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论点
陈文玲:中美经贸关系向何处关乎中美运势与全球大势
时间:2018年06月08日    作者:陈文玲

陈文玲: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能够和金融领域的各位专家共同就中美贸易战和中美关系进行一些深入的探讨。现在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在关注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战未来对中美以及各个国家的影响。

最近我在国研中心接待了几拨重要的外国嘉宾,昨天上午和挪威驻中国大使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讨论,主要讨论的是中美关系及将来对中国和挪威关系的影响,上月是与澳大利亚公使、还有新加坡大使馆和其他国家智库人员。美国大型企业联合会下周也会派代表到中国来和中心讨论中美关系;今年3月25号我带队到美国和美国的有关智库、行业组织讨论了中美关系。可以说现在中美关系是地球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每一个人都能说出一二三甚至四五六的问题,连小区大妈大爷也都在讨论中美关系,感觉国内大家对中美关系都比较关注。可能美国国内的关注度比我们还差一点。3月25号我们去美国,我们是外交部组织的小型专家团,当官方出面和对方联系的时候,美国的政府部门一律拒绝见面,所以我们最终是和美国智库、行业组织和国际战略专家进行了探讨。当然,美国这些专家都很厉害,比如甘斯德就参与了美国301调查报告相关工作。

现在讨论中美关系成为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你们都是研究资本市场和证券的,就不能不研究中美问题。特朗普去年年底很骄傲地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说,我当总统一年多以来,美国的股市上涨了七十四次,他把股市上涨作为自己非常重要的政绩,但他在说完以后就与中国爆发了非常激烈的贸易冲突。我们对这个的提法一开始是贸易战,后来是叫贸易冲突,有的人说叫贸易摩擦比较好,实质都是很激烈的博弈。贸易战爆发的期间,美国的股市都在跌宕起伏,每当特朗普提出贸易战要升级的时候,美国的股市就下跌,每当特朗普说自己和习近平是“好朋友”、围绕中兴问题达成一致、中美之间互相不征进口税,美国股市就上涨。

现在美国股市的上涨和下跌降伴随着三个因素: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节奏有升有降;伴随着特朗普和金正恩见不见面、这爷俩之间的博弈股市上下波动;再就是伴随着美国对全球重大战略部署和事件上下波动,比如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比如退出伊核协定等。现在恰恰是美国的股市最动荡的时候,一位分析家甚至认为,也许特朗普是一个股市高手,比如当他说要和金正恩见面时,股市就上涨,后来说不见面就下跌,肯定是下跌的时候特朗普在买进,上升的时候在卖出。去年一年,整个美国股市盈利达到了十二万亿美元。

大家可以看到,特朗普当总统是美国经济社会文化撕裂的表现,特朗普当选本身就是美国社会矛盾的产物,他的当选又推动了这种矛盾的激化。去年年底到现在,特朗普在民众当中的威信正在上升,3月底我们到美国调研的时候,最权威的、全球最有名的调查公司皮尤调查中心做了民意测验,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二,这是他当选以后最高的民意支持率。CNN做了一个调查,这次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会面,民众支持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五,反对的仅占不到百分之四十,还有一部分弃权。为什么特朗普现在的民意支持率正在上升?主要是这样几个重要的原因:

一是特朗普的反华遏华排华的战略转向得到了美国社会相当大的一部分人的支持。美国社会展开了一场对华政策大辩论,这种辩论基本形成了一个共识,也是美国社会很多方面的共识、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他们认为就是美国之前的对华政策已经全面失败。当时的对华政策是想把中国拉进世界的开放体系里面,和中国建交、使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让中国加入WTO,他们的战略认为中国只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就能和美国成为同样的经济体系,中国肯定会成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中国的下一代肯定会改变“颜色”,中国就肯定会成为美国的应声虫,成为美国的附庸。现在蓦然回首发现中国是强大了,但中国什么都没变,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有变,中国党的领导地位没有变,中国的文化价值观没有变,中国唯一变的就是从贫穷走向了富强,成为了和美国距离最近的国家。

去年中国的GDP总量已经达到了12.2万亿美元,美国现在是19.36万亿美元,中国GDP占美国GDP总量的67%。回顾历史,每当一些国家的力量和美国距离接近的时候,就开始受到美国打压与遏制,当年里根瓦解前苏联,美国和日本的贸易战,也都是在这样的与美国经济距离越来越近的情况下,发生了激烈的对抗性博弈。中国的经济体量对比到了美国的67%,要比任何一个当年的经济体距离更近,而且中国还成为了世界第一大贸易体,成为了制造业产值排在第一位的国家,2010年超过美国,目前占全球制造业产值的25.5%。最重要的是2016年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成为IMF货币篮子里的五大货币之一,占到10.92%,位于美元和欧元之后的第三位,也是在英镑和日元之前。我们科技创新的步伐正在加快、军事实力也在加强。

美国社会反思美国对华政策的全面失败,因此在美国国家安全报告、核安全报告这些最近出台的报告当中,都把中国作为排在第一位的战略竞争对手。国家安全报告当中更是把中国和俄罗斯排在第一位的对美国有安全威胁国家,第二位的国家是朝鲜和伊朗,第三位是恐怖主义,最近美国又出台了一份报告,干脆就这样排队了: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极端主义。

特朗普强硬的对华政策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在所有重要岗位都换成清一色的鹰派,温和派都被换掉了,白宫150个编制现在在岗的只有60来个,还有90多个都在空着,很多岗位只有一把手没有二把手,比如国务卿长达一年的时间只有蒂勒森一个人,连副手都没有,其他的很多岗位上没有人。特朗普刚一上任就免去了480多位美国驻各个国家的外交官,凡是奥巴马签署任命的都废掉了,现在全球还有一些国家没有美国驻本国的大使,包括澳大利亚空缺了一年,前几个月才刚派了原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到那里当大使。所以美国反华、排华、遏华氛围基本形成,原来对中国是战略疑虑,现在是战略焦虑、战略过虑和战略误判。

美国的皮尤的民意调研发现,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美国民众已经占到了46%,将近一半的美国民众认为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中国,认为美国是最强大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多。所以美国整个社会很焦虑,美国习惯于做世界老大,奥巴马在卸任之前在西点军校演讲说,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在规则制定上说了算,美国至少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一百年奥巴马是看不到了,特朗普也看不到,但特朗普坚持美国第一、美国利益至上,让美国再次强大,现在大家都看得到。特朗普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白宫的整个布置都换了,办公室原来是酱紫色的窗帘,现在换成了金黄色的窗帘,地毯也换成了金黄色的地毯。

特朗普把美国变成了“美利坚合众国有限责任公司”,而他开始当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当成筹码来做交易,其中最大的交易方就是中国。中国是美国出口市场当中最大也是增长最快的,2011年到现在中国市场连续几年以11%的速度递增进口美国商品,中国和美国的双边进出口贸易总额已经达到了5500亿美元。特朗普说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是37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是2700亿的贸易顺差,但特朗普说中国每年赚了美国5000亿美元的钱,其实他根本就不会算帐。前一段时间我和美国彼德森研究所的一位资深研究员面对面地探讨中美经贸问题,我说,美国总统主张弱势美元,美联储主张美元升息,到底是特朗普说了算还是美联储说了算?他说据我们的研究,还是美联储说了算,美联储是金融市场的金融专家,会比较理性,别听特朗普的,特朗普其实都不知道什么是弱势美元,他也不懂国际贸易,顺差是赚多少钱逆差是赔多少钱,总共是五千亿的进出口贸易额,中国就赚了五千亿,难道中国每一笔都赚了百分之百?

美国出了一个特朗普,某种程度上既是美国社会分裂的产物,又加速了美国社会分裂,但现在又把这种矛盾转移,转向了中美的对抗和摩擦上来,使他的民意支持率在上升。

我认为特朗普民意支持率上升的第二个原因就是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没有执政经验,连当个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履历都没有,要是中组部考核的话估计他连个乡镇长都当不上,但居然当上了美国总统。我们和美国战略专家讨论的时候,他们甚至认为特朗普还有可能连任。当然,这是美国和中国的不同,可以说这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也可以说是不拘一格降人,但这个人没才。

特朗普的短处是他是一个商人,没有政治履历,他的长处是没有包袱,据说特朗普不看文件,奥巴马原来签署的所有文件他只废不看,每签署一项行政命令会同时废掉二十二项原来奥巴马签署的行政命令,一边签一边废对美国进行再造。还有一个很大的长处是他懂得经济、敢于决策,决策速度非常快。因为共和党在国会占大多数,他比民主党多几票,得到了国会的支持。大家知道去年12月份出台了美国减税的措施,把所得税降到21%把个人所得税分成三档来减,包括把美国资本回流的一次性征税率降了百分之十。这样引发了一种“虹吸效应”,就是资本回流、财富回流、产业回流美国。

现在美国的经济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时期,失业率最低,因为把墨西哥人都赶出去了,还建立了一堵很高的墙,今年的预算是建五百多公里的墨西哥墙,修缮六百一十二公里,加起来一千一百多公里的墙,八米到九米高,已经纳入政府财政预算了,所以墨西哥人到美国打工是不可能了,同时也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原来的蓝领工人就业开始回升,失业率降到了最低。原来通胀率是要达到2.5%,现在基本达到了,股市是有跌宕起伏,但上台以后还是在上涨。美国人觉得特朗普懂经济,美国经济也是2008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但必须指出全球经济都在回稳,IMF预测2018的经济体都会回升,美国是其中之一,但因为美国的块头比较大,所以经济回升态势更加明显一些。

特朗普支持率上升的第三个原因,就是符合了大资本家、大财团的利益。金融方面放松金融监管,给了资本家赚钱的机会,放松环境监管,退出巴黎协定,不再做任何承诺,推动这些传统的制造业回升。放松药品监管,甚至要求药品可以不做功能性的测试,而且药品实验阶段如果有特殊病人需要实验品可以提供,这在以前美国FDA是不可能的。所以,特朗普得到了这些资本家和财团的拥护。今年5月15号—16日在北京中心与美国总商会举办的中美“二轨”对话的时候,美方有代表也说,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上升,有可能会连任。所以我们要研究特朗普,某种程度上要重新认识特朗普。如果给这样一个总统作一个定位,作为总统他还是一个半成品,从商人转向政治家还需要一个过程,扔在学习和打磨之中,但作为一个商人总统,他在商业、金融方面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最大的威胁。

大家可以看到,中美贸易战大致就是如此,到目前为止现在贸易战已经进行了三场大的博弈。

第一场就是钢铝之战。对钢征收25%的税收,对铝征10%的税收。目前对美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向美国进口的国家全球达到了101个,在晓美国出口的国家中,排在前十五位的国家美国根据申请已经排除了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八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排在美国钢的进口的第11位,出口到美国的钢铁只占美国钢铁进口的2%左右,占到中国产值不到1%左右,所以钢铝排除了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等,最后剩下了中国、韩国和日本等几个国家,矛头所向主要还是中国,但捎带着日本。美国提出的是三百亿美元,中国出台了同等的制裁措施,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等商品。

第二波就是301调查报告。在此之前美国对洗衣机、工具箱征税还属于贸易摩擦,而后面的就属于贸易冲突。我们在美国调研的时候这个报告刚刚用英文发表,英文版是185页,其中角注1339个,还有五个附件。这就不是仅仅贸易冲突了,而是从贸易延伸到了制造业,也延伸到了高技术产业、军民融合战略和党对企业的领导,几乎无所不包。

我们说“301”调查报告这已经不单纯是贸易之争了,据此得出的要对中国进500亿商品加收关税,征收25%的高额关税,这是不对的,怎么能够把中国党中央国务院部委的文件作为你们制裁的依据?这是美国对中国内政的严重粗暴的干涉。美国没有军民融合的战略吗?美国没有振兴制造业的战略吗?克林顿时期的信息高速公路是产业战略,现在重振制造业是产业战略,保持美国先进制造业地位也是产业战略,以此为理由进行贸易制裁,不是纯粹的国际笑话吗?而且,这个报告还把中国习近平主席的十九大报告作为制裁中国的依据,不也是很大的国际笑话吗?这个调查中还列举了国家发改委的文件、工信部的文件、商务部的文件、地方政府的文件、学者的文章,还有上市公司的报告,所以将来上市企业出台公开报告要谨慎,美国也可能在盯着。在“301”调查报告中,使用的很多的语言用的是可能、似乎、好像、听说,美国一个堂堂的大国怎么能用这样的词汇,作为制裁另一个国家的依据?他们说因为你们国家不透明,我们听说企业在中国那里受到阻碍了,听说中国有限制,当时我对他们说,听说不等于现实。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所谓的贸易战是虚的,实际上是制造业之争、高技术之争、国家战略之争,说白了也是国运之争。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西泽很明确地提出,如果让“中国制造2025”实现的话,中国这些战略产业就会全面超过美国,那个时候美国会怎么办?所以美国当然对中国要制裁了。毫不讲理,而且制裁的手段所谓的301报告依据的是《1974年美国贸易法》这是美国国内的法律,凭什么用自己国内的法律作为制裁别国的依据?进行国际制裁一定要根据国际规则,也就是说我们要在WTO的框架下来进行贸易争端、贸易冲突、贸易摩擦的解决,这是一个常态化的机制。美国挥舞着国内规则的大棒,而且是过时的规则,用这个作为制裁的武器肯定是错误的,

美国制裁中国提出的232、337、301、334条款都是过时的,依据的是1974年的贸易法、1930年的关税法。世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美国的国内法律还停留在上个世纪,而制裁别国的依据则是过时的国内法律。美国的一位学者写的文章标题就叫《特朗普正代表美国大踏步迈向十九世纪》。

当前世界面临着五个方面的重大选择,到底是开放还是封闭?前进还是后退?单边还是多边?霸道还是王道?一个国家利益至上,把一个国家的利益建立在全球利益之上,建立在其他国家利益之上,还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两条道路、两个方向、两种选择,毫无疑问,中国代表的是后者,美国代表的是前者。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开放、前进、经济全球化、王道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代表了未来和正义,而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

实事求是地讲,中国现在和美国的差距还很大。2011年基辛格在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举办的全球智库峰会上有一个重要的发言,李克强总理发言以后就是他发言。他说,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就是当年美元替代英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人民币不要着急国际化,要替代美元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2011年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第二轮的中美“二轨”对话期间,基辛格有一次小的宴请,出面宴请了前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基辛格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中美两个国家只能合作,不能对抗,合作是两国唯一正确的战略选项,中美两个国家如果对抗,就会导致全世界选边站,就会导致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整体的混乱。

大家可以看到,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从钢铝之战到301贸易调查之战,直到现在的贸易谈判之战,中国表现出大国的胸怀与气度。原来我们商务部说,美国单边制裁中国不谈,但美国要求谈判的话,我们的谈判大门也敞开着。美国带着七个鹰派人物来了,据说他们之间也有矛盾,自己也吵过架,但谈判之后形成了一个还要继续谈的共识,邀请刘鹤副总理到美国接着谈,在美国谈判形成了一个共同声明。那个声明明确地说,双方一致认为,中美不打贸易战,不互相加征关税,这个共同声明非常明确地提出了这一点。6月2号美国商务部长又来了,在他来之前先派了五十个人的大团对来具体谈判,而在5月29号,特朗普则在Twitter上宣布,对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的商品开征25%的关税,6月15号实行。中国人、中国企业、中国政府一下子就惊了,特朗普翻脸比翻书还快,脸又翻了?因此6月2日这一次的声明是中方单方面的,意思是比较简单明确的,三层意思:同意从美国扩大进口,包括农业产品、电子信息产品和能源等,点了几大类进口商品名字;中美还是要进一步协商,合作要相向而行;还有一层意思最明确,假如美国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对中国贸易制裁,中国所做的承诺无效,即如果你要翻脸我也不会执行。

中国在整个中美关系处理方面,有的时候大家可能有些误解,是不是我们态度应该更鲜明一点?斗得再激烈一点?但我们应该有一个历史大的判断,就是本世纪和上世纪后半叶,世界上最大的变量是中国,那就是中国的快速崛起并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成为推动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形成大的国际格局的最大变量,这个变量就是中国的快速崛起,改变了世界格局,包括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2011年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经济体经济量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如果没有中国的崛起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占全球的比重已经超过了56%,这就改变了世界的南北格局。更为重要的是,按照历史的长周期来看,美国整体向下式微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中国整体向上实现两个一百年、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历史进程也是不会改变的。就像一个历史的长周期,一个整体向下,一个整体向上,这个历史大的逻辑、大趋势,是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考虑所有的问题,包括中美现在的贸易争端和中美之间的博弈,实际上要考虑一个长周期的发展趋势,怎么才能把握这个趋势,使中国的发展进程不被打断,这一点是习近平主席在处理所有问题的时候清醒地把握的一点,是党中央重大部署的把握的大局点。

因此,贸易谈判美国是谁来谈、美国谁当总统都无所谓,他们的任期是有限的,但历史的长周期不能打断。我们战是为了和,不战不能和,战不赢不能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在这个大的国际环境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把中国建成世界一流国家,而不是大而不强庞然大物,这是一个战略问题。我有一篇文章叫做《”中国第一”的幻觉可能误导了美国战略转向》,文章分析了中国现在和美国的巨大差距,包括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军事各个方面的差距。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瞧不起我们自己;也不能盲目自大,锋芒毕露。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走过的道路是非常伟大的,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奇迹。回头来看四十年前的中国,似乎离我们很远了,我们根本看不见了。昨天挪威大使到访中心座谈中说,八十年代我到中国来,那个时候我就没有想像到中国能有今天,我说你没有想象到,我们也没有想象到。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我们还是必须坚持的,但同时也不要骄傲自满,不能认为“厉害了,我的国”,现在我们已经天下无敌了,就像金庸写的武侠小说一样,觉得自己已经是”武林高手”了。是不是”武林高手”可能还要经过很多场博弈,尤其是和美国的博弈。现在有些文章谈我们和日本的差距,有些文章谈我们和俄罗斯的差距,包括昨天我参加和挪威大使谈和挪威的差距。这个国家2017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五百多万人全民福利,也是西欧第一石油大国。在北欧的瑞典九百万人口有34个世界五百强企业,有欧洲最大的创新基地。中国旧社会在三座大山压迫的时候,有人呼吁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今天中国强大了仍然要睁开眼睛看世界,要看看并学习世界那些走在我们前面的国家、地区、领域、技术、产品、商业模式。我们有我们的优势,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就就是激发了人们的原创性、激发了作为自由人的创造力和流动性,创造了我们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现在中国有六千多万华人在海外,中国走出去的企业越来越多,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在全球配置资源,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高铁运行里程占了全球的百分之八十,102个国家有中国的铁路建设项目。

今天进行的是中美贸易战,我认为未来更危险的是中美金融战,因为美国的美元黄金、美元石油、美元大宗商品紧密关联,所以美国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中目前只有1.23%,虽然人民币在走向国际化,包括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设立石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但还是刚刚开始。刚刚开始的进程,既是对美国挑战、也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必须迈出的步伐,这种金融博弈会更加激烈。美国股市在特朗普执政后的一年中是涨了74次,但现在又涨又跌,美元国债收益在美联储缩表以后上升了3.1%,美国最近一、两年的主要战略是什么?是吸引资本向美国集聚、吸引财富向美国集聚、吸引产业向美国集聚,把美国打造成为全世界经济状况最好的国家,美国第一,美国利益至上,让美国再次伟大。在这种情况下,美元的升值在未来一两年可能是一个趋势,缩表也是一个趋势,全世界的资本向美国流动,国际上的新兴经济体动荡不已,资本外流、资本紧缩达到一定程度,甚至导致经济危机或崩溃,这样美国就达到了预期目标。我预测,在美国聚敛全球财富并导致一些经济体发生危机后,未来美元可能仍会贬值,也不排除美国甚至逼人民币升值。因为当前与中国打贸易战的这些人,都是原来处理美国和日本贸易摩擦的人,当年他们的最后一招就是逼日元升值签订了广场协议”,使日本陷入连续二十年的经济衰退。现在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序幕,不会伤及我们的根本,未来的金融之争,处理不好则可能会大伤元气。中国的金融行业应该对未来中美有可能的金融领域博弈做前瞻性的研究,对美国未来可能推出的金融战、货币战早做战略准备,争取战略主动,防患于未然。谢谢各位!

 

浏览次数: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