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王福强: “大湾区是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领头羊”

  • 时间:2019-02-20

来源:时代周报

 

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逐渐明晰

 

111日,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接受了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记者专访。在采访中,张晓明指出,中央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定位有五个: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和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同时也首次披露关于港澳广深四大中心城市定位。

119日,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闭幕,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广州将紧紧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个“纲”,着力提升大湾区核心引擎功能,打造高质量发展典范。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王福强,解读五大定位与四大中心城市。

在王福强看来,在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下,对外开放正从过去生产要素的开放转向市场体系的开放,而由此建成的现代化的制度将会形成我国全面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支撑。从这个层面来说,“粤港澳大湾区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领头羊”。

 

不仅是区域经济规划

 

时代周报:中央提出粤港澳大湾区的五大战略定位。你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在整个中国下一轮改革开放格局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王福强:大湾区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领头羊。改革进入新时代,现在的全面开放与以前的开放不同。以前的开放,更多是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型开放;现在的开放,更多是规则制度型开放。在这种转变的背景下,就需要向国际先进规则体系和先进制度学习。

港澳有先进的制度体系,有发达的市场规则,有成熟的信用保障,有通达的国际渠道,有高端的服务支撑,这些都是值得内地学习的地方。通过向港澳进行制度现代化的学习,结合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就可以探索形成大湾区的先进制度体系,为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做出直接贡献,这是大湾区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所在。可以说,在目前若干重大平台中,只有大湾区这样一个集合型的平台,才能直接承担起这样的历史使命。

时代周报:从粤港澳大湾区的框架协议到现在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演变过程?

王福强:经过近两年的推进,大湾区概念已经深入人心,规划纲要也将于近期公布。从2017年的框架协议,到现在逐步完善丰富,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规划纲要。在这个过程中,大湾区的概念也在发生变化。

首先,对粤港澳大湾区的认识不断深化。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有些解读,将它单纯认为是一个区域经济层面的规划。这是不对的,经济层面仅是其中一个方面,粤港澳大湾区所涉及的领域显然更加复杂。二是名称有所变化。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编制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今年调整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虽然规划都以合作为主要理念,但是前者更多关注城市形态的演变,如何实现产城融合等。现在的名称内涵更丰富也更全面,不仅包括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也包括资质互认、标准对接、治理协同等社会层面的内容,还包括生态环境共同治理和文化合作方面的内容,鲜明地体现了“五位一体”的发展特征。

 

发展要避免以邻为壑

 

时代周报:大湾区内四大中心城市,香港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澳门是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广州是国家中心城市;深圳是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在你看来四城的定位有怎样的考量?应当如何发挥中心城市的作用带动区域共同发展?

王福强:这四个城市,都是大湾区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它们的定位不同,功用不同,发展方向也不同。在考虑定位时,要充分考虑其现实性、前瞻性、包容性和连续性。

香港的三大中心具体定位,现实中受到了挑战,但不能因此而废除,这就是包容性。澳门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多元文化交流基地,可以成为大湾区休闲中心。广州是国家中心城市,因为有历史的传承,所以定位为综合性门户城市。深圳是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是国家高质量发展的典范,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延续了其经济中心城市的定位。

在整个的规划中,中心城市作用的发挥,必须要结合其具体功能,互补发展、协同发展。例如,香港是国际航空枢纽,那么它的这种功能,就可以为临近的深圳提供支撑;深圳是国家创新型城市,香港的科创资源、成果,就可以与深圳的相结合,并依托内地广大市场进行产品化。各个城市不同的功能进行互补型发展,就能推动大湾区成为功能齐全、宜居宜业宜游的区域,从而形成合力。

时代周报:不少大湾区城市的发展方向存在趋同现象。在大湾区的规划当中,区域协同、体制机制、城市定位和关键资源配置,应秉承什么样的思路或者原则?

王福强:不可否认,目前大湾区内各个城市在发展中存在内在冲突,存在以邻为壑的现象。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在大湾区规划中,我们一直强调要妥善处理好以下六个关系:

一、当前与长远的关系。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发展愿景。

二、合作发展与自身发展。这是本底的关系。不能封闭起来自己发展,这样发展不好。

三、核心与周边。中心城市与节点城市,节点城市与节点城市间如何处理竞争关系。

四、竞争与合作。我们认为城市间这两种关系都存在。如何处理?要立足自身资源、结合发展趋势来谋划,避免千人一面。

五、内地与港澳。不能内地发展了,港澳就削弱了。要实现相互支撑,相互发展。

六、中央和地方。要在实现中央需求的过程中,找准地方发展方向,实现地方发展与中央需求的同频共振。

时代周报:尽管粤港澳大湾区内城市经济相对较发达,但是区域内部的发展程度依然差别较大,应当如何兼顾区域发展的整体性?

王福强:就目前来看,规划不论是从基建布局,还是从产业布局,都充分考虑了后发区域的发展问题。如在基建中,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广澳高铁等,充分支撑了珠西地区的发展。而从规划的可操作性上着手,我们提出打造若干重要平台,为内地与港澳提供合作机遇。这些平台也会逐步从中心区向大湾区的边沿辐射。例如万山群岛,可以作为海洋协同发展区主体,支撑港澳长远发展。

在规划具体实施中,要建立多层次的协调机构来解决协同发展问题。不仅中央要建立,粤港澳三地要建立,大湾区九市也要建立这种机构。规划的目标,是推动大湾区发展模式,从行政区主导模式向功能区主导模式的转变。

 

优先推行大湾区绿卡

时代周报: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个关键在于资本的自由流动。但在大湾区内,粤港澳三个地区有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同时三地经济发展程度以及社会管理模式都有差异,怎么处理这些差异带来的问题?金融和资本在大湾区的建设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如何建立促进大湾区内资本流动的长效机制?

王福强:规划纲要公布后,会紧跟出台具体政策。政策的着力点,是从九个方面入手。其中,推进人才、物资、信息、资金的便捷流动是一个重要方面。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要素对接上提供方便不代表绝对的自由。

金融和资本是经济的血液,是大湾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证。大湾区实施中,会在金融领域有重大突破。大湾区是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压力测试区,金融服务业会优先向港澳开放。金融类的市场主体会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撑。比如,在跨境互设、信用额度、跨境并购等方面都会出台具体支持政策。

时代周报:根据公布的城市定位,香港将会巩固和提升作为国际金融枢纽的地位,深圳则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在地理上,深港紧紧相邻,两地在金融发展上应当如何分工?

王福强:大湾区城市间的关系,是一种竞合关系。不能通过行政的手段来强制地进行划分,更多地是依靠市场自发形成。推动大湾区落地,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市场化和法治化。在金融发展方面,两地也要采用这种手段。香港的金融有自己的特点,高度国际化,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是国际资产管理中心;而深圳的金融业,更多的是产业金融,是科技金融,是支持创新发展的金融。两者有显著的区别。通过市场化的竞争,两地会形成显著的差异,也会形成互补型结构。

例如内地惯用的招商引资手法,在产业类项目时有效,但在像金融行业等高端服务业项目时并没有太多成效,不会形成集聚效应。金融业的发展,更多依靠的是信用体系建设、流通便捷等因素。这些方面,深圳与香港比还有很大差距。香港是我们的老师,要多向香港的金融业学习。

时代周报:对于粤港澳大湾区而言,人才的自由流动不可缺少。但对于现行政策而言,自由流动依然存在困难,政策应当如何放开,使港澳甚至境外的精英人才进入到珠三角腹地进行工作?

王福强:大湾区是国际人才示范区。在这里会优先推行大湾区绿卡,会对国际科创类人群给予特定措施。港澳居民已经有10万人在这里申领了居住证。居住证的功能基本上等同于内地的身份证,可以凭此在内地购房、就业、报名考试、乘车、开办银行卡等。此外,还会继续推行便利通关、资质互认、标准对接、民生合作等改革,这些,都会提升大湾区对人才的整体吸引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