一个是商业银行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工商银行,其利润2013年比上年增长10%,此后连年下降,2016年仅增长0.2%,至2017年才有所好转,也只增长3%。这既是因为中国在经历痛苦的转型,外需不足,也是因为中国的市场更加开放,竞争比以往更为激烈。曾在中国有一定影响力的天津夏利汽车、深圳酷派手机濒临破产,在快速发展的中国快递市场,不论是国有的中国邮政EMS,还是美、欧大公司份额都下降,民营公司的份额则大幅度上升。在连年增长,世界规模最大的汽车市场(2017年销售近2900万辆,比美国多近1200万;新能源车近80万,是美国的近4倍),外国公司及品牌的竞争也十分激烈。美国通用汽车公司(GM)做的成功,2015、2016年分别销售比上年增长3.5%、7.1%,2017年又增长4.4%,在华销售404万辆,占全球销量的比重达到45%。而福特公司因为自己的产品推出、营销战略等原因,去年在华销售是负增长6.3%(全球-1.3%),我刚去广州开会并调研,宝洁公司是最早在广州开发区投资的美国企业,90年代中期我去公司看,正在灌装美国最新配方的“人参田七洗发精”。自1998-2013年在华营业额提升近6倍,最高峰时占中国高端洗护发市场50%的份额。但近几年日本、韩国、欧洲和中国企业更加努力,而宝洁在华每年只增加两三个新品种,也不搞电子商务。销售收入从高峰的400亿元,近几年降至200亿元。以上讲的这些是说明企业更多面对的是市场竞争、科技进步、管理等方面的挑战,主要困难不在于所谓中国政府对外资企业的不欢迎或歧视。

(三)美国一些政府官员、企业家讲必须“对等”开放,中国则讲“公平”开放。坦率地讲,在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的两个大国,讲“对等”开放实际是做不到的。美国可以办私人电视台、私营公司办基础电信,可以开赌场,在中国就是不允许。简单地讲美国对外资开放哪些领域,中国对外资也必须开放完全一致的领域,根本不是解决矛盾的有效方式。更何况中方对美国的“外资安全审查机制”存在对中国企业歧视,对华为、联想等企业运用政府力量予以打压意见极大。因为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的不透明机制,使一批中国企业在美投资被否决,在半导体、5G、光伏发电、基础设施都有,使人感觉美国政府的限制投资类别虽然明文列出的不多,但实际很多,不比中国少。

中美经贸关系多年来被称之为双边关系的压舱石、稳定器、推进器。近日有个别专家说,现在的双边经贸关系已经成为恶化双边关系的助推器了,但从客观实际和发展前景看,中美经贸的互利共赢基础并未有本质性改变。我也相信中美企业界和人民仍然致力于发展健康可持续的双边经贸关系。我们应共同努力,寻找最大公约数、积极提出建设性的解决矛盾的有效建议。以实际行动证明,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可以克服困难、相互尊重、对话协商,从而实现合作共赢,为两国人民的福祉和世界的和平、进步与繁荣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浏览次数: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