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基于政府投资引导民间投资的实证分析
时间:2019年04月12日    作者:王婧

刊于《经济学家》  

摘要:本文在探讨我国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不同作用的基础上,用总投资模型研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在八个产业领域的投资状况,得出:在农业、房地产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环保产业四个产业领域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不同程度的“挤进”效应;在制造业、煤炭业、教育和金融业,政府投资则对民间投资产生不同程度的“挤出”效应;据此,提出了今后,我国应该如何借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东风,调整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导向作用,来促进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产业结构;总投资模型

一、    引言

2016年,世界经济受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逆经济全球化趋势加剧、欧元区政治经济困局等复杂事件影响,复苏缓慢且不均衡,发达国家增长动力普遍不足,创新受阻,处于低增长陷阱中。在如此严峻的外部环境下,我国经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调整,呈现出“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总体特征。全年GDP实际增速为6.7%,实现了十三五建设的良好开局,经济发展呈现诸多亮点。2017年我国将召开中共十九大,如何继续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三去一降一补”的建设任务?如何在2020年圆满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是今后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      

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深入了解我国经济发展的规律。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投资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功不可没。按资金来源的性质分类,投资主要包括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和外商投资三大类,其中政府投资作为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手段,对调节我国的社会投资结构具有重要作用。民间投资则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与政府投资相互配合协调,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不可替代的重要力量。

1  1979--2015年政府投资、民间投资的规模(亿元)

数据来源:Wind资讯。

2  1979--2015年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占社会总投资的比重(%

数据来源:Wind资讯。

3  1979--2015年我国民间投资和GDP增长率的变动趋势

数据来源:Wind资讯。

从图1、图2可看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我国的投资主体逐渐多元化,民间投资所占份额不断上升,政府投资占社会总投资的比重却呈下降趋势。说明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体地位的逐步确立,政府投资也不断向市场让渡,使得民间投资得到了极大的“松绑”,伴随着政策环境的极大改善,民间投资实现了质的飞越,已经逐渐成为我国社会投资的主体力量。

但是,从图3不难看出,我国民间投资的增长率呈周期性波动,且波动趋势与宏观经济的增长率基本一致,只是波幅大些。当经济增长率上升时,民间投资增长率随之更大幅度地上升;当经济增长率下降时,民间投资增长率随之更大幅度地下降,说明我国的民间投资还不够成熟,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

本文的研究目的是:希望在探讨我国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不同作用的基础上,重点研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在主要产业领域的投资状况,并结合在不同行业中,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的不同方向、不同程度的影响,得出我国现阶段,关于如何调整政府投资、民间投资的投资导向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方面的政策建议。   

 

二、    相关文献综述

近五年,国内有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方面的研究比较多,主要包括以下几类观点:有的学者认为要充分重视、发挥市场的作用;王君、周振(2016)指出,当前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着力重塑市场激励,以改革推动我国产业结构的完善,提升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为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刘志彪2015)也认为要加速推进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就必须改变过去那种用扭曲要素价格方式创造人为比较优势的产业政策,从物资资本为重心转向以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和技术资本为重心,建设统一市场,调整旧常态中产业政策的发展方式,消除公平竞争的制度障碍。也有学者从全球价值链和全球产业升级的角度进行分析,刘冰等(2012)从全球价值链背后隐含的全球技术链出发,剖析基于全球技术链下的产业升级的路径和方式,并就中国的产业升级问题提出政策建议。

在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及其相互关系的研究方面:钞小静,任保平(2008)用我国1978-2005年间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及经济增长的相关数据建立Hicks经济周期模型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在短期内政府资本的产出弹性明显高于民间资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经济增长。但是长期来看,政府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产出弹性为负,而民间资本产出弹性为较大正值,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陈时兴(2012)用我国1980年至2010年政府投资、民间投资、收入、税收等数据,利用IS-LM模型研究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之间挤出效应、激励效应的关系,研究表明,我国政府投资规模扩大对民间投资存在部分激励效应,也存在部分挤出效应,但从总体上看,累积挤出效应并不存在。陈星(2012)通过回顾政府投资带动民间投资的不同方式,以及对国民经济发展的不同作用,提出要利用资本市场带动民间投资,通过建设中小企业投资信息网络平台等方式,避免民间投资的盲目性,提高投资效益。

国外关于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促进经济发展方面的文章,大部分是通过构建内生经济增长模型和DSGE模型,比较有代表性的有:Chuanglian Chen等(2016)用内生经济增长模型分析最优政府投资和最优政府债务的规模和比例,通过对家庭行为、企业行为、政府行为和均衡状态的演化推导,得出要维持经济的稳定增长,实现投资结构的最优化,不能直接地扩大或压缩政府投资规模,而是应当在投资总量稳定增长的前提下,通过不断调节政府投资增速、区域和产业结构等来实现。Tsun Se CheongYanrui Wu2014)则通过构建我国30个省市的经济增长模型,将样本分成东、中、西部三大区域,运用GMM估计进行回归分析,得出我国三大地区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地区差异性,并利用区位经济、产业升级与网络价值的三维演进模型分析制度对均衡演进的关键性作用。

笔者通过查阅文献发现,以往研究对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之间挤入挤出关系的分析较多,而将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与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的研究思路则比较少见。除了研究角度较新颖外,本文重点是结合当前我国经济建设所处的新旧动能连续转换、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结合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伟大进程,探讨如何通过投资来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变,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其次,在研究方法上也有创新:研究投资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建议时,选取农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煤炭业、教育、环保产业、金融业八个行业,通过构造修正的总投资函数,考察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挤进、挤出效应,得出当前有利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建议;最后,文中所用数据均更新至当前可查的最新时点,数据来源于Wind资讯和知网的年鉴数据库。

 

三、    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关系的实证研究

首先分析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动关系,这里用1979-2015年我国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时间序列数据,为了提高计量检验的稳健性,对相关变量的原始数据进行必要调整。对政府投资G、民间投资P1990年为基期的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进行平滑;国内生产总值ZGDP平减指数做处理。原始数据均来自Wind资讯。

(一)稳健性检验

为了保证结果的稳健性,使用ADF方法对变量GPGPZ的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其中,GP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交互项。利用Eviews8.0软件计算,检验结果见表1。从表1可看出,变量GPGPZ都是非平稳的,均为I2)过程。

1 变量GPGPZ平稳性检验结果

变量

G

P

GP

Z

ADF检验

3.1466

1.1117

2.7243

-0.6149

1.0000

0.9966

(0.9976)

(0.9992)

1%的显著性水平

-4.2350

-3.6793

-2.6501

-4.2436

 

5%的显著性水平

-3.5403

-2.9678

-1.9534

-3.5443

 

10%的显著性水平

-3.2024

-2.6230

-1.6098

-3.2047

变量

DG

DP

DGP

DZ

ADF检验

-4.2090

-1.7292

-3.3304

-2.4977

(0.0109)

(0.0793)

(0.0835)

(0.3272)

1%的显著性水平

-4.2436

-2.6569

 

-4.3561

-4.2436

 

5%的显著性水平

-3.5443

-1.9544

 

-3.5950

-3.5442

 

10%的显著性水平

-3.2047

-1.6093

-3.2335

-3.2047

变量

D2G

D2P

D2GP

D2Z

ADF检验

-3.1838

-10.1707

-6.2002

-6.4977

(0.0027)

(0.0000)

(0.0003)

(0.0007)

1%的显著性水平

-2.6607

-4.2529

 

-4.3561

-4.2436

 

5%的显著性水平

-1.9550

-3.5485

 

-3.5950

-3.5442

 

10%的显著性水平

-1.6091

-3.2071

-3.2335

-3.2047

 

注:D表示一阶差分,D2表示二阶差分。

 

(二)协整检验

由于变量GPGPZ是同阶非平稳的,可以运用协整检验来考察它们之间的长期因果关系。Johansen协整检验结果表明,变量GPGPZ之间存在唯一一个协整关系。

2 Johansen协整检验结果

零假设

特征值

迹统计量

5%临界值

P

不存在协整关系

0.0215

188.4950

142.9134

0.0000

至少存在1个协整关系

0.0132

86.7962

95.6705

0.0004

至少存在2个协整关系

0.0104

45.0897

15.9924

0.0862

至少存在3个协整关系

0.0051

3.3524

1.4525

0.1903

 

长期均衡方程:Z=2.524G+1.006P-0.152GP    1

                             10.004)(20.783)(9.431

       (0.000) (0.003)(0.000

                               R2=0.968    DW=1.5926  

1)式的协整方程反映了我国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以及两者间相互作用对经济的长期动态影响,三个解释变量的系数分别为2.5241.006-0.152,表明在长期,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对我国经济的贡献率存在差异性。政府投资对经济的直接贡献比较大,且是十分显著的。

(三)误差修正模型

为考察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与经济增长的短期因果关系,接下来构建一个误差修正模型,来弥补长期分析中的不足。得到修正方程如下:

        2

从(2)式可看出,误差项的系数为,且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证实各变量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     

2)式还表明,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经济增长效应存在显著差异性。政府投资变量的第1期和第2期系数估计值分别为,表明政府投资每增加1%,经济变量将增加%%。但在第3期,系数估计值变成,说明政府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主要体现在短期内。民间投资对经济增长也有促进作用,三期对应的系数估计值分别为,可以看出民间投资在前两期的系数估计值的绝对值小于政府投资,但是第三期仍为较大正值,民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主要体现在长期。其原因可能包括:实证研究的时间跨度为1979-2015年,其中相当长的时间内,政府投资的相对规模大于民间投资的相对规模,这样,政府投资的短期经济效应自然也要强于民间投资。但是,尽管民间投资的短期经济效应弱于政府投资,但其长期经济效应还是要远远强于政府投资。另外还可看到,从第1期至第3期,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相关性对经济变量均有显著的正面影响,对应的显著性水平为1%。这说明政府投资可能通过“挤进”民间投资来促进经济发展,但其“挤进”的效应却越来越小。

综上所述,我国政府投资只在有限时期内对经济有刺激作用,具有不可持续性;在长期中,政府投资对经济的作用主要通过直接或间接地带动民间投资,进而满足市场经济发展的需求,促进经济发展。民间投资不管是在短期内还是在长期中,均对经济有显著贡献,其短期贡献率虽然低于政府投资,但是长期贡献率远远高于政府投资。

 

四、    分行业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实证研究

接下来,在(2)式分析结果的基础上,继续深入研究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对经济的不同行业领域的不同作用,这里确定农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煤炭业、教育、环保产业、金融业八个行业为目标领域,通过考察近年来,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对这些行业的不同激励作用,对今后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如何协调配合,来促进这些行业的更好发展提出政策建议。    

(一) 数据来源与处理

选取样本区间为1979-2015,各个领域的投资数据来自历年《中国统计年鉴》中的对应项目指标,个别年份的数据来自Wind资讯。变量E对应数据为人均实际GDP,用GDP平减指数进行调整,并对四个变量数据进行对数变换。此外,对于个别年份缺失的数据,采用均值插补的方法近似度量;对于个别数据异常点,根据经验适当调整值的大小,以部分消除它对模型回归一致性的负面影响。

(二) 计量模型设定[1]

假定我国t时期的总投资包括政府投资、民间投资和外商投资。首先来表示民间投资的动态调整过程,令表示实际的私人资本存量,表示均衡状态下的私人资本存量,则有:

                                   3

另外,民间投资形成实际私人资本存量,两者之间存在积累关系,令表示折旧率,则有:

                                        4

根据(3)和(4)式可得:

                          5

该式为典型的分布滞后形式,对其进行广义差分,变为如下形式:

                         6

由于政府投资从投入到形成存在一定的时滞,进一步假设t期的政府投资不仅取决于当期的实际投资额,还依赖于过去的投资额,所以,真实的政府投资可以表示成当期和邻近各期政府实际投资额的线性组合。此外,政府进行投资大多是为了稳定总投资,熨平经济波动,故而假定政府的投资决策会依据过去一期总投资的变化情况而调整。令为实际的政府投资额,为调整因子,p为滞后阶数,那么有:

                       7

结合(6)和(7)式,可得总投资函数为:

                             8

这里选取C-D生产函数。在最优增长路径下,资本存量由资本的边际产出和边际成本决定。由于市场是完全竞争的,资本投资利润为零,所以最优资本存量的边际产出等于利率。由于我国金融市场不成熟,投资行为不受利率约束,所以最优私人资本存量只由产出决定。

则(8)式变为:

                                                         9

利用经验法,将式中的滞后期数P确定为2,总投资模型变为:

                                                         10

其中。令,则E的值代表着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影响:如果E1,表明政府投资每增加1单位,社会总投资的增加额大于1单位,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挤进效应”,挤进的民间投资额为(E-1);如果E,表明增加1单位的政府投资,总投资相应增加小于1单位,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挤出效应”,挤出的民间投资额为(1-E);如果E=1,表明政府投资每增加1单位,就变成1单位的总投资,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不相关。

(三)回归结果分析

基于上述回归方程,对六个目标领域分别进行估计。为了克服可能存在的异方差和序列自相关,我们采用广义最小二乘法(GLS)估计。而且,根据逐步回归法的思想,反复调整解释变量的个数,直到所有变量系数都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止。

3 八个总回归模型的回归结果

领域

系数

E

Wald检验p

结论

农业

1.844**

(0.152)

-1.887*

(0.004)

1.414**

(0.138)

1.104**

(0.019)

0.224**

(0.144)

2.699

 

0.000

挤进

制造业

2.304***

(0.054)

-2.009**

(1.251)

2.844**

(0.045)

0.044**

(0.172)

-2.841***

(0.152)

0.342

 

0.000

挤出

房地产业

3.041**

(0.158)

-2.403**

(0.724)

2.174***

(0.151)

2.834**

(0.084)

1.844**

(0.003)

7.490

 

0.001

挤进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2.812*

(0.154)

-1.842**

(0.924)

1.134**

(0.157)

0.814**

(0.334)

-1.046***

(0.164)

1.964

 

0.002

挤进

煤炭业

2.914**

(0.129)

-2.807**

(0.004)

1.004**

(0.374)

1.924***

(0.151)

-2.844**

(0.299)

0.191

 

0.005

挤出

教育

2.007**

(0.159)

-2.002**

(0.054)

0.091***

(0.102)

0.169*

(0.004)

0.832**

(0.002)

1.097

 

0.002

挤进

环保产业

2.002**

(0.154)

-2.124**

(0.138)

1.021**

(0.814)

2.044**

(0.159)

-1.594**

(0.151)

1.349

 

0.001

挤进

金融业

2.311**

(0.152)

-2.774**

(3.129)

1.031**

(0.154)

1.144**

(0.128)

-1.147**

(0.156)

0.565

 

0.001

挤出

 

注:1.括号内为估计系数的标准差;2. ******分别表示在1%5%10%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3.Wald检验的原假设为“E=1”,即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不相关。

从表3可看出,所有领域的系数都显示了正确的符号,说明设定的总投资模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适用性。对于我们所关心的参数E,相应的Wald检验显著地拒绝原假设“E=1”,说明在以上领域中,政府投资必然会对民间投资产生影响,只是影响方向和程度有所不同。

农业领域,E=2.699,根据前文的定义可知,政府的支农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较大的“挤进效应”,政府支农投资增加1单位,会“挤进”1.699单位的民间农业投资。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持续加大对“三农”的投入力度,大量资金用于加强农村民生工程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农业农村工作的主线,充分重视民间投资对引导农业生产、优化供给结构的重要作用,尊重基层创造,营造改革的良好氛围。

制造业领域,实证分析结果表明该行业的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排斥作用大于带动作用,总体表现为“挤出效应”,新增1单位政府投资,会减少0.658单位的民间投资。与国有制造企业相比,民营制造企业在规模、政策、资金、信息、人才、技术等多方面都处于相对劣势地位,所以当政府加大对制造业的投资时,民间投资者会相应改变对未来收益的预期并做出反应,减少投资。

在房地产业,实证分析表明政府的房地产投资对民间房地产投资具有明显的“挤进效应”。挤进效应值为6.49,由于房地产业本身技术性低、收益高,是民间投资者较为偏好的投资领域,如果政府加大对某地房地产业的投资,民间资本必然会受到政府政策影响,跟进投资,2008年以来,我国房地产业的民间投资额占全国民间投资的1/3左右。如此庞大的投资基数,使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挤进效应”更加明显。

在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实证分析显示,政府的研发投资有利于促进民间研发投资的发展,政府研发投资每增加1单位,会吸引0.964单位的民间研发投资。任何一个国家的创新体系中,政府部门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我国同样如此。我国的政府研发投资大体上从三个方面影响着民间研发投资:其一,集中财力承担一些基础性的研究工作和工程开发工作,产生新的知识,这些知识大多具有正的外溢性;其二,政府投资的科技研发成果项目,能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其三,政府可以成立专项资金,为研究人员提供培训。随着国家的发展,政府研发投资和民间研发投资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煤炭业,实证分析表明,政府公共设施投资会抑制民间公共设施投资,前者增加1%,后者会相应减少0.809%。原因可能是:我国政府对煤炭业领域实行限制性的准入政策,民间资本在该领域的生存空间十分狭窄。因此,一旦政府加大投资,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民间资本将被迫退出该行业,从而表现为政府投资对已有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

在教育领域,实证分析表明,政府教育投资对民间教育投资有扩张效应。这是由于我国的政府教育投资具有正外部性,提高教育的质量和效益,对国民素质提高、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深远的意义。政府投资即会引导民间教育投资增加,实现整个社会教育事业的发展。但是,政府投资对教育投资的导向性较低,“引进效应”不高,仅为0.097。原因可能是,长期以来,我国国民教育基本是由国家财政供养,教育业还未完全对民间资本开放,有较高的进入门槛,对投资教育的资格审查极其严格。其次,由于教育制度的特殊性,我国教育业具有明显的行政化特征,大部分教育机构如中小学校、高等院校都是政府开办和直属的,体制内和体制外存在明显的界限,而这个界限对于民间资本来说是一条无法逾越的红线。

环保产业,实证分析显示,政府投资有利于促进民间研发投资的发展,政府研发投资每增加1单位,会吸引0.349单位的民间研发投资。原因可能是:环保产业具有较大的正外部性,政府投资增加环保产业的资金投入,会提高环保产业的科技研发水平,不仅使环保企业的创收盈利增加,也会使社会生存环境得到极大改善,从而有利于引导民间资本进入。

金融产业,实证分析表明,政府投资会抑制民间投资,前者增加1%,后者会相应减少0.435%。原因可能是:我国的金融产业并没有完全对民间资本开放,有较高的进入门槛,资本审查比较严格,民间资本在该领域的生存空间十分狭窄。因此,一旦政府加大投资,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民间资本将被迫退出该行业,从而表现为政府投资对已有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

从上述分析可知,在我国,不同行业中的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会产生不同方向、不同程度的影响。一般而言,在市场性较强、民营资本较集中的经营性领域,政府投资会对民间投资产生显著的“挤出效应”,如制造业;在民间资本限入或不愿进入的领域,政府投资同样会“挤出”民间投资,如煤炭业、教育业和金融业;在基础投资薄弱、发展滞后的领域,政府投资会对民间投资产生显著的“挤进效应”,如农业、环保研发产业。以上实证分析结果对我国如何通过投资引导产业结构调整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五、    政策建议

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关系问题,不仅是一个事关国民经济稳定的宏观经济问题,而且是一个事关市场经济能否顺利运行的体制改革问题。通过前面的实证研究,对八个产业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挤进、挤出关系的分析,得出了一些有意义的结论。接下来,我们着重于“应该怎么做”的问题,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

通过前面的分析可知,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经济增长效应存在显著差异。在经济短期增长中,政府投资扮演了更为积极的角色,民间投资的作用虽然同样为正,但不如政府投资明显。在经济长期增长中,政府投资主要依靠带动民间投资来发挥作用,民间投资的作用不断增强。纵观我国社会投资的发展史,其实是政府投资不断相对缩减、民间投资不断相对扩张的过程,这是促进我国市场经济发展、迎合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的必然要求。

首先,我国政府投资不能只是“以经济建设为主导”,而应转向“公共服务型”。应该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正确看待和处理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关系,实质上就是如何使政府和市场各归其位、各自充分发挥其资源配置职能。政府投资作为宏观调控的手段,除了特殊时期之外,尽量不要过多地干预经济,而应以提供人们生活、生产等公共产品为政策目标,让市场更加充分地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以提高经济要素生产率,并且有步骤地向市场放权,以避免政府失灵。

现阶段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有赖于民间资本的广泛参与。可以预言,民间资本将是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助推器”。实证分析表明,政府投资只能在短期内促进经济发展;而民间投资对我国经济兼有短期和长期的增长作用,是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相比政府投资,民间投资的效率更高。在教育、环保等领域,逐利的民间资本并没有因为这些政策而显得冲动,目前更多地保持着一种观望态度。很显然,政府的引资政策还不到位。这就要求政府出台更加开明、开放的政策,并切实拿出促进民间投资发展的执行力,要让民间投资者看到投资的利益和价值所在,增强民间投资者的投资信心。

政府投资要合理引导民间投资进入农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等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具体来说,农业领域要加大民间资本的投资力度,着力破解制约我国农业现代化过程中的结构性障碍、体制性壁垒,培育新型市场主体,激活农业要素市场。在制造业领域,要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进入领域,取消或降低行业准入的制度限制,建立、健全民间投资服务体系,加强服务和指导,为民间投资营造良好的服务环境,解决融资瓶颈,为民间投资提供资金保障;在金融业领域,要解决民间投资地位不平等的问题,确保其享有同等的国民待遇,鼓励民间分散资本集中化;总之,实践早已证明,单凭政府投资难以支撑我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我国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让民间资本来“接力”,可以通过延长政策周期,建立政策效果评估机制等来强化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引导作用,推动我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

 

参考文献

[1].    王君,周振.从供给侧改革看我国产业政策转型[J].宏观经济研究,2016(11).

[2].    刘冰,王发明,毛荐其.基于全球技术链的中国产业升级路径分析[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2(04).

[3].    刘志彪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产业政策功能的转型[J].南京社会科学,2015(03).

[4].    钞小静,任保平. 经济转型、民间投资成长与政府投资转向——投资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实证分析[J]. 经济科学,2008(02).

[5].    陈时兴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挤入与挤出效应的实证研究——基于1980-2010年的中国数据[J].中国软科学,2012(10).

[6].    陈星. 政府带动民间投资的主要方式分析[J].经济纵横, 2012(09).

[7].    唐飞鹏.我国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关系研究[M].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

[8].    Chuanglian Chen; Shujie Yao; Peiwei Hu; Yuting Lin. Optimal Government Investment and Public Debt in an Economic Growth Model. [J]. China Economic Review.2016.

[9].    Tsun Se Cheong, Yanrui Wu. The impact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and industrial upgrading on regional inequality in China [J]. China Economic Review. 2014.



[1] 参考:唐飞鹏.我国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关系研究[M].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

 

浏览次数:828
  • 相关文章