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妥善谋划产业布局
时间:2019年03月05日    作者:王福强

来源:中国网《中国访谈》

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研究员王福强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2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对中国来说,粤港澳大湾区意味着什么?这一份近期规划到2022年、远期规划到2035年的重大规划纲要,给粤港澳地区、给整个中国、给全国的普通百姓又将带来什么呢?中国网《中国访谈》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产业规划部部长王福强。

说明: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19-03/01/64f5288e-1851-40a9-aa78-72c00c491a3a_watermark.jpg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王福强研究员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杨佳摄)

中国网:王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中国访谈》。

在产业分布上,《规划纲要》对深圳、香港、澳门、广州四个中心城市做了界定,比如深圳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澳门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但是也有人认为,靠硬性的规定并不能解决产业区分和竞争问题,您怎么看?湾区内的产业分布有怎样的特点?

王福强:我赞成您的观点,靠硬性的行政区分是无法解决产业方向和产业分布的。产业的分布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尊重历史、基于现实、受益于政府的谋划,更结合外部政策、国际环境所形成的一种趋势,不是单一政府所能决定的。

就大湾区这四个核心城市来说,它们的产业定位在谋划时就考虑了若干因素,而不是说通过政府机械地过来划定某个城市的产业方向。比如深圳做创新创业之都这一点,我们专门做过一次深入的研究,研究的题目就是“推进深圳国际时尚之都建设,助推大湾区创新发展”。这个材料应该是在2016年年底上报高层,并获得了批示。我们提出的观点是,深圳虽然在科创方面有了很好的基础,在产业转化能力方面有很好的基础,但是科创也分为科创的前端、中端、后端,我们认为应该向更高端迈进,比如在工业设计方面、在创新创意方面,应该有所谋划,这样才能实现深圳持续的发展。

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世界五大时尚之都:伦敦、东京、巴黎、米兰等。我们都知道米兰时装周,因为它的时装全球领先。但这不全面,因为它是时尚之都,它的设计概念浸入人们的生活,你走在大街上就可以看到它就是有一种不同,不是因为人的穿着,而是因为人的气质和行为方式。现在世界上很多的工业设计,比较知名的大厂商,都把他们的工业设计平台公司放在米兰,包括iPhone的外观设计,包括特斯拉的外观设计,都放在米兰。所以,工业设计我们认为是整个设计类的皇冠。

深圳所要做的,除了科创以外,更多地是工业设计,所以我们提出要推动深圳成为创新创业之都,支撑大湾区创新发展,是从这个角度提出来的。因为深圳从女装来说占到全国70%,从珠宝来说占了全国的90%,它已经有很好的本底了,我们需要在尊重本底的基础上顺应形势,进行提升。因为我们这边有很好的科创能力,我们结合科创资源、结合现有的产业基础,我们就可以在工业设计方面有所谋划。所以,我们当时就提出来深圳要走这方面的路子,要在这方面有所加强,并不是排他的,就做创新创意之都了,别的不做了。不是,是在现有产业基础上进行升级,向价值链更高端迈进。这是回应你的创新创意之都的问题。

就澳门来说,它确实是世界旅游宣传中心,这个定位叫做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因为澳门还是弹丸之地,它的产业比较单一。如果要产业多元发展的话,休闲旅游是首要的功能。2017年有3260万国内外游客到澳门旅游,他们的平均留宿时间是1.2个晚上,来了之后有很多人不住在这里就走了,平均就住一晚上多一点。只有来得了,留得住,住得久,才能形成效益。所以,澳门这个世界旅游宣传中心单靠自己是做不起来的,它必须与香港统合,与大湾区统合,形成一个很长的旅游链条,要不断丰富旅游业态才可以。前期我们也了一些基础研究,我们建议横琴成为国际旅游岛,成为中国第三个国际旅游岛,支撑澳门的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地位。因为现在横琴有长隆,还有很多的文化品牌,像体育赛事,像一些音乐会,都是很好的旅游项目。我们又提出来是否可以在横琴的平台上打造一个世界诊疗中心,结合港澳的医疗资源,并吸取国际的医疗资源,面向大湾区的广大市场,甚至面向东南亚的广大市场,打造一个世界诊疗中心,成为一个国际旅游目的地。

我们对比一下国际,美国有梅奥中心,有AndersonCancerCenter,有这种世界级的诊疗中心。全世界的高端人群都到那里体检、治疗,甚至是疗养。我们整个东南亚、东亚缺少这样一个中心,而我们有这样的实力,有技术实力,有市场需求,但我们没有整合。我们可以在大湾区的平台上充分发挥香港的优势。刚才我们说了,香港有很好的医学院和很好的医疗保障体系,它的肺癌、胃癌治愈率都是全世界第一的。他们没有空间,我们是不是可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因为这是香港所长,他们肯定也愿意。香港所长、内地所需的事我们都要干,是否可以在这里做这样的谋划?这是关于澳门的产业定位的问题。

对香港来说,香港产业结构以服务业为主,服务业中又分为房地产业、创新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无疑,香港还是要以发展服务业为主。但是脱离了制造业的服务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必须紧密地结合内地的这种制造业基础,香港的服务业才能得到比较好的发展。香港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香港就提出大湾区是香港发展的新路向、发展的新空间、发展的新动力。

他们把重点放在了:第一,科创,如何和深圳形成科创前后端,形成科创合力。刚才我说了香港的基础研究领域优势,深圳在基础研发有优势,它们完全可以结合起来,这样一个你情我愿的平台,就是落马洲河套地区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第二,他们重点提出要发展高端服务业,支撑内地走出去。第三,香港又提出来要再工业化,当然再工业化是一种高附加值的工业化,人工智能、科技金融、医疗技术,包括高端制造。但是他们要再工业化的话,他们需要平台、需要支撑、需要“飞地”,因为他们自身没有空间来再工业化。所以,我们觉得在珠西,在港珠澳大桥开通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打造一些“飞地”来支撑香港的再工业化。这是关于香港的产业定位。

关于内地的产业定位,《规划纲要》中描述得非常清楚,珠江东岸是电子信息产业,珠江西岸是高端装备制造,但每个地方还有每个地方的特点,每个地方的产业特点是根据历史因素、现实基础、政府谋划,包括企业主体的参与形成的一个趋势。所以,各有特点,更重要的是如何形成既竞争又合作(的态势),才是产业发展的一种基本的路径。

 

浏览次数: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