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全球智库大猜想:谁将成为未来的国际储备货币?
时间:2009年07月04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七月四日电 题:全球智库大猜想:谁将成为未来的国际储备货币?

  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在此间举行的全球智库峰会上成为众多与会者的共识。尽管在如何多元化和何时多元化上,各国智库们仍有些分歧。

  在今天举行的“金融安全”分论坛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再次强调,单一国际储备货币是不可能实现国际金融体系稳定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国际金融体系建立在一种主权货币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基础上,而这种货币的发行、运行又不受监管,必然带来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还会有下一次金融危机。”

  他的观点是,单一美元不行,美元和欧元两种货币也不行,只有三足鼎立的国际货币体系才是稳定的。

  美元作为全球唯一的储备货币存在,在联合国秘书长特别顾问萨克斯看来,则是既“不能够”,“也不应该”。他说,美国已经不再是全球最坚不可摧的经济体,金融危机之后,美元将会不断走弱。

  智库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然方向,而人民币在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中也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不过,要改变现状并非是朝夕之间的事。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表示,储备货币和国际金融体系都将经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预测,经过十多年或更长时间的努力,未来可能会形成一个以美元、欧元、人民币及其他货币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

  萨克斯则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或是一种可能的选择。但他同时指出,SDR应该重构,目前的SDR主要由美元、欧元和日元组成,以后应该加入更多币种,包括一揽子的多种货币,“人民币将是特别重要的。”

  对于中国财经官员今年以来多次提出的要创设一种超主权储备货币以替代美元,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陈雨露今天表示,从理念到现实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说,人民币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首先要成为完全可自由兑换的货币。陈雨露认为,这一过程(人民币国际化)至少需要三十年。

  刘遵义还建议中国应当考虑人民币国际化的不利因素。他表示,一旦成为储备货币,只能通过巨大的贸易逆差把钱付给别国,拥有大量贸易顺差的中国要对国际化的这个“成本”有所考量。此外,如果成为很多国家持有的储备货币,由于其他国家的信心变化,可能造成汇率不稳定,进而会引起一国的经济危机。

浏览次数:2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